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修真小说 > 吞噬神话 > 第六百三十五章
    穿着一身黑衣的神秘老者带着华裳穿梭在深山野林之中,在他们之后白老一直紧紧的追随着。

    黑衣老者似乎是疲倦了,突然停了下来,并摘下了脸上的面纱,回头看着渐渐逼近的白老。

    这个黑衣老者竟然与白老一模一样,只是他的脸上多了一道刀疤。

    当华裳看到黑衣老者的面容之时,小丫头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惊呼道:“你是当年的黑战神,我听父亲提起过。”

    “呵呵,你这小家伙儿倒是聪明伶俐,长得也惹人喜爱。”黑衣老者笑着摸了摸华裳的脑袋,目光带着深深的怜爱。

    华裳抬着头竟然也对着黑衣老者笑了笑,说道:“你是故意把我带走的,也是有意将白老吸引到这里的,其实你并没有恶意,对吗?”

    此时白老已经来到黑衣老者的面前,他已经听到了华裳与黑衣老者之间的对话。

    “你还是我的好兄弟,我竟然误会了你。”白老看着黑衣老者,脸上带着笑容。

    黑衣老者将华裳送到白老的身边,叹道:“这个孩子很聪明,当时我从夏洛的手里把她抢来就发现她的眼神里充满了灵性。”

    白老将华裳抱了起来,对着黑衣老者说道:“你为何引诱我来到这里?”

    黑衣老者望向远方,叹道:“飞龙帝国早已内忧外患,就算是华家也难阻止飞龙帝国的破灭。我有意将你引到这里,就是不想看着你跳入火海。”

    白老这才恍然大悟,惊慌的说道:“难道圣灵帝国已经冲破了飞龙帝国的防御?”

    黑衣老者大笑了一声,叹道:“自从十年前你我兄弟二人率领军队与圣灵帝国那一战失败之后我便看清了飞龙帝国已经名存实亡。与其说圣灵敌国这一次是入侵飞龙帝国,还不如说是圣灵帝国与飞龙帝国联手攻击华家军。”

    就算黑衣老者不说,白老也发现了这些事情。否则以华子敬的性格早就废了华云这个家族的败类,但是他却不敢,他怕自己的举动会引起那些眼红他兵权的臣子们的反对,而给华家军和自己的家室带来麻烦。

    但是他却没有想到华云的野心已经膨胀到六亲不认的地步。

    白老看着黑衣老者,说道:“你是要继续避世不出,还是随我去保护华将军,保卫我们的国土?”

    黑衣老者摇头道:“我早已厌倦了战争,看来你还是要执意回去。”

    白老叹道:“当年你我是闻名天下黑白战神,我们是亲兄弟。你为何要违背我们当初的誓言,年少时的壮志豪情都哪去了?如今国家有难,你却懦弱的选择躲避,你还是当年那个威风八面的黑战神吗?”

    “什么黑白战神,都只是虚名而已。不管你怎么说,我该做的都做了。因为你是我的亲兄弟我才把你吸引到这里,目的就是不想再让你卷入战火之中。接下来你怎么选择我不管,随你去吧。”黑衣老者慢慢的向前走去,没有回头。

    白老看着自己的兄长,眼神中充斥着浓浓的不舍,但还是抱着华裳选择离开,返回升龙城完成自己的使命。

    白老走了后,黑衣老者才转过身来,他无力的坐在了地上,他很疲惫也很无奈。

    战士们冒着夜雨将战友安葬,荒草萋萋的旷野上出现了一排排的坟墓。

    华修独自一人跪在父亲与兄长的墓碑前,什么话都没说,平静的有些诡异。

    夜,原本是宁静的,雨声更加重了这宁静的氛围。一切的俗事纷争,困惑迷离,似乎全都在这样的一个雨夜淡去。

    宁哲站在远处凝望着跪在坟前久久不肯离开的华修,心里感慨万千。想起石仙这一路对他说过的话,哪个世界都有离别。

    雨淋湿了他的衣裳,而他却不忍看着那无辜的少年独自停留在雨夜里,默默地陪伴着。

    石仙慢慢的走来,来到宁哲的身边,说道:“看着眼前的场景,你有什么感想?”

