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重生科技学霸 > 第二十章第二次集训
        第二十章第二次集训

    当然,这是狠话!

    狠话谁不会说呢,真正不作作业被开除的又有何人呢?

    没有!

    一个都没有!

    可是学生敢不听话么?

    不敢!

    老师,这个充满着神圣的职位,对于学生天生有着莫大的威慑力和杀伤力。学生遇到老师,就如同老鼠遇到猫。

    除了极少数头脑灵活、爱耍小聪明的,其他学生都会老老实实地去完成寒假作业。而那些极少数头脑灵活又爱耍小聪明的同学,却是将聪明用错的地方,基本上是班级里成绩倒数的。

    有句话倒是有些道理,叫做:听话照做,必有收获!

    秦元清拿着成绩单和寒假试卷回宿舍,至于期末考试卷则是被同学借了去,然后就准备好行李,等着戴玉卿等人集合一起回家。

    “秦元清同学,你越来越变态了,这次期末考你竟然考了739分。”戴玉卿坐在秦元清旁边,惊叹不已。

    想想当初他们没有太大区别,而现在则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差距甚大。

    “是啊,我连你的一半分数都不倒。”另外一个女的沮丧不已,这女的是三女之中唯一一个读理科的,安安静静,很瘦,同样剪了个短发。

    女生,都爱美,都喜欢留个长发。可是对于高三的女生而言,留长发是一种奢侈,繁忙的学业让她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梳头、洗头,所以一个个女生流着泪将长发剪去。

    秦元清连忙谦虚说了两句,聊天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不知不觉已经到家。

    秦元清看到,老房子不远处,自家新建的三层别墅已经建起来了,单层占地面积165平方,三层建筑面积将近500平方。

    单单从外面看,就比以前好多了。秦元清见老爸老妈还没有回来,便将行李放下,去新房子看一看,虽然还是毛坯,只有框架,砖还没砌上,但是管中窥豹,已经可以看到基本样式,秦元清对此倒是很满意。

    框架先放置几个月,等地基均匀沉降后,再砌砖。到时候都可以一起装修起来。

    “看来得来去买一台笔记本电脑了。”秦元清心中暗自嘀咕着,装修自然不可能像其他人那样随便,秦元清还是习惯先设计再动工,可以减少很多麻烦,装修起来也才美观。

    而这就必须得有一台电脑,装cad、3Dmax等软件,也好做效果图。

    装修,效果图是非常重要的,往往决定了最后装修成品。

    秦元清看完新房子,回到家父母已经回来。

    “爸,等会你载我去银行取一下钱,明天中午我就得去鹭岛坐飞机,前往京城集训。”秦元清说道。

    老爸便用摩托车载着秦元清到镇里银行取钱,秦元清按照老爸所说的,只取了五万,是付给别人工钱和材料钱,以及家里准备过年的钱,每年过年都需要花一笔钱,几千块都是少不了的。

    顺便在镇里买了些卤料、咸水鸭,又买了些虾、螃蟹等海鲜,回家后吃饭,和老爸喝了点酒。

    秦元清的酒量不行,见酒红,啤酒喝个五六瓶就得头晕了。不过现在身体好,秦元清都觉得能够喝一箱。

    和老爸老妈聊聊家常,秦元清劝老爸老妈不要再种田,结果老妈怼了一句:“你这孩子,说什么胡话,现在有点钱,但不能坐吃山空,我和你爸身子骨还英朗着,不干活整天坐着还不闲出病来。”

    秦元清哭笑不得,自己父母这辈人经历了大饥荒,经历了八十年代的严打以及九十年代的下岗潮,他们都有一种危机感,生怕现在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

