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他来时星河落满怀 > 088:中二少男少女的缘分(2更)
    发布会现场播放了一段视频,是电影《他来时星河落满怀》的花絮,视频里,的确是拍到了厉潭沉说给洛淮探班的画面。

    而后,厉尊行趁热打铁,当即宣布了厉潭沉与宜城方家的千金订婚的消息。

    “小儿订婚宴当天,还请各位记者朋友莅临现场,为小儿献上一份祝福。”

    此话一出呀,台下的观众躁动了。

    这订婚并不稀奇,稀奇的是,订婚的人,居然是厉潭沉。

    一个时常混迹在各大夜场、女星嫩模坐拥入怀、沉迷在纸醉金迷里的公子爷。

    居然要订婚,居然要从良。

    虽然厉潭沉身上劣迹斑斑,是圈子里出了名的花花公子,虽然他也不是艺人,可不管怎么说,人家又多金,相貌又十分出挑。

    凭借后面的两个优势,还是收获了一波傲娇的女粉丝的。

    她们执着的认为,她们其中的某一个,有一天能让这位花花公子悬崖勒马,回头是岸,然后嫁入豪门,飞黄腾达。

    却没想到,让这匹脱缰的野马回头的人,竟是宜城方家的小姐。

    一位记者朋友递上话筒,问:“厉总,厉少的订婚宴在哪天举行?会在檀城还是在宜城?”

    问清楚时间和地点,当然要提前去抢占最好的位置,搞到最优的资源啊。

    厉尊行对着话筒说:“时间还没确定,等定了,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各位。”

    另一位记者问:“厉总,可以冒昧的问一下,厉少和方小姐是怎么认识的吗?”

    厉尊行面带微笑,说:“我们是世家,他们从小就认识。”

    哦,这位记者朋友懂了,是青梅竹马呀。

    那他的稿子有素材了。

    第三位记者朋友起身了:“厉总,这么可喜可贺的消息,为什么厉少今天不在场呢?”

    厉尊行看着这位记者朋友,仍旧保持着清俊的笑容:“多谢这位记者朋友的关心,真是不巧,早上我让小儿替我去办一件十分紧急的事情,所以才缺席了这次的发布会。”

    第四位记者朋友也起身了。

    阑珊居的某间厢房里,厉潭沉手臂搭在沙发靠背上,翘着二郎腿,身子慵懒,瘫在沙发上。

    “恭喜啊,要升为人夫了。”洛淮侧靠在另一边的沙发上,有意无意的说着。

    厉潭沉把墙上的电视机关了,顺手把手里的遥控往旁边沙发一砸,遥控器在沙发上弹了两下,掉在了地上,电池从里面滚了出来。

    “滚!”

    洛淮起身,捡起遥控器,把电池装了上去:“哟,这么大的火气呢。”

    厉潭沉脸色有些阴,怒色爬满了整张脸:“你最好别惹我!”

    “我不惹你,”洛淮不地道的偷笑着:“你父亲高明啊,还拿我来当枪使了呢。”

    厉潭沉不理他,整个人躺在沙发上,拿出手机,看他一眼:“打一局。”

    洛淮打趣他:“我说,你找我说有十万火急的事情,就是约我到这阑珊居来吃鸡?”

    厉潭沉睨他:“少他妈废话,打不打?”

    洛淮就乖乖掏出手机,开了游戏,找到厉潭沉后,还随意加了两个陌生玩家,一起组了队。

    另外两个玩家的昵称,一个叫“苏大侠”,一个叫“我是个学渣”。

    洛淮进了游戏,对旁边的厉潭沉说:“这俩队友,这昵称起的,中二少年吧。”

    厉潭沉没理他,就自顾自的在游戏里一通乱冲,半点团队精神都没有。

    才两分钟,厉潭沉就把自己给整挂了。

    洛淮皱眉:妈的,就不应该跟这家伙组队,他就活该自己去送人头。

    “苏大侠”和“我是个学渣”气得当场砸手机了。

    “苏大侠”发来消息:【靠,那个“上分第一”,你没吃错药吧?】

    “上分第一”,是厉潭沉的昵称。

    “苏大侠”是苏遇见。

    “我是个学渣”是段霆可。

    “我是个学渣”想起了不久前,好像跟这个“苏大侠”一起打过游戏,当时两人也是相当不对眼。

    可是现在,她却跟这个“苏大侠”有了难得的同感,她也拼命打字:【“上分第一”,不会玩就别乱组队,一个菜逼还装大佬!可耻!】

    “苏大侠”附和:【就是!我们不跟菜逼玩。】

    “我是个学渣”:【走,苏大侠,咱们自己去玩。】

    “苏大侠”爽快的回复:【好。】

    于是,苏菜逼和段菜逼相约去打别的菜逼去了。

    厉潭沉把手机扔了:“没劲。”

    洛淮就还没反应过来,他刚刚还在捡东西,一回头,厉潭沉就把自己给整死了,他倒是想去救,都来不及了。

    他拉着脸:“到底谁没劲!你把那两个中二的队友都玩的没劲了,人都跑了。”

    厉潭沉歪在沙发上,叫洛淮:“洛淮,还有什么带劲的事情可以玩?”

    洛淮走过去,看着沙发上那一坨:“你要玩带劲的游戏,还用得着问我?”

    在他印象中,厉潭沉是他认识的最会玩的少爷。

    阑珊居里,那么多花样,让人玩的最带劲的花样,不就是厉少爷每天的家常便饭吗?

    厉潭沉没搭话。

    洛淮挑眉,试探他:“给你找个女人来?”

    厉潭沉没回,洛淮就自问自答:“那可不行,你现在可是有未婚妻的人,玩的太过火,万一你未婚妻过来抓奸怎么办?”

    厉潭沉踹他一脚:“滚。”

    想让他滚啊,他偏不。

    “商量件正事吧,”洛淮不开玩笑了,正经起来:“下个月我有一部新戏要拍,女主角,我想要苏遇鲤。”

    提到苏遇鲤,厉潭沉才稍稍有了点人样,他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你昨天不是对她很不满意吗?怎么?还要换到另一部戏里去折磨她?”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洛淮说,“我素来严格,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厉潭沉不屑的瞥了他一眼。

    洛淮解释:“我昨天那不是得先试试她,看看咱们厉少爷亲自签回来的人,到底有什么本事嘛。”

    厉潭沉不以为意:“那你试出来了吗?有什么本事?”

    洛淮就认真客观的分析:“我昨天让她跳了几次水,我看她脸和嘴巴都冻到发白了,也没有一点脾气,一句抱怨也没有,还是很认真的坚持拍摄。”

    他停了一会儿,继续说:“我入行这么多年来,都没碰到过那么踏实的演员。说实话吧,搞得我都有点于心不忍了,搞得我像是个坏人一样。”

    最后,他作出他最中肯的评价:“厉少爷瞎了这么多年,这一次眼睛总算是恢复正常了。”

    厉潭沉踹他一脚:“妈的,你还敢说!你要是把我的台柱子给我搞病了,看我不搞死你!”

    洛淮笑着揶揄他:“你看你,又开始护犊了?还说对人家没意思。”

    “关你屁事。”厉潭沉都不想鸟他了。

    而事实上吧,厉潭沉他家的台柱子的确是被洛淮给搞病了,只是,他不知道罢了。

    ------题外话------

    嗨~小仙女,又见到你了~

    所以,我二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