    宁哲叹道:“战争只能给人带来灾难与绝望,为什么站在最顶端的帝王们始终都满足不了自己的私欲而发动战争呢?”

    石仙指着地上的荒草,大骂道:“可不是嘛,这草都沾了血腥味,我看着都想吐。人心难测,欲望无止境。只有少数人能看清这一切,看淡世俗的纷争。而这少数人便能超脱物外,成为人们所敬仰的仙神。”

    宁哲在这一刻没有一丝笑容,怀着深深的感伤,叹道:“我虽然年少,但却看尽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有的时候我刻意的想要忘记一些事情,却怎么也忘不掉。我想帮助那些可怜的弱者,但有时候看到他们又总是恨铁不成钢。所以我一直想当一个好人,有的人说做好人难,但我却觉得做好人非常容易,做一个好人没有烦恼,更没有大的贪欲,只有满腔的真性情。”

    石仙笑道:“我就是看重了你这一点才认准了你,你非凡人,必将升天!”

    “滚,你才升天,你全家都升天!”宁哲踢了石仙一脚,石仙扭着屁股撒欢似的跑了起来,令宁哲忍俊不禁。

    宁哲赶走了石仙,回头看着孤独的少年,便来到了华修的身边,说道:“天命难违,你不要太伤心。人终有一死,不能复生。”

    华修没有流泪,但他的眼神却是非常的悲伤。他站起来看着宁哲,沉声道:“有些道理我都懂,我现在只想将所有恩怨都放下,然后带着妹妹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过平静的生活。你说我是不是很自私,很懦弱?”

    宁哲摇头道:“人的一生就是要经历许多的抉择,只有看淡一切才能快乐。有些事情不是你一个人能做的,既然你不适合做就不必要太执着。”

    “是啊,我讨厌战争,但我却阻止不了。我不想再失去任何一个亲人,所以我现在很想找到妹妹,其他的事情也无心去做了。”华修跪在父亲的坟前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叹道:“请恕孩儿不孝,我不愿看到更多的人死去,也不想再抗争了,既然圣灵帝国想要侵占飞龙帝国,我便拱手让给他了。我不希望再看到战争,百姓们更不希望!”

    宁哲拍了拍华修的肩膀,问道:“虽然你选择了放手,但是明天你要如何面对那几百个士兵呢?今日你所对他们说的话就这么作废了吗?”

    华修摇头道:“我不管他们如何怨我恨我,我现在只想带着妹妹离开这个乱世。”

    宁哲笑道:“你的性格与我很像,我们都没有想着去复仇,而是第一时间选择如何保护自己的亲人。”

    华修说道:“今日我杀死华云的时候便已经发现了所谓的复仇是一个很可笑的事情,就算我杀了他但也不能让父亲复活,只能让自己的双手沾满鲜血而已。”

    “看来你已经完全看开了,我也不过多的安慰你了,你好自为之吧。”宁哲轻轻一笑,便离开了这里。

    翌日,白老在前往升龙城的途中遇到了华修与几百名士兵。华修见到自己的妹妹安然无恙便放下心来,他劝导白老与几百名士兵放下一切,但是白老与这些士兵都没有答应。

    最终华修带着华裳独自离去,一路向西而行,因为华修还要履行自己的承诺去一趟巨龙之海。

    而白老与这几百名士兵全都战死在沙场上,但他们无怨无悔。而且白老与夏洛同归于尽,算是死得安心了一些。

    最终圣灵帝国统一了飞龙帝国,国号也改成了圣龙帝国,圣龙帝国成为了与周国实力相当的大国,天下终于没有了战火,总算安宁了下来。

    而糊涂仙师徒几人的旅程还在继续,只不过这一次他们的队伍却多了一个人。

    这个人便是来历神秘的阿囡。

    时至今日,宁哲等人已经游历了一年。经历了诸多奇遇,进入了一些险地,得到了充足的锻炼。

    就在昨日,糊涂仙带着阿囡离开了队伍,说是去寻找阿囡的故乡。韩延锋独自一人继续历练。剩下红莲和宁哲与石仙一起返回周国,前往京城。

    这一路走来,师徒几人越来越亲密,到了现在,宁哲甚至把红莲当作了亲妹妹一样对待。

    红玲平时古灵精怪,总是惹出一些事端,最后都是宁哲和韩延锋帮她摆平的。

    “带着你们两个累赘真是倒霉,要是我自己直接就用法术返回京城了。”石仙挺着肚子,一边走一边抱怨着。

    宁哲瞥了他一眼,说道:“我都懒得理你,当初是你把我带出来的,现在又嫌我是累赘。你嫌弃我们你就自己离开啊,干嘛非死皮赖脸的跟着我?”

