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乱战异世之召唤群雄 > 第5章启程
    “羽儿,此去京都,路途遥远,我儿一切小心……”镇东城城门处,皇甫雨薇喋喋不休道。

    望着那几大车东西,有些东西根本就是暂时用不上的。王羽也总算明白什么叫儿车千里母担忧了。他本来是想轻装简行的,只需要带够银钱,毕竟,有钱走遍天下,只是,现在……

    “母亲放心,孩儿省得。”

    这三月以来,王羽自重生后,便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呆缩在自己的那个小庭院里,对外就说自己是在稳固刚刚突破的修为。

    当然,王羽用这个理由倒也没毛病,刚刚突破也确实需要稳固一下自己的修为。虽然这个时间稍稍长了一些,但也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怀疑。

    之所以如此,一方面,王羽也是担心自己与之前的王羽总归不是一人,很多习惯细节方面有所不同。一旦这些问题被人察觉,总归也算是一件麻烦事。

    因此,短时间内还是尽量在旁人面前少出现的后。等到三年后归来,这些变化便可以找个理由推托了。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王羽从系统中了解到,他虽然拥有如此豪华的属性,可能不能将这属性该发挥出的能力全部发挥出来便是另一回事了!

    毕竟,他这个属性主要来自于之前的王羽,他虽然融合了王羽的记忆,亦融合了王羽的属性,但毕竟没有亲身经历,并不算是自己磨炼所得还没有完全转化为自己的本事。

    就比如说,作为镇东将军的王羽自小上阵厮杀,其战斗经验自然不差。而现在的王羽虽然有了90的武力,就连内功也达到了先天,但就如同一个握着战刀的小孩子,无法发挥出这柄战刀最大的能力。

    而且,系统也明确表示了,他唯有真正掌握这一身属性可以发挥的能力,自身属性才有机会继续成长。

    因此,这三个月的时间里,王羽要么是学习兵书战策,要么是与召唤而来的蒙恬、赵云互相切磋,或者是让童渊给他一些指导。

    童渊,字雄付,武术名家,与并州李彦是结拜兄弟,两人均师承义父玉真子,两人分别娶了河北颜家的两位大小姐颜云、颜雨。他有张任、张绣为入室弟子,晚年收赵云为关门弟子,传其毕生所学,其成名技为“百鸟朝凤枪”。

    初见童渊之后,王羽这才发现,赵云的这位师父,居然有着宗师中期的实力。招一个天级人才的赵云,又附带一个宗师中期的童渊,他的第二次召唤,可绝对是赚了。

    学于文武艺,卖于帝王家。虽然镇东将军府并不是帝王家,虽然童渊没有像蒙恬与赵云携带的其他人那样,直接植入成为了王羽的手下。但当王羽出面邀请之后,他也没有多加拒绝。

    “出发!”战马之上,王羽目视远方,神采飞扬地道。虽然已经准备了马车,但相较之下,王羽还是更加喜欢骑马。

    王羽身后,百名铁骑护卫在侧,为首者不是别人,正是此前王羽召唤出来的赵云赵子龙。

    此时的赵子龙骑着白马,身披银白色披风,手持一柄亮银龙胆枪,真的是威风凛凛。再加上那一副英俊潇洒的身姿,王羽感觉自己的光彩都要被其夺走了。

    至于蒙恬,此次王羽倒是没有携带,他前往京都乃是去学习的,又不是为了去惹事的,没必要带那么多打手。

    而且,蒙恬毕竟是以统帅见长,以他的才能,留在这镇东城才是最合适的。

    王羽虽然年幼,但终究是一个少将军,帐下还是有三千直属人马的。而这三千骑,王羽便暂时交给了蒙恬之父蒙武掌管,由蒙恬在旁辅助。

    现在,蒙恬毕竟年幼,一身属性还未达巅峰。而且,以蒙恬的年纪,还不适宜贸然推其上位。而蒙武便不一样了,三十五岁的蒙武正是巅峰。虽然未来比不上自己的儿子蒙恬,但就现阶段来说,蒙恬与蒙武相比还有段距离。

    出了武都郡,便是辽阳郡,等再走出辽阳郡,那便彻底走出了燕北道,由燕北道一路西行便是河北道,而河北道乃是大苍第二富庶的地区了,无论是人口、钱粮皆只在京都苍京所在的河南道之下。

    但此时的河北道与之前王羽所了解的却是不同,一路之上那有那富庶的样子,灾民遍地,无数饥民得不到妥善的安置,甚至易子相食的现象也时有发生。

    之前,王羽虽然听闻包括河北道在内的四道近年来天灾频发,但也没想到已经严重到了如此程度。

    最可笑的是,王羽居然听闻朝廷拨来的用来救灾的粮食居然给走水了。连救助灾民的粮食都可现了意外,这其中的猫腻绝不会小!

    不过,对于这件事,王羽并没有多管闲事,如果这其中真有猫腻,那站在这背后的人必定手段通天。在不了解情况的前提下贸然插手,最后绝对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看到河北道的情况之后,王羽才真的明白乱世或许真的要来了。大苍疆域共有十八道,道下设郡,郡下设县城。如今河北道如此,那么,其余受灾的三道又当如何。

    甚至不只是这受灾的四道,其他没有受灾的道不清楚,但燕北道的情况也不见得如何,虽然因为忙于赶路没有具体了解,但王羽这赶路的过程中,拦路申冤的戏码可是看了好几场。由小见大,如今大苍皇朝官员体系中问题已经开始显现了。

    “子龙,今日便在此处扎营好了!”望着将要西沉的红日,王羽向着身边的赵云吩咐道。

    虽然不像这具身体的原主人那样自小便上了战场征战,但王羽本人也并不是吃不了苦的人。

    因此,这一路上,并没有强制必须要到沿途经过的城池之中休息,反而是走到何处便在哪里宿营,甚至这一路上,王羽有一大半都是在野外宿营。

    “公子有令,就地扎营!”有了王羽的命令,赵云也不拖沓,开始指挥起身边的卫士们开始搭建帐蓬,并且安排防务。

    野外宿营,自然不能放松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