    华夏人就是这么善良、朴实,赚钱了也尽量存在银行,免得坐吃山空败光了财产,等到需要用钱的时候却没有钱。

    他们也闲不住,不种田也会去打打小工赚钱。他一个同学家境就蛮不错的,家里也有几百万财产,可是他老妈呢平常就是让人请着去抓虾、洗花蛤或者盘一些花蛤然后到其他村去卖。

    他同学跟他关系很好,都不知道吐槽了多少次。

    秦元清只好跟老爸商量,让老爸少租一些田,就耕种个两三亩地,有个动静,就是种菜自己吃都没关系。

    “唉,你的人生不用我和你妈操心,我们最操心的还是你二哥,28岁了还不结婚,隔壁家跟他同龄的孩子都五六岁了。”聊着聊着,老爸叹了口气,说起了二哥。

    二哥很拼,初二没读就出去打工,在罐头厂打工了两年后又去深圳打工做海产,这一做就是十几年,前两年又去巴基斯坦,前几天刚回来,不打算去深圳了。

    去巴基斯坦两年存了几万块,可是他二哥勤快是勤快,就喜欢打打麻将,出手也比较阔绰,要是他没记错的话,也就半年就口袋身无分文了。

    “听说隔壁村人家有个女儿,比你二哥小五岁,过两天我买些喜糖,去说一下亲,要是能成今年就结婚。”老妈说道。

    秦元清心理一个咯噔,他记起来了,二哥婚姻的失败其实老妈是要付一部分责任的。听二哥说过,本来他和那个女人只是吃吃喝喝的朋友,结果老妈去人家家里说亲,没多久两个村的人都知道,结果二哥骑虎难下,只能同意娶那个女的。

    因为二哥是在鲤城做水厂,白天睡觉晚上工作,白天与黑夜颠倒,那女的受不了就回老家。再加上可能是本性的问题,比较好吃懒做,又对父母比较不孝顺,结果后来老妈摔倒,成了导火索。

    二哥在那一年十五一过,就和那女的离婚。可是从那一次以后,二哥也就再也没有结婚。

    “妈,你可别那么做,我哥又不喜欢那女的,别乱点鸳鸯谱。”秦元清连忙说道,他可不希望家里因此闹了个鸡犬不宁,也不希望二哥的人生悲剧:“我哥不是喜欢海东的女儿么,还不如去他家说亲。”

    “人家看不起我们家,去做什么,热脸贴着冷屁股么。”老妈不乐意了。

    老妈自然去上门说亲过,可是人家比较势力眼,一顿冷嘲热讽,老妈就跟对方不相来往。

    “妈,为了我哥的幸福,您受点气算什么。”秦元清嬉皮笑脸地说道,“不然等我从京城回来,陪您一起去他家说亲。”

    老爸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今年我们就都装修好,搬进新房子,老子倒要看看他家凭什么看不起我们家。”

    老爸是个老实人,他觉得对方看不起自己家,不就是因为自己家以前穷么,等房子建好、装修好,他要看看谁还敢看不起他们家。

    在农村,房子就代表着脸面。

    这也是为何农村的孩子去城市拼搏打工,赚些钱不想着买房而是千方百计要把老家的房子盖好,就是这个原因。

    而这一点,是女人无论如何都不会想明白的。

    “老子是比不上他海东,不过老子比他有能耐生了个好儿子!”老爸拍了一下桌子,显然下了很大的决心。

    晚饭吃好,秦元清去叔叔家看望奶奶,奶奶是跟着五叔家,平时帮着煮煮饭。聊着聊着聊到想在今年年中把房子建起来,建的位置已经选好,问秦元清有没有时间帮忙设计一下。

    秦元清这才想起,叔叔家就是在今年建了房子,然后没有装修直接住进去,因为堂弟堂妹都在读书,特别是堂妹学习成绩很好,所以接下来十余年叔叔也没有将房子装修,对于兄弟姐妹的帮衬也很大。

    秦元清自然没有任何考虑,就答应了下来,然后第二天一大早去银行取了十万块,借给叔叔。叔叔不收,秦元清扔下钱就跑,拉着行李箱坐上往鹭岛的班车,在轮渡坐船前往鹭岛。

    打了个的,抵达机场,等了一个小时后,飞机才起飞,在中转机场停了一下,才抵达京城机场。

    秦元清从机场打的前往数学大楼,在大楼门卫那里登记一番回到自己的宿舍,他是最晚抵达的,其他五位队员都到了,大家见了一下面,然后聊着天,聊着这段时间自己的事。

    这一次集训,将会持续到除夕那天,所以大家回去的机票都订好,说起这个,秦元清就特别羡慕京城本地的两个队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