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他来时星河落满怀 > 090:顾律师原来不是功不可破(2更)
    顾萧的办公室。

    电话挂断后,顾萧把电脑屏幕转过去,叫张平来。

    “查查是哪家媒体最先造的谣。”

    张平看了眼他的电脑屏幕,不经意的一眼,没看到标题和文字,就先看到了图,那张图呀,可不就是他未来的老板娘?

    他立马得令:“好的,顾律师。”

    应下后,又问:“查到以后,是要给他们发律师函吗?”

    顾萧抬眼看他,森冷的眸子像结了一层冰,寒气逼人:“律师函不用发了,直接起诉。”

    张平点头:“好的。”

    转身便出了办公室。

    出来时,张平碰到了正在打印资料的王律师。

    他问王律师:“王律师,你刚刚是不是一直在这里?”

    王律师的资料有点多,是在这里站了有一会儿了:“是啊。”

    张平实在难以理解:“你刚刚看没看见,顾律师刚刚打电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

    顾萧办公室的四周是玻璃隔断,是双面透视的。

    王律师刚刚注意力都在打印机上,真没注意顾律师:“没看见,怎么了?”

    张平刚刚分明在顾老板的脸上看到了他从未见过的微笑、娇羞、撒娇和卖萌的表情。

    他非常确定,他刚刚肯定是在跟老板娘打电话。

    张平摇了摇头:“没、没怎么。”

    王律师看了他一眼,挤着眉毛,捧着资料走了。

    既然王律师没看到,那他就不在背后讨论顾老板了,当心惹火上身啊。

    不过嘛,他倒是找到了个能博取顾老板欢心的法子了。

    他折了回去,又叩了叩门:“顾律师。”

    里面声音传来:“进来。”

    顾萧心情并不差,张平觉得,他的机会来了。

    “顾律师,我明天想请个假。”其实,他早就想请假了,就是怕被顾律师给驳回。

    顾萧没抬头,也没应他。

    张平就硬着头皮,状似无意的说:“顾律师,我前几天无意中看了个直播,发现,居然是老板娘在直播,我觉得老板娘真的是,人美心善,然后,我就送了一艘火箭。”

    说到一半,他摸出口袋里的手机,递到顾老板面前:“你看,这个账号就是我。”

    顾萧还是没搭理他。

    张平又继续:“哦,还有,我很久以前就已经关注老板娘的微博了,顾律师您看,这个账号就是我。”

    手机依旧摆在顾萧面前,顾萧眸子动了一下,掠过了一眼他的手机屏幕。

    这个账号在苏遇鲤微博下面发表了一条评论,只是,势单力薄,之后便被湮没在了数以万计的恶评里了:

    【鲤鲤是我永远的爱豆:别以讹传讹,鲤鲤不是那种人。】

    看完屏幕,顾萧抬头,目光定格在张平脸上,一言不发。

    张平咽着口水,心里在求神拜佛呢。

    难道顾老板不吃这一招?他不会又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吧。

    又过了几秒钟,顾萧说:“你的请假申请,通过了。”

    张平心里的小诸葛总算是功成圆满了:“谢谢顾律师。”

    他偷笑呢,原来,这个顾老板也不是无坚不摧、功不可破的。

    老板娘也太好用了吧。

    张平怕他老板反悔,要开溜了:“顾律师,那我先出去了。”

    “等等。”顾萧叫住他。

    张平又紧张了,眉毛都塌下来了:“顾律师,怎么了?”

    “你的微博名称,”顾萧换上了厌弃的眼神:“换一个。”

    “……?”

    张平不去揣摩他老板的心思了,瓮声点头:“好的。”

    “出去吧。”

    张平这才闪出了办公室。

    刚出办公室,把门带上,就又碰到了王律师。

    张平疑惑加好奇:“王律师,你怎么又来了?”

    王律师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西装,随时都要保持绅士:“你不也是吗?又从顾律师办公室出来。”

    张平随口接了句:“我是来找顾律师请假的。”

    王律师问:“顾律师批了?”

    张平得意的很:“当然,顾律师体恤我勤勤恳恳,矜矜业业,眼睛都没眨一下就答应了。”

    王律师说:“哦,巧得很,我也要找顾律师请假。”之后就敲了顾萧办公室的门。

    张平就回了自己的工位,拿出手机来干正事——改微博名字。

    要改成什么好呢?

    我的爱豆是鲤鲤?

    鲤鲤是全国人民的爱豆?

    鲤鲤=爱豆?

    他的天,想个名字好难啊。

    两分钟后,王律师从顾萧的办公室出来,张平看他面如土色,问:“王律师没请到假?”

    王律师睨他:“关你什么事?”

    好吧,那就是没请到假了。

    下午五点,顾萧离开了律所。

    而同时,几个小时前还在网上传的沸沸扬扬的“苏遇鲤系小三”的热搜新闻,已经销声匿迹了。

    就连厉尊行在发布会上宣布的厉潭沉订婚的新闻,网上都找不到了。

    **

    阑珊居的某厢房里。

    洛淮问厉潭沉:“我就说,厉少爷肯定不会按兵不动,果然还是把新闻给公关掉了。”

    厉潭沉拿着手机翻了几页,果然就没见到刚刚还在网上肆虐的新闻了:“不是我。”

    “不是你?”洛淮想了一下:“难不成是你父亲。”

    “不是他。”厉潭沉面无表情:“他不可能连他自己在发布会上宣布的事情都公关掉。”

    他巴不得他厉潭沉订婚的消息传遍大街小巷。

    洛淮觉得厉潭沉说的挺有道理,那他就不知道是谁了:“那会是谁?要把这次的新闻压下来,估计,花了大价钱。”

    是谁做的公关厉潭沉并不关心,他要关心的,是他被订婚的事情。

    洛淮看了看时间:“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厉潭沉:“你滚。”

    说完,他给他的狐朋狗友打去了电话:“叫上人,到阑珊居来。”

    **

    檀城医院。

    段霆深看完诊,没有病人,他去了趟洗手间,路上碰上了方悦桃,他就追了过去。

    “方副院长。”

    方悦桃脱下手上的乳胶手套,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在医院,方悦桃对段霆深还是很客套的:“什么事?段医生。”

    段霆深眉毛挑了一下:“你要订婚了啊,恭喜啊。”

    一点都不是出自真心的恭喜,是揶揄+打趣+讽刺的语气。

    他在不久前看到新闻了。

    方悦桃回以了一个不太友善的眼神:“工作时间刷新闻,后果会怎么样,医院的规章制度还要我教你?”

    段霆深“嘁”了一声,有点懒懒的:“还请方副院长赐教。”

    人设崩就崩呗,反正他也当不了院长了。

    方悦桃无视他,绕开他就走了。

    段霆深叫她:“方副院长。”

    方悦桃停下,回了个头,等着他的下文。

    “啧啧,我只是没想到,一向工作严苛,一丝不苟,对任何事情都高质量高要求完成的方副院长,居然会喜欢这种花花公子。”

    他扼腕叹息,一边说,还一边摇头叹气。

    方悦桃勾唇,扬起了一个微弱的弧度:“那也好过,某个单身狗。”说到这个,那她就不客套了。

    段单身狗:“……”

    说话就说话,不带这么人身攻击的吧。

    ------题外话------

    今天周末,写完了我就发,就这么任性。

    之前说的,有机会给仙女们分享我的吉他视频。

    我把今年夏天录的一个吉他翻唱视频发到围脖上了,有想吐槽苏老师深不见底的唱功的,可以去围脖搜索“苏澜一”。

    为什么夏天的视频冬天才发?

    唔,因为人太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