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末日无限求生 > 第166章 灾厄纪
    景和剪开塑料瓶身狭窄的上半部分,也还好她动作快,这会下的是一阵急雨,来得快去得也快。

    好在雨势够大,剪开的几个瓶子都装满了水。

    但下完雨后,温度快速回升,景和把收集到雨水进行过滤,然后统一倒入完好的瓶子里。

    大地被雨水浅浅湿润一层,还没来得及吸收更多,就被热风跟温度蒸发掉大部分水分,地面的雨水痕迹快速褪去。

    “这雨就下了十分钟不到,刚才还以为高温要结束了。”

    景和感觉到回升的温度后,就知道之前是白欣喜一场。

    翻了翻屋子,发现有一堆柴火跟烤炉,应当是野餐烧烤用的,后续又翻出锅具后她给自己做了顿饭。

    储存空间里就剩这么点米跟肉,吃完就没了。

    随着日光出现,外面的温度呈阶梯式上升,景和把随身带的布挂在唯一的窗口那,有效遮蔽阳光后她继续补交。

    另一边韩涞所在团伙以及少数民众跟着卫队一起离开,目的地正是华英他们建立的基地,在之前与熙和国的对战中有损坏,但好在是刚动工,补救起来不难。

    而其他留在宁桐郡都的势力开始混战,流浪者们没能搜索多久,第二天住宅区就被其中一个势力占据,有人不死心想靠近,有人则嗅出不对劲离得远远的。

    也如一些人所料,抢夺这块地方的不止一个势力,由于没卫队压着,剩余势力之间发生混战,在一开始没及时离开的基本都死于身中流弹,宁桐郡都的混乱才刚刚开始。

    ·

    三个月后。

    景和本想在木屋休息几天再出发,没想到气温陡然升高三四度,虽不清楚具体温度,但这是她靠心静也无法抵御的热潮。

    那些天里白日全靠意念撑过去,大概两三天后才慢慢适应。

    大概一周不到,她通身被汗打湿后又快速蒸发,来来回回迅速消耗体液,到了这个地步她也克制自己一天两升水。

    直至半个月前,储存空间里的水只剩三瓶,她没敢再拿,而是等找到有人的地方,再以罐头换水喝。

    这期间她没胃口吃东西,把一个能量块分成四小份,每天一小块加压缩饼干一起吃,也只有补充能量的时候才会喝水。

    这么一番折腾,景和瘦了两圈。

    从半个月前开始出发,到现在经过了三个庄子,但每个庄子都是空的,有两个庄子还能看到腐烂差不多的尸体,还有一个庄子是人跟物资全不见踪迹。

    终于在快到达第四个庄子时,她遇到了其他流浪的人。

    这一行人看着比她惨多了,整个人干瘦枯燥,要不是长着张人脸,景和还以为枯树成精会走路了。

    这突然看到陌生人,她警惕着对方,那几人也很戒备着景和。

    直至他们看到有灯光跟人声的庄子,另外几个干枯人眼里透出渴望。

    庄子入口处就能看到高高垒起的围墙,墙头还有碎玻璃,景和眼神好,看到围墙还有个狭窄的入口,只是那守着两个村民。

    听到有人走动的声响,本来还在聊天的两个村民结束对话,伸头往外面看,“谁啊?”

    跟景和差不多一起到这的几人先挥手道:“有水吗,我太渴了,只要一点点水就行。”

    人还没走到前头,膝盖已经跪在地上。

    两个村民打开手电筒,看到这几个干瘦的人时表情不大好,对此景和能理解,村民把这里围起来除了防止外来者袭击,就是不希望这样的人随意进入庄子。

    但出乎景和意料的是,这两个村民没赶人,“水倒是有,但只能给你们一点润润口,多的就别想了。”

    几人忙不迭点头,“可以可以,谢谢你们,真是好心人啊。”

    两个村民这才注意到,几步远的地方还站着景和,对她的态度也没像刚才那样差,估计是她抱着一个小箱子的原因。

    “你也是来要水的?”其中一个村民问道。

    景和:“不是要水,是跟你们换。”说着她举了举抱着的纸箱。

    这俩村民穿着耐脏的T恤,看着尺寸不合身。

    看到那个纸箱,几个刚站起身的流浪者咽了咽口水,他们敢肯定这女人抱着的是食物。

    俩村民也没让景和打开纸箱验证,而是侧开身道:“那跟我们一起走,去到里头别乱跑,到时候我给你们拿水。”

    景和没说话,另外几人直点头。

    ·

    里面就是普通的庄子,能看到附近废弃的田地,地面是纹路密集的裂缝。

    夜里这边的村民似乎都聚在一起,不远处一个铁桶内烧着火,还有几人看守着锅,至于里头煮着的,一闻就知道是肉。

    那几个流浪者已经控制不住唾液分泌,眼睛盯着那几口锅移不开,景和在停下后就坐在原地,

    俩村民带人进来后便道:“这几个是外头来要水的。”然后指着景和,“这个说是换水,用她手里头的东西,哎,正好看看你这东西是啥。”

    景和也很干脆,撕掉胶带揭开箱子,里面是码放整齐的罐头,都是玉米罐头,可这也让村民们纷纷起身。

    “罐头啊,好东西。”

    已经有人凑过来,想近距离仔细看看,景和还主动拿出一罐递给最先过来的村民,“这些还在保质期内,虽然不是肉罐头,但是够甜。”

    村民们借着火光看清楚罐头上的文字,都满意地点头,“这个换水肯定行,要不你暂时住我们这,水跟食物都能换。”

    景和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只点了点头,“那行,这些都用来换水。”

    至于另外几个流浪者,刚才带他们来的村民端了几碗水过来,“就只能给你们这些,咱们庄子那口井可是好不容易才挖好的,喝完就走吧。”

    流浪者们也没异议,眼里都是那清澈的水。

    对比他们几个每人一小碗清水,给景和的就大气得多,一升容量的水杯装满递给她,“那待会说说你想怎么换,这水是白开水,杯子是刚开封的。”

    景和把水杯放在身前,“水我得省着点喝,这个先留着,这一路走过来看到很多庄子空了,那专门抢劫的团伙离这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