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从让子弹飞开始 > 第6章 刨腹取粉
    

    第6章

    祝觉和张麻子出了县衙。

    张麻子想叫上其余几位兄弟,被祝觉制止了,却单独点了老二。

    不为别的,除了老二,这几个后面都反了,他信不过。

    匆匆来到凉粉店。

    果然看见了身穿墨绿色马褂的胡九坐在餐桌前,胡九对面坐着武智冲,武智冲身前站着小二。

    几人将六子围在中间。

    周围还有许多的客人围观。

    老二见到六子受了欺负,掏枪就要冲进去,祝觉拦住老二,对张麻子说道:“你要信得过我,就交给我。”

    张麻子说道:“你先说怎么做。”

    祝觉轻声道:“小二的家人被威胁了,他不敢说实话,你去救他家人,这里你交给我。”

    祝觉其实是不想让张麻子露头,胡万打的就是公平的幌子,来道德绑架六子。

    县长亲自出面,好说不好听。

    处理不好的话,县长威望丢了,对之后发动群众对抗黄四郎不利。

    张麻子看了祝觉一眼,揣起枪,带着老二和师爷就往米粉店后房摸去。

    祝觉没直接进去,挤过人群,来到了米粉店的厨房。

    厨房又脏又乱,散发着恶臭,地上一个铁笼子里关着几只母鸡,旁边还有一只没头的母鸡,脖子喷血,乱扑腾着。

    祝觉拿了袋粉包,抓着母鸡的脖子就往粉包灌了一袋血。

    踹起粉包,出了厨房,混进了人群中看着,暂时没有出手。

    他想制造个六子已死的假象,让六子退居幕后,和老二一样当成一步暗棋,以防老三等人的叛变。

    米粉店!

    此时气氛紧张。

    胡九幽幽道:“六爷,你吃了两碗粉,却怎么只给一碗钱。”

    六子争论道:“你放屁,我就吃了一碗的粉,给了他一碗的钱。”

    胡九看向小二,冷声道:“他吃了几碗?”

    “两…两碗!”

    小二话音刚落。

    武智冲一脚将小二踢了个狗啃泥,“不可能,六爷是县长的儿子,怎么能欠你的粉钱呢?”

    武智冲和胡万,一人唱白脸一人唱红脸。

    小二坚定地道:“就是吃了两碗只给了一碗的钱。”

    这时,胡九站起来,嗤笑道:“县长要给我们鹅城一个公平,好,我胡九今天讨的就是一个公平。”

    “问谁讨?当然是问县长儿子,为什么?他吃了两碗粉却只给了一碗的钱,这就叫做不公平。”

    说着,胡九转身指着六子骂道:“既然县长儿子带头不公平,那县长说得好就是个屁。”

    “对…”

    胡九这翻虚伪的话,竟然引来了围观客人的一阵喝彩与掌声,全然忘了胡九是什么人。

    “我去尼玛!”六子又羞又慌,冲上去就和胡九撕打在一起。

    “六爷六爷,别冲动!”

    武智冲连忙拉开六子,转身指着胡万道:“胡万,六爷是县长的儿子,怎么会欠他的粉钱呢,你亲眼看见了?”

    胡万一听,向前一步瞪眼道:“嘿呦,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怎么着,屁股不疼了?还是一百个头把脑子磕坏了。”

    武智冲一把推开胡万,义正言辞道:“今儿不聊屁股的事,就聊凉粉,一碗就是一碗,两碗就是两碗,不能含糊。”

    武智冲转身抱拳道:“六爷,你是汉子,佩服。”

    憨厚的六子被武智冲一激,气血上涌,“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我今天就吃了一碗粉,就给一碗钱。”

    胡万冷笑:“你就吃了两碗粉,你没钱是吧?我帮你给。”

    已经被激起了性子的六子,掏出钱袋,哗啦啦的将大洋都倒在了地上,气愤道:“看见了吧?多少碗我都给的起,但是我吃了一碗的粉就给一碗的钱。”

    胡万一拍桌子尖声道:“大家看见了吧,这么多的钱,你得吃多少碗呐,你早说不就完了吗,人家就要个公平,你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吗。”

    六子顿时气炸了,掏出枪就怼在小二脑门上,“你是老实人吗?你自己说,我吃了几碗粉。”

    “你拿枪吓唬一个卖凉粉的,谁没枪啊。”

    胡万也掏枪,指向了六子道:“孙守义,大声的告诉大家,他吃了几碗,在场的乡亲都会为你和你“家里人”做主。”

    被吓懵的小二想起家人,咬牙道:“两碗…他吃了两碗。”

    呼呼呼……

    六子瞬间像是被抽干了全身的力气,凄然笑道:“胡万你是一个恶人,比恶是吧,我特么比你还恶。”

    祝觉在人群中眯起眼,握紧灌血的粉包,神情专注。

    刨腹取粉的名场面要来了!

