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科技之锤 > 017 不能惯着的兄弟
    根本没理会这帮人在那插诨打科,宁为此时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当他看到自己论文的状态再次改变时,此时宁为甚至觉得自己应该为之前对西方国家的刻板印象而道歉。

    从他所接触到的那些讯息里,毫无疑问这些国家的行政效率通常都是极为低下的。

    简单来说就是什么事都能拖到让人忍无可忍才能收到回信。

    比如据说他们的国内快递大概率要一个月才能到货,生了病要预约个医生可能要等几个星期甚至半年都不奇怪。

    现在看来这些讯息不能全信!

    甚至论坛上师兄的那些指导信息也不能全信。

    比如《自然》杂志社从主编到副主编的效率就超高嘛。

    不到二十四小时就完成了从主编初审,到副主编审核再到安排审稿人这一系列事宜。就算是国内的科技期刊大概也做不到这种速度吧?

    当然,宁为并不觉得这是论坛上那位无私分享的师兄在故意误导。

    大概师兄也是被西方人做事拖拉的错误资讯给迷惑了吧。

    此时满心欢喜的宁为压根没想到他的论文之所以能如此快就找到审核人,单纯只是因为他这篇论文的特殊性。

    史密斯的论文毕竟是将整个学界的热情都引爆了,此时全世界起码百分之八十研究PDE这一方向的理论数学家们都放下了手头的项目,开始讨论研究他这篇论文。

    而他的论文恰好是指出史密斯这篇论文错漏之处的。

    所以当这篇论文被亨德尔发给副主编丹尼·乔的时候,寻找审稿人简直太容易了。

    这位副主编只是说了一句:“HI,罗森尼教授,我这里有一篇指出了史密斯那篇论文明显错漏的数学论文,您近期有时间做一下审核吗?”

    然后对方就欣然同意了。

    同样的话,丹尼·乔说了六遍,很顺利便帮宁为找到了五位审核员。

    是的,宁为完全不知道就在他对着电脑傻笑的时候,有五位世界级的数学教授正在一边研究他的论文,一边在不停验算着。

    如果他知道这些大概会觉得很荣幸,然后诚惶诚恐。

    不过这个时候他只是在傻笑过后,便关上了电脑,洗漱之后爬上床。

    至于那帮人探究他跟杨晓慧在回寝室的路上聊了些什么的问题,全被他直接无视了。毕竟他真没感觉到杨晓慧对他有特别的兴趣。

    即使有,似乎也没那么重要。

    ……

    第二天,周日。

    寝室里早已经躺平的徐瑞轩跟罗翔转了性,成了最热爱学习的阳光少年。早早的起床,将自己拾掇得妥妥帖帖之后便拿着书,兴冲冲的出了门。

    把宁为跟刘聪留在寝室里。

    不用说这两货肯定是私下里跟许墨和卢佳佳约好了一起自习。

    名校的学习氛围还是很浓的。

    尤其是大学里早早规划好要考研的学子们,周日里依然选择自习的比比皆是。

    学校也非常体谅学生们,包括总图、工图、信图在内的所有图书馆除了特定区域外,也跟平时一样向所有学生开放。

    当然,对于徐瑞轩跟罗翔来说一起上自习大概只是由头。

    刚刚坠入爱河的少男少女们,恨不得分分秒秒都腻在一起都好。

    哪怕在自习室里只能没事瞟上一眼,都能收获满满的幸福。

    对于这些宁为到是并不羡慕。

    他起床后第一时间依然是打开电脑登陆了《自然》投稿系统的后台。

    这次奇迹没有出现,依然是under review状态。

    不过这才是正常的。

    如果这种学术论文能审核如此之快,那宁为大概会觉得《自然》这期刊不太严谨。

    看完了论文状态,宁为拿起书便也决定去图书馆。

    这次他准备看看考研政治方面的书籍。

    既然下定了决心要考一所好学校,现在他似乎只剩下政治一门短板了。

    如果看政治书也能举一反三,宁为觉得自己北大数院大概能稳了。

    “我也去上自习了。你还睡?”临走时,宁为冲着刘聪问了句。

    “别管我,让我睡死过去吧。我要让那两个重色轻友的家伙永远良心不安。”刘聪裹在毯子里,生无可恋的回了一句。

    显然一大早上徐瑞轩跟罗翔的离去对这位可怜孩子的打击很大。

    本来大家都是单身狗,现在竟然有两个突然就找到了另一半,另外还有一个明显有机会只是自己不争取,唯独他,舅舅不疼姥姥不爱的……

    的确挺打击人。

    宁为很同情刘聪的遭遇,然后果断的关上门扬长而去。

    不能接话,否则这家伙可能会从床上蹦起来,拉着他不准离开,然后在寝室里把徐瑞轩跟罗翔不间断的骂上三个小时……

    ……

    宁为直接到了信图分馆。

    这次他直接找了一本往年编的考研政治。

    但这次让他失望了,看到这些冰冷干燥的文字,他的脑子里完全没给他任何神奇的回馈。

    别说举一反三了,就是看书的速度似乎都是正常的。

    如果一定要说跟以前有什么区别,大概就是他的记忆力似乎好了些,看过的内容似乎刻印在了脑海里。

    当然,这也可能是错觉。

    根据艾宾浩斯遗忘曲线造成这种错觉的原因就是短期记忆伪装了长期记忆。

    换句话说,他没被政治大佬附身。

    想考上心仪的学校,政治这一科还是要好好努力的。

    正想着,手机在兜里震动起来。

    宁为拿出来看了看,是徐瑞轩直接发的一张题目照片。

    设(x)在[a,b]上具有连续的二阶导数,且ft(a)=ft(b)=0,证明在a,b内存在一点se,使∫baf(x)dx=(b-a)*f(a)+f(b)/2 +1/6*(b-a)3fm(se)。

    不用问,这是许墨又碰到不会的数学题了,然后徐瑞轩开始了云求助。

    没等宁为回过神来,一连串的消息过来了。

    “赶紧的,兄弟,把解题过程写下来然后拍过来,哥们帮你把消息打探清楚了。”

    宁为苦笑。

    有用的时候就是果然就是好兄弟了。

    不过想了想,宁为还是没有直接解题,而是飞快的在手机上回了一句:“泰勒公式加介值定理,不用谢。”

    “麻蛋啊,那么多展开式谁还记得清楚?”

    “不记得展开式可以自己推啊,加油,你可以的!”

    “大哥!不能见死不救啊!”

    看了这条消息,宁为笑了笑,然后果断的把手机调成了静默模式……

    调侃的时候叫儿子,有求于人了叫大哥,这种兄弟,不能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