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他来时星河落满怀 > 087:厉少要订婚
    苏遇鲤不疾不徐:“先别急,公司现在让我们怎么做?”

    于未然顿了,这感觉,怎么好像被爆料的人是她自己一样,而鲤鲤才是教她处事的经纪人?

    她在休息室里坐着,张望着那边的会议室:“现在公司的高层在开会,听说老板他爸都来了,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

    只要不是顾萧的事情,苏遇鲤的智商就还是在线的:“这个帖子还牵涉到了厉少,他手眼通天,肯定会想办法处理的,我们就听从公司的安排就行了。”

    于未然沉思了一会儿,很赞同鲤鲤的分析:“也是,老板现在应该也很着急,毕竟,他也给牵涉进来了。”

    苏遇鲤说:“就静观其变吧。”

    “哦,”于未然还盯着会议室看:“我在公司盯着呢,有情况第一时间联系你。”

    “嗯。”

    苏遇鲤挂了电话,继续翻看着那些微博评论,一边看一边笑,她觉得,这些网友都好有才,评论里也是金句频出。

    她平时不爱刷微博,没想到这偶然刷刷,还觉得挺消遣。

    看评论,倒是比看短视频还有趣。

    厉氏娱乐的会议室里,气氛紧张。

    公关部总监黄道明说:“我建议,立刻召开发布会,澄清厉少和苏遇鲤的关系。”

    艺人经纪部总监徐清:“说得倒是轻松,人家都拍到实锤了,”他偷偷瞄了眼那张老板椅上的人,声音小了几分:“厉少都给人送衣服了,要怎么澄清啊?就说天冷,老板给艺人嘘寒问暖?你当网友三岁小孩啊?”

    媒介中心部林阳:“不如,就把这件事情推到苏遇鲤身上,最起码先把厉少撇清,救一个是一个。”

    几位高管还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形势仍旧严峻。

    再说说咱们的那位厉少,身子像没骨头似的,七歪八扭的靠在老板椅上,一本正经的——在吃鸡。

    这次的事情闹得有点凶,把沉寂了好几年的厉尊行都惊动了。

    自从厉尊行把厉氏交给儿子厉潭沉后,就不再过问厉氏的事情了,公司所有事情,全权由厉潭沉负责。

    “咳咳——”厉尊行朝厉潭沉的方位咳了两声嗽。

    厉潭沉才把手机收了,抬眼瞧了一下坐在主位的厉氏董事长兼他的父亲——厉尊行先生。

    厉尊行看向他,鹰视狼顾:“你有什么想法?”

    厉潭沉把身子坐直了些,转动着他食指上的戒指,有一搭没一搭的说:“我倒是挺欣慰啊,居然还有网友替我不值啊。”

    网友怕是都瞎了吧。

    厉尊行压着怒意:“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厉潭沉像没事人一样,挑着眉毛:“怪我,是我浪得还不够狠。”

    “哼!”厉尊行看了一眼会议桌前的人:“就按黄总监说的办,召开发布会,澄清和苏遇鲤的关系。”

    “好的,厉总,”黄道明应声,又问:“那以什么理由澄清呢?光是空口说白话,怕是网友不会买账啊。”

    厉尊行出了口大气,说:“那就用个更大的新闻压下来——厉氏娱乐的公子爷,要订婚了。”

    厉尊行笑了,这样甚好,一举两得。

    厉潭沉从椅子上站起来,看向厉尊行:“我跟谁订婚?”

    厉尊行笑道:“自然是方家小姐。”

    此言一出,会议室里的高管各个都面露微笑,说着恭喜的话。

    “恭喜厉总,恭喜厉少。”

    “祝厉少得偿所愿,早生贵子。”

    “恭喜厉少。”

    虽然说着恭喜的话,一个个的表情都是僵的呢。

    都是难以置信的态度。

    ……

    大家说完阿谀奉承的话后,纷纷出了会议室,该拟申明的拟申明,该联系记者联系记者去了。

    会议室里,只剩下厉尊行和厉潭沉。

    厉潭沉目光滑过厉尊行,语气轻描淡写:“这件事我自有办法解决,不用你插手。”

    厉尊行说:“我知道你有办法,但我的办法,效果是最好的。”

    厉潭沉坐下,不冷不热的语气:“我什么时候说了要跟方家小姐订婚了?”

    厉尊行说:“方家小姐的父亲给我来电话了,说他女儿对你很满意。”

    厉潭沉不以为然:“我是您儿子,我是什么样您不清楚?她会对我满意?”

    厉尊行开始教育儿子:“你这些年在外面乱搞,我都不管你,但你的婚事,我不能不管。”

    厉潭沉冷笑,自嘲:“您别忘了,五年前,是您亲口跟我说,您会让我这辈子都结不了婚。”

    厉尊行喝了口茶,“是,五年前我是说过,但我现在改变主意了。”

    厉潭沉摇摇头冷笑:“你以为我会遵从你?”

    “厉潭沉,你必须遵从我,因为,”厉尊行笑的邪肆:“你母亲欠我的,你要替她还。”

    厉潭沉背过身,站了几秒钟,轻叹一声,往会议室门口走。

    厉尊行叫住他:“你要去哪里?”

    “去你常去的地方。”厉潭沉没回头,扔下话就走了。

    他父亲常去的地方,只有一个地方——阑珊居。

    见到厉潭沉从会议室出来,于未然凑了上去,神色着急:“老板。”

    厉潭沉知道她要问什么。

    他说:“你让鲤鲤什么都不要回应。”

    “哦,”她记下了,“那……”

    她还是很懵,那她能做些什么?

    厉潭沉扯了扯衣袖:“这几天就让鲤鲤休息休息吧,通告暂时就别接了。”

    “老板,”于未然像是猜到什么了,她问:“鲤鲤不会就此被雪藏了吧?”

    雪藏?他是在保护她呢。

    他又把手插进裤袋里,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鲤鲤可是块璞玉,我怎么舍得雪藏她?”

    说完,他离开了公司。

    厉氏是檀城最大的娱乐公司,要召开发布会的消息发出后,记者在第一时间赶往了会场。

    半个小时后,厉氏紧急召开了发布会,发布会上,厉尊行亲自出席,针对今天热搜上的新闻,先是澄清了厉潭沉和苏遇鲤的关系,说昨天厉潭沉是去给他的好友——导演洛淮探班的,正巧碰上了自己公司的艺人苏遇鲤,就过去寒暄了几句。

    说两人仅仅是上下级之间的关系,并不存在什么不正常的关系,有视频为证。

    ------题外话------

    我发现,自从我开始写文以后,我的心思就会变得特别细腻。

    在我这本书才写到4、5万字的时候,没有推荐,一直过着单机的日子。

    再加上,那段时间我又住院,那时候,的确也没有太多的精力写文,一度想要弃文,有好几次想要断更。

    就有一个读者,她一直在鼓励我,每天都会雷打不动的把她的八张推荐票送给我。

    所以,我才能坚持一直写下去。

    但是最近,我发现她再也没有给我投票了,我去看了她的主页,她好像很久都没上Q阅了。

    曾经一直陪着你坚持过的人,忽然就不见了,心里就空落落的。

    我在想,也许她是要高考了,手机只是被家长没收了。

    希望小仙女还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