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在电影里修行 > 第二百二十章施法
    一说到这个张大胆就不禁紧点欲哭无泪,原来他那天打完赌回家突然发现自己老婆不知道被什么人给杀了,正准备报官呢那些官差却说杀人的凶手竟然是他于是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他给抓了,不日就要问斩。

    活命的欲望触使张大胆越狱,然后一路慌不择路的逃命而来。

    “你真的不是因为你发现了老婆红杏出墙而把她杀死的?”听完了张大胆自己的叙述徐发不禁问道。

    “怎么可能,我老婆和我那么恩爱我怎么可能会杀她。”张大胆苦着脸道。

    徐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今晚就先到这吧,明天一早还要出生意呢。”这时封白开口打断了两人的聊天。

    “好。那你也找点睡吧。”徐发给张大胆找了个扑旧了稻草的硬床道。

    “条件艰苦你只能凑合着点了。”

    不过好在张大胆曾经也是过过苦日子的,加之今天的确累了大半宿,因此很快就睡了。

    翌日,三人一起出门出生意,在将尸体交给邻村的人后,得了银钱的徐发打算请两人吃顿好的。

    “来盅排骨饭。”封白当即不客气道。

    “唉,三份。”按下了封白的手,徐发重新道。

    “好嘞。”

    因为开在官道上,人来人往的特别多,所以这店家的生意十分好,刚走了一桌人就又来了一波人补上。

    但他们上饭的速度却着实不慢,挖了一勺,味道着实不错。

    正想细细品尝呢,却不想对面张大胆忽然一勺米饭就撒了过来。

    但好在封白多年练武,神经反应奇快无比,一手抓盅一勺拿勺,侧身一闪就完美的避开了他的偷袭。

    “你这是干什么?”封白和徐发同厉声斥问道。

    “我也不知道。”张大胆的声音颤抖,左手在死命的压着右手。

    但是没用,右手一扫就将桌上的两份排骨饭一同扫落在地。

    “你的右手是不是不受自己控制了?”封白说着把手中的饭放在桌上,探手一捏就捏在张大胆的手腕出,若是寻常人被捏到那里应该当即就会力气全无然后受人控制,但张大胆却不同,右手依旧乱挥,哪怕有封白把持都不行。

    “是被人施了法。”封白对着徐发说了一句后就引着张大胆出了茶棚。

    “我这是怎么了?”张大胆颤抖的询问封白。

    “别乱动,等会我们会作法强行阻断那人和你的联系。”封白说着就已经把张大胆拖到了一处阴凉地。

    这里四周都被杂草覆盖不用担心别人打扰。

    封白先是费力的把张大胆的双手绑在背后,然后又用银针扎在张大胆的手腕上,张大胆的手这才没了动静。

    只不过同样他还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手就是了。

    “大师,我的手会不会就这么费了?”张大胆哭丧着脸问。

    “不会。”封白平静回到。

    “徐真人已经知道是谁在施法害你,你且先稍等一会儿,马上就能恢复正常了。”

    徐发在两人出了茶棚后就消失了,不必多说,封白就知道他是去找他师兄解决问题去了。

    果不其然,不多时徐发便略带沮丧的回来了。

    “已经解决了。”

    封白闻言这才把张大胆手上的银针和绳子取下来。

    “大胆,你的生辰八字有谁知道?”回来后的徐发问道。

    “哦,除了我老婆和谭老爷就没人知道了。”张大胆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老实回道。

    “谭老爷…他是不是有个师爷姓柳啊?”徐发皱着眉头问。

    “是啊,你怎么知道?”

    三人边说边走,最终确定了想要害张大胆的凶手,虽然张大胆在心底还是有些不信。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要先替你洗身。”

    这话他是对着张大胆说的。

    “洗澡?难道不是回义庄洗吗?咱们这是去哪儿?”张大胆疑惑的询问道。

    “我要给你净身,洗干净你的前身,收你为徒,让你正式入道。”

    后面的程序封白就没参与了,毕竟是人家的拜师仪式他一个外人参与进去算什么。

    不过徐发也没有让封白久等,很快就带着张大胆出来了。

    “收徒已经结束,接下来该去谭府问个究竟了。”入了道门的张大胆的胆气此刻似乎也回来了。

    但紧接着一股阴风刮过,从天而降的三具干尸让张大胆的脖子猛的一缩,又躲在了徐发的身后。

    “十有八九又是我师兄。”徐发的脸色不好看。

    “刚好让我们一并把事情给解决了。”封白的脸色一寒,手一翻数到驱邪符挥出,那后面两个布衣持剑的干尸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一个照面就被打散了灵性。

    倒是为首的那个智慧稍高,手一挥,一个破旧的木板横在自己身前挡住了驱邪符的攻击。

    “哼,以为这就行了吗?”纵身跃起,脚下一登,那木板就被踢飞,反身一道招雷符发出,那黑袍罩体的干尸直接就被雷霆劈成碎片。

    张大胆此时惊的下巴都快掉下去了。

    “师傅,我以后也能像师叔那样厉害吗?”张大胆眼睛发光的看着徐发。

    “那就要看你的缘分了。”徐发没有多说,他哈真没想到封白境界不低也就算了,竟然连武学造诣也这么高,这要是与之对敌,,,,,啧啧,后果不敢想象。

    “遭了!忘问他开坛的地址了!”徐发忽然一声惊叫。

    “安啦,我早就想到这点了。”封白说着从地上捡起那为首干尸的头颅。

    一道符箓贴在其额间,而后嘴里念念有词。

    忽的手指猛的指向符箓。

    “你们是在哪儿开的坛?”

    “长,,,生,,,客,,,栈。”

    机械式的声音响起,那声音重重叠叠,让人听了别扭难受至极。

    “得了,走吧。”封白随手将干尸的头给扔了,至于那上面的符箓,现在已经失去了灵性,没用了。

    “等等,先回义庄拿法器法坛。”刚出门,徐发挥手止住了两人。

    “我法力本就不及我师兄,若是在没了法坛那可就更糟糕了。”

    正一道士的实力有七分在法坛上,若是没了法坛想要解决他们可是容易的很。但若有了法坛那就两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