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人在神国,刚成人间收容物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星海瞭望者
    以钚电池(核动力电池)供能,装载多种探测设备的阿耳戈斯—2号探测卫星,孤零零的悬浮在寂静太空中。

    它始终看向太阳光圈南极位置,这也是它存在的全部意义。

    在肉眼不可见的太阳南极中轴约40000km处,正悬立着一名全身被黑色材料包裹,无法辨别表面年龄的女子。

    祂是那么的庞大,长达34km的黑色长发,在炽热太阳风中摇曳。

    浑身闪烁的炼金符号,重新定义了美丽和威严!

    祂叫瞭望者,太阳的妹妹,Thaumiel级收容物。

    基金会终极底牌之一。

    不!

    以守护为名义的基金会,怎么有资格收容地球的守护者?

    它只是自私的代表了地球,成了唯一和瞭望者沟通的口舌,甚至以收容名义,屏蔽了瞭望者的存在。

    基金会能够第一时间发现“憎恨之星”,正是瞭望者的指引!

    这似乎也是瞭望者自诞生起一直在做的事情。

    ——饥渴众神一直在暗中窥觊着造物所未知之地,瞭望者看见了祂们前来的波纹,将祂的视界许诺恩赐于人类。

    “瞭望者再次示警!重复,瞭望者再次示警!”

    阿耳戈斯—2号探测卫星突然传回地面的画面,令始终处于“完形磨石”模因防御之下的冷湖观测站,大声疾呼!

    “报告方位,她指向了哪里?”

    “没、没有,她在说话。”

    “快翻译下来!”

    “正在转译……”

    【希望仇恨不会蒙蔽祢的承诺,冰焰之主。】

    “没了?”

    “没了。”

    “发射镭射信息,询问一下瞭望者。”

    “头儿,我估计瞭望者多半不会回应。”

    “闭嘴,干活!”

    ……

    ……

    “砰!!!”

    在GEN+2装甲飞行系统的帮助下,阿莱蒙犹如一颗炮弹,姿态十分不雅的翻滚在地,卸掉最后的冲击力。

    他迅速站起,下意识抬首看向失火点。

    不同于空中鸟瞰之时的失真,从地平线视角看去,火灾现场极具冲击力,滚滚烟柱宛如一条焦黄巨龙,在滔天火海中,张牙舞爪,翻滚啸天!

    “Z-001小队,集合!”

    导师托因比厉声呼喝,将阿莱蒙震撼心神拉回现实,他迅速向导师方位集合而去。

    “看到我身后大火了吗?根据组织传来的最新情报,这场大火收容代号为恒燃之火,顾名思义,它永远燃烧,除非可燃物彻底烧光或置于绝对真空之下。”

    “一旦沾染,除了切掉燃烧部位,目前完全无解。所以切记,切勿碰到火焰,如果不小心碰到,立即切掉燃烧部位!”

    “现在,你们的任务是巡视森林,严防任何一颗火星飘出,一旦发现,立即封入玻璃瓶。”

    “还有问题吗?没有问题,领取装备!”

    潘妮举起右手,指向不远处的背负式灭火器、干冰灭火器。

    “导师,使用灭火器不行吗?”

    “不行!没听到我说的话吗?恒燃之火永远在燃烧,即便用灭火器扑灭,也会立即复燃。”

    托因比语气严肃,心中叹息。

    到底是菜鸟,总会想当然的自作聪明。

    要是老兵的话,吩咐一句就行了,绝对不会擅自行动。

    不过,他也心知,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只有让他们亲身经历过,才会知道异常现象的可怖!

    “还有问题吗?”

    “没有!”

    Z-001小队齐声应诺。

    “出发!”

    托因比一挥手,众人立即前往空投点,领取玻璃瓶,巡视去了,场面看起来颇有几分滑稽。

    此时,火灾现场到处都是奔走的消防人员。

    在刺耳电锯声中,一棵棵大树倒下,这是基金会的备用计划之一,一旦奇术收容失效,这些防火隔离带最不济也能起到缓冲作用。

    越过这些消防作业人员,再往里走,奇术师们赫然在列。

    他们按照某种规律,分布在火灾周围,借助各种道具联手构建一座超大奇术法阵。

    意图借助奇术法阵,闷熄恒燃之火。

    在奇术师周围,正拱卫着一些基金会人员,警戒着火场随时可能刮来的零星火星。

    Z-001小队脚步不停,越过奇术师,继续前往更加危险的内部。

    从火场中心飘来的薄雾充斥林间,令视野的可见度急剧下降,走着走着,众人甚至已经分不清,那边是火场?那边是边缘?

