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重生科技学霸 > 第五十七章报告会
    第五十七章报告会

    2009年11月2日,星期一

    进入11月,京城的气温已经降低了,在昨天的时候,一场不期而至的大学降临京城,这是今年京城深秋初冬的第一场雪,从早上到下午,从下小雪到雨夹雪,最后下雪,飘飘洒洒,铺天盖地,将京城裹成银白色。

    但是今天,虽然地上还积雪着,天空下着毛毛雪,但是水木大学却充满着热情与狂热。

    因为今天将是秦元清在水木大学举行梅森素数及周氏猜测证明的数学报告会,这一场报告会水木大学从国庆刚过就开始筹集了,为了与燕大争夺华夏第一高校的头衔,水木大学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的。

    燕大数学系在华夏排名第一,水木大学就趁着秦元清证明周氏猜想举报报告会,打脸燕大数学系。

    来自全国各地的知名数学家齐聚水木大学,甚至有不少其他国家著名的数学家前来参加此次报告会。

    秦元清一大早就被数学系林主任拉来一起迎接客人,只是说老实话,秦元清也没记住几个数学家,也就一些数学领域的院士或者顶尖数学家,秦元清才记住。

    早上10:00整,演讲厅,台下人头攒动,坐着上千号人,其中有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也不乏数学界的大牛。

    比如,数学皇帝格罗滕迪克的得意门生、菲尔兹奖获得者、普林斯顿教授德利涅就从美利坚远道而来。比如燕大国际数学研究中心主任、华夏科学院院士田钢。。。。。。

    能够参加此次报告会的,起码是博士生,不然的话根本就听不懂。

    秦元清整理了一下衣服,随着主持人介绍完毕后,走向了讲台,秦元清早已对论文了如指掌,素数方面没有比他更懂了,所以他很平静,没有丝毫的紧张。

    虽然台下单单院士就有五个,几百个来自各个大学的数学教授,甚至第一排还有周氏猜想的提出者周海钟教授。

    但是学术领域,从来就不是论资排辈的地方,讲的是达者为先。比如陶喆轩,24岁就在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担任教授,31岁就获得菲尔兹奖、拉马努金奖和麦克阿瑟天才奖。

    比如丘成桐,25岁就担任斯坦福大学数学教授,33岁就获得菲尔兹奖。

    资历比陶喆轩、丘成桐高得多的数学家大有人在,甚至不少还是名气极大,可是拿不出巨大的数学成果,一切资历都是没用的。

    秦元清扶正了话筒,缓缓开口说道:“我的论文大家应该都已经看过了,梅森素数分布规律以及对周氏猜想的证明,我想我的论文已经写得很详细了,原本校方安排报告会汇报环节是一个小时,不过我想我的汇报不需要那么久,差不多半个小时就足够了。”

    “把更多的时间留在提问环节!”秦元清语速放满一些:“接下来,我就对梅森素数分布规律的研究和周氏猜测的证明进行汇报!”

    秦元清打开自己的笔记本,连接上了多媒体,ppt已然出现在大屏幕上,为了这次汇报会,秦元清用了2天时间准备了这份PPT。

    因为外国人也就一百多人,更多的是国内的数学家,所以秦元清全程用汉语汇报。

    有时候国内的学者很悲哀,因为语言是一道鸿沟,为了与国外先进经验进行交流,不得不学外语。不然的话,翻译成汉语,又往往出现很大的偏差,导致总是在这上面栽跟头。

    不要说什么科学没有国界,科学是由科学家实践的,科学家是由国界的。从共和国建立以来,华夏可没少在文化学术壁垒上吃过亏。

    所以,秦元清此次报告会,就采用汉语,至于那些外国佬,就得有专门的翻译在一旁进行翻译。

    “因此,通过先前所说的,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当2^(2^n)<p<2^(2^(n+1))时,Mp有2^(n+1)-1个是素数。同时,当p<2^(2^(n+1))时梅森素数的个数为2^(n+2)- n - 2!”秦元清汇报结束后,对着台下的学者们微微鞠个躬表示感谢。

    啪啪啪……

    掌声渐渐响起,从第一排,向后排扩散。

    从淅淅沥沥的小雨,变成了瓢泼而下的大雨。

    啪啪啪啪——!

    整个演讲厅,被掌声填满了。掌声从演讲厅,扩散到演讲厅外!

