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末日无限求生 > 第161章 灾厄纪
    听到韩涞的话,其中一个举着手的男人颤巍巍道:“我们没枪,是楼上那个女人手里有枪。”

    韩涞稍微思索了下,想想也是,若是这些人手里有枪,那也不该这么匆忙跑下楼,而且这会正眼看这些人,发现其中几人身上的衣服有大片血迹。

    “到底怎么回事?”

    那人乖乖回道:“是住在二十多层一个女的,我们一开始以为那是玩具枪,结果是真枪。”

    说着说着,他想起那个女人说过一句话,就是她找到人要到了,让他们最好离开,当时只当笑话,看着眼前这些明显强于他们的团队,很可能就是女人口中说的找来的人。

    韩涞一听是二十多层,他记得景和差不多就在那个范围。

    几个大汉搜索陈通等人,确定身上没枪后并未杀死他们,而是全部捆起来,等带回去也是个免费劳动力。

    韩涞没想那个开枪的女人到底是谁,而是先找景和,这可是他的客户。

    可到了景和发给她的地址门牌号前,就看到倒在楼梯气绝身亡的两人,跟陈通那群人一伙的。

    几个大汉盯着韩涞,眼神里尽是:你客户里还有这么猛的?

    韩涞也很懵,热武器这玩意可不好买,就算是他们老大也没想过倒卖这东西,全都自己留着。

    到了门口后,韩涞小心探头,“景小姐?”

    景和这会就坐在沙发上和碳酸饮料,看到韩涞后道:“进来吧。”

    进门后韩涞试探性说了句,“门口那个……景小姐你解决的?”

    景和点头,“嗯。”她站起身,“东西都在房间里,就带了这么几个人?”

    韩涞拿出手机喊楼下另一辆车里的人出来,这些是专门带过来的搬运工人,因着听到枪声就没让他们出来。

    “人马上就到。”这时他看景和,觉着这美女整个人气质跟之前不大一样,可能是动过手的原因吧。

    景和从善如流打开几个房间,然后几个大汉就看到里面摆着的物资,在他们接送过的人里算是比较富裕的。

    看到这么多物资,韩涞也没敢跟她坐地起价,而是规规矩矩说了该有的价格。

    ·

    看着家中的物资被一箱箱搬走,景和拿出几瓶饮料递给韩涞他们,“辛苦了。”

    韩涞没跟她客气,接过饮料打开就喝,“可惜不是冰过的,不然更好喝。”

    从进门开始,景和态度淡然没变过,韩涞终究想弄清楚枪的事,饮料喝了一半才问道:“景小姐,就是你有买到枪?”

    景和转头看他,“我是有枪,今天也是不得已才出手,可惜了我的子弹。”

    韩涞点了点头,“这个我们理解。”他点到为止没问过多,免得引起对方反感。

    楼里其他住户听到各种声响,可就是没人敢伸头往外看,之前的枪声他们听得清清楚楚,谁知道后续来的这批人是不是更恐怖。

    在物资搬完后,景和跟着运送货物的车一起去小区,韩涞他们的车开在前头。

    像景和这样物资充足的住户都被统一安排在一个小区,这样减少其他储备少的住户对他们的仇视。

    到了新家后,进门迎面就被涌出的凉气扑一脸,韩涞给她介绍着屋子,“这房间字在你来之前打扫过一遍,空调是我们从那边出发的时候才开,房子住着不要钱,主要是给水电费。”

    景和对这边还挺满意,“行,除去需要交的运费跟三个月的水电费,其他搬进来就行。”

    为避免被频繁打扰,这边三个月交一次水电费,家里这么多物资,很多住户对于敲门的人抱有很强的戒心。

    当物资整整齐齐码好后,景和还送他们一打罐装饮料,这些是当初顺手买的,她自己并不是很喜欢。

    韩涞他们当然不会拒绝这样的好东西,笑着收下东西后,更觉得景和不简单,这种高热量饮料也能随手送他们。

    本着特殊时候谁都不喜欢陌生人长时间在自己家,韩涞等人收了饮料就离开,反正有什么事手机联系就好。

    在返回路上的时候,韩涞就把景和有枪这回事告诉自己老大,给的回复是平时注意点就行。

    其他人离开后,景和把那很丑但很有用的遮阳隔热布挂上,这可是好东西,之前搬运物资时,韩涞还说现在这布现在卖的很贵。

    ·

    泰宏郡都。

    曾经能容纳六千多万人口的郡都城,如今入住率爆满,城内酒店都被官方收购改成居住点。

    其他郡都城在水深火热中,这边也没好到哪。

    华英已于上个月提交辞呈,但国主没同意,他清楚自己几斤几两,这个国家还能保住泰宏郡都勉强运转,主要靠华英跟桑安平等实干的官员。

    华英要是走了,那政治层面就是桑安平的天下。

    他心里想玩君王平衡权术那套,但这两人压根不是敌对关系。

    桑安平来找华英时,这位满头白发的老人还在办公桌前处理事务,“华女士,你第二次提交的辞呈还是被驳回。”

    华英头也没抬,“猜到了,原以为管理范围只在泰宏郡都,他会能上心几分,没想到还是这样。”

    桑安平叹气,“这不是我们早就预料到的吗,指望他是不行,把其他郡都城的官员全部拉过来,现在城内风气混乱,每个都想在这里建立权势,可地方就这么大,官员跟他们的亲戚占比都快赶得上普通民众,泰宏郡都城哪里还有希望。”

    这里没有别人,附近巡逻的都是华英的人,而非效忠国主,桑安平才敢说出这样的话。

    华英终于放下笔,她处理的不是泰宏郡都城的事务,而是关乎以后这个国家出路的报告。

    “那就行动,国主也会如他所愿,不会第三次看到我的辞呈。”

    桑安平是跟她一起预测以及策划后续发展的人,对她这话并不惊讶,“我回去就联系那边,想跟我们走的人已经准备好,既然决定要行动,那也能再往下宣传。”

    华英缓缓舒了口气,“那你去忙,我通知卫队那边。”

    远在宁桐郡都某间房里,夹着烟正吞云吐雾的男人,身边的手机猛地响起,他瞥了眼来电显示,看到备注的名字后惊得呛到,咳嗽几声后放下烟赶紧接起电话,“喂,桑都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