    放眼四顾,尽是浓烟蔓延。

    “注意方向,随时查看卫星定位,不要跑错位置!”

    托因比提醒着菜鸟们。

    “是!”

    众人在托因比的带领下,巡视起来。

    很快,GEN+2装甲红外线探测仪,便发现一枚从浓雾中飘来的火星。

    “11点方向,火星!”

    托因比下达指令,立马有成员冲上去,打开玻璃瓶,将落地刚刚“染黑”一点枯叶的火星,一股脑打包塞入玻璃瓶。

    “看起来,挺普通的啊?”

    那成员看着在玻璃瓶中,静静吞噬枯叶的暗红色火焰,一脸感慨。

    这话引来队员们好奇围观,皆一脸好奇。

    “不要疏忽大意,继续执行任务。”

    托因比提醒厉喝道。

    众人一哄而散,继续巡逻起来。

    林深雾浓,看似危机重重,实际上,对于身穿GEN+2装甲的Z-001小队来说,并不困难,甚至颇有几分闲庭信步之感。

    因为呛鼻的浓烟,已经被装甲过滤。

    微不可查的火星,也有战术头盔红外线装备捕捉。

    他们甚至不用担心迷路。

    事情简单得就像是清晨上山采摘蘑菇。

    众人从最初的紧张,到逐渐娴熟,队伍气氛越发轻松起来。

    虽然森林大火越来越逼近第一道防线!

    “啊——”

    就在这人心懈怠之时,队伍中,突然传来一声惨叫。

    只见沃纳正惊恐的拍打着手中火苗,不想,这一拍打,顿时将仅仅在左手燃烧的火焰,拍至右手,然后迅速蔓延双臂!

    原来,他发现一颗落在枯叶上的火星时,下意识用左手兜起枯叶,封入玻璃瓶。

    不想,这枚火星,早已烧穿厚厚落叶。

    他左手兜落叶时,不一小心,沾染了恒燃之火,于是便出现眼前这一幕。

    “救我!救我!”

    沃纳惊恐大吼着,战术头盔传来的刺耳警报声,还有视野内疯狂燃烧的火焰,令他未经世事的心智,近乎崩溃。

    他越试图拍灭火焰,火焰越烧越旺,至于导师托因比的叮嘱,早已抛掷脑后。

    “快,脱下装甲!”

    托因比命令道。

    导师权威,令沃纳下意识遵从,然而GEN+2装甲毕竟不是高度智能化自动化的超重战斗机甲,它的本质上,仍然类似一件衣服。

    手忙脚乱的脱下过程,令沃纳再次沾染恒燃之火。

    “啊——”

    这次他更加惊恐,因为火焰已经烧到了血肉,刺骨疼痛彻底摧毁他的理智。

    令他疼得满地打滚!

    【药老,怎么办?】

    阿莱蒙冲了过来,看着满地打滚,将恒燃之火扩散的同伴,同样大脑一片空白而手脚无措。

    【削下他的血肉!】

    【这……】

    阿莱蒙愣住了。

    “啊——”

    在他呆滞的刹那间,沃纳突然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只见翻滚的现场,突然闪现一名黑袍男子,他手持一柄狭长刺剑,几乎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削掉沃纳的燃烧部位,并一脚将他踢开。

    剧烈的疼痛,令沃纳惨叫之后,立即昏厥过去。

    他浑身鲜血淋漓,看起来就像是剥皮的水貂,横卧在枯枝败叶之中。

    “斯威特先生!”

    所有人都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失声惊呼。

    “你就是阿莱蒙?你若是能把扒掉同伴舌头的勇气用在这里,你同伴伤势也许就不会这么严重。”

    来人斯威特忽然扭头看向阿莱蒙,一脸寒意。

    阿莱蒙浑身一震。

    “哼,一群菜鸟傻眼也就罢了,身为奇术师,却无动于衷,你就是这么做导师的?”

