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叫我如何不心动 > 第241章 她现在和我在一起
    林鹿原站定后,望着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男人,眼里的情绪未散,仍然带着强烈的想要和叶繁霜复合的执拗。

    他是喝了很多酒,为了给自己壮胆,想要抛却所有、不顾一切去挽回一段濒临消散的感情。

    别说林鹿原,叶繁霜也被突然出现的人给惊到了。借着那条手臂的力道稳住自己的身体后,她抬眸看了过去。

    是她的上司陆询,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大晚上的,不知道陆询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绞尽脑汁去想,也想不出答案。

    叶繁霜还看到了不远处的地面放着一个大箱子,用胶带缠了好几圈,朝上的那一面缠出两个提手,方便拎起来。是陆询带过来的东西。

    陆询回头看了眼叶繁霜:“没事吧?”

    叶繁霜握住自己的右手腕转了转,男女之间力量悬殊,她的确是被林鹿原抓疼了。面对陆询的问询,她抿唇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陆询这才把视线转向靠着栏杆的林鹿原,蹙起眉头,语气不悦道:“仗着自己人高马大,欺负女人算什么男人?”

    “我没有欺负她……”

    林鹿原脸涨红了,也可能是酒劲儿上脸了。他耷拉着肩膀,挫败地看着叶繁霜,眼底一片灰败,很是绝望。

    他已是穷途末路,不知该怎么挽回她。他一再退让,甚至不奢求别的,只希望叶繁霜给他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但他好像弄巧成拙了。

    叶繁霜不想再跟他多说:“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

    当断不断,以后只会更加困扰。

    林鹿原僵立在原地,不管怎样都不肯离开。他早早等在这里,就是不想错过她,他想求得一个心目中的答案。

    叶繁霜一针见血地戳中了他心底的想法:“林鹿原,你太自我了,有些东西失去了就是失去了,不可能你想要复原就能按照你的意愿恢复原样。趁我还有耐心跟你说这些,我们好聚好散,别闹到最后成为仇人。”

    林鹿原瞳孔骤缩,脑中轰然,做好的心理准备瞬间溃不成军。

    叶繁霜觉得,在公关行业里磨炼了几年,自己的心态和脾气都好了很多,对比一下当年,她哪有闲心对前男友说这些话。

    林鹿原摇摇头:“我不相信你会那么狠心,你方才说过的,你对我们之间的感情是认真的,你以前想过跟我走下去……”

    “你也说了是‘以前’,现在我放手了。”

    陆询真不晓得他们还要说多久这种找不到一个重点的废话,简单干脆地拉过叶繁霜的手腕——他拉的是她左手的手腕,刚刚有看到她摩挲自己的右手腕,可能是被攥疼了。

    “你和她已经是过去式,她现在和我在一起。”陆询看着林鹿原,颇具威严地说,“请你以后不要再来骚扰我女朋友。”

    叶繁霜整个人呆住。

    她偏头看向陆询,他在说什么胡话?

    陆询恰在这时扭头与她对视,眼睛轻轻地眨了眨,却隐含了丰富的内容。叶繁霜福至心灵地读懂了他的意思。

    林鹿原这种年轻气盛的小男生,分手时跟他讲一堆大道理根本没用,他可能会以为你对他还抱有期待,当前的冷淡只是在跟他闹别扭,需要他一点点哄回来。

    你越是对他冷淡,他就越是当你在考验他,并且越挫越勇。

    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打碎他的幻想。

    当然,前提是她不想再被他纠缠。

    叶繁霜懂了以后就很配合地松开了陆询的手,改为更亲密地挽住他的胳膊,点点头,眼神认真:“对,我们在一起了。”

    分手两个月都不到就跟别的男人搞在一起了,这个谎言会显得她有点渣,但她顾不了那么多,让林鹿原知难而退才是目的。

    她真的不愿伤害他,可她也是真的没有办法,她不想陷在过去的困局里,对两个人来说都是一种折磨。

    说她无情也好,无义也罢,她只想过清静的日子。

    而陆询就像是一位专业的演员,戏瘾上来了,没给林鹿原一个多余的眼神,拎起地上那个大箱子,牵着叶繁霜转身就走。

    一直走到楼门前,叶繁霜都没反应过来,像个被操控的机器人。

    陆询低声唤她:“叶繁霜,开门。”

    叶繁霜这才有了意识,手从包包侧边伸进去,摸到一串钥匙,找到门禁卡,贴在感应处开了门禁。

    楼门很厚重,陆询用力拉开,让叶繁霜先进去,自己随后跟了进去,身影双双消失在林鹿原的视线里。

    在林鹿原看来,陆询手里拎的那一箱东西就相当于行李,他今晚进去了,可能不会再出来。

    果然如陆询所料,透过门板上面的网格小窗口,叶繁霜看见林鹿原被气跑了,那道身影那样毅然决然,像是永远不会再回头。

    叶繁霜缓缓收回目光,对身边的男人说了声谢谢,语气很淡,没有任何的情绪起伏,称得上不礼貌。

    陆询不以为忤。

    “时间太晚,我就不上去了。”陆询把手里的箱子递给她,提醒一声,“东西不太好拿,仔细勒到手。”

    叶繁霜看着他递过来的那个存在感极强的大箱子,愣了愣,没接过来,先问他:“这是什么?”

