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他来时星河落满怀 > 054:宠物医院的秘密
    约莫过去了五分钟,李新新就在那里偷偷看了面前这个好看的男人整整五分钟。

    张平才从刚刚那间暗房里出来。

    李新新一眼就看到从暗房里走出来的人,慌忙大喊:“你是什么人?你什么时候进去的?”

    话说完,就操起旁边的扫把,朝张平冲了过去。

    眼看扫把就要挥过来了,张平一把抓住李新新:“小姐,你先冷静,你等会儿还得感谢我。”

    李新新挣扎:“我感谢你个屁!你个小偷,我现在就报警抓你。”

    顾萧起身,走到张平旁边:“有发现吗?”

    张平甩开李新新的手,整理了一下西装,很恭敬的回答:“有,这个姓赵的,果然有问题。”

    李新新盯着面前这两个男人,一头的黑线:“你们是一伙的?”

    顾萧不冷不热的说:“刚刚我跟小姐说了,我朋友一会儿来付钱。”

    竟然是个小偷,竟然还是个长得那么好看的小偷。

    怎么办?忽然不想报警了。

    张平给了那位小姐一个有点同情眼神:“这位小姐,你被偷窥了!”

    “什么?”李新新倏地一愣。

    “你的老板,在更衣室里安装了针孔摄像头。”

    张平真的觉得,这个小姑娘挺可怜的,被人卖了,还在替人数钱。

    “不可能!”

    张平就带着他们进了更衣室,里面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平时都是锁了的,刚刚被张平给破解了。

    李新新走过去,还后知后觉的:“你们居然还破解了赵医生的电脑,你们想干什么?”

    张平就觉得这姑娘没救了:“我说姑娘,你的关注点,能不能跟我们在同一频道上。”

    顾萧走过去,点开电脑里的文件夹,都是视频。

    他随意点了一个最新的视频,时间是今天。

    视频里,是李新新,正在更衣室里换衣服。

    看到这里,李新新捂着嘴,一屁股坐在地上,惊慌大叫,瑟瑟发抖。

    “啊——”

    “怎么会?”

    顾萧把进度条往后拉了一些,视频里出现了另外一个女人的背影,女人正背对着镜头,脱下了一身湿衣服。

    视频灯光很暗,他看不清里面的人是谁。

    他看了视频上的时间,是早上7点多。

    张平看顾萧还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屏幕,便凑了过去,笑得坏坏的:“看不出来啊,原来顾律师喜欢这个!”

    顾萧“啪”的一声,把笔记本重重合上,没让他看到屏幕,面上,不怒自威:“滚。”

    张平咽着口水,又猜不透他家老板了,悻悻的出去了。

    两分钟后,顾萧出了更衣室,交代张平:“报警,证据给警察。”

    “好的,顾律师。”

    这个姓赵的,看他以后还敢去律所闹事?

    顾萧提了放在椅子上的狗粮,走到门口,又转身,对身后的姑娘说:“这个牌子的狗粮,给我拿最大包的。”

    而后,又看向张平:“张平,付钱。”

    张平:“?”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要买狗粮?

    关键,顾律师,什么时候养狗了?

    张平走到更衣室,拿起手机,报了警。

    他看着面前的这些证据,奇怪,怎么电脑上的视频,少了一个。

    他再仔细看了一眼,确认了,就是少了今天的那个视频。

    怎么回事?难道?顾律师删了?

    可他为什么要删呢?这可都是证据啊。

    顾萧提着一大包狗粮,开车走了。

    张平留在宠物医院,等警察来。

    “姑娘啊,我们刚刚不是故意要看那些视频,真的是,”面对在一旁,哭得稀里哗啦的李新新,张平真的是于心不忍,“咳咳,实在是,无奈之举。”

    李新新听了,哭得更大声了。

    张平安慰着:“谁让你那个变态的老板倒霉,惹到了我家那位更变态的老板。”

    李新新还在哭。

    十分钟后,警察来了。

    张平阐述了整件事情的始末,有物证,有人证,当天晚上,警方就查封了这家宠物医院,而那位姓赵的医生,就在警局回不来了。

    东方御典花园。

    苏遇鲤正在家里看视频,手机响了。

    她接了电话:“教练。”

    韩云昭:“鲤鲤,最近还好吗?”

    “嗯,挺好的。”她问,“怎么了?”

    韩云昭:“没事,就随便问问。”

    苏遇鲤也礼尚往来:“教练你最近怎么样?有带新学员吗?”

    “还是老样子。”韩云昭想了几秒钟,“鲤鲤,冯教练昨天给我打电话了。”

    苏遇鲤起身去倒水,“嗯,他说什么了吗?”

    韩云昭其实也不太明白冯晓龙是个什么意思:“也没什么特别的,就说他退了,以后让我继续把击剑事业发扬光大,还让我跟你说句对不起。”

    苏遇鲤也懵了:“跟我说对不起?为什么?”

    “谁知道他,问也不说。”韩云昭猜测,“可能是那天请我们吃饭的事情吧,说实话,整个场面有些尴尬。”

    苏遇鲤很大气:“没关系,也不是什么大事。”

    “我还听说,”韩云昭说:“冯教练和林婉意在一起了。”

    苏遇鲤挺替他们开心的:“那挺好的,以前在工作上能亦师亦友,相互切磋,现在在生活上,也能相互照料。”

    韩云昭问出了这通电话的重点:“鲤鲤,你真这么觉得?”

    苏遇鲤喝了口水:“是啊,教练你不觉得他们这样挺好的吗?”

    韩云昭说:“鲤鲤,明天晚上我没有训练,有空吗,一起吃个饭吧,顺便,有件事跟你说。”

    苏遇鲤问:“什么事啊?这么神秘,现在电话里说不行?”

    韩云昭笑了笑:“明天晚上,当面告诉你。”

    苏遇鲤想了一会儿:“那好吧。”

    “那就明天见。”

    “好,明天见。”

    挂了电话后,苏遇鲤撑着下巴,本想继续看视频的,忽然又想到了于未然,她出门很久了,也没有下文,她有点担心了。

    就给于未然发了微信:【未然,你怎么样了?】

    于未然回了一条消息:是个“快来救我”的表情。

    苏遇鲤马上问:【未然,你怎么了?在哪里?】

    没回信息。

    她又给于未然打电话,关机了。

    她着急了。

    拨了另外一个号码,电话接通了:“遇见,在干嘛呢?”

    苏遇见跑到门口,扯谎:“我在家养伤呢。”

    苏遇鲤听出来了,电话那头吵的很,是歌舞升平的声音:“在夜店养伤?”

    刚从夜店vip包厢沙发上起身的苏遇见:“姐,我真没在夜店。”

    苏遇鲤也懒得管他了,直抒胸臆:“遇见,你帮我找一下,未然现在在哪里?”

    苏遇见顿了:“啊?”

    苏遇鲤补充:“她今天早上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现在都没回来,可能出事了。”

    苏遇见才:“哦。”

    之后,电话就挂了。

    苏遇见喜欢玩,身边的圈子都是些二世祖们,人脉广,让他帮找个人,应该会比报警快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