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他来时星河落满怀 > 004:所有情绪,见他之日起都有了
    苏晖阳一口气说了很多话,但一字一句,都是他的肺腑之言,也是一个父亲最真切的期盼。

    不求儿女成龙成凤,只求他们身体康健,万事顺遂。

    杜薇坐在旁边,一口饭都没动,眼里有浅浅的泪光,女儿这些年的努力,她都看在眼里,她自然知道,这么多年,击剑就是她的命。

    现在因为肩伤,要她放弃她的命,此刻,她心里一定都是说不出的难过和复杂。

    “鲤鲤,我们知道这个决定很难,但是,你的肩伤,真的已经很严重了。”杜薇在她的手背上轻轻拍了拍,希望她真的能明白。

    苏遇鲤沉默了一会儿,只是淡然一笑,轻轻抬头,脸上的梨涡很明显,“爸,妈,你们说的,我都明白。下个月,有一场世锦赛,等比赛结束,我就听你们的,正式退役。”

    苏遇鲤的回答并不是他们所期望的结果,但也比最差的结果好太多,至少,她终于同意了退役。

    “鲤鲤——”杜薇还想劝她些什么,却被苏晖阳拉住,他说:“好,鲤鲤,最后一场比赛,好好比,我们会去现场看你比赛。”

    “谢谢爸妈。”苏遇鲤放下筷子,“我吃好了,你们慢吃,我去楼上拿点东西。”

    说完,转身上了楼。

    餐桌旁,只剩下苏晖阳和杜薇二人。

    杜薇有些不高兴了,“你刚刚拉我做什么?居然还同意让鲤鲤去参加下个月的比赛,苏总,你脑子没坏吧?”

    苏晖阳也放下筷子,意味深长:“鲤鲤既然说了参加完下个月的比赛就退役,就证明,她已经做了决定,谁也改变不了,多说也无益。”

    杜薇凝噎:“可是,她的肩膀……”

    苏晖阳揽着杜薇的肩膀,轻轻拍了拍,只能轻声安慰:“我们的女儿,太执着,谁也改变不了。”

    其实苏晖阳这话只说对了一半,苏遇鲤的确很执着,但也并非谁也改变不了,比如,刚刚那位机场邂逅的顾律师,就开始在改变她了。

    苏遇鲤回了自己的房间,她已经很久没回来住了,房间的布置,都还是之前的样子。

    站在梳妆台前,从最里面的抽屉,藏的最深的角落里,翻出一个日记本,时间太久,封面已经开始泛黄了。

    那是她十五年前的日记本,她坐下,轻轻翻开。

    **年5月10日

    今天训练的时候表现不好,教练很生气,直接就走了,让我一个人在训练场练两个小时,不然不让我走,我好难过,因为教练生气了。

    **年5月15日

    教练说下个月有一场全国性的比赛,让我好好训练,如果拿了冠军就奖励我放假两天,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比,因为我太想放假了。

    **年5月16日

    因为训练,我的课业已经落下了很多,怎么办?我没有时间写作业了,不交作业班主任会不会通知家长?

    **年6月10日

    今天是全国少儿击剑大赛比赛日,我训练了很久,准备好了要一展身手,可在比赛的时候,我的肩膀却突然好痛,拿剑的手也抬不起来。

    我的对手就一剑刺了过来,我没躲过,输掉了比赛。

    我很难过,扔了剑就跑出了赛场,在街心公园的台阶上大哭。

    后来,我遇到了一个男孩子,他长的特别好看,我不知道他叫什么,他跟我说话的语气很平淡,但眼睛里却藏着万里星河。

    ……

    自那天后,苏遇鲤去治了肩伤,便更加努力的训练。

    后面还有很长很长的日记,她已经不记得,她写了多少关于那个男孩子的文字了。

    她只知道,从那时起,她就下了决心,一定要拿到世界冠军。

    可是后来,她终于在十八岁那年成为了世界冠军,全国人民都在为她呐喊欢呼,她很开心,她很想告诉那个男孩,她做到了。

    但是,她却连那个想分享快乐的对象是谁都不知道。

    为了那个她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孩,她努力了十五年。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她见到他了。

    这一次,她会认真比完最后一场比赛,她会让他亲眼见到,她拿下冠军。

    他叫顾萧,是个律师。

    他还和当初一样,眉宇间藏着万千星河,却比以前更好看了。

    他性子温和,脾气很好,待人礼貌,很随和,但话不多,亦或,只是不大想跟她说话。

    总之,是她心目中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

    唯一不同的是,他不记得她了。

    这是苏遇鲤对顾萧的评价。

    **

    要是张平知道苏遇鲤对顾萧的评价,肯定得哭晕在厕所。

    为什么呢?那咱们就得先说回一天前的故事了。

    一天前。

    檀城繁华商圈的大厦顶层,是饶氏的总部,装修清冷,格调灰暗。

    总裁助理郑明华如热锅上的蚂蚁,在办公室门口来回踱步,深秋微凉的天,他却满头大汗,是被紧张出来的。

    踟蹰了一会儿,他终是大义赴死一般,走进了办公室的门。

    “饶总,”他擦了额头的汗,站在办公桌前,低头汇报,“咱们公司和仁康的官司,输了。”

    总算是把憋了一路的话给说出来了,接下来是生是死,就等候面前这位祖宗发落了。

    坐在办公桌前,翻阅着合同的,是一个年轻的女人,饶氏制药的千金——饶绮之。

    瓜子脸,化着淡妆,却难掩底子里那副令人惊艳的皮相。

    她穿着黑色高领针织衫,外面套了件深蓝色开领的大衣,正认真看着手里的文件。

    听到郑明华的汇报后,她停了阅读的动作,眼皮稍抬,冷冽的目光打在他的脸上。

    郑明华猛的一个激灵,不敢说话。

    “法务部是摆设吗?”饶绮之声音很淡,可言语间的威慑力却极强。

    郑明华慌忙解释:“仁康的代表律师,跟咱们都打了近十年大大小小的官司了,”说到一半,他看了看面前的饶总,似乎没有要动怒的意思,便继续,“他对饶氏的情况也很了解,所谓,知己知彼——”

    “郑助理。”饶绮之声音清冷。

    郑明华的声音戛然而止,把未说完的话吞进了肚子里,“饶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