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科技之锤 > 001 电车难题
    2021年10月11日,华夏中部,北湖省省会,江城。

    “轰隆隆……”

    一连串白光闪耀过后两秒,连绵的雷声震耳欲聋。

    很快大雨倾盆。

    黄豆大小的雨点无情的自天而降,打在人身上甚至会隐隐生痛。

    更吓人的是,此时不过下午一点半,刚刚还是阳光明媚的天气,突然便雷暴轰鸣,乌云隔绝了阳光,将方圆数十公里的世界,笼罩在如同世界末日般的黑暗之中。

    只有不时滑过的闪电,才能为这个世界带来一丝丝狰狞的光明。

    国立江城大学的校园瞬间便被雨水完全遮掩。

    无数手机从寝室、教室、图书馆,等等各个位置伸出,随时准备抓拍着天上如同群魔乱舞的闪电。

    很快,江城突然遭遇强对流天气的景象便通过无数的朋友圈跟抖音短视频传遍了全国,惹来各种无数调侃跟议论。

    “谁家道友在江城渡劫?”

    “妈耶,大下午突然就成晚上了!吓死人了!”

    “已经习惯了台风每年洗礼的我,看这视频,内心毫无波动!”

    “看,视频里好像有个傻子在狂奔,怕不是失恋了吧?”

    ……

    宁为正迎着暴风雨在校园的路上狂奔。

    豆大的雨点打在他清秀的脸上,时不时的会留下一个红印,但他似乎根本没有觉察,脸上看不到丝毫波澜。

    是的,宁为一直是个很冷静且拥有理性思维的人。

    比如任何人经历了刚刚发生在他身上那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估计都会情绪激动到爆,但他并没有。

    哪怕倒霉到跟研招老师对质后,回寝室的路上碰到这场大雨,他也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愤懑情绪。

    当然,也可能因为他已经用自己的方式发泄了心里那股子邪火。

    情况是这样的。

    作为江城大学数学与统计学院的一员,宁为的成绩其实挺不错的,起码绩点一直在班上稳定排名前十。

    于是很自然的他开始在大三寒假便准备申请本校的免推生资格。

    毕竟数学这一科,不继续读下去,就业路径可并不算宽广。

    很不幸,今年数学与统计学院比往年少了五个名额,只有二十八个。

    他落选了。

    这其实也没什么。

    拿不了免推生名额,继续考研便是了。

    然而,学校免推生领导小组经过研究后续又给学院另外划拨了两个名额。

    这次他应该十拿九稳。

    毕竟之前落选本就是差之毫厘。

    然而今天学院公示的免推生名单中依然没他。

    他找去学院研招办公室询问得到了一个很合理但一般人无法接受的解释。

    他递交的纸质申请材料丢了,所以属于无效申请,于是把他给漏了……

    老师很诚恳的向他道了歉。

    但并没有给他一个解决方案。

    不过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收获,比如他收到了老师期许满满的肯定跟鼓励。

    “宁为,这是我们工作的失职,对不起。不过退一步说,你的成绩很不错,而且能力很强,保研不成考研一定是没问题的!”

    宁为觉得自己应该很感动,但他没有,所以他选择了一拳头挥到那位老师的脸上,毫无防备的老师在“嗷”的一声尖叫后,瞬间扑倒在自己的办公桌上。

    然后,宁为趁着办公室内一片混乱之际跑了,刚出门便碰到这场大雨。

    其实很应景。

    ……

    “呼……”

    宁为正重重的喘着粗气,毕竟暴风雨中狂奔是体力消耗很快的。

    身体上的疲累让他完全没有注意到一个亮点混杂在雨水中据他越来越近,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他张口喘气的那一刹那跟着数滴雨水一起,钻入了他的口中。

    如果有电子显微镜此时跟踪着这个光点,就会发现在它在进入宁为口中后,迅速伸展成了一个类似于蛋白质分子的多肽链结构。

    如果有电子显微镜此时跟踪这个光点,就会发现它在进入宁为口中后,迅速在其表面形成一层非常密集的聚糖,作为欺骗免疫系统的盾牌,然后一头扎进了微小的血管之中,即便跟体内担当卫士的白细胞擦肩而过,也怡然不惧。

    然后顺着血管进入到宁为的大脑,光点再次改变形态,潜伏、融合、直到跟周遭环境无分彼此。

    对此一无所觉的宁为继续向前狂奔着。

    “轰隆隆……”

    又是一道庞大的链状闪电从天际滑过,照亮了阴沉的世界,数秒后震耳欲聋的雷声奔涌而至,就在这时已经向前跑出十多米的宁为突然只觉得脑子里也是一阵轰鸣,随后眼前在瞬间的黑暗之后,光线开始飞快的重组。

    当感觉再次归拢时,宁为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

    荒郊的野外,他的两边有两条铁轨。

    他的左边是被打理的很好,可以正常行驶的铁轨,几个孩子正兴致勃勃的在铁轨上用垫石搭着积木。

    另一侧则是段废弃的铁轨。

    只有一个小男孩孤零零的坐在铁轨上,冲着对面喊着:“妈妈说那边的铁轨不能去,会有火车经过的。”

    但在另一侧铁轨上的孩子们却完全不为所动,甚至讥笑着那个小男孩:“哈,看那个胆小鬼。”

    垂下头,宁为发现他的手正握着一个分轨扳手。

    上面有很明显的标识,当他用力压下扳手,火车就会从正常行驶的轨道上,转移到被废弃的轨道上。

    这条轨道被废弃的时间明显不长,而且很长,火车在上面安全停下来没有半点问题。

    当这些信息一条条的在被大脑收集齐全,没等宁为缓过神来,一辆列车便疾驰而来。

    司机发现了正在铁轨上玩耍的孩子们,开始紧急制动,并按响了喇叭。

    然而在铁轨上玩耍的孩子们这一刻被吓呆了,一个个傻傻的站在铁轨上。

    从列车此时的运行速度来看,绝无可能在撞到这些孩子们前停下来。

    “啊!”

    另一边铁轨上的男孩同样呆住了,坐在原地,发出一声惊叫。

    这一刻选择权交到了宁为手上。

    他可以选择什么都不做。

    那样在正常轨道上的五个孩子大概率会被刹不停的火车撞死,也意味着也许有五个家庭将支离破碎。

    他也可以选择把分轨扳手按下,火车将会直接冲向废弃轨道。

    但那里也有一个无辜的孩子,正惊恐的坐在那里。

    视线中,他似乎看到了火车驾驶舱内驾驶员正拼命地向他挥手,示意他赶紧按下扳手。

    所有孩子的目光最后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有惊恐,有祈求,有绝望……

    说起来很慢,但实际上这一切都是在刹那间发生。

    快到宁为感觉自己刚进入这个场景,还没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必须要直面这一切的发生,并做出自己的抉择。

    按下分轨扳手,

    或者冷眼看着悲剧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