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末日无限求生 > 第99章 全球战争
    

    今天去交易市场一趟收获十足,大家拉着换回来的盐回去。

    还没到庄子门口,就听到有孩子喊道:“回来啦!都回来啦!”

    等走回庄子时,他们立马被围住,然后大家就看到小板车上的麻袋,“这都是盐?”这盐的量比他们想象的要多。

    田英嫂点头,“是啊,那边市场卖的盐比咱们以前买的要便宜不少,就换的这些够我们吃到明年初夏,不过等初春的时候再去换一次。”

    然后村民们又问了其他东西,听到市场卖的东西都比以前便宜,顿时想着不管怎样也得省点粮食。

    特别是有孩子的,已经在心里打算要换新布给孩子做身新衣,或者咬咬牙买款式好看的成衣。

    交易市场的物价冲淡了大家之前较为憋屈的心情,就征粮后剩余的粮食,出去要吃的,剩下的够买好些生活用品。

    田英嫂把五十斤粮食换来的盐分给村民们,家家户户拿着新盐回家。

    听景和说到那还有卖手机的,田英嫂还道:“听小和说那最便宜的手机要十五克黄金,正好我还有几个金戒指,到时候去买个,也省得损耗小和的手机。”

    虽然战争持续了好几年,但庄子里还有人存着以前的首饰,金戒指跟金镯子好些妇女都有,本来结婚那会就会买这些留着。

    ·

    很快第一场雪降临,景和起床出去扫门口的雪时,看到抱着暖手壶的孩子们。

    “小和姐姐早安啊!”

    “小和姐姐好!”

    景和拿着扫帚跟他们招招手,“你们也早,悠着点玩别感冒了。”

    “知道啦!”

    孩子们在空地上堆雪人,景和静静扫雪。

    冬季是他们跟土地休息的日子,等化雪的时候就要开始新的一年播种,三次收获季就靠春夏秋三季,连续播种三次土地跟人都需要休养。

    在下雪前,田英嫂拿出仅存的金首饰去交易市场换了个手机,如今庄子里接收消息都靠这个,现下新闻都是泽沧的网络,所以大多也是关于泽沧国在东洲的战况。

    至于金康国内的消息,已经无人关注,或者说没有途径去关注。

    田新庄岁月静好时,泽沧国边境线一辆越野豪车飞驰而出,看到这车没有人去拦,任由车子驶向金康国的领土,反正那也是他们泽沧国的地盘。

    越野豪车马力全开,飞快疾驰在雪地上,由于车子抓地性很强,即便开出这个速度也没打滑。

    驾驶座的车窗被打开,一个面貌颇为英俊的男人呼道:“呕吼!老子终于能痛快飙一回!”

    而副驾驶坐着个精致美艳的女人,“任少,你这样开窗人家好冷啊。”

    被称为任少的男人没理会女人,她也不敢再提第二句,默默承受着的冷风的吹袭,拢了拢身上毛茸茸的外套。

    这个任少也没特地去往哪个目的地,只一路往前开,直至开到一处庄子,这里还正好就是离田新庄很近开设交易市场的庄子。

    这个任少看到前方站着个似乎在等人的少女,看到他车子时惊慌要躲到旁边,而他故意一个漂移,车子的惯性将其撞倒。

    而那个任少拉开车门下来,周围摊位的摊主看到是他,连连站起身,心里都在好奇,这煞星怎么跑这来了。

    被撞倒的少女面容清秀,她虽然不清楚车牌,但这样的车子一看就不便宜,她咬着牙捂着肩膀站起身。

    任烨霖下车后仔细打量这个少女,“小家碧玉,还不错。”

    被这样的人打量,少女并不觉得这是好事,她瑟缩着想往后退。

    任烨霖见她想后退,快走几步掐住她的脖子,“你动什么,我让你动了吗。”

    少女被这架势吓得热泪滚落,“你、你放开我……”

    任烨霖只是收紧掐住她的手,少女不住地拍打他的手,他一个烦躁,松开手顺势一巴掌甩过去。

    这时少女等待的父母来了,这是对饱受战争摧残的夫妻,看到女儿被打得摔在地上,他们连忙扶起女儿,头发半百的少女父亲一看这人就知道身份不低,看站在旁边的卫员没动他就清楚。

    少女紧紧抱住自己母亲,“妈……”一家三口看着动手的人敢怒不敢言。

    任烨霖微蹙眉头,“你要是愿意跟我走的话,刚才跟我动手这事就能免了,不然——”话没清楚说出来,但后果他们知道。

    少女直摇头,“我不,不走。”她看出任烨霖眼中的暴虐,要是跟他走一定会死!

    任烨霖啧了声,转身回车上,直接发动引擎对着那抱在一起的三人撞过去。

    在旁边的其他村民看到次场景,吓得后退惊叫。

    从泽沧国接管这里开始,几乎没再发生流血事件,这还是第一件。

    撞完人后,任烨霖再次下车,看到自己车头被喷溅上的血,脸色阴沉道:“妈的,还弄脏我的车,早知道把铁绳带出来拖死这些不识趣的贱人。”

    坐在副驾驶的美艳女人紧张地抓住座椅,任烨霖实在可怕,而她只能尽全力臣服满足他的一切,不然下场跟那一家三口差不多。

    任烨霖只瞧了两眼便回车上带着美女继续飙车,还撞翻了好几个摊位,可不论是卫员们,还是那些摊主都没吭声,恭敬地看着对方驾车远去。

    ·

    无辜一家三口惨死交易市场的事传到了田新庄,这还是出去换盐的田英嫂从别人那知道的。

    “怎么会死在那,泽沧国的卫队不是会维持交易市场的秩序吗。”

    田英嫂蹙眉叹气道:“唉,也是造孽,那杀人的是泽沧国边境郡都城都长的独子,像边境的一切都是那个都长管,所以他这唯一的儿子基本无法无天,不过那边到底住着泽沧国的居民,那个叫任烨霖的还没做绝,反倒在咱们这作威作福。”

    “这还只是开始,后来那人还带着泽沧国郡都城的公子哥们过来强抢民女,稍有姿色的不跟着走就是死,你说都是普通民众能怎么反抗。”

    说完她担忧地看向景和,“小和,你以后常在屋子里待着,我真怕那些人会跑到咱们这来。”

    景和也说话,只低着头在思索什么。

    其他村民认同道:“说得对,孩子们也要待在家里,哪知道那些畜生会不会有丧良心的癖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