    果然,六子揣起枪,在腰间掏出了一把匕首,二话不说,直接刺进了肚子里。

    噗!

    一股血小喷泉是的激射出来,呲了胡万一脸。

    武智冲,包括围观所有人群,也都吓了一跳。

    “六爷,汉子,我武智冲佩服,你把肚子切开给大家看看,你到底吃了几碗粉。”武智冲捧着一个青花碗伸向六子匕首下。

    六子果然就要划动匕首切割。

    人群中的祝觉见状,知道是时候了,他需要六子假死,不是真死。

    他冲出人群,两大步就来到六子面前,一脚踢碎武智冲手里的碗,然后抓住了六子握着匕首的手腕。

    插一插没事,摇一摇精华泄露,可就要出人命了。

    “是你…”六子身子无力的倒地,认出了这个白天审过案的小衙役。

    “是我。”祝觉死死的抓着六子手腕,防止他切腹。

    “你给我去拿个碗来,我要让他们看看,我到底吃了几碗粉。”憨厚的六子铁了心要取粉。

    “碗来!”

    祝觉一伸手,小二就取了个碗递了过来。

    祝觉接过碗,身体挡住人群视线,将碗怼在六子匕首下,另外一只手,顺手就将粉包倒进了碗里。

    六子见状顿时急了,

    插都插了,还在乎这一刨吗。

    再说了,不刨我这不白插了吗。

    想着,六子手腕就要开动,却被祝觉死死抓住手腕。

    “别动,在动你就领盒饭了。”祝觉低声道。

    六子虚弱道:“我现在不想吃盒饭,我只想证明我就吃一碗粉。”

    神特么吃盒饭!

    祝觉却不管他,举起满是鸡血与凉粉的碗,冷声道:“看见了吧,六爷就吃了一碗的粉。”

    不明白祝觉要干什么的六子,一脸迷茫的看着祝觉。

    “这切口是不是不够大啊,粉没取干净。”

    胡万身后下人尖叫道。

    “是吗?”

    说着,祝觉突然笑了,道:“谁还想看,六爷到底吃了几碗粉,我有个办法,让你们看个够。”

    众人全都一脸疑惑的看向祝觉。

    “我想…”

    胡万想要继续胡搅蛮缠,可是没等胡万话音落下,早就有所准备的祝觉放下六子,突然暴起冲向胡万。

    嘭!

    胡万惊慌之下直接开枪。

    祝觉早就在踱步时顺势侧身一闪,这一枪打空,流弹将一名看客击伤。

    祝觉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把匕首,直接挑飞胡万手枪,然后冲过去一手薅着胡万头发,手中匕首剜进胡万眼眶。

    “啊。”

    撕心裂肺惨叫传来,祝觉刀尖挂着一颗血淋淋的眼珠。

    看客们被这一幕吓得,屁滚尿流的退到店外。

    这年轻人太狠了,竟然直接将胡万眼睛挖出。

    “大人,您您您…您这是干什么…您这样怎么证明六爷清白?”

    武状元站在门外壮着胆子叫道。

    然而让人群惊悚的还在后面,祝觉走到六子身边,一把捏碎眼球,然后直接将粉碎的眼球塞进六子嘴里吞了下去,六子噎的直翻白眼。

    “谁想看,进去看个够。”

    祝觉的话让人群毛骨悚然,不止是因为这话,还因为他真的这样做了。

    “孙守义,难道我县衙不能替你和“你家人”做主吗,我在给你一次机会,告诉大家实话,六爷到底吃了几碗粉。”

    “一碗…是是一碗。”小二说完,仰头就晕了过去。

    “六爷您坚持住,我去给您请大夫。”门外武智冲慌神,说完就带人溜了。

    其余看客也都吓尿了,一哄而散。

    六子见人群反应,也终于后知后觉。

    吃瓜群众看的是热闹,没人关心几碗粉的事。

    “他们…他们激我。”

    傻孩子终于醒悟了。

    胡万痛的面目狰狞,摇摇欲坠地挣扎着站起身来,看着奄奄一息的六子,恨声大笑道:“我知道他只吃了一碗,那又怎么样。”

    嘭!

    一声枪响,胡万的一只耳朵当场爆开。

    张麻子带着老二,还有师爷老汤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