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科技之锤 > 004 完了,大脑出问题了!
    在宁为确认了自己的英语似乎真的已经可以做到无所不晓之后,罗翔也把饭打回了寝室。

    很丰盛。

    五菜一汤,还不算两个鸡腿。

    把已经提前吃过的两个人馋得直流口水。

    用罗翔的话说,现在对宁为最重要的就是要化悲愤为食量。

    正所谓日啖荔枝三百颗,惟有吃着留其名。

    宁为犹豫了再三,最终决定不告诉任何人自己的小变化。

    毕竟他不想让自己显得跟其他人不同。

    寝室里有三个没坏心的大嘴巴已经给过宁为无数次教训,在学校里任何个人秘密只要有两个人知道,最多两小时就能成为全班都知道的秘密。

    在刘聪跟徐瑞轩钦羡的目光中,饱餐了一顿后,罗翔主动说道:“今天我陪你去上自习吧,仔细想想,虽然我是被调剂到咱们数院的,但既然任命了,考研这种事还是得搏一把的。总不能毕业就失业了,多丢人!”

    然后罗翔话音刚落,徐瑞轩便立刻说道:“别啊,陪老宁上自习这件事就交给我跟刘聪吧,老罗,你该干嘛,干嘛去。我早就决定要考研了!”

    宁为很无语。

    寝室里有两个被调剂到数院数学与应用数学专业的。

    一个是罗翔,一个是徐瑞轩。

    两人大一的时候,都还摩拳擦掌、刻苦用功,发誓一定要努力学习,在大三前就完成转专业的夙愿,重回最爱的计科院怀抱。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却往往是骨感的。

    虽然江城大学不像其他学校要求转专业学生必须达到年级前百分之十那么离谱,但作为最热门的专业想转入计科学院难度也是很大的。

    比如在原专业学习的所有课程平均学分绩点不能低于3.5且高考时数学成绩不能低于单科总分百分之八十五这一条,就直接将两人劝退了。

    徐瑞轩第二条到是满足了,但他觉得自己在数学平均GPA都能到3.5了,还转个屁的专业啊!

    至于罗翔,他竟然因为高考的数学成绩把他卡在数院动弹不得。

    相当讽刺!

    总之,大一蹦跶了一年之后,两人便选择了躺平,然后发现原来躺平是如此快乐,从而一发不可收拾。

    宁为好歹还在大二时拿过一次CMC数专类省赛的二等奖。

    至于刘聪大概就是自保无忧。

    罗翔跟徐瑞轩则是完全躺平。

    除了没挂过科外,基本拿不出任何成绩。

    就没挂科还得感谢宁为跟刘聪每次期末考的友情支援,尤其是复变函数、微分几何、线性控制系统这样的专业课,罗翔基本上都是靠宁为冒死相救才侥幸过关。

    “你们?考研?”宁为白了眼罗翔跟徐瑞轩。

    三年下来大家知根知底。

    罗翔家里其实条件不错,即便专业比较冷门,毕业后安排个工作问题不大。所以考研从来不是罗翔的必选项。

    至于徐瑞轩,家里都是公务员,只等他大学毕业也回家去考公务员。

    “别瞧不起人啊!我不但考研,还要跨专业考研。对了,轩公子,你不是说有个远方表舅在清华当老师嘛?去帮我问问清华的研究生好不好考!”

