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科技之锤 > 012 一篇论文的环球旅行
    英国很小,但伦敦很大。

    这是世界顶级期刊《自然》主编亨德尔的口头禅。

    每当他向远道而来的朋友介绍伦敦这座城市的时候,都会如此介绍。

    可见亨德尔对这座城市爱得有多深沉。

    即便一大早起来,窗外依然是雾气弥漫,天阴沉沉的,浓重的云层像是随时都能挤出水来。但他的心情依然不错。

    对于一个正统的英国绅士来说,他早已经习惯了伦敦阴雨连绵的天气。

    而且还有喜事。

    如同他意料的那样,《自然》上刊载的那篇证否N-S方程的论文在整个学术界惹出了极大反响。可以想象,接下来几个月《自然》还将迎来一大批高质量的论文,来探讨这个学术问题。

    这篇论文还是他通过私人关系争取来的。

    本来依史密斯的本意,这篇论文是要首发到《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或者《科学》上的。

    并不是说《自然》不好,但史密斯毕竟是美国国家科学院的院士。

    说到底,各大世界顶级期刊之间,尤其是综合性期刊之间也是存在竞争的。

    谁家刊载的优质论文更多,自然指数便越高。

    像史密斯这种必然会让学术界争议的优质论文,更属于抢手货,要知道影响因子跟引用次数是成正比的。作为期刊界的顶级玩家,《自然》很清楚其中的好处。

    毕竟每被反驳一次,也会贡献一个影响因子吧。

    如果最终被证明这篇论文是错误的,撤稿就完事了,该有的影响因子已经赚到了,不磕碜。

    好吧,亨德尔必须得承认,他不喜欢美国人。因为这帮强盗抢走了日不落帝国曾经所有的辉煌与荣耀,但他挺喜欢史密斯。

    土生土长的美国人还愿意扎扎实实做基础研究的,真心不多了。当然也可能是家学渊源,史密斯的父亲本就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数学教授。

    好吧,又想远了。

    很绅士的跟秘书打了声招呼,然后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将帽子跟黑色的雨伞都挂在架子上,亨德尔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打开了电脑。

    很快秘书走进了办公室端来了一杯咖啡。

    除了周一跟特殊情况外,每天早上都是亨德尔的审稿时间。

    秘书关上门,电脑也正好启动完成,在他端起咖啡喝了第一口时,连续响了几声“叮咚”。

    对于亨德尔来说,这是极为悦耳的声音。

    自从上次投稿系统升级之后,后台已经可以通过关键词过滤,将主编希望看到的论文类型给予优先排列。

    这个功能真的非常实用。

    就比如在史密斯的论文引发震动之际,亨德尔很自然的便将NS方程设置成了关键词。

    当然,他并不对现在就撰写的论文很感兴趣。

    因为真正的大佬此刻应该还在研读阶段,就算要发论文反驳,大概也要再等些时日。

    但他不介意看看大家的反响。

    打开投稿系统,果然已经有两篇关于N-S论文的讨论。

    亨德尔打开了第一篇,照例先花一分钟研究作者。

    嗯,来自,华夏?

    还是学生?

    好吧,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尤其是论文题目,《论史密斯N-S方程存在性与光滑性证否过程的三处错误解析》。

    亨德尔下意识的便将鼠标移动了拒绝的按钮上。

    这明显很不靠谱。

    但职业素养还是让他先点开了cover letter。

    然后亨德尔犹豫了。

    他不是数学家,博士的专业研究的也不是数学,但他清晰的记得之前审稿人之一那位数学大拿对他说的话。

    “如果史密斯这篇论文有瑕疵的话,大概率就是在对发散情况下的描述跟定义。我暂时不敢肯定他是对的,也同样不敢肯定他是错的。”

    恰好在cover letter中,第一个论题就是关于发散。

    好吧,发散……

    起码证明这个来自于华夏的学生还是有些水平的。

    或者应该让评审员们看看。

    作者没有屏蔽跟制定评审员,亨德尔检查了论文净稿,这个叫WeiNing的作者没有在论文净稿中留下任何身份信息。

    鉴于宁为的身份,亨德尔决定采用双盲评审。

    简而言之就是作者跟评审员都相互不知道对方的身份。

    实际上这种评审方式《自然》是在近几年才在征求了各方面意见后才开始尝试的,但使用的并不多。

    否则也不会在征稿系统中让作者给出推荐或者申请回避的审稿员。

    方式各有利弊,不过亨德尔觉得评审这篇学生写出的数学论文,双盲的方式还是利大于弊的。

    既然将史密斯的这篇论文争取到了,当然要发挥出最大的效果。

    只要这篇论文真有水平,为什么不能刊载呢?

    于是他很自然的将这篇论文通过投稿系统转发给了华盛顿编辑室的罗曼·威尔逊副主编。相信这位数学博士应该对这篇论文同样很感兴趣。

    ……

    华夏,江城。

    宁为在喧闹声中醒来时,天已经大亮。

    下面三个人正充满朝气的吵闹着。

    “大四了还搞联谊寝室?亏你们想的出来!”

    “呵,人家寝室里四个女生现在都单身,你要是没兴趣,而且我跟刘聪都看过,颜值绝对都在七十分以上,素颜哦!所以啊,你要不想参加我们的集体活动,可以自便。”

    “呸,我能不参加吗?我要不去怕宁儿子会被你们忽悠瘸了!”

    “呵,宁娃娃明明是我们的儿子,啥时候变你儿子了?”

    ……

    宁为无语的拿起手机看了一眼,11点20。

    他记得自己是八点半左右上床的。

    才睡了两个多小时,但似乎感觉已经没有半点困意。

    如果换了以前,他可能闭上眼便能又睡着了。

    但此刻他却只觉得精神抖擞,当然最重要的是,很饿,他从来没有饿到过如此地步。

    那种真感觉自己能吃下一头牛的饥饿感,能让人发疯。

    于是他一个翻身便爬了起来。

    “嗯?”

    三道目光集中到了他身上。

    “谁有吃的?给我垫垫肚子先,今天中午轩公子请客,昨天说好的。地点随便,等我洗漱完就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