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末日无限求生 > 第80章 全球战争
    

    举着手的景和听到他的话后,慢慢放下手摘下口罩,看清她的面容后,那逃兵露出惊艳的眼神,然后就是一阵淫笑。

    “老大,你看看这个。”

    逃兵头子听到后看向景和的位置,然后点点头,“再挑几个。”

    随后那人又找出几个女生出来,景和还算镇定,而另外几个女生都是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皆因那逃兵说了谁敢哭就杀了谁。

    之后三个逃兵把剩下的人身上都搜了下,没搜出武器后那个头子带着另一个逃兵,把她们带到几个女生门口处。

    “你在这看着,我跟小陈去隔壁,待会换你。”

    被留下的那个正是让景和摘口罩的男人,他听到头子的话后笑道:“那小陈你速战速决!”

    叫小陈的逃兵哼了声就推着其中一个女生去隔壁房间,景和她们也跟上。

    到了房间后,那个小陈就用枪指着所有女生道:“全都脱了衣服!”

    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几个女生哭丧着脸,哆嗦着解开衣物。

    景和则举着手没动,那个逃兵头子一直盯着她,见其不动道:“你怎么不动,现在可以放下手。”

    景和弱弱点头后慢慢放下双手,一脸戒备盯着面前的人。

    小陈听到自己老大的话,转头满不在意道:“估计是想跟你玩情趣呢老大,不如自己动手。”

    逃兵头子听后把枪放在身侧,走上前手就搭在景和肩膀上,不过他没急着扯衣服,而是贴近她。

    快脸贴脸的地步,这逃兵头子觉得有些不对劲,在这个念头升起时,景和突然搂住他的脖子,还当是对方主动时,一把匕首由下而上刺穿他的下颌,景和搂住他脖颈的左手紧紧捂住他的嘴,然后拔出匕首飞速补了两下。

    登时这人软下身子,景和将其放在地上轻步走到背对着她的逃兵身后。

    这会有个女生脱得只剩内衣,这精虫上脑的小陈淫笑着就要摸对方,却发现面前的女生们都一副震惊的表情。

    小陈立马知道不对劲,摸到身侧的枪转头,结果那个叫余怜的女生立马扑上来勒住他的脖子。

    下巴处还沾着血的景和配合着将匕首刺进他腹部,另一只手紧紧抓着他握枪的手指,令其无法扣动扳机,也是她保留了原有的体质才能完成这一系列突袭。

    解决完小陈后景和抬头对着几个女生道:“继续哭。”

    这话让几个女生愣了下,然后就意会到景和的意思,像刚才那样难过地哭,还不时尖叫两声。

    景和则拿过小陈的枪出门,蹲着避开窗户来到隔壁房门前,深呼吸一口后,告诫自己开门后一定要一眼找出那个逃兵的位置。

    做好心理建设后,她一脚踹开门,眼睛迅速锁定那个逃兵的位置,他在房间离门口较远的一侧。

    “砰——”

    一枪解决了那个逃兵,景和浑身松懈下来,一屋子的人都以呆愣的表情看着她。

    “搞定了,你们给那几个伤员处理伤口,应该带药了吧。”

    话音落地,一屋子的人才回过神,手忙脚乱准备回车队停着的位置找药。

    ·

    那几个没受伤的保镖把纪鸿云这些伤员抬回去,而之前被叫去隔壁的几个女生抱着家人痛哭。

    余怜只记得在看到景和动手后,连哭都忘了下意识扑上去制住小陈的摸枪动作。

    等他们回去后,发现竟然有个逃兵还没死,正挣扎着往车子的方向爬,想开车逃离。

    虽然保镖们很气愤,但没立即打死这个逃兵。

    等纪鸿云的伤口处理好后,才把那个逃兵拖过来,这逃兵伤口在胸口处没立即死,看来是没打到致命部位。

    看到逃兵的第一眼,纪鸿云问道:“你们为什么还要把人带回去,在取得优势后完全可以杀了我们所有人。”

    那逃兵以惊恐的眼神环顾四周,旁边站着的保镖看他这幅样子,对着其一只腿开了一枪,当即痛得这逃兵哭爹喊娘。

    “是他们想虐杀你们,男人留着虐杀,女人带回去,那个带我们逃出来的领头有虐待人的倾向,我也是在逃出来后才知道的,逃跑途中他就虐杀了好些个平民!”

    “另外两个急哄哄说要留下女人,然后带着物资去抢其他地方,说金康国肯定挡不住甘华国,准备抢到足够的物资跟女人去投诚甘华国!”

    “我只是被胁迫,刚好看到他们要逃,就被迫跟他们一起走。”

    一时间大家都不知道是骂那个逃兵头子是畜生,还是要庆幸对方有这个虐杀嗜好。

    但这个侥幸活下来的说自己无辜,他们是万万不信,特别是跟他对过枪的幸存保镖。

    纪鸿云平复呼吸,然后给了那个保镖一个眼神,很快对方就明白他的意思,拎起逃兵去旁边。

    “别杀我!你们留我自生自灭,求求了!”

    又是一声枪响,一切归于平静。

    ·

    余怜抱着矿泉水瓶倾倒,而景和则用这水洗去手上的血污。

    手洗干净后,她接水揉搓脸,余怜倒的水是她之前在路过的庄子池塘里灌的。

    身上的血污差不多洗好后,景和拿过矿泉水瓶,“你也洗一洗。”

    之前被逃兵领取隔壁屋子的女生里就有余怜,之前扑倒小陈也是她第一个动身,到现在脸都是惨白的。

    景和直接把水倒在她手上,“快点,早点洗好回去换衣服。”

    这会雨终于停了,大家淋了雨后都在换衣服,景和就让余怜帮忙倒水。

    余怜这才开始洗手洗脸,景和帮她搓洗了下右侧脖颈处的血迹,“好了,回去后擦干身体换身衣服,要是有感冒药就吃一粒,你淋了雨还受了惊吓,很可能会生病。”

    余怜点头,“谢谢,要不是你在,我们一家就全完了。”说着热泪滚过冰凉的脸颊,之前被压制的恐惧一股脑涌出来。

    景和把人送回去,然后回到车上,在后座位置用湿毛巾擦了遍身体,再换上新衣服,这是车队的客户送给她的谢礼之一。

    对于衣服景和主动开口要了身冲锋衣,这衣服宽松透气还防雨防风,是他们这样的逃难民众的最佳选择。

    换完衣服她拿出个盆,这是找余怜借的,准备用来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