    “若是有人有不解的地方,可以现在提出来,我都可以作出解答。”秦元清轻轻按了一下手,示意大家坐下,等到演讲厅安静下来后,秦元清才说道。

    过去一段时间,已经有数十家大学数学研究机构和数学科研团体宣布完成了对秦元清的证明的论证工作,包括燕大、华夏科技大都是其中的一员。

    也就是秦元清关于梅森素数的研究和对周氏猜想的证明,获得了数学界的认可,周氏猜想也顺势变成了周氏定理。

    这一场报告会,更多的是水木大学借此举办的学术会以提升水木大学数学系的名气。

    没办法,如今水木大学数学系排名,在华夏前三都进不了,着实是寒酸。

    坐在后面的学生模样,有几个举手提问,秦元清都很客气的一一回答,可是不到一个小时,就再也没有提问者了。

    主持人连续问了三遍还有没有人要提问的,结果都没有人举手,主人于是宣布本次报告会取得圆满的成功。

    学校在酒店设下了庆功宴,招待远道而来的客人,当然不是什么人都得到邀请,能够参加宴席的都是各个学校的数学教授或者知名学者。

    庆功宴,并不是一桌桌的,而是采用西餐形式,自助餐,想吃什么自己取。

    “小伙子,你的才华让人惊叹,不到二十岁就完成了一道数学难题的证明。”秦元清忽然听到一英语,望了过去,却是普林斯顿的教授德利涅教授,只听德利涅教授赞道:“你让我想起了Shing-Tung Yau和Terence Chi-Shen Tao,当年他们也是像你精彩艳艳!”

    Shing-Tung Yau,也就是丘成桐。而Terence Chi-Shen Tao,是陶喆轩。

    秦元清连忙谦虚地道:“德利涅教授客气了,我离两位前辈还有很远的距离!”

    丘成桐、陶喆轩,毫无疑问是世界最顶尖的数学家,两个人几乎把能够拿到的数学奖都拿到手了,可以说是实现了奖项的大满贯。

    与之相比,秦元清仅仅解决了梅森素数,就有些不值得一提了。

    丘成桐在伯克利学习期间就证明了卡拉比猜想、正质量猜想,开创了一个崭新的领域‘几何分析’,而那时候丘成桐才只有28岁,已经是数学一支脉的开派祖师。伯克利分析也因为丘成桐,成了世界微分几何的中学,云集了许多优秀的几何学家和年轻学者。而在丘成桐博士论文,更是巧妙地解决了当时十分著名的‘沃尔夫’猜想,

    可以说,丘成桐就代表着现在世界的微分几何的天花板,奖章、荣誉满身。

    陶喆轩,如今虽然才34岁,但是却也是名满世界的最顶尖数学家,其13岁获得IMO数学金牌,而且此从三连冠。16岁就获得弗林德斯大学学士学位,17岁获得弗林德斯大学硕士学位,21岁获得普林斯顿大学博士学位,24岁起在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担任教授,2006年年仅31岁的他就获得菲尔茨奖、拉马努金奖和麦克阿瑟天才奖,2008年获得艾伦·沃特曼奖。

    陶喆轩在调和分析、微积分方程、组合数学、解析数论等重要数学研究领域里都有非凡的成就,被誉为“数学界莫扎特”。

    秦元清现在,还距离这两份大佬,有着非常遥远的距离。

    “小伙子,你谦虚了!”德利涅教授笑道:“以你的数学水平,已经超过本科生许多,不知道你是否想过到普林斯顿读研、攻读博士,我想每个世界名校都愿意为你敞开大门!”

    秦元清露出思考之色,在水木大学,本科层次已经没有什么难得到他了,甚至于研究生、博士生水平,都已经不及他。

    而普林斯顿大学,虽然在世界大学排名排在第13位,但是要说起数学,普林斯顿却毫无疑问地排名世界第一。普林斯顿大学与附近的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共同构成了世界著名的理论研究中心,该中心曾汇集了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冯·诺依曼、库尔特·哥德尔、罗伯特·奥本海默等一批学术大师,对基础数学、理论物理学、计算机科学、经济学等学科的发展影响深远。

    而且与华夏大学一个老师要带几十个学生不一样,普林斯顿大学,学校师生比例为1/6,意味着一个老师只需要带6个学生,这无疑可以让学生更好的学习。

    在普林斯顿,有着许多位数学大师,这些数学大师都获得了菲尔兹奖,进入普林斯顿大学,可以听这些数学大师讲课,学习他们的数学逻辑,这无疑可以让他在数学方面取得突飞猛进的进步。

    所以,在这一刻,秦元清心动了,那里确实是数学圣地,对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