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从让子弹飞开始 > 第7章 轮回者联盟
    

    老二一把按住胡万,将枪死死怼在胡万脑门。

    张麻子蹲下身,抱着倒在血泊中的六子,冷漠的神色中涌动怒火,掏枪就要毙掉胡万。

    “我没有杀他。”

    “他自己捅自己的,我们在打赌。”

    “你不敢杀我,你不能杀我,我已经没了一只眼睛,我是黄四爷的人。”

    胡万耳朵喷着血,为自己辩解。

    老二看着不知死活的六子,当即子弹上膛,怒吼道:“让我一枪崩了他,大哥,你让我一枪崩了他。”

    老汤趴在张麻子耳边,急急劝道:“不能杀不能杀!”

    张麻子声音冰冷道:“你给我个理由,不然我连你一起崩了。”

    老汤快速道:“黄四郎最想看的就是你这一脸的败相,杀人诛心杀人诛心啊。”

    “杀了他,你就败了,不杀还能赢。”

    “爹,师爷说的对。”憨厚的六子说道。

    祝觉这时适当开口了,他在张麻子耳边低声道:“六爷的伤,死不了,现在给六爷治伤要紧。”

    张麻子是个聪明人,文化人,道理都懂,刚刚只是关心则乱。

    嘭!

    嘭!

    嘭!

    胡万另一只耳朵被打烂。

    ……

    医馆!

    一位六旬的老医师查看六子伤势后,满手是血的转身道:“不行了,流血过多,而且伤到了肠子,本来可以救,但鹅城这地方穷乡僻壤,头疼脑热我能治,这种要命的伤,我没有药啊。”

    旁边祝觉一听心顿时凉了,他没想到,鹅城贫瘠到了这个地步,医疗设施这么差。

    老二急上前道:“需要什么药,我去邻县去买。”

    老医师叹息道:“来不及了,等你带药回来,流血就流死了。”

    张麻子一听,掏枪指着祝觉冰冷道:“你要是让我直接冲进去,哪会有这么多屁事,六子活不了,你陪着他一块死。”

    祝觉神色阴沉,玩砸了。

    平生第一次被人用枪指头,即便是知道自己身在副本世界,也难免有些心跳加速。

    “我来试试。”

    突然,一个三十左右的女子走了进来,女子穿着衙役服,脸上有淡淡的雀斑。

    “你一个女人懂什么?”

    老二呵斥。

    女衙役平静道:“我在国外学过两年医。”

    “老二,让他去。”张麻子知道,此时别无选择。

    女衙役从祝觉身边走过,目光似乎若有若无的在他身上扫了一眼。

    这一眼,让祝觉心头一动。

    学过医!

    他似乎猜到了什么。

    那名白大褂造型的轮回者!

    一共有十个轮回者进入了这个副本世界。

    其余七个都与独狼联盟,选择了黄四郎阵营。

    只有他和此人没有。

    两个小时后!

    女衙役满身是血的走了出来。

    ……

    后山,六子墓前!

    老四:“六弟,四哥发誓替你报仇。”

    老五:“六弟,五哥发誓替你报仇。”

    老七:“六哥,七弟发誓替你报仇,二哥喝醉了,他让我给你带话,二哥发誓替你报仇。”

    老三:“六弟,三哥发誓替你报仇,二哥没喝醉,他生气了,大哥不想让大伙拼命,玛德,命都不拼,还算麻匪吗,大哥不应该听姓汤,还有那个小衙役的,这两个都不是什么好玩意。”

    老汤:“六爷,黄四郎这招叫杀人不用刀,我给你爹出的招叫杀人诛心,不能拼命啊,拼命还怎么赚钱啊。”

    六子的几位兄弟,接连上前给六子献花,然后在墓前一字排开。

    祝觉也被张麻子带来了。

    轮到祝觉,他手捧着两朵花,一白一红,快步走到六子墓前,在远离众人的位置站定。

    原剧情中,这个时候老三几人还是没有反心的。

    所以此时的气氛,并不是让人很舒服,严肃,还有点悲。

    但是祝觉抬头看见六子那非常六加一造型的墓碑。

    我是受过训练的,再好笑也不会笑....祝觉实在没忍住,在旁边‘库库库’起来。

    六子的几个兄弟一听,顿时不干了。

    这么严肃的场合,居然笑?

    “你笑什么?”

    “你特么的找死吧。”

    “对不起对不起,真没忍住。”

    “下去跟六子说。”

    老七和老三当场掏枪就要崩了祝觉。

    “以和为贵,以和为贵啊,黄四郎还没扳倒呢,咱们自己人不能先乱套了。”老汤又跳出来当和事佬。

    老三瞪眼道:“你滚一边去,谁跟他自己人,他算什么东西,也配跟我们称兄道弟。”

    “老三,放开他,让六子安心的走。”

    张麻子走到六子墓前,低声道:“六子,挣钱对咱来说不算个事,我不是想杀人诛心,是没想出好办法,我要把黄四郎连根拔掉。”

    “六子,爹发誓,一定给你报仇。”

    临了,张麻子没忘了发誓,和哥几个统一队形。

    ……

    给六子办完一场盛大的葬礼。

    当天晚上,张麻子和师爷就被黄四郎请大院去了。

    这是一场鸿门宴,祝觉知道,张麻子当然也知道。

    一旦在酒桌上谈崩了,那可能就直接开打了。

    但是张麻子还是去了。

    他的哥几个也跟着,潜伏进了黄家大院,

    黄四郎自诩,自己的碉堡吊爆了,无人能闯进来。

    所以张麻子没别的意思,目的只是秀一下肌肉,告诉黄四郎,自己有能力随时爆他的吊。

    祝觉没去,他在县衙里等着。

    此刻,祝觉躺在床上,心里默默盘算着。

    他最担心的不是黄四郎能不能干掉张麻子,而是以独狼为首的那群轮回者。

    他怕这群菜鸡一时头脑发热,直接在鸿门宴上玩刺杀对张麻子下杀手,那样变动就大了。

    咯吱!

    突然,一道人影走进房间,是白天救了六子的那名女衙役。

    “不敲门进别人的房间,很不礼貌。”祝觉皱眉。

    “我们联盟怎么样?”女衙役自顾自的说道。

    “你在说什么?咱们本来就是同事啊!”

    祝觉揣着明白装糊涂,不过他的样子太假了。

    女衙役笑道:“同事不一定是一条心。”

    祝觉呵呵一笑,同事都听懂了,身份没跑了。

    三言两语,两人几乎等同于默认了彼此的身份。

    “你为什么要救六子?还让他装死,退到幕后,这个傻子对全局的影响,应该不大吧,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女衙役性子很干脆,直接询问。

    祝觉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女衙役。

    有什么计划,能告诉你吗,摸摸你的良心,是不是“良心”太大了,压迫脑神经了。

    女衙役也不在乎,平静说道:“既然你不想告诉我你的计划,那就算了,但是我接下来也有自己的计划,如果互相干扰,可能咱们的任务都无法完成!”

    祝觉皱眉,这确实是个问题。

    祝觉拍了拍床榻道:“过来,聊聊?尽量避免冲突。”

    女衙役扫了祝觉一眼,平静道:“可以,先穿上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