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从让子弹飞开始 > 第8章 《我不是药神》
    

    祝觉皱眉,这确实是个问题。

    祝觉道:“你先说说你的想法,我能避免冲突,就尽量避免。”

    “好!”

    没想到,女衙役一丝芥蒂都没有,把自己的想法都说了出来。

    她很自信,这个攻略,是她经历过十几次失败才总结出来的。

    祝觉一听,还算是有着一定的可实施性。

    祝觉在女衙役胸脯上扫了一眼,难得遇见个良心大,还有头脑的。

    “你呢?”女衙役看着祝觉乱瞄的眼神,语气不善道。

    祝觉删删减减,简单说了自己的计划,即便省略掉了大部分细节,但女衙役一听,眼中精芒一闪。

    虽然这只是个框架,但女衙役觉得,祝觉就好像,是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般。

    如果在能把细节做到位,任务想失败都难。

    女衙役在次强调道:“我觉得,我们应该结盟,计划很完美,但是你一个人完成任务有难度。”

    “呵呵。”祝觉笑而不语。

    “不结!”

    想占自己便宜,门都没有。

    自己可是知道剧情,拿全部奖励不爽吗。

    女衙役神色平静道:“不愿联盟就算了,你放心,我不会捣乱。”

    “不过你的攻略很不错,在哪查的,能不能卖我一份?我可以用《我不是药神》副本的通关方法去换!当然,我说的是在我这次任务失败的前提下。”

    “不换!”

    祝觉想都没想,直接拒绝。

    《我不是药神》副本他也很熟。

    “你……”

    这次女衙役脸色愠怒,意识到自己失态后,又迅速平静下来。

    “安全区最难的三大副本,《我不是药神》是其中一个,你知道《我不是药神》任务是什么吗?”

    没等祝觉回应,女衙役继续道:“以濒临死亡的患者身份,不能服用任何药物,不能被警察抓住,至少存活过三天。”

    祝觉听见这个任务,确实有点蛋疼的感觉,他的剧情优势在这个副本好像没什么卵用?

    而且,想想都有种被疾病支配的恐惧感。

    “你要知道,在生理疾病面前,死亡不是最可怕的,而是知道自己要死了,忍受着病痛折磨的同时,一点一点的倒数着自己生命的结束。”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即便安全区的副本世界,不会让轮回者真正死亡,可也会有各种的失败惩罚,要是运气不好,留下点伤残也是有可能的。”

    “尤其是这种副本,致残率极,这也是为什么这几个副本奖励最丰厚的原因。”

    祝觉知道安全区副本不会丧命,可还是刚听说,竟然还能致残。

    看着祝觉表情,女衙役一笑道:“但是,我有解决的办法,我在副本里得到了一个特殊药品,可以帮助你熬过至少三天。”

    祝觉从床上起身,说道:“可以,详谈。”

    女衙役默默扫了祝觉一眼,冷冰冰的说了三个字:“穿裤子。”

    “我这个人不喜欢拘束,而且,这样睡对身体好。”

    女衙役一脸黑线,我是在跟你谈论健康的问题吗?

    突然,女衙役刚要开口,房门就被人一脚踹开了。

    老三提着枪直接闯了进来,看了一眼女衙役,和正在穿着裤子的祝觉。

    “小子,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玩女人,还衙里的,我告诉你,今天晚上的事要是搞砸了,我阉了你个狗东西。”

    “大哥回来了,出来。”

    说着,老三就走了出去。

    此时,女衙役脸别提多黑了,她强压怒火,快速说道:“《我不是药神》副本我已经通关了,一个副本刷通一次,再进第二次奖励就几乎没有了。”

    “所以,这个特殊药品对我没什么用了,而且,用它来换你的详尽攻略,也不算我占你便宜,各取所需。”

    祝觉点头,安全区副本,只能刷通关一次,这个他知道。

    “可以考虑交换,出去联系。”

    最后,两人达成协议,具体交换事宜出去联系。

    换不换那是出去的事了,先答应了再说。

    刚刚穿上裤子的祝觉,装好枪又掏出枪,就跟在老三身后出了屋。

    从后屋上了房顶,老二、老三等哥几个带人,把县衙大院给围了,只等黄四郎的人自己来钻。

    “不知道这条黄鼠狼会派谁来。”老三趴在房顶嘟囔道。

    祝觉淡淡道:“胡万。”

    “你怎么知道。”

    不等老三问,女衙役率先开口。

    “胡万害死了六爷,如果他活着,早晚都会死,如果他死了,他永远都活着。”

    老三是个粗人,很粗,不明白这话什么意思。

    女衙役虽然听不懂,却莫名觉得祝觉的话有深度。

    女衙役低声道:“别忘了你和我的约定。”

    祝觉呵呵一笑,“什么约定。”

    老三一拍祝觉脑袋,骂道:“你小子特么提上裤子就不认账是吧。”

    祝觉揉了揉脑袋,你等着,等着买棺材吧你,老子都想好把你埋哪了。

    被老三拍了好几次脑袋,祝觉是真的怒了。

    一旁女衙役脸都黑了。

    她说的约定,当然是指交换攻略的事。

    哐当当……

    一阵车轱辘碾地声音传来,师爷老汤终于牵着张麻子回来了。

    几匹马并排而行,后面拉着一辆全景天窗的马车,车斗里都是白花花的银子。

    喝的烂醉如泥的张麻子,正趴在其中一匹马的马背上。

    当然是假醉,今夜黄四郎会带人来偷袭,张麻子是在做假象,玩引鳖入瓮。

    老三,以及其余扒房顶的几位,瞬间全神贯注起来。

    不过,祝觉却是盯住了那些银子。

    原剧情中,张麻子在这场鸿门宴里和黄四郎定下了个剿匪的约定。

    鹅城三大豪绅,各出一百八十万两。

    可这银子,并不是吃完这场宴就立即带回来的,原剧只带回了黄四郎最心爱的两颗宝石。

    后来,黄四郎和张麻子又经历了暗杀、夺宝石、散财等等一系列的明争暗斗。

    最终被张麻子阴了一把之后,才不得不支付了银子,供张麻子出城剿匪。

    又想要在半路埋伏,用他的限量版地雷炸死张麻子。

    这也造成了老二被师爷老汤告密黄四郎,中途惨死。

    而老汤则躬身入局,亲身踩雷,结果被炸飞了翘臀而死。

    祝觉思索着,看来剧情已经发生剧变。

    也许剿匪要提前了!

    张麻子进了县衙,立即满血复活,跳下马背,拉着师爷就进了一间偏房。

    “干什么你,你拉我做什么。”

    “睡你。”

    “睡我干嘛呀,我老婆不是在房间呢吗。”

    ……

    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气氛紧迫,杀机弥漫,入秋的风有点凉飕飕的!

    昏昏欲睡的祝觉拉上前门,突然眯起眼睛。

    十几道蒙面黑衣人翻墙进了县衙,摸到了县长主卧,噼里啪啦就是一阵乱枪扫射,木窗被射的千疮百孔。

    接着,四周传出枪声。

    是等待已久的老二老三等人。

    一轮扫射,这十几个蒙面人被射的千疮百孔。

    带头的杀手正是两耳缺缺,只剩下了个脑球的独眼龙胡万。

    胡万此时被打成了筛子,满身都是子弹孔。

    老二等人快速处理好了这些尸体,以备他用,然后迅速退回房间向张麻子汇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