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他来时星河落满怀 > 007:顾律师总叫她的心一上一下
    十分钟后,韩云昭和苏遇鲤在场上比划着,苏遇鲤用他教的招数出招,招招致命,韩云昭却处处躲闪,也不强攻。

    苏遇鲤的启蒙教练是个法国人,他教了她十年后,便因家庭原因,回了他的母国。接替他成为苏遇鲤新教练的,便是韩云昭,今年三十五岁。

    几个回合下来,苏遇鲤扔了剑,摘下头罩,说:“不比了,你总让着我,没劲。”

    这话不假,韩云昭到底是心疼苏遇鲤的肩伤,没有下重手。

    韩云昭笑得浓烈,有几分妖媚,“等你肩伤好了,我肯定不会手下留情的。”说着,递了一瓶水给她。

    “教练。”苏遇鲤坐在椅子上,喝了口水,“下个月的世锦赛,是我最后一场比赛了,比完这场比赛,我就打算退役了。”她又笑了笑,玩味似的,“怕你到时候失业,提前跟你报备一声。”

    “你提前报备,我就不会失业了?”韩云昭一点也不惊讶,倒是觉得很欣慰,自己也拧开了一瓶水,说:“你这个决定是对的。”

    虽然身为她的教练,他自然是希望她能够在她喜欢的道路上追逐梦想,越走越远,可他,又不仅仅只是她的教练,还是她这么多年的良师益友。

    苏遇鲤看着他,眼底满是深沉,“教练,这些年你虽然没有上场比赛,但你身上的伤也不少,而且,你年纪也大了,也该退了好好养着了。”

    前面半段,韩云昭倒是觉得挺被触动的,但后面的话,让他一口老血梗喉。

    你年纪也大了?

    他才三十五岁啊,就被嫌弃老了。

    韩云昭擦了擦嘴,挑眉,“你倒是很尊老爱幼啊。”

    苏遇鲤卖乖:“谢谢夸奖,是教练教的好。”

    “我可没教过你这个。”韩云昭冷笑。

    不过他都教了她那么多年了,怎么会不知道,她是用刻意的玩笑在掩饰着她心里的失落。

    “教练,下个月的比赛,能不能帮我争取三张观众门票,”苏遇鲤拿毛巾擦着汗,想了想,继续:“要那个能很清楚的看到我比赛的座位。”

    韩云昭问她:“是想你家人去现场看你最后一场比赛?”

    苏遇鲤笑了笑,直言:“对。”

    “你这要求很高啊,要能清楚的看到你比赛的座位。”韩云昭沉思了一会儿,他也只是个教练而已,又不是主办方,哪里有那么大的本事搞到最好的座位,皱着眉心,“不然把我这教练的位置让给你吧。”

    苏遇鲤嗤笑:“好。”

    她想要三张门票,自然有两张是要给她父母苏晖阳和杜薇的,还有一张,她想,亲手交到他手上。

    当然,如果他愿意的话。

    从储物柜里拿出手机,苏遇鲤脸上露出藏不住的喜,顾萧,同意了她的好友申请。

    她赶忙给他发了个信息过去:【顾律师,你好,我是苏遇鲤。】

    小心翼翼,生怕她的猛虎生扑会吓坏了他,会让他觉得她肤浅和浪荡。

    大约十秒,收到了他的回复。

    顾盼生辉:【我知道。】

    他知道?他怎么会知道是她?

    苏遇鲤还没想好怎么回复,又收到一条信息。

    顾盼生辉:【你的头像。】

    苏遇鲤才反应过来,她的微信头像,是个红红火火的锦鲤。

    是五年前于未然抢了她的手机替她换的头像,还替她把微信名称改成了“红色锦鲤”,她的理由是:

    “年轻姑娘就该有年轻姑娘的样子,就该要红红火火的。你看,这名字和头像多衬你。”

    她训练很忙,平时也没什么时间看微信,所以,也懒得跟她计较了,头像和名字也就五年没换了。

    眼下,她恨不得找个树洞把自己埋起来,这个名字和头像,在顾萧面前,简直让她羞愧难当。

    遇人不淑,她下次见到于未然一定要把她揍一顿,不,是见一次揍一次。

    轻叹口气,还是先矜持的拿着手机回复:【昵称和头像是朋友帮我改的,顾律师见笑了。】

    于是,她点开个人资料,准备要换个正常点的名字,正在思考改个什么好,就收到顾萧的回复。

    顾盼生辉:【头像和昵称很适合你。】

    看到这里,她掩着笑,轻轻退出了资料编辑页。

    红色锦鲤:【顾律师,谢谢你今天送我一趟,有机会的话,我可以请你吃个饭吗?】

    红色锦鲤苏遇鲤开始了她跌跌撞撞、蹩脚且俗套的追夫之路。

    她给他改了个甜腻的备注:锦鲤的顾律师。

    这次她等了五分钟,都没有收到顾萧的回复,眉头皱了很久。

    就问了他能不能请他吃个饭,这个问题的思考时间,竟然超过了五分钟。

    她心情开始乱了。

    韩云昭远远看她,脸上的表情一会儿喜一会儿忧的,有点不放心,走过去,“鲤鲤,时间也差不多了,今天就到这里吧,走,一起去吃饭。”

    苏遇鲤把手机放下,拿了衣服,问:“还吃之前那家吗?”

    韩云昭笑了,“嗯,你不是就喜欢吃他们家的吗?”

    苏遇鲤点头,“好,我去换个衣服。”

    苏遇鲤拿了衣服去更衣室,出来时,韩云昭已经换好了衣服,他穿着一件宽松的卫衣,倒是跟她身上这件有点像。

    苏遇鲤笑他:“你这身打扮,真让人看不出年龄。”

    韩云昭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打扮,又看了看苏遇鲤的灰色卫衣,很赞同:“我们一起去吃饭,别人会以为我们是同学吧。”

    苏遇鲤挑了挑眉,笑着说:“会以为我们穿的是亲子装,韩爸爸。”

    韩云昭没继续这个话题了,他感觉快要聊不下去了,转了话锋:“走吧,你爸叫你去吃饭了。”人已经出了门。

    苏遇鲤打开储物柜,把训练的物品放了进去,瞥了眼手机,有一条信息,是五分钟前的信息。

    锦鲤的顾律师:【我现在有空,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苏遇鲤瞪大眼睛,再次阅读了一遍他的信息,确认没有看错,她开口,叫住韩云昭:“教练,我有点急事,就不跟你去吃饭了,你先去吧。”

    韩云昭回头,看着她慌乱中又带着几分期盼的神色,猜想应该不是坏事,他了然:“好,那我先去吃饭了,你路上小心。门不用锁,我一会儿回来锁。”

    “好。”苏遇鲤点头应他,看着他离开了场馆。

    她这才拿出手机,给顾萧发信息。

    红色锦鲤:【我在锦官路1005号,旁边的凉亭。】

    反复看了几遍,确认没有写错地址,便战战兢兢的发出了信息。

    很快,收到了顾萧的回复:【我二十分钟到。】

    她回复:【好,路上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