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饭。

    赵江川干净利索出了餐馆。

    刘娇结了账,跟上去问道:“现在,该去你说的地方了吧?”

    “就这么想知道我是干什么的?”赵江川点了一根烟,吐了个烟圈说道。

    刘娇抿着嘴,一脸你不说试试看的模样。

    赵江川正色说道:“你想知道可以,但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专职秘书,等下见到人要多听,少说,有什么问题都先不要问,能做到吗?”

    刘娇心里的好奇,一下子被提到了极致,她眸光闪闪问道:“搞这么神秘,你到底干什么的?”

    “反正不是骗子,你去了就知道了。”

    “就算你是骗子我还怕你啊。”

    “你还没答应我第一个条件呢,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专职秘书。”

    “秘书就秘书,我倒要看看你个小鬼头搞什么鬼。”

    “小鬼?我可不是。”

    “哼。”

    就这样。

    两人叫来一辆出租。

    赵江川目光在并不宽阔的街道游离,欣赏着这座尚未崛起的城市。

    头上各种电线乱爬,仿佛一道道蜘蛛网,简陋而又单调的广告挂在两侧,地上的污水混合着垃圾流的到处都是。

    正是上班时间。

    摩托车,自行车行程了人道洪流,占领了城市主干道。

    偶有一辆桑塔纳过去,就会吸引不少人的注意,那注目礼,说是城市最靓的仔也不为过。

    刘娇心里七上八下,又充满好奇,见赵江川不说话,她忍不住问道:“你到底要带我去哪?”

    “别急,现在告诉你就没惊喜了。”

    “你就欺负我吧。”

    过了一会,出租车缓缓驶入了三水路。

    和刚才的主干道相比,这里的住宅并没有什么变化,街道也相对狭窄,但对比主干道,这里的汽车却多到非比寻常。

    皇冠,奥迪,富康,桑塔纳,甚至平时很少见的大奔在这里都能看到。

    刘娇本能感觉这里不是一般地方,她有些好奇问道:“这是哪?我怎么没来过。”

    “股票营业部。”

    刘娇哦了一声,有些明白为什么这里有好多车了,能玩股票的人不少都非富即贵,整个合都恐怕也只有这种地方才能看到豪车扎堆。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刘娇一脸好奇问道。

    赵江川笑而不语。

    这两天他花了不少心思在刘娇身上,自然不是没有目的的。

    第一,刘娇能开那么大一家品牌服装店,百万资产应该有。

    第二,刘娇这小娘们着实长的很漂亮,身材也不错,最主要是见过世面,拎着大哥大,一身西装有种女强人的气质。

    这样的女人带在身边,告诉别人是自己的秘书,那还是很能撑门面的。

    但这些事,现在还不能告诉刘娇。

    赵江川露出一个笑容说道:“进去你就知道了。”

    “你在这上班?”

    “忘了你答应过我的?”

    “小气!”

    股票营业部停了下来。

    已经十点钟,里面早已坐满每天都会准时来报到的股民。

    上百号人围在一起,喊声,叫声,聊天声,叹息声,熙熙攘攘,混合着烟雾缭绕,仿佛来到了一座巨型的赌场。

    刘娇心里抱着一万个好奇。

    昨天他就看到赵江川在研究股票,今天又带他来这里还搞得神神秘秘,她的好奇心已经被彻底吊了上来。

    但自从进了营业部,赵江川脸上玩世不恭的笑容就没了,她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什么名堂。

    这家伙,到底搞什么鬼?

    还让我当他的秘书。

    难道,他真在这里上班?

    赵江川无视刘娇探究的眼神,步履不急不缓,神态一丝不苟,昂首挺胸,腰杆笔直,全身上下露着一股自信和张扬气势。

    这是他两世为人的底蕴承载,作为一个挂逼,有着对未来的了解他心里自有无敌之志。

    这也是他的伪装。

    任何行业,都有自己的圈子。

    股票这个行业也是如此。

    后来的人会加入一些股票群讨论行情,现在的人都会聚集在营业部讨论行情。

    他拿到的客户资源全都是从这个营业部买的,这几天打了那么多电话,全都报的是同样三只股票,长虹连续上涨,如果他估计没错,现在他的名字已经传开了。

    自古以来,名利不分家。

    有了名,那钱自然就滚滚而来。

    但名,需要包装。

    这不光需要他有足够的逼格,还要有足够的气度和修养。

    除此之外,一帮托,一个长相漂亮,见过世面又有气质的女人,也同样非常重要。

    这时,一群人的交谈吸引了赵江川和刘娇两人注意力。

    几个一看就是老亏货的股民凑在一起,其中一个唉声叹气,神色仿佛错失了几个亿。

    旁边的人问道:“老高,你叹什么气呢?”

    “你是不知道啊!前两天有人给我打电话说送我三只大牛股,其中就有一只是长虹,我当时半信半疑没敢买,你说我能不后悔吗?”

    “真的假的,人家给你说长虹你都不买,你是不是傻啊!”

    “就算你第一天不信,第二天怎么不买啊。”

    “是你朋友吗?能不能介绍我认识一下?”

    周围的人倒抽一口冷气,纷纷震惊问道。

    要知道,这三天长虹可谓是股票市场最大的黑马之一。

    连续三个交易,三个涨停板,

    谁要是买了长虹,赚钱速度比抢银行都快。

    就在这时,周围一个听到一轮的人凑过去疑惑道:“你是不是在说那个赢达金融科技公司?”

    “你怎么知道的?”姓高的股民有些惊讶说道。

    对付一拍大腿,后悔不迭说道:“别提了,我前天就收到他们的电话了,说他们的赵江川老师搞了一个什么免费活动送牛股,我当时半信半疑的。”

    “第二天一看,好家伙,长虹竟然涨停了。”

    “当时我就打了电话过去想跟他们合作,谁知道他妈的,人家鸟都不鸟我,最低门槛二十万,不然人家都不带你玩的!”

    “二十万?这么高的门槛又几个能玩的起。”

    “这个赵江川是什么人,很厉害吗?”

    又有更多人凑了过来,一个个后悔不迭,又嘲讽说道:“赵江川你都不知道?华尔街知道吗?全球金融中心,人家就是华尔街回来的,以前在高盛管理三亿美元,一年就赚了十二倍!”

    “我滴个天,一年十二倍?真的假的。”

    “能选出长虹这样的牛股,你说是真的还是假的?”

    “就是,一星期一倍,你算算一年得多少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