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科技之锤 > 038 见猎心喜的教授们
    另一边,宁为被孙主任领进了会议室。

    中型会议室里,一张长条形的会议桌,孔明德坐在一头,两侧是刚刚召集来的教授跟研究员们。

    当宁为走进会议室,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身上。

    不是孔明德心急。

    关键在于网络时代最大的特征就是能把一件小事无限扩大,这跟管理层总是希望能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初衷相违背。

    现在网络上关于史密斯那篇论文的讨论很热情,对史密斯这个人的各种分析也很热情。

    可以想象今天《nature》发布,很快江大学生挥斥方遒,驳斥史密斯的论文即将进入大众视野。

    作为学院,如果不能完全了解清楚情况,真出了什么问题,应对会很被动。

    当然,孔明德是希望这篇论文是宁为独立完成的。

    这样的话,他绝对不介意在本就火热的网络情绪上,在添上一把油。

    放眼世界,本科阶段能发nature的屈指可数,大都还集中在顶级高校。

    而本科阶段不但发了nature,作者栏后面还只跟了一个名字的,宁为大概是第一个。

    就凭这成绩,不说别的,隔壁的华中科技还有脸跟江大争北湖第一吗?

    ……

    “宁为同学,坐,不用紧张。你可以把今天当成提前预演一遍毕业论文答辩。不过在这次特殊的答辩之前,我还是要问一句,今天nature上发的那篇论文,你确定是自己独立完成的吗?”

    “是的,孔院长。”

    “好!”

    孔明德冲着宁为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眼两边的教授做了个请的手势。

    风格很直接,当然也因为现在时间本就禁不起浪费。

    ……

    “我先提第一个问题,你是怎么想到把量子场的理论带入到方程求解的。“

    “报告教授这个问题要从NS方程至今无解的原因说起。首先我们都知道,NS方程本身是非线性的,非线性的源头就是方程等号左边的第二项。而对于非线性偏微分方程,除了少数极简方程外,目前数学界还没找到有效且普世的求解析解方式。加上NS方程本身是二阶非线性的方程组,就更难有解。”

    “史密斯教授的论文是从主要是从动量方程入手,数学中我们描述流体运动一般要用到欧式描述。欧式描述下的控制体分析,精髓依然在于流量守恒……”

    宁为在众教授面前侃侃而谈着,说到语言无法表述的地方,还会要来电子笔,将公式直接在写在平板上,通过投影投放到会议室的大屏幕上。

    这种答辩对于宁为来说非常轻松,无非就是将大脑里当初写这篇论文时所涉及到的知识点重新梳理一遍。

    但对于不是PDE研究方向的教授来说,讲到深入的地方其实会有很多困扰。

    虽然NS方程更多是解决物理问题,但数学毕竟是跟物理不同的。

    比如物理上压力场的唯一意义就是使速度场满足不可压缩条件,但数学上则要将速度场投影至无源的向量空间。

    前者会要给定边界条件,后者则要分析普适性原理。

    所以讲到深入处,甚至不是现场每位教授跟研究员都能跟上宁为的思路。

    当然,对于本就是研究偏微分方程的教授或者研究员来说,却是没这方面困扰的。

    但这种情况很容易便让本该是一场严肃的答辩,转化成学术上的探讨。

    所以在这场特殊的答辩进行了两小时后,已经不是教授提出问题,宁为作答,而是大家就一个问题从不同角度展开讨论,投影仪上那些写写画画的公式已经轮转了不知道多少画面……

    其实在一个小时前,孔明德就已经能确定nature上的论文的确是宁为独立完成的。

    毕竟学术答辩环节,无法作假。

    更是惊诧于宁为数论基础的扎实。

    需要用到的那些高阶方程跟展开式,几乎是不用经过大脑,每次笔书,看不到丝毫犹豫跟思考,上手就写,且无一错漏。

    这特么是本科生能达到的程度?

    这家伙大学四年的成绩到底是怎么低调的保持在年级三十名左右的?

    丘成桐数学竞赛这位大神竟然没参加?

    CMC竟然还只拿了省二等奖?

    现在惊诧情绪已经过了,他整个人已经麻木了,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数学天才。他甚至怀疑是不是从大一到大三,宁为都是睡过来的……

    大四才开始发奋努力?

    麻了麻了!

    但他却不好打断教授们高涨的热情,但这个时间很尴尬了……

    临时召集的特别答辩,五点二十宁为才到场,大家都还没吃饭,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多,真让这帮人继续讨论下去,估计可以直接吃早饭了。

    “咳咳……”

    终于,又是半个小时过去,趁着一个问题宁为解释完毕,孔明德干咳了两声。

    “那个,许教授,差不多了!我看,因为时间关系,今天这场答辩就到这里吧?”

    “等等。最后一个问题。”许教授瞟了孔明德一眼,很不给面子。

    “那……好吧。”孔明德点了点头。

    对学校的一级教授,还是下一届院士评选有力竞争者,院长也要保持尊重。

    “那个宁为啊,我听说你有意保本校研究生?别麻烦了,不如直接做我的直博生吧?研究方向随你挑。”许教授一脸正气的说道。

    “呸……老许,要点脸啊。”

    “这是毕业论文答辩,不是让你来收学生的!”

    “做个人吧!今天这是什么场合?”

    ……

    听到这个死不要脸的问题,几个教授顿时鼓噪起来。

    如果宁为只有一篇nature,其实大家就算见猎心喜,也不至于这样。

    但是刚刚短短两个小时的答辩,却让这些教授们看到了宁为的数学基础之扎实、思维之敏捷以及难得的数学修养,这才是最重要的。

    相对而言,那一篇nature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跟宁为刚刚的表现比起来,都是浮云。

    本科阶段就已经具备这种能力,未来能达到什么高度,在座的教授们此时不敢想象。

    这种孩子如果能到自己门下,还真不是发几篇nature的问题,谁特么不想未来自己的学生中出一个科学院院士?

    等老了,退休了,跟老同事碰面,遛着弯,突然来上一句:“哎,还不知道吧?我有个学生已经定了要评上院士了,还不到四十岁的院士哦。嘿嘿嘿,这孩子运气真好。过些日子孩子要来江城请我吃饭,一起来呀。”

    嘿,想想都感觉美得冒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