    “员工福利。”陆询一本正经道,“顺路就给你送过来了。”

    叶繁霜:“……”

    不过年也不过节,送什么员工福利。

    叶繁霜张了张嘴,木然地又说了声谢谢,从他手里接过来,看着平平无奇的大箱子,没想到分量还挺重。

    陆询嗯了声,手握住金属门把手,起了静电,噼啪一声,他的手指被电得往回缩了缩。

    叶繁霜抿了抿唇,告诉他,这门从里面直接推是推不开的,得按一下墙边安装的解锁按钮才能打开。

    陆询依言按了下按钮,门果然响了一声就开了,他推开走了出去,依稀说了“晚安”两个字。

    被厚重的门板阻隔,叶繁霜听不太清。

    她在门内站了有四五秒,拎着笨重的大箱子进了电梯,一秒钟都不想提,放在地上,等电梯到了她住的楼层,再提起来。

    叶繁霜开了门,按下墙上的灯光开关,把箱子弄进屋子里。

    统共没走几步路,她就累出一身汗,反身锁上保险门,她先到厨房里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兑成温水喝了几口。

    员工福利……

    叶繁霜是真没听说过公司最近有什么福利。

    她找出拆快递的细长美工刀,划开箱子外边缠绕的一圈圈姜黄色的胶带,打开箱子,里面还有一个白色的泡沫箱。泡沫箱的四周也缠着胶带,封口处缠得尤其严实。

    叶繁霜叉着腰叹口气,感觉自己在开盲盒。

    她抱起泡沫箱晃了晃,一阵叮叮当当的脆响,很像碎冰块碰撞的声音。

    叶繁霜划开泡沫箱的胶带,打开上面的盖子,差点被眼前的东西吓得当场惊叫起来,居然是一只活的东西!

    叶繁霜拿美工刀的刀柄戳了戳,它还会动,真的是活的帝王蟹!好几斤重!趴在一堆碎冰块上面,最大的两个钳子被捆缚住了。

    神经病啊!哪家公司给员工发福利,发一只活的帝王蟹!她根本不会处理啊!这玩意儿在家里养不活吧?

    叶繁霜呆若木鸡。

    足足有半分钟,她没回过神,脑子里在想,陆询走远了吗?没走远叫他回来把这东西从哪儿来拿哪儿去。

    叶繁霜从包里翻出手机,给同事发消息:“你们今天有收到员工福利吗?”她就不信每人一只帝王蟹。

    同事发来一排问号:“你在做梦呢姐姐。”

    叶繁霜不死心地追问:“什么都没发?”

    同事:“下午老严点的奶茶算福利吗?”

    叶繁霜默了默,转而去问了跟自己同级别职位的其他人,结果得到的答案是,发个毛线的福利啊,公司那么抠门。

    叶繁霜深深地陷入了沉思,继而想到去年中秋节的温泉度假酒店的福利。

    她没有再去求证这件事,毕竟太久远了,怎么问都显得很莫名其妙。

    她在通讯录的列表里翻了翻,翻到陆询的微信。

    他们之间很少用微信聊天,以至于微信消息那一栏都找不到他。准确来说,她和陆询私底下就没聊过天,她连朋友圈都屏蔽了他。

    他们平时工作都是用电话沟通,方便快捷。

    叶繁霜斟酌一番,还是不吐不快地问了他一句:“我问过公司里其他的同事,今天没发员工福利。”

    消息一发出去,叶繁霜就咬了咬下唇,心里很没底,还有点后悔,或许她不该挑明了直接问,反驳上司她能有什么好处?

    叶繁霜盯着那条消息,想着没超过两分钟,要不撤回算了。

    脑海里另一个声音却告诉她,发都发了,撤回就显得欲盖弥彰,做人就该干脆一点,稀里糊涂算什么?

    屏幕左上方显示对方正在输入,过了好一会儿,那边才有消息发过来。

    陆总:“我没说其他员工也有。”

    叶繁霜:“?”

    陆总:“帝王蟹是我朋友送给我的,我自己一个人住,不会弄,就当做员工福利发给优秀员工了,不用谢。”

    叶繁霜:“??”

    你自己不会弄扔给我,我就会弄了吗?

    ------题外话------

    见过追妻送鲜花送各种礼物的,见过送帝王蟹的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好大声。

    陆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