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五个灵异大佬争着要娶我 > 第53章 娱乐圈杀人事件怀了孩子吗?……
    不等南镜的反应,谢翊手指一点,南镜挂在锁骨上的铃铛红绳散开,上面的铃铛一颗颗的浮起来,谢翊点了一颗铃铛,这颗铃铛很快呈现一种金黄的色泽。

    南镜虽然身不能动,口却能动,此时他看到铃铛飘起来,奇怪道:“谢翊,你为什么要帮我?”

    谢翊淡声说:“没人跟你提起过吗?也是,那帮人肯定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玄界百般请求我收徒,这次我掐算后确实有师徒缘在人界,按着指引我到了玄界的新生大赛,我便应下这次大赛第一名会是我徒弟的条件。”

    南镜结巴了一下,才说:“那,那就是说,我是你徒弟?”

    “确是如此,大赛结束师徒礼则成,”谢翊说:“若你不愿意,也可解除。”

    其实南镜是愿意的。

    他现在孑然一身,唯一的牵挂就是还铃铛人情,要是能有师父的话,真的……很不错。

    谢翊淡声说:“不过这些容后考虑。”

    “现在时间不多了,”谢翊神色严肃起来,让这颗金黄的铃铛悬在南镜的额上:“你不去找铃铛,他们也会通过各种方式来找你,现在和你关系最紧密的是这颗。”

    谢翊轻声:“闭眼。”

    南镜闭上眼,额头上一股火灼一样的痛感传来。

    谢翊的声音好似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睁开眼,你看到了什么?”

    南镜闻言缓缓睁开眼,他整个人都飘在空中,他飘的地方是一片荷花池塘,池水上全部是木板做成的桥面,就在池水的上方不到一个手掌的距离,细雨打在水面上溅起的涟漪都快要接触到木板桥了。

    穿着白纱衣的人踏着雪白的鞋履走过这些木板桥的时候,就像是行走在水面上一样。

    木板桥上一行人的最前方,有人斜斜撑着绢布缎花的伞,给走在最前的一个年轻男人撑着,那男人嘴唇紧抿,额心一点朱砂,左手随意拿着的扇面下面滴着血。

    南镜喃喃道:“白观音……周围是荷塘。”

    是他从来没见过的白观音,当然他本来对白观音也不是很熟悉。

    谢翊语音不徐不疾,简要解释道:“看来你首先要解决的是白观音的铃铛,这个倒是比另外两人方便很多,白家给白观音订了门亲事,白观音不能结也不想结,白家急得要开宗祠,所以白观音现在在白家,这时候是你的机会。”

    南镜睁了睁眼:“你怎么这么了解。”

    谢翊温和淡声说:“南镜,我现在勉强算得上是仙人,自然是知晓一些事的,何况这是关乎铃铛的事。”

    他叹了口气,似乎有些无奈:“而且南镜,算起来,我也是和你结亲的其中一人,对此事当然很是了解。”

    谢翊的语调很轻也很温,像是通晓百事的先生,从远处传来模模糊糊的。

    南镜听到后面,不知道怎么耳朵烧红,莫名有些羞耻的感觉,他有种被掐到命脉的感觉,心想幸好谢翊是看不到的,顿了下又想要是谢翊真收自己为徒了,岂不是,岂不是……

    这事不能细想,南镜强迫自己专注到眼前的事情上来。

    谢翊继续说道:“这三个铃铛的收服过程,首先你需要助对方解开劫难,这三人曾经都是鬼神榜上的鬼神,现在遭受劫难才能重归神位,你是解开劫难的钥匙。”

    “其次,你要和这三人结亲,”谢翊淡声道:“具体怎么结亲看你自己,但是需要三媒六聘举行仪式,礼成后,你能看到两人之间连着的红线,那根红线是连在你和他的心口的。”

    “这时候就只剩最后一步了。”

    红线?

    南镜在郁安晏的身上看到过这个,但是在白观音身上还没看到过。

    南镜觉得飘着太累了,他索性找了个白家的亭台上坐着,白家是很典型的亭台园林建筑,在楼阁的琉璃瓦上坐着,能看到笼罩在整片细雨下的白家庭院。

    以南镜现在的状态,细密蒙蒙的雨不能淋湿他,也没人能注意到他,他可以肆无忌惮打量这些漂亮的烟雨亭楼。

    南镜晃着腿问道:“最后要干什么呢?”

    “红线是结亲之意,”谢翊语调平稳:“你要断掉这段关系,自然是要把你心口的红线的拔开,这个时候红线入不了你的心脏,就会跑去你身体别的地方相连。”

    “南镜,只有你有拔开红线的权力,拔掉红线后,这根红线就再也不能到你的心口。”

    南镜晃腿的动作顿了顿,他有些不确定地说:“要是我不拔开这根红线呢?”

