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穷书生家的彪悍娘子 > 第二百六十九章:玩大了吧?
    杀你们,都没人知道,这地方可是只有一条路可下山。

    走?你能走哪去?

    “既然来了,就别考虑走了。”

    “那你想怎么样?”

    老家伙这命也不像快要死的模样啊!

    刘万山听了,看了一眼石锦华道:

    “我要他做副堡主。”

    石锦华听了,一脸嫌弃道:

    “绝无可能!”

    士可杀不可辱,他说不做就不做!

    “那就让他们陪你一起留在这山庄里了此残生吧。”

    鳖三听了,就笑了:

    “哈哈~你一死我们就走。”还了此残生?

    “老夫死之前,先让你们死,这点,你们大可安心。”

    还在哈哈大笑的鳖三,被刘万山这么一说,一口口水呛过去:

    “咳咳~”

    你这个老匹夫……

    “姑爷,怎么办?我们回去就把刘宝丢出去给笑颜那娘们儿!”

    李园园不服气道,这逼着人家做跟自己想做,完全是两种感觉。

    这就跟被强跟配合被强是不一样的。

    前者是恶心,后者是享受……

    “你说的是她吗?”

    刘万山邪恶的一笑,身边的人把一女子丢出来。

    “哎哟,我去!”

    突然丢给人出来,吓死个人了!

    我去你刘家大爷!

    凯子一脚踢开地上的人……

    李园园跟石锦华一看,然后再看看老刘,暗道:

    这人都被你折磨的看不出面目,我们怎么确定她是真是假?

    “这人是笑颜那骚娘们儿?”阿古盯着看了很久也没认出来。

    这时鳖三听了,只随意扫了一眼,道:

    “是她。”

    “你怎么认出来的?”

    阿古觉得鳖三可能对笑颜有真爱,不然他怎么可能认的出来?

    鳖三听了,又道:

    “看胸~”

    这一说,现场男人,都向地上的笑颜看去。

    位置一致,然后又抬头看鳖三,直觉认为这货,实在是:

    太他娘的恶心!

    虽然男人也没几个是不恶心的……

    但是能恶心的这么直白,也是一种勇气!

    阿古呆呆道:

    “佩服!”

    这是个人才,人家认人都看脸,他竟然只看胸!

    地上迷糊的笑颜,模模糊糊之中,好像看见了朝思暮想的人。

    “石公子?”

    这是幻觉吧,她可能要死了……

    石锦华,看着刘万山,眼神都没变化:

    “在下恕难从命。”

    哼,他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押下去!”

    不同意就关到你同意为止……

    六人就这么被押下去了,直到关进牢里,这人才反应过来:

    艹

    玩大了!

    “这下怎么办?”

    总不能一直呆这吧?

    “老子回去就把他孙子丢出门!”

    鳖三火大,这人,也太强人所难了。

    他家姑爷,怎么可能做得了刘家堡的副帮主?

    “姑爷,要不你答应,然后我们找准时机,立马就走?”

    小西西皱着眉头看着铁锁大门,心里想:

    要是姑娘跟天哥在就好了……

    “刘家堡的势力,我们回到家,人家也能给我们抓回来。”

    李园园提醒道。

    “切,我才不信!”

    凯子不信,这刘家堡再厉害,还能管的到他们那?

    这时

    “嘿,哥几个。”

    石锦华几人一看:

    这货干嘛?

    “饿了吧?给你们送早饭来了。”

    这牢在地下,乌漆嘛黑的,根本不知道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

    鳖三一看:

    “天亮了?”

    “是,好酒好菜,慢用。”

    男子站起来走开,鳖三拿过酒菜,往几人中间一放。

    大家都围着看,心里有个疑问:

    这饭菜,有没有毒?

    “吃不吃?”

    这六人一起,相当于低配置,这低配置的队伍,竟然有胆去深入高配置的组织。

    牛逼!

    吃个饭,都不知道该不该吃……

    “看~”

    墙角有老鼠爬出来~

    李园园把饭菜丢给老鼠吃,老鼠闻着味道爬过来。

    吱吱

    几人围着看,这老鼠一直没死~

    “没事,吃吧。”

    鳖三抓起一个鸡腿准备往嘴里送。

    “丢掉。”

    石锦华一把,把鳖三手里的鸡腿打掉。

    “老鼠,死了。”

    连蹬腿都没蹬~瞬间就死了……

    “硬了。”

    阿古用脚踢开老鼠尸体,这毒发速度可真够快的。

    鳖三,一阵凉意从脚底冒出来:

    吓死老子了!防不胜防……

    “这不能待,得想办法出去。”

    石锦华赶紧提醒道,这太危险了……

    “老刘是不可能给我们下毒,那么给我们下毒的人,一定已经参透在山庄里了。”

    李园园听了,瞬间明白:

    “刘家堡危已!”

    鳖三一听,着急了,问道:

    “这怎么出去?”

    全身纯铁打造的大门,他们从里面根本打不开。

    这时阿古感觉屁股下面有个东西在一顶一顶的,直接吓跳了,大喊:

    “哎哟哟,什么东西!”

    其他人被这货突然喊叫,吓的几个大男人抱成一团。

    只见,地上一拱一拱的,小西西,抓起酒壶用力往下一砸。

    “没事了。”

    没动静了,其他人一看,才嫌弃的放开对方。

    他你娘的真尴尬了。

    一群爷们儿,竟然怕鬼!

    这时

    “耶嘿,又来了!”

    那地方又一拱一拱的,准备有破土而出的架势。

    “看你三爷的。”

    老子一屁股坐死它!说着就往上一跳,打算一屁股坐下去。

    这时

    一颗脑袋冒出来。

    抬头看看,一个大屁股准备往自己头上坐下来。

    围观的几人,惊讶的嘴巴张成了圆形。

    眼睛都是惊恐,这要一屁股坐下去,底下的男子,脑袋绝对给坐断。

    动作都定格了

    大家都被突如其来的画面吓的没反应。

    “别坐!”

    石锦华,伸着尔康手,大声喊,可惜……

    为时已晚!

    鳖三一屁股死死的往下用力坐下去。

    大有:

    坐不死你,三爷跟你姓的架势!

    地里冒出来的人,还好此人比较激灵。

    直接把头缩进洞里去了,拿着铁铲把把一举。

    石锦华几人,立马感觉菊花一紧。

    不自觉的收紧小屁屁,牙齿都咬碎了。

    好痛!

    鳖三,脸都憋紫了,从身下传来的痛意,让他本能的跳起来。

    “嗷!好痛!”

    捂着屁股在原地跳圈圈……

    石锦华几人,对他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这时,地上毛头又冒出了,石锦华抓起对方头发,用力一拔。

    就似拔萝卜一样,把人给甩了出来。

    直接丢墙上,又落了下来,人都被丢蒙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