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重生科技学霸 > 第九十一章采访
    第九十一章采访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秦元清目送着景田和她的经纪人进入候机室,心中有种空空的感觉,这一分开不知道还得多久才能再聚。

    只是他们还年轻,他有他的事业,她有她的梦想和追求!谁也不想牺牲自己,陪在对方身边。

    唉!

    叹了口气,秦元清将目光收回,这朵人间富贵花美则美矣,却也是带刺,并非是任由关进笼子里的金丝雀。

    想想自己也挺苦逼的,明明赚了很多钱,刚刚和一汽的徐总签订授权协议,账户里多了二千万,说来也算是亿万富翁,怎么偏偏混成了晚上单身狗的生活呢。

    听说天上人间已经装修完毕,进一步升级,每天生意都非常火爆,不然去涨涨见识?

    秦元清将目光收回,往机场而去。

    天上人间,多么美好的名字,男人心目中的天堂。可惜去是不可能去的,打死也不能去,要不然遇到行动提前,他被逮住了,可就轰动全国了。

    低调!

    高调做事,低调做人!

    “秦教授你好,很高兴遇到你,能采访一下您么?”

    “秦教授你好,恭喜你在发动机领域作出惊人的成就,能接受我们的采访么?”

    秦元清发现自己一个恍惚,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那么多记者,将他团团围住,而且还都是女同胞,想冲出去都不好意思。

    “大家安静一下,大家安静一下,这里是机场,请大家维持一下秩序。我人就在这,跑不了!”秦元清连忙道,手不断触碰到柔软地方,怪尴尬的,要是被有心人拍到,有损清誉。

    “要是大家这么吵,我可就拒绝接受你们的采访。”秦元清道。

    在秦元清的安抚下,记者们都安静下来,不再争先恐后地抢问。

    “这位记者,第一个问题给你。”秦元清指向一个身材婀娜、颜值颇高的清纯少女。

    那少女一喜,连忙提出问题:“秦先生你好,CCTV记者陈瑶,我想提问的是,秦先生你在数学领域取得巨大成就,什么时候研究发动机的,还取得前所未有的成绩,据悉你研发的三款发动机都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大大提升了我国发动机领域的制造水平。”

    果然是CCTV,连提问的问题都是这么正规正矩。

    “说实在的,从初中我就在搞研发,我对发动机很感兴趣,高一高二看了很多专业书,高三没办法,需要面对高考不得不暂停一年,直到不久前才成功研发完成。”秦元清还是同一套说辞,开玩笑,我初中、高一高二不是不天才,而是我在研究发动机:“而且大家别忘了,数学只是我业余爱好,我的主专业是物理!”

    “发动机从诞生之初,就与物理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秦元清不得不再提醒大家,自己是物理专业的,而不是数学专业。

    “第二个问题,给这位小姐姐!”秦元清指着一位打扮很时尚的美女记者。

    “秦先生你好,腾讯新闻黄小玲,我想问的是,秦先生去年收入真的上亿么?若是的话,你将成为华夏最年轻的亿万富翁!”这位美女果然不关注秦元清研发了发动机,而是放在秦元清的财富上。

    秦元清很平静地说道:“应该差不多吧,去年我纳税了三千多万,税务局还给我颁发了纳税光荣的奖章!”

    想到那“纳税光荣”奖章,价值三千多万,秦元清心里都在滴血,自己还是年轻不懂事啊,当初都是用个人的。

    看看景田,明明收入了上千万,可是经过公司一番操作,各种成本加上去,结果区区缴纳了十几万税。

    众人听到秦元清的正式回答,纷纷惊呼起来,毕竟这毫无疑问证明秦元清已经真的是货真价实的亿万富翁。

    亿万富翁的地位和影响力,绝对是非常恐怖的。

    他们都没有想到,秦元清真的这么会赚钱,堪称恐怖,比绝大多数上市公司一年的利润还要多。

    “秦先生,现在您有这么多财富,可有想过拿出这些财富帮助有需要的人?”立马有个记者抢问道。

    “抱歉,我已经捐了2000万给高中母校作为助学奖学金,因为这位记者你抢问破坏规矩,从今以后我不在接受你和你所在单位的任何采访。”秦元清瞪了一眼这位记者。

    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记者,什么都要进行道德绑架,凭什么其他人就得捐赠,他自己却一毛不拔,真是搞笑。