    石仙揉搓着脖子上挂着的那串珠子,没好气地说道:“要不是因为金刚石被你得去,你以为我会跟着你啊?”

    “好了好了,你们俩就别斗嘴了。你们不累我听着都累了。”红玲捂着耳朵,露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三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倒也不沉闷。

    伊人伫立,独对寒窗明月,所有的风花雪月是一场太迷人的沉醉,无人可解,也无人陪伴。

    望穿秋水,望断天涯路,却早已不见旧日欢颜,泪痕点点,沾满衣袖,花香幽幽,却早已是眼中的颓废。

    花开花谢,几度春秋,日升日落,几度风雨,坎坷在心,沧桑满怀,那怀旧抚琴的女子,犹是一副未尘封的画卷。

    断魂谷中,不知何时搭起了一间茅屋,一座小院。从茅屋中走出一名女子,她就是红莲的母亲白雪。

    白雪独自一人在院中抚琴,拨弄着琴弦,弹奏出一曲充满忧伤的音律。

    虽花香四溢,但她却满心枯寂,她现在唯一牵挂的便是那在人间四处游历的女儿。

    “今日不知怎的,为何一直心绪不宁?”

    乐声戛然而止,白雪站起身来,心中充满了忧虑。

    就在此时,天际忽然飘来一片祥云,祥云缓缓降落,在临近地面之时,变成一团雾气四散蒸发,却从中出现一位端庄的白衣神女。

    白衣神女落于白雪面前,白雪见到此人,情不自禁的生起一股敬畏臣服之心,跪在了地上,对其叩首。

    “起来吧。”神女声音清冷,却并没有半分傲色,而是身上带着那股威严,令人臣服的气质。

    白雪从地上站起,面带疑惑,却又不敢多言。

    神女见状,微微一笑,声音也柔和了些,说道:“你乃千年雪莲化形而生,自喻名白雪。你本来有一段千载难逢的仙缘,却因为与凡间修士相恋而错过。我为东天花祖神女,掌管东方花木精灵。我不忍见你堕落下去,故于今日收你为闭门弟子,你可愿意?”

    白雪果断地摇头,坚定的说道:“小妖尘心未了,故不能拜神女为师,有愧神女抬爱。”

    神女微微一叹,摇头说道:“罢了,看来是时机未到。冥冥之中,自有机缘。今日我赐你一物,如若他日你想要求助于我,便带着它到东方升仙台,到时我自会现身。”

    正说话时,神女的手中突然出现一把花瓣状的玉簪,并将这玉簪交到了白雪的手中。

    白雪还没来得及道谢,神女便瞬间消失了。

    白雪将玉簪轻轻的插在头发上,带着疑惑回到了茅屋之中,不知那神秘的东天花祖神女为何将此物交给自己。

    一晃数月,万象更新。

    这一天宁哲,石仙和红莲终于赶回了周国京城。

    一年前宁哲从这里离开,如今再次回到这里,却已经有些陌生了。

    因为离开的时候是春夏季节,如今回来已经是冬季。

    有道是: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天空飘着小雪,街道上房屋上都被大雪覆盖。放眼望去,一片白色。

    “咱们这样漫无目的的闲逛,去哪里找冰清她们?”宁哲凝望着四周,一脸迷茫。

    石仙说道:“离开的时候我给了她足够的盘缠,够花三年五载的了。就算是南极仙宫那些长老来了,她也会在这里等你的。因为你是他的机缘,她不会提前离开。”

    宁哲不解:“什么是机缘,是感天动地生死恋,还是白日飞升得道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