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他来时星河落满怀 > 064:小丑竟然是自己
    四十多分钟后,顾萧和饶绮之到了饶绮之说的餐厅。

    说到底,饶绮之说的那个餐厅,离这里很远,她也根本就不是为了吃饭,就为了能上他的车。

    结果,全程,他们一句话都没有说。

    顾萧好像特别忙,一直在电话里交代工作的事情。

    不过不跟她说话也没关系,她只要在后面看着他,就觉得时光很美好。

    本来他们只有两个人,服务员领他们去了一张两人座的卡座,但顾萧说不喜欢坐卡座,硬是换了一张大圆桌。

    饶绮之坐下,而顾萧,坐在与她隔了三个座位的位置上。

    饶绮之看着他出神了一小会儿,就拿着菜单问:“顾律师,你有什么忌口的吗?”

    顾萧眸子微抬:“没有。”

    “好的。”

    几分钟后,饶绮之把菜点好,十指交叉,撑着下巴:“顾律师,可以给我你的联系方式吗?”

    她指着桌上放着的一张名片,黑色的背景,烫金色的正楷,是郑明华之前给她的:“这上面的电话,是你助理的。”

    顾萧并未犹疑,直截了当:“抱歉,饶小姐,我没有名片。”

    所以,她手里的名片应该是张平私下偷偷印的。

    饶绮之立马接话,笑的灿然:“没有名片没关系,顾律师给我你的微信也行。”

    “饶小姐。”

    顾萧将手机收好,看向她的脸,大概是她认识他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认真看她。

    饶绮之很快应了,面上露出欣喜的神情:“顾律师,你说。”

    顾萧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放在一边。

    “饶小姐帮过我一次,我也承诺答应饶小姐一件事。”

    “既然饶小姐的所求是让我请吃一顿饭,希望这顿饭过后,饶小姐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嗓音是一贯的低沉,却很冷,很拒人千里。

    话说完,他拿起旁边的茶杯,喝了一口茶。

    饶绮之脸上愉悦的微表情霎时间就消失了,心里缓缓升起了一团火苗,可她还是十分克制,抬头看着他,还是以礼待人:“我能问为什么吗?”

    顾萧严词拒绝:“抱歉,无可奉告。”

    饶绮之低了头,淡然一笑,像在自嘲:“顾律师是不是心里已经有人了?”

    顾萧没有回答,只是叫来了服务员,先行买了单,把单据放在桌上,从手提包里抽出一张银行卡,放在单据上。

    “我知道饶小姐并不缺钱,但对于饶小姐的帮助,除了钱,我什么都回馈不了。”

    “希望饶小姐以后别再来找我了。”

    说完,顾萧起身,就要往外走。

    饶绮之就再控制不住脸上的神情了,她也立马起身,跟了上去:“顾萧!”

    顾萧停了脚步,没回头。

    饶绮之追上去,问他:“你就这么着急要跟我撇清关系吗?”

    所以,明知道她并不缺钱,还用钱去结束他们之间的联系。

    “我想饶小姐误会了,我跟你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还有,别把我当成好人。”

    话说完,顾萧毫不犹疑,大步往外走。

    “顾萧。”

    “顾萧。”

    饶绮之站在原地,不停的喊着他的名字。

    没有人再应她。

    她不明白,为什么顾萧这么决绝,哪怕是一丁点的希望,都不肯留给她。

    心酸、凄楚、难过,恼怒,所有的情绪在这一刻全都涌了上来,在她的四肢百骸中流窜,生生不息。

    晚上六点,顾萧到了跟方悦桃约好的餐厅,他穿着上次在宜城穿过的那件灰白格子的长外套。

    方悦桃和段霆深早就已经点好菜了,就等顾萧来,才一声令下,让服务员上菜。

    顾萧不喜与人亲近,挑了个离他们比较远的座位坐下。

    段霆深则是从见到顾萧那一刻起,就一直挂着十分惊诧、难以置信的表情:“顾萧,我没看错吧?真是你?”

    顾萧没理会他,只是倒了一杯茶,抿了一小口。

    段霆深又扭头看向方悦桃,皱着眉头:“方悦桃,你是用的什么办法,竟然能请得来顾萧这尊大佛。”

    自打他认识顾萧以来,就没见过他跟谁一起吃过饭,即使大学时,他们同住一个寝室,可顾萧一直都是独来独往,神出鬼没的,他甚至一度以为,顾萧是仙人,都不用吃喝的。

    方悦桃笑了笑:“哪有什么办法,不过是顾大律师肯赏脸而已。”

    说罢,她斜眼看了看旁边正襟危坐的顾萧。

    说的越来越云山雾罩的,吊足了段霆深的胃口。

    但是吧,他如果想知道顾萧的事情,除非顾萧自己愿意说,不然,他一辈子都不可能知道。

    因为,顾萧的话,那是相当的难套。

    有一次,因为好奇,他试图去套顾萧的话,想去拔一拔这头沉睡的狮子的毛。

    结果套着套着,倒是把自己给套进去了。

    就被顾萧轻而易举的、狠狠的攥住了他的小辫子。

    哎,一失足成千古恨。

    他看着方悦桃,又想起来这茬来:“方悦桃,我说你在宜城好好的,干嘛不声不响的跑来檀城啊?”

    方悦桃挖了一勺面前的甜点,放进嘴里,独自笑了:“无可奉告。”

    段霆深心头的怒火又被激起来了:“你倒是说的云淡风轻,我这些年勤勤恳恳,矜矜业业的工作,眼看马上就能升任副院长了。你倒好,一来,我付诸的所有努力都东流了。”

    方悦桃挑了一下眉毛,看着他,叹了口气:“你确定?”

    段霆深相当自信:“那当然,院里早就想提拔我了,而且这次副院长竞选,我的票数肯定是最高的。”

    方悦桃继续笑:“说实话吧,不忍心打击你,但不说,又觉得不忍心你被蒙在鼓里。”

    段霆深就好奇了:“什么玩意儿?”

    方悦桃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说实话,我是在两个月前,就收到了檀城医院的邀请,希望我到檀城医院就职,担任副院长一职。”

    段霆深不信:“怎么可能!”

    方悦桃很同情他:“要不要我把我的邮件给你看?”

    “拿来!”段霆深伸手,就要去抢方悦桃的手机。

    方悦桃解锁了手机,打开邮件,给段霆深看。

    ------题外话------

    早安~

    这一章,要给段霆深一个同情的拥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