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雨淅淅沥沥下着,落在酒店的玻璃窗上,形成了一道道水帘。

    万条透明丝线荡漾在空中,梳洗着青山,滋润着大地,敲在窗上,地上,霹霹啪啪,仿佛奏着激烈的进行曲。

    不知道过去多久。

    雨渐渐停歇,云渐渐散了。

    刘娇微微皱眉,剪水秋瞳有些茫然,又有些羞涩和忧愁。

    很痛!

    与其说这便是愁,倒不如说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吧。

    赵江川已经睡着。

    刘娇轻轻在那张脸上亲了下。

    又摸了摸那张光洁的脸,心中有些感激。

    老天爷,对自己也算怜悯,终究让自己遇到了他。

    虽然,他可能会看不起自己!

    但以后大家各走各的,又有什么关系。

    恋恋不舍摸了摸男人的脸,刘娇悄悄亲了一下,默默下了床,她咬咬牙吸了一口冷气,艰难拖着步子,踉踉跄跄轻轻合上了门。

    离开酒店。

    刘娇上了一辆出租车到了家。

    婆婆王桂芝正在看电视。

    见到刘娇进来,她露出厌恶之色说道:“怎么天还没黑就关门了?”

    “我有点不舒服!”刘娇清冷说道。

    王桂芝闻言立马火冒三丈:“不舒服?整天这不舒服,那不舒服,你哪来这么多借口?你说说要你有什么用?”

    “妈,你少说两句,谁还没有个头疼发热的!”小姑子张丽见刘娇刚才走路虚浮,有些不忍心说了一句。

    王桂芝冷笑一声说道:“我少说两句?老母鸡还会下个蛋呢!你说要她有什么用!”

    “妈!”张丽见母亲越说越难听,不满喊了一声。

    王桂芝却没当回事,不屑说道:“妈什么妈,你还不知道邻居都是怎么看咱们笑话的?来咱们家三年连个蛋都下不出来,还不让我说两句?”

    刘娇闻言,神色没有任何变化。

    这样的话她已经听过太多太多次,早就麻木了。

    刘娇一言不发到了楼上。

    卧室里。

    一个男人站在镜子前,妖娆伸着兰花指,抛着媚眼,欣赏着自己身上的女性内衣。

    忽然,外面的门被人推开了。

    男人被吓了一跳。

    躲无可躲,发现是刘娇他才松了口气说道:“怎么回来这么早?正好,给我五千块,等下我出去有点事。”

    见丈夫身上穿着性感胸罩搔首弄姿,刘娇神色平静,像是没看到,从包里拿出五千块钱递来过去。

    张山感觉到刘娇的反应有些异样,投了一个询问的眼神。

    “张山,我们离婚吧!”刘娇淡淡说道。

    张山明显一愣:“你说什么?”

    “我们离婚吧!”刘娇又淡淡说了一句。

    张山神色大变,脸色瞬间扭曲,他压着声音嘶吼道:“你要跟我离婚?你外面是不是有男人了?”

    “是!”刘娇没有任何掩饰,平静说了一句。

    张山万万没想到,对方的回答竟然这么直接。

    一股怒火瞬间直冲脑门。

    啪!

    一个巴掌突然抽了过来。

    刘娇没有闪,结结实实挨了一个耳光。

    张山打完尚不解气,脸色狰狞说道:“贱人!你当初怎么答应我的!你说过不会跟我离婚的!”

    “现在我改注意了!”刘娇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眼神坦然说道。

    张山闻言怒不可遏,又是一个耳光扇了过去:“想离婚?好啊,离婚的话你一分钱都别想要!”

    刘娇被这一巴掌扇的头晕眼花。

    但她没有怨恨,只是捂着脸平静说道:“我不会要一分钱。”

    张山闻言,脑子一懵。

    等回过神,他气急败坏骂道:“刘娇你是不是人,要不是我给你钱你爹早就病死了。现在你爹病好了,要跟我离婚?”

    几个巴掌再次扇了过来。

    刘娇没有还手,也没有躲避,被打的鼻青脸肿。

    但心中,却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坚定和渴望。

    等张山发泄完,刘娇拢了拢头发平静说道:“你帮我的恩情,我很感激,但这些年,我也为你们家赚了很多钱。店打出去加上那些存款,起码有一百万,这些钱我一分都不要,只要你跟我离婚就行。”

    张山心里一抽。

    他从未见过刘娇这样的眼神。

    很平静。

    平静的让人发毛。

    一股深深的恐惧油然而生。

    想到一旦跟刘娇离婚就可能被人发现自己的秘密,他痛哭流涕扑通一声跪倒了地上。

    “你不能跟我离婚!你想找男人就去找吧,我不会再管你了!只要不要被别人发现。”

    “但你绝对不能跟我离婚!”

    “求求你了,好不好!”

    “你要是跟我离婚,肯定会被人怀疑的,要是让人知道我可怎么活!”

    “刘娇,求求你了!看在我你爹治病的份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