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天空下着小雨,带来了气温的骤降。

    九点钟。

    赵江川睁开眼。

    早晨的生机蓬勃,迎着朝气,蕴含着强大的力量。

    走到洗手间解决下问题,赵江川拿起床头的衣服换上,对着镜子仔细整理起自己的着装。

    他很清楚自己的本钱。

    帅,会给人第一印象的好感。

    而着装,则是给人第二印象的机会。

    虽然这只是个闲局,但既然做了这个局,就该认真去对待。

    认真梳了梳头发,一颗一颗扣好扣子,再仔细整了下领带,确定自己的仪容仪表没有问题,赵江川对着镜子看了看,才不紧不慢走出房间。

    而此时。

    三水路口。

    刘娇一身白色的西装外套,撑着伞,站在便利店门口不时左右张望。

    相比昨天她身上隐隐露出的露骨妩媚,现在的她宛若十八岁少女,眼里有股深深的好奇和期待。

    那个大男孩,就像是一个谜语一样!

    第一次见到他只是感觉有点帅,但只说两句话,就能感觉到他很不一般。

    怎么个不一般,刘娇也说不上来。

    如果一定要说个一二三。

    第一感觉就是帅。

    第二感觉就是邪。

    本来穿着牛仔裤的时候,他看着还有点青涩,但换上西装那一瞬间,他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不但帅,还帅的很邪气。

    特别是那双眼睛!

    充满玩味,张扬,自信,还有调皮,戏谑。

    复杂成熟的程度,完全不该在一个大男孩的身上。

    想到自己昨天送上门,刘涛脸上情不自禁一烫,自己得多不要脸才会鬼迷心窍地跑过去送菜。

    幸好,什么都没有发生。

    不然自己在他心里,恐怕就成了一个放荡的女人!

    他到底是做什么的呢?

    高中生?

    当我是小孩子啊!

    搞得这么神神秘秘,还让我在这等他。

    这小子,亏我还当他是好人。

    就知道吊我胃口。

    刘娇气呼呼地嘴角微抿,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竟然有了一股小女儿态。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打着伞走了过来。

    他单手插兜,只手撑伞,黑西装,白衬衫,蓝领带,走起路来昂首挺胸,身上有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潇洒不羁和自信气质。

    就像前面是座山,他也有信心一脚踏碎。

    不少路过的女生眼神明亮,闪着异样光泽,甚至有胆大点的彼此交头接耳,望着迎面而来的男人吃吃笑着。

    刘涛眼神也是一亮。

    每天卖衣服,好看的男生她不是没见过,比他帅的没见过一百也见过八十了。

    但从来没有一个男人,男生,会像他这样有气质。

    往那一站,器宇轩昂,走起路来也跟模特一样帅的离谱。

    “小姐姐!是不是等我很久了。”赵江川看见刘娇,露出招牌笑容打了一个招呼。

    刘娇抿嘴,忍着笑。

    每次听到这个家伙喊小姐姐,她都感觉很怪,又很受用。

    一种把他抓回家,养起来的冲动油然而生。

    “你知道还问,也不说早点来。”忍着想笑的感觉,刘娇故意白了一眼说道。

    “我还不是担心某人晚上夜不能寐,又被人看着出不来嘛!”赵江川无赖一笑说道:“来这么早,是不是想早点见到我。”

    “呸!谁想早点看见你了!”刘娇被猜中心事,恼羞成怒说道,但跟着,她又连忙小声解释了一句:“没人看着我,我晚上都是一个人睡的!~”

    说完,刘娇小心翼翼眼皮上翻了一下。

    赵江川就当没看见女人的小动作,故作遗憾说道:“我还以为某人来这么早是想早点看到我呢!”

    “哼,你少自作多情!”刘娇担忧尽去,傲娇说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是干什么了的吧!”

    “急什么,等下你就知道了!吃早饭没有,先跟我一起吃点东西。”

    就会吊我胃口!

    刘娇心里满是气愤,可好奇却越来越重,乖乖跟着赵江川进了一家早餐店。

    两人点了包子,鸡蛋,豆浆,还有油条。

    赵江川夹了一根油条递过去说道:“这家的油条挺大的,你尝尝。”

    刘娇眼波流动,想到昨天看到的那一幕,总感觉这油条有点不正经。

    “怎么,你不喜欢吃油条?那来吃个鸡蛋。”赵江川笑着,剥了一个蛋放到了刘娇碗里。

    本来,刘娇就感觉油条不正经,现在赵江川一笑,她又感觉蛋也不正经了。

    暗暗从椅子下面踢了一下,刘娇白了一眼说道:“正经点,被人看见!”

    “我哪不正经了?!”赵江川错愕一下问道。

    刘娇嘴唇微抿,宜喜宜嗔,凭添了万种风情。

    赵江川露出痴傻状,故意直勾勾看着对方。

    “看什么?”刘娇明知故问说道。

    赵江川沉吟笑道:“人间八月芳菲尽,面前桃花始盛开。小姐姐,我观你面若芙蓉,脸似桃花,当心犯了桃花劫。”

    “呸!你才犯桃花劫呢。”刘娇抿嘴,难掩笑意,嗔怪骂道。

    赵江川戏谑道:“桃花不就在我面前吗?若无注定难逃此劫,就算天打雷劈,也绝不像昨天那样逃避。”

    刘娇惊觉自己失言,脸上蓦地飞起两朵红霞,白皙的肤色透着嫣红,成熟的女人韵味平添了一股妩媚,还真似一朵盛开的桃花。

    赵江川笑的很欢快。

    老实说,别人的老婆就算不睡,看着也是一种享受。

    两人谁都没说话。

    刘娇心里砰砰直跳,面对一个挂逼情场老手,被挑逗得像是回到了二八年华,低着头,完全不敢跟他对视。

    赵江川使坏,夹着一根油条送了过去说道:“小姐姐,吃啊!吃根油条,来两个鸡蛋,再喝点豆浆,很有营养的。”

    臭流氓!

    欺人太甚。

    刘娇被调戏的来了气,像是对付仇人,一口狠狠咬在了油条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