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人在神国,刚成人间收容物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兰伯特的好运
    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神战,便这般始料未及的突兀爆发!

    炽热火焰和咆哮闪电,在半空中对撞,轰然间化为第二轮烈日,照亮压城黑云,亦吸引全城目光。

    教堂外,港口边,巷子里,无数神甫信徒民众,抬头望天。

    看着那宛如末日之景,于肺腑皆崩间,魂惊魄骇!

    “……神战!”

    趴在梦境之地呕血的神甫帕尔默,心神尽数被透明大地之下爱格伯特之城肆虐的力量所吸引。

    目之所极:

    ——火海焚天,电蟒乖戾,泼天蚀雨,虬劲血肉。

    完全超出理解的力量,令他触目惊心,心神为之所夺!

    透过透明的梦境之地俯瞰爱格伯特岛,大海似乎都被天空之火染成了万里火海,乖戾咆哮着烹煮小岛!

    时间在这一刻失去了意义。

    不知过去多久,这场足以令爱格伯特传唱的史诗级事件,在悄无声息中落下帷幕。

    没人能看出,究竟是哪道闪电力挽狂澜?又是哪朵火焰压垮一切?

    总之,在众生回过神来时,火焰不在炽热,雷霆不在咆哮,黑云逐渐散去,失去火焰照耀的梦境之地,逐渐回归最初。

    一切都结束了。

    但人心的沸腾,却才刚刚开始。

    “梦境商人竟然、竟然是神明!!!”

    “天呐,我居然同神明交易过?我到底错过了什么?”

    “早知祂是神明,我当初就该……”

    不知是宣泄死亡恐惧,还是振奋亲历神迹,参与交易会的超凡者、以及神秘学爱好者们,沸腾起来。

    那是一声声骇然震惊;

    也是一道道怅然痛惜;

    更是难以置信的诡谲荒诞……

    不过,更多的是,却是面无血色的沉默。

    神战,对所有目击者都产生了不可逆转的影响,这份影响足以改变他们的人生。

    “这里的真实世界乃是风暴雨神领地,未经祂的允许,我的擅自闯入会被视为入侵。”

    一声喃喃自语,淹没在一片语无伦次的惊呼中,却引来半神泰伦斯的注意。

    “你说什么?”

    半神泰伦斯身影一闪,出现在一名小姑娘面前。

    这小姑娘正是阿娃。

    布伦达看到这一幕,目露惊惧之色,但还是鼓足勇气,将妹妹护在身后。

    “那、那是梦境商人曾经说过的话。”

    阿娃低声解释,眼神中掩不去的明悟。

    直到此时此刻,她才真正意义上理解这句话所表达的含义。

    半神泰伦斯浑身一震,蓦然无言,心中泛起无尽悔意。

    如果他能早点知道这句话,或许他就不会动手,也就不会发生眼前这一幕。

    他再次追问一番阿娃遇到梦境商人的一些细节,随即深深看了一眼阿娃,转身离去。

    他需要赶赴教堂,既是询问战况结果,也是领罪受罚。

    ……

    ……

    刚刚驶过风暴湾,集体意识之海情况骤变,沸腾大洋依旧沸腾,却倏尔染上一层血色。

    “唳——”

    伴船而行的梦鲸,好似嗅到不可名状的大恐怖,发出悠长示警,随即调转庞大身躯,原路返航。

    ‘现实世界有变?’

    凭栏而立的哈灵顿海军总督兰伯特,见状脸色大变。

    他深知,能够改变集体意识之海的只有众生。

    如此突兀的转变,只能说明现实世界发生了影响无数人的大事件。唯有如此,才会令集体意识之海发生如此剧变。

    他心中正犹豫要不要前往现实世界一探究竟?

    “哞——”

    一道喧嚣灵魂的厉啸声,突然从梦境之地深处传来,纵然远隔万里,但这声音中蕴含的力量,依旧令兰伯特体内高位特性活跃起来。

    “旧日?”

