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平行世界的综艺生活 > 015章 灰色头像
    第二天,秦游君红着眼藏不住的疲色,却精神亢奋的样子让王宽都吓了一跳。

    年轻人虽然身体好,但还是要注意休息啊。

    秦游君口头称是,拿出润色后的、更成熟的《人生一味》提案。

    待王宽仔细翻看,详细问询,很是满意的收好。

    沿着胡主任这条线,交由经视频道的领导看过,这事差不多就能成了。

    科教人文类节目比例的扩大,就意味着此类节目审批门槛的放松,何况,《人生一味》的属性就注定它比那些名人担任嘉宾的美食类节目花钱更少。

    ……

    “游君,在干啥呢?”

    从外面走进来的郭林昌给老刘散了根烟,过来问道。

    “上网查询点资料,看看哪儿的夜市烧烤出名。”

    秦游君拖动着鼠标,笑着答道:“王总监去台里了,说希望很大,我这不是看看哪儿出外景合适。”

    “呦,做准备做得很足吗。”

    “不准备不行啊,我都没怎么出过远门,各地烧烤品类都搞不全,不抓紧时间看点资料,到时候一问三不知,可说不过去。”

    “是这个理,那我不打扰你了,《调查大发现》还有一批选材文案的活要干,上面可催得紧。”

    郭林昌感概着,坐在自己的办公位不再闲聊。

    下午四点。

    秦游君关掉网页,伸伸懒腰,总算是对烧烤界的生态有了一定了解。

    正打算摸鱼下班,一个电话敲了进来。

    “阿君,今晚有空吗?”

    却是大学室友尚志闻打来的。

    “怎么,有活动?”

    “嗨,什么活动啊,江彝良那小子生日,打算找还在C市的老同学聚聚,企鹅群都通知了,看你老潜水,我就打电话了。”

    “哈哈,忘记看了。”

    “你不是在星星快乐实习吗,晚上能来不?”

    “哪儿集合啊。”

    “具体情况上企鹅,我还得跟其他几位打电话呢,一眨眼,都快毕业一个月了,都是在企鹅上吹水,怪没意思的。”

    “你又不打枪,我跟阿东(秦游君另一个室友)还偶尔组队玩反恐精英。”

    “打枪有啥意思,挂了哦,晚上见。”

    下了班,跟郭哥、朱生俊等人打过招呼,招来出租车,径直向太平街驶去。

    傍晚,太阳还未落下,照着街道有种透亮的美。

    太平街是C市LC区保留原有街巷格局最完整的一条街,当然,现在的年轻人喜欢来这不是老建筑保留的好,而是餐饮、酒吧等娱乐场所集中在这。

    某酒吧包厢前,秦游君被招待人员带过来的时候还有些异样的情绪,但真的推开门,听到里面几个熟悉的谈笑声,脸上顿时浮起笑。

    “你丫现在才来。”

    “我下了班就往这赶了。”

    一阵打闹,旁边的曲东已经递来开好的洋酒了。

    包厢内,气氛很热闹。

    江彝良,今天的主人公,市区本地人,家里条件不错,大学时他就挺会来事。

    商志闻,市区本地人,秦游君室友;

    曲东,秦游君室友,但跟秦游君一样老家是乡镇,另就是几个不太熟的外系同学。

    几杯酒下肚。

    商志闻开始抱怨,“我上班那破公司,天天让写文案,还老是这不行那不行,问要怎么改吧,不知道,就让重写,自己领悟,吗了个巴子,一张好脸都没给过。”

    “嗨,谁不是呢,我这上班两周了,一直给我那老师跑腿,买罐红牛都让我跑,还说尽快熟悉,使唤人还差不多。”

    好吗,一场聚会,变成牢骚大会了。

    反倒是越发泄,喝酒的气氛越好,玻璃杯和桌面的擦碰声不断。

    不过也是,编导说起来就业范围很广,各级文化广播、影视舞台,看着选择很多,但哪哪不看资历和学历。

    行业新人想打开局面,总是困难的,秦游君就知道,他的一些同学毕业后干脆就没往这行发展。

    江彝良就是继承家业的类型,比秦游君家的铝合金门窗要高大上的多,但家庭条件好不代表没有烦恼,这货就一直说想开个广告公司,他爸妈不肯,可能这辈子是接触不了娱乐圈了,还说哪天遇到明星,有签名的机会就给他带张。

    商志闻就自嘲,人明星会搭理咱?遇到接待的活,还可能近距离说说好话。

    该吃吃该喝喝,性质来了就唱一首。

    秦游君唱歌很难听,也不说难听吧,比KTV麦霸差了好几个等级的那种,词能唱对,调就管不了那么多了,高音上不去,低音下不来,他就取巧选了许淞《寻雾启示》专辑里的《灰色头像》。

    这位三巨头之一的网络歌手近几年非常流行,他很喜欢,学校广播老放,但对于还掌管着很多资源的70后、60后,很多“业内老人”并不喜欢他,其唱功被各种diss。

    当然了,包厢内没人在乎就是了,大家也就听个流行,谁管你是不是录音棚歌手,人有才就行。

    毕业后的这场聚会里,《灰色头像》是很恰当了——

    “你灰色头像不会再跳动

    哪怕是一句简单的问候

    心贴心的交流一页页翻阅,多难过

    是什么,坠落,升空

    又想起你曾说的陪我到最后

    暖色的梦变冰凉的枷锁

    如果时光倒流我们又能抓得住什么……”

    酒壮人胆,秦游君是很少开腔的,这一次也破了例。

    大家嘻嘻哈哈,也没人在乎他唱跑调了,唱到副歌,曲东还凑上来合唱。

    这些日子里,秦游君心里没点感受,那是骗人的。

    他比室友、同学们稍好的一点在于,心里有底,有一定的安全感,至少知道往哪使劲。

    可正如歌词那样,毕业即失联,很多熟悉的企鹅头像是不会再亮了,一路走来,小学同学、初中同学、高中同学,没几个能一直保持联系。

    “照几张相吧。”

    蛋糕送进来了。

    7、8个人勾肩搭背站成一排,找来服务员给他们照几张合照。

    照片没啥构图感,甚至因为光线的原因,显得大家面部光亮的过分,但大家咧着嘴,有的人手上还拿着酒瓶,笑得很开心。

    或许以后的日子,大家同样会慢慢失联、陌生,但祝愿我所有的同学,生活上幸福美满,事业上一帆风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