    “呵呵,罗翔啊,不是我埋汰你。能问出这个问题,你的智商这辈子就跟清华没啥缘分了,真的。你还是继续躺平吧,陪孩子……呃,是陪宁为考研这种事,有我跟刘聪就够了。”

    ……

    最终还是寝室三个人一起架着宁为去上了自习。

    刘聪跟徐瑞轩表现得尤为积极。

    还专门带了两本习题册。

    江城大学在自习室的安排上同样很人性化。

    一般来说,距离四大学部大三寝室最近的那栋教学楼在非上课时间,大半都会开放为自习室。

    不过天气热的时候不管是教学楼空调的自习室还是图书馆、开放自习的食堂,都比较抢手,经常占不到座。

    但今天下过一场暴雨,气温舒适,清风拂面只有舒爽毫无燥热,便没了这方面的困扰。

    “去哪上自习?教5?”被架在中间拉出寝室的宁为郁闷的问道。

    偏偏他今天不想去自习,却被两个大概连自习室门朝哪开都不知道的家伙拉着去上自习。

    这感觉不知道如何形容。

    “去总图,那儿美女多!”徐瑞轩当即否决了宁为的提议。

    教5是理工科常去的自习室,总图书馆是属于整个学校公共自习室。

    理工科女生少,但江城大学的文科类跟艺术类专业美女还是很多的。

    比如文学院、经管学院,不止比例合理,基数还大。

    三道鄙夷的目光让徐瑞轩不太好意思,刚想改口。

    “算了,既然大家集体出动,我们还是满足一下寝室里思想最龌龊那个家伙的一点小心思吧。总图就总图吧,孩子大了,喜欢看美女也是很正常的。”

    “呵呵……”徐瑞轩看着罗翔冷笑。

    “总图的自习室这时候去肯定是没座位的,而且我们也没预约,真要去图书馆,还不如去信图或者工图撞撞运气。”宁为无奈的解释了句。

    “不怕,跟我走就行了!”徐瑞轩神秘的笑着说道。

    说完之后,徐瑞轩又一脸正气的说道:“这么直接去上自习没意思,我们来玩个有意思的游戏。如果总图有位置,宁为得承认自己有女朋友怎么样?”

    宁为有些懵,什么叫承认自己有女朋友?

    他有女朋友会不承认吗?

    他是压根没有女朋友好不好。

    “什么意思?”

    “就是一个游戏,等会如果有女生问你有没有女朋友,你要很肯定的说有!”

    “这概率基本为0!”

    “先说答不答应嘛!”

    “你就答应他吧,反正就是玩嘛!”刘聪在一边帮腔道。

    罗翔狐疑的看着两人,说道:“不对,我怎么感觉你们有什么阴谋?”

    “行吧,我有女朋友!赶紧去总图吧?”宁为头疼的说道。

    他算是怕了寝室这几位大神了。

    不过突然想起来,四个人的图书馆账号,大家都是彼此知道的。难道徐瑞轩真的提前预约了位置?

    ……

    果然,到了总图书馆,刷了学生卡,四个人都顺利的进入到图书馆内。

    还显示提前预约好了座位。

    宁为还没闹明白是什么状况,便被徐瑞轩带到了三楼自习室一处僻静的角落。

    这是一处六人座的桌子,已经有两个女生坐在那里正看着书。

    “隆重为两位女士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一直背后为你们解决考研题的宁为同学。”

    徐瑞轩极为正式的说道。

    宁为有些懵。

    “你就是宁为啊,这些日子谢谢你了。也谢谢刘聪跟徐瑞轩。”其中一个留着长发的女孩落落大方的抬头说道。

    罗翔率先反应过来。

    “哦,难怪你最近天天都拿着几道题磨宁为,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我擦,你们今天提议寝室一起出动来上自习,原来是这么个情况。”

    “呸,老罗,你想多了,其实我们只想带着宁为,没想带你的,是你一定要跟着。”

    “别废话了,我先来介绍一下吧。这位是许墨,这是许墨室友兼闺蜜杨晓慧。宁为你们都认识了,那个喜欢抬杠的废物叫罗翔,他跟那位网红老师虽然同名,但能力差了大概一万倍。”刘聪一本正经的解释道。

    “呵呵……”

    “呸!”