    谢翊声音好像带着笑意:“那你们就会成为天造的一对地设的一双,哪怕三重天的雷火降下,也不能将你们分开,但是,这姻缘铃铛绑着线的一对人,要是不是两情相悦,结局好像都不太好。”

    不等南镜反应,一声铃铛脆响,南镜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原处,保持坐着晃着腿的姿势,一回到这地方,下面没有屋顶垫着,他身体失衡直接向前栽倒。

    两手扑腾了一下,跟那种没长大就学飞的雀儿一样,眼看着就要砸到坚硬的青石砖地面上了,结果直接撞到一片檀香味儿的肩膀上。

    南镜还下意识蹭了蹭。

    “你这样的平衡力,”谢翊冷声里带着一丝纵容,看起来好像真的在苦恼:“看来是不能上梅花桩了。”

    南镜满脸通红摸着鼻子坐起来,他其实对谢翊没什么想法,但谢翊……看他的眼神像是看一个小弟子,这种师父的感觉,总是让南镜不太好意思。

    谢翊给了他一个小玻璃瓶,里面流转着一滴红色的液体。

    谢翊手指一动,这个棱形的玻璃宝瓶就拴在了南镜的手腕上:“这是下个月的血液量,我的血你不能多喝,这个玻璃宝瓶……你记得随身携带。”

    南镜摸了摸手腕,笑起来说:“好的。”

    这处绝峰顶上的亭子少有人来,南镜这人看似不通什么情感,却带着一股鲜活的人气儿,现在一头黑色短发乱糟糟的,白皙的脸上,那双杏仁浅色瞳仁的眼睛眯起来笑得非常生动,倒是……挺有生气的。

    谢翊轻笑一声:“你知道我说的白观音的机会是什么吗?”

    啊?

    南镜想了一下才想起来,之前聊到白观音在白家的时候,谢翊提过是有一个机会。

    “哦哦,”南镜把玻璃宝瓶的手串往上戴了戴,用衣袖遮住这串手串,避免被有心人看到,他问道:“是什么机会?”

    “白观音不会想要让你拿走他的铃铛,”谢翊半阖着眼掐算:“南镜,白观音不会让你轻易拿到铃铛的,这个原由你之后自会明白。”

    “所以哪怕你助白观音过了劫难,他也不会同你举行结亲仪式,倒有个机会,和白家有婚约的那家新娘宁愿死也不愿意入白家,现在这个新娘子可是……真的要死了。”

    南镜瞬间领会到了,歪着头道:“我可以假扮这个新娘子进白家,这样子白观音根本不会怀疑我,刚好那个新娘也不用死了,而且我还能借此机会探查白观音的劫难到底是什么。”

    谢翊看着南镜的眼神微妙地顿了顿。

    南镜毫无所察,为了拿郁安晏的铃铛,他当时跑了好多个剧组,从各处打听了不少关于郁安晏的消息,可不比现在简单,只是伪装的事情有些麻烦。

    看着谢翊的眼神,南镜疑惑道:“怎么了?”

    谢翊轻笑一声:“没什么,你的计划……很好。”

    “伪装的术法我会想办法送给你,现在时间已到,你回去吧。”

    说着袍袖一挥,南镜还没说话,就感觉自己眼前一黑,直直下坠,像是砸到了柔软的床上,他猛地睁眼,发现自己确实在小楼的房间里,白色的天花板和屋内的装饰还是他睡前的模样。

    这是一个梦?

    南镜猛地坐起身,他伸出手臂,只见自己的左手手腕上,确实绑了一个玻璃宝瓶,里面流转着一滴红色的血液,看来不是梦,他确实见到了……谢翊。

    门被敲了敲,声音有些急促。

    南镜匆忙把玻璃宝瓶用袖子遮掩住,刚睡醒嗓音有些哑:“请进。”

    池星穿着圆头皮鞋和制服哒哒哒走向南镜,呼吸还有些急促,他脸上带着歉意说:“南镜,我查到了那个影帝俞润和两个女明星的关系,他们确实认识,经常参加一些商人的酒会。”

    “不过查这个用了监察部内部的资源,监察部知道了,就直接接手,现在已经把这群人一窝端了,这些商人和俞润这些明星私下进行了金钱的交易。”

    “对不起,南镜……”池星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这本来应该是归属于南三区的任务,现在南三区都没能拿到关于这个任务的成绩。”

    南镜看着池星这个表情,有些疑惑,不过还是说道:“没事,事情解决就好,有监察部也省得我们跑了。”

    甚至南镜还轻轻舒了一口气,现在监察部去追查这件事,池雪应该……暂时不会过来。

    “对了,不说这事了,我还有件事,”南镜看着松口气的池星问道:“你知道白家现在逼着白观音娶得那个新娘家在哪吗?能帮我查查吗?”

    “我有一些个人的事要去找一下这个新娘子。”

    池星:?!

    他用一种震惊且迷茫的眼神看向南镜,不是啊,南镜之前不是否认和白观音的关系了吗,现在怎么对白观音的情况这么清楚,明明白家还没把消息广为传播。

    而且,南镜不是骑了池雪的兽形吗?他现在要去找白观音,池雪怎么办?

    关系……好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