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他来时星河落满怀 > 145:要做开颅手术(2更)
    檀城医院。

    于未然去帮于志远办理了住院手续,之后,在医院的便利店买了些生活用品后,便回了病房。

    于志远还在病床上躺着,于未然在替他整理东西。

    前天夜里,她接到了邻居的电话,说她父亲忽然晕倒在家门口了,邻里乡亲搭了把手,把人扶了起来后,没多久,人就醒了,还跟之前一样,像没事人一样。

    于未然当晚就回了于家村,劝说了他一整天,让他去城里做个全面的身体检查。

    老人家嘛,就是个驴脾气,就是不肯跟她去医院。

    她就打算第二天一大早强行把于志远送到城里的医院去。

    也就是那天夜里,段霆深夜袭了她家。

    大概十一点的时候,于志远醒了。

    自打她记事起,于志远在她的记忆里,就是个脾气大的,说话粗声粗气,做事毛毛躁躁的,还倔得要命。

    有一次他驴脾气又上来了,跟她的母亲钟氏大吵了一架后,就把她赶出了家门。

    后来,他和她的母亲就离婚了,钟氏去了另外一个县城,再也没回来过。

    他还整天跟邻里乡亲说,那个钟氏啊,现在离开了他们家,到外面去过好日子咯。

    可是如今,病床上的人呀,就安静的躺在那里,戴着氧气罩,哪里还有往日的方头不劣。

    她凑过去,小声问:“爸,你现在怎么样?”

    他说话有些吃力,也说的很慢:“我、没事。”

    于未然过去替他掖了掖被角:“你先别说话了,我去找医生来。”

    她说完,转身要出病房,袖子却被于志远扯住了。

    她回头:“爸,怎么了?”

    于志远没说话,看向了右边的床头柜,上面放着他的手机。

    于未然把他的手机拿了过来:“你是要手机吗?”

    于志远点头,眼睛盯在手机屏幕上,断断续续的说:“歌、唱歌的。”

    于未然就把他的手机屏幕解锁了,看到他的手机主屏幕上,有一个唱歌的软件,她问:“你要听这个?”

    于志远轻轻点头。

    于未然很想训他一顿,这都什么时候了,他居然还要听歌?

    但是,她看着床上的人,到底是有些于心不忍。

    病房里只住了他一个人,隔壁的床都是空的,她还是帮他点开了屏幕上的软件,小声播放着音乐。

    手机播放着的,是一段老歌的前奏,还没放到人声的部分。

    她把手机放回了床头,往外走:“我去叫医生。”

    等她走到病房门口时,才听到了音乐里的人声。

    是她很熟悉的声音,她母亲的声音。

    她在原地怔住了两秒,推开了门往外走了。

    值班医生进了病房,检查着于志远的生命体征。

    于未然站在一旁:“医生,我父亲怎么样了?”

    值班医生检查了一番后,扭头面向于未然:“病人目前的情况还比较稳定,等段医生回来,我会把情况反馈给他的。”

    于未然又问:“那我父亲后续的治疗,应该要怎么做啊?”

    值班医生沉思了一会儿:“具体情况和后续的治疗方案,等确定了,段医生会告诉你的。”

    “好的,谢谢医生。”

    值班医生出了门。

    于未然才又坐在床边,看着于志远,他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些。

    她问:“好听吗?”

    于志远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收住了,他轻轻摇了摇头,说话的速度很慢:“不好听,这个软件里的好友,都没人听她唱歌。”

    话说完,他有些困了,又睡下了。

    于未然就又拿着他的手机,看了眼屏幕。

    他的播放列表里,全是她母亲发表的翻唱歌曲。

    而且,每首歌,她父亲听的次数都是最多的,而且,还每天都给她送免费的花束。

    她忽然轻轻叹着一口气,你不是说她的歌都没人听吗?

    曾经,于未然怀疑过,她的父亲,是不是从来都没有爱过她的母亲,不然,为什么会在她离开后,他从来都不去找她,还经常在邻里乡亲面前说着她的坏话。

    直到这一刻,她才终于明白了。

    原来,最极致深沉的爱,不是你跟着谁去了天涯海角,而是你从来没去找她,可她却一直在你的心里。

    虽然嘴里一直都在抱怨她的不好,但原来,那都是掩藏思念的表现。

    十一点半的时候,段霆深已经换了套衣服,穿着白大褂进了病房。

    于未然走过去:“段医生,我父亲,接下来的治疗……”

    段霆深斟酌了一下措辞,就直说了:“目前你父亲的情况,暂时稳定了,但是他的病情,后期随时都可能会再次突发危险。所以,我们决定,给你的父亲做个开颅手术,切除一些骨瓣,降低颅内的压力,降低再次发病的风险。”

    “开颅手术?”于未然眼睛都睁大了一些:“那,风险是不是很高?”

    有关手术的风险,段霆深没打算骗她:“任何手术都会有风险,更何况,这还是开颅手术。”

    于未然强装镇定:“如果不做手术,我父亲,他会怎么样?”

    段霆深看向她的脸:“随时都可能会发生昨晚的情况。”

    于未然不敢想昨晚的情况了,昨晚,她差点都被吓懵了。

    她着急了些:“那做了手术,他会痊愈吗?”

    段霆深实话实说:“就算手术成功了,你父亲也不可能恢复到生病之前的状态,我只能是,把病人突发危险的几率降到最低。”

    于未然沉默了很久,问出了心里那个极度害怕的问题:“手术的成功率有多少?”

    这下,轮到段霆深沉默了。

    他沉默了很久很久,才看着她说:“我会亲自主刀,我向你保证,这个手术,一定会成功。”

    段霆深说这话时,他心里其实是在打鼓的。

    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外科医生敢保证,自己做的开颅手术一定能成功。

    但是,在这个手术上,他不允许自己有任何失败的机会。

    于未然低头不去看他,没有说话。

    **

    关于手术的事情,于未然考虑了很久,最后,她决定,让她的父亲接受手术。

    手术安排在三天后,主刀医生是段霆深。

    下午两点,于未然去护士站问了问做这个手术的费用,她先去预交手术费和住院费。

    护士查了一下系统,说:“11床的病人于志远,他的手术费和住院费都已经预交过了,不用交了。”

    于未然说了声谢谢就走了。

    手术费和住院费都已经预交了,她知道是谁。

    她给段霆深发了个信息过去:【手术费和住院费的事情,谢谢你,我之后会还给你。】

    段霆深只回了个微笑的表情。

    ------题外话------

    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