    ……

    几个年轻人你一言我一语很快宁为便了解了事情经过。

    这事得从上个月刚开学时说起。

    许墨跟杨晓慧早早的决定考研,最近开始复习数学。某次被一道数学难题折腾得夜不能寐后,许墨直接在学校BBS上发了个帖,大概意思就是自己已经被数学折腾的内分泌失调……

    这个帖子恰好被徐瑞轩看到了。

    想到经管专业考研只需要考数三,他一个数专的学生还不是手到擒来?

    于是便主动私聊要帮助人家。

    当然宁为很清楚,这货大概率就是看到人家性别那一栏写的女,就忍不住想要撩拨一下。

    在BBS上交流了一段时间之后,上周两人还真加了微信,许墨也开始在线下把题目发给徐瑞轩求解答。

    后续的情况就明了了。

    当徐瑞轩发现即便是数三的考研题目对两人来说也是高不可攀的障碍之后,先是跟刘聪交流,发现刘聪这货也不行后,便开始了跟寝室里学习最好的宁为频繁的学术交流。

    直到今天下午,刘聪跟徐瑞轩跑去跟人家线下见面。

    但有些东西瞒不住了,两个女生又对那个一直默默在背后帮两人解题的家伙比较好奇,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徐瑞轩跟刘聪死乞白赖的把宁为拉倒了总图学习区。

    现在六个人坐的也很有讲究

    杨晓慧坐在靠墙的最左边,临近窗户,她旁边就是许墨,宁为在许墨的要求下,坐在了女孩身边,罗翔则坐在宁为对面。

    徐瑞轩委委屈屈的坐在了许墨对面,刘聪便只能坐在了杨晓慧对面靠窗户的位置。

    “听刘聪说你的数学超级厉害,还在全国拿过数学竞赛奖?”等四人选好了各自位置,许墨好奇的冲着身边的宁为问道。

    有一种牛逼,叫兄弟吹出去的牛逼。

    实际情况是宁为只拿了省奖,国奖需要进入决赛,他压根没接到通知。

    但这个时候似乎不能落了刘聪的面子,宁为只能含糊的“嗯”了一声,然后试图将注意力转到书中。

    还好许墨并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他喜欢小巧温柔的那种,许墨身材高挑,人高马大的,的确跟健硕的徐瑞轩或者刘聪更搭配。

    到是许墨身边那个一席翠色连衣裙,身材偏瘦,明显较为内向的女孩子比较对宁为的胃口。

    不过她基本不说话,只是在刚认识时,眼神在宁为身上转了转,便开始低头自己看书。

    好在宁为也没什么不堪的想法。

    谈恋爱?

    不存在的!

    没钱!

    ……

    “你要这么厉害的话,帮我看看这道题。”许墨毫不客气的递过来了一张打印好题目的A4纸。

    宁为接过来看了看。

    “某车间共有N台机床,因为需要换刀具跟测量,机床需要时而工作,时而停止。设t时刻正在工作的一台机床,在t+△t时停止工作的概率为μ△t+O(△t),再设t时刻不工作的一台机床,在t+△t时开始工作的概率为λ△t+O(△t),而且各机床的工作情况相对独立。用X(t)表示t时刻正在工作的机床数。”

    “求证:a、{X(t),t≥0}是齐次马尔科夫链的过程;”

    “b、求出它的平稳分布;”

    “c、特别当N=10,λ=60,μ=30时,求出平稳态时至多有三台不工作的概率。”

    ……

    看完这题目宁为的第一感觉是无语。

    逗呢!

    什么时候数三需要考生灭过程了?

    但下一刻,宁为震惊了。

    因为他还没来得及开始考虑这道题该从哪入手了,脑子里已经自动浮现出了完整的解题过程。

    非常简洁、完整,还包括了最后一个问题的答案。

    至多三台不工作的概率为0.599.

    不止如此,脑子里还顺带着多出许多他一知半解的相关概念,比如马尔科夫链。

    甚至还引申出了相关的机器学习算法,马尔科夫随机场、马尔科夫决策。

    这种感觉似曾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