    秦元清一直认为,爱心捐赠、公益都是出于爱心和自愿的,而不是被道德绑架强迫的,那样就变味了。

    那个记者得了秦元清回答,没有半点开心,而是一脸死灰,自己这回得担心会不会被炒鱿鱼了。

    其他记者则是幸灾乐祸,叫你浪,叫你抢问题,现在有的受的吧。

    “这位美女,由你提问!”秦元清指了一下一个小巧玲珑的短发美女,看起来年纪轻轻就这么敬业,不让她采访良心过意不去。

    那位短发美女一喜,早一点晚一点新闻可是天差地别,连忙提问:“秦先生你好,南方新闻时报陈梓涵,我想提问的是,秦先生和景田小姐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结婚?

    好遥远的事!

    虽然老妈提了很多次,可是我没想过啊。

    天涯何处无芳草,我怎么可能早早吊死在一颗树上。

    “我也想结婚啊,可是现在我还不到20周岁,根据我国婚姻法,男的只有满足22周岁,我是华夏好公民,可不会知法犯法!”秦元清义正言辞地说道。

    要是知道秦元清家乡那里情况的记者,绝对是嗤之以鼻,扯淡,你那边多少人十七八岁就结婚了,娃都有了。

    渣男!

    当然,现在女拳还没有十年后那么厉害,渣男的定义还是很严肃的,男人不会给随意贴上渣男标签。

    其实对于男人老是被贴上渣男标签,秦元清是很愤怒的,大部分男人都是宅男,能渣到哪里去。

    而看看女人,问问男闺蜜是怎么诞生的,问问备胎是什么!

    有时候秦元清都觉得,不应该是女人喊着男女平等,而应该是男人站出来喊男女平等。

    凭啥男人就得承受天价礼金,凭啥男人就得有房才能结婚,凭啥男人就得接受扶弟狂魔。

    这不是扯淡么。

    偏偏华夏大地,这种扯淡的事情将会不断上演!

    男人压力已经够大了,偏偏专家还提出什么三孩政策,指责年轻人没担当,生育过少。

    真是扯淡,高昂的教育费用,高昂的房价,压得年轻人都喘不过气来,生了谁养?砖家养么?国家养么?

    在秦元清看来,什么三孩政策,实际上是给上层富裕人家开的口子,中下层则是被剥夺了。

    秦元清又指了一下环球时报的记者。

    “秦先生你好,环球时报林萱提问,首先恭喜秦先生成为人大代表,随着两会即将到来,请问你有什么提案么?”环球时报的小姐姐关注点则是在时政方面。

    是的,秦元清前些日子莫名其妙地成为人大代表,将出席全国两会。果然当到了某一层次后,各种东西就会自动降临在头上。

    在其位谋其政!

    这是秦元清的一贯理念,要是他什么都不是,乖乖地看电视。而既然现在他是人大代表,那么就会提提意见,好贡献自己的力量。

    “这一次我将提两份议案,第一份议案是建议放开二孩政策,计划生育至今快三十年,我国改革开放取得巨大成果,经济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人口老龄化问题日益突出,再不解决将会严重影响我国发展和社会稳定。”秦元清严肃地回答道。

    计划生育是非常残酷的,一刀切。体制内的人要是违反,那么再有能力、再有才华也得不到提拔。普通人要是触碰,就得交高昂的罚款,要是交不起,家里床、被子都会被搬走,屋顶都会被掀掉。当年秦元清就差点与这个世界说白白。

    所以从这一点来说,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都是上天的赏赐。不然稍微一点变化,都会与世界无缘。

    “第二个议案,就是建议国家出具具体政策,严格限定房价,打击炒房客。工业制造业才是强国之本,房地产不是,一堆钢筋水泥有什么价值!”秦元清说道:“我注意到很多地方的房价,去年出现了翻倍涨现象,这不是好兆头,一旦形成房地产泡沫,那么就非常危险。”

    对于房价飙升,秦元清是很不爽的,简直就是华夏怪物,房地产正形成倒虹吸效应,源源不断地将各方面资金吸走,没了资金,工业想要升级改造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话。

    而且很多国企,竟然不务正业,不好好干好自己的本行业,竟然跑去开发房地产,大把大把的捞钱。

    所以说,华夏的发展任重道远,各种妖魔怪鬼都跑出来,群魔乱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