    兰伯特大惊失色!

    “返航!”

    他厉声疾呼,决定立即返航。

    不是所有旧日都是白色蠕虫,面对未知旧日支配者,立即远离才是最正解!

    一如蝼蚁遇到人类,究竟是获得蜜糖奖赏?还是沸水泼面?

    没人可以预估!

    “哗啦——”

    黑珍珠上的水手们,纷纷调转桅帆,在猩红的集体意识之海上抛出一条漂亮的抛物线,完成掉头,追着梦鲸离去的背影。

    兰伯特呼吸急促的掏出一枚怀表,咔的按下按钮。

    超凡物品·时间祝福

    ——在怀表规定的时间内,好运滚滚而来。弊端,时间祝福结束之后,运气会相应变坏。

    变坏程度取决于好运时间规避的风险。

    时间祝福好像生效了。

    在滴滴答答的声音中,黑珍珠顺利驶过风暴湾,海水颜色逐渐回归集体意识之海的苍白。

    “呼——”

    兰伯特微微吐了一口气。

    “彭!”

    就在这时,黑珍珠号不远处的海水骤然炸开,一道拖拽着无数火焰的身影,冲出海面。

    兰伯特瞠目结舌,心惊胆战看去,忍不住失声惊呼。

    “阿瑟斯!”

    是的!

    教会委派给他的任务,令他跑空大冰山伊基尔斯也一无所获的阿瑟斯,竟然以这种不可思议的方式,出现在他的面前。

    震惊之色尚未敛去,兰伯特脸上血色骤失。

    心脏近乎停跳!

    他、他看到了。

    看到了伟大的旧日支配者,竟然追随在阿瑟斯的身后……

    不不不!

    无以名状的旧日支配者,仿佛倦鸟归林,疯狂涌入宁修远的身体,浮现在他的体表,化为灰色火焰纹路。

    阿瑟斯似乎认出了他,他瞳孔放大,张了张口,好似向诉说什么。

    但身形好似不受控制般,遁入长空,消失不见。

    “呼哧……呼哧……”

    虽然阿瑟斯从出现到消失,不过弹指须臾间,但兰伯特却好似经历过一场鏖战,气喘吁吁的喘着粗气,脸色尽是抹不去的惊悸之色。

    他看着阿瑟斯消失的方向,回首看着风暴湾内依旧泛红的海水,心中隐隐意识到了什么。

    “这就是真相吗?阿瑟斯。”

    ……

    ……

    ‘是他?’

    惊鸿一瞥间,看到的黑色三桅帆船,令宁修远心惊肉跳。

    许是经历参与太多旧日事件,甚至本身还成功窃取白色蠕虫命格,面对这场神战的宁修远显得淡定多了。

    这场无以名状、无法理解的神战,在他眼中更像是一场光影效果爆炸的烟花秀。

    但亚弗姆扎带他脱离战场,穿越集体意识之海时,看到的黑色船只却搅乱了他的心境。

    他曾借范伦汀娜之手,收集过哈灵顿王国,乃至黎明神教的情报。

    知道黎明神教曾派遣哈灵顿海军总督兰伯特,驱使黑珍珠号三桅帆船,前往大冰山伊基尔斯营救过他。

    因此他对黑珍珠号特点记忆尤深!!

    三桅帆船,黑色船身,天使铜雕船首,科波菲尔地区人种面貌……

    所有特点组合起来,除了黑珍珠号,他想不起来还有哪艘可以行驶在集体意识之海的船只,具有这些特征。

    在渡过最初的惊愕后,宁修远思绪闪烁中,逐渐平复起来。

    或许,此时所见,并非是一件坏事。

    “伟大的亚弗姆·扎,祢为什么不踩死那头敢于挑衅祢的半神恶畜?”

    转念间,宁修远故意问起这件令他颇为恼火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