    斯威特又蓦然看向托因比,怒叱道。

    在阿莱蒙等人眼中的大人物托因比,面对训斥,脸色骤僵,讷讷不言。

    “撤退吧,奇术法阵即将生效!”

    斯威特丢下一句话,随即向外围奔去。

    浓烟翻滚的林中,沉默了下来,尴尬,死寂,震撼,难堪。

    “走吧!”

    托因比声音有些难堪的走到沃纳身旁,将他抱起,带着队伍向外退去。

    【斯威特?唔,你的导师托因比好像提起过他,他曾夸奖过杰姆斯。呵呵,看来你上了他的黑名单啊,阿莱蒙?】

    宁修远声音揶揄道。

    【黑名单?我和他无冤无仇,在此之前,我甚至都没见过他,他怎么会针对我?】

    【但是你击败了杰姆斯啊!】

    【他又不是杰姆斯的导师?】

    【现实不需要逻辑,阿莱蒙。他夸奖过杰姆斯,你却击败了杰姆斯,这在某种程度上算是打了他的脸。或者说,作为奇术师,他就是单纯看你这魔法师不爽而已。】

    宁修远随口道,心中蓦然想起他在弗朗西斯的遭遇。

    人心的偏见,还用逻辑吗?

    一个标签的不同,就足以将人划出三六九等。

    阿莱蒙闻言陷入了沉默。

    Z-001小队,很快冲出森林,在奇术师构建的防御体系外停住脚步。

    在他们这个方位,斯威特面无表情的站在一片浮空咒文之前,正在等待其他方位传来的消息。

    等到所有人全部撤离森林之后。

    斯威特动了。

    他抬起双手,插入精心构筑的咒文之中,霎时,咒文疯狂复制起来,向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从空中鸟瞰而去,其他八个方位,亦有相同咒文蔓延而来。

    它们最终相互碰撞勾连成片,化为一颗半透明咒文球,笼罩森林!

    翻滚的烟龙,被囚入其中,只能不甘的在其中咆哮着,翻滚着,将透明咒文球染成了焦黄之色。

    场面看起来就像是向放大无数倍的透明气球中,吹入香烟。

    “这就是奇术师的力量?”

    阿莱蒙怔怔看着这一幕,心生震撼。

    岂止是他,Z-001小队亦瞠目结舌,顿生高山仰止之感!

    森林中的大火还在燃烧,滚滚浓烟却再也扩散不出,它们抑郁在奇术法阵之内,翻滚咆哮,在红色火焰的点缀下宛如地狱。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

    浓雾中的火光,也越发明亮。

    ——火焰已经烧到奇术法阵边缘!

    “快看!”

    “咒文在燃烧!”

    聚集在奇术法阵之外的众人,突然神色大骇。

    原来,在恒燃之火烧到结界边缘之时,一颗火星突兀迸射到透明结界上,便是这一颗火星,竟然犹如燎原之火,点燃结界。

    半透明结界,好似透明帷帐一点即燃,熊熊燃烧起来!

    “怎么会这样?”

    斯威特瞳孔放大,满脸难以置信!

    “撤!快!”

    托因比见状怒吼!

    他知道,最糟糕的情况发生了。

    Z-001小队闻言转身就跑。

    不想,就在这时,身后陡然传来一声惨叫!

    “啊——”

    阿莱蒙下意识回头看去,只见斯威特双手燃烧起来。

    ——心神被夺的他,浑然忘记抽出双手,沿着结界燃烧的火焰,迅速点燃他的双手。

    这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随着结界的破灭。

    滚滚浓烟犹如决堤的白色洪流,倾泻而出,几乎在刹那间,淹没周围森林!

    更有无数火星火焰迸溅宣泄而出,犹如挣脱束缚的饕餮怪物,疯狂吞噬着周围生命。

    “啊——”

    惊恐尖叫声响起。

    Z-001小队回头看去,只见滚滚火焰,在浓雾的掩盖下,将潘妮一口吞下!

    “不——”

    这一幕,令阿莱蒙惊恐尖叫!

    “撤!”

    “走!快走!”

    托因比怒目恣裂,但他还是怒吼着,发出最正确的指令。

    看着阿莱蒙赖在原地,他一把将其抓住,向外面跑去。

    “不不,导师,潘妮还在里面!”

    阿莱蒙疯了,拼命对导师大吼着。

    “走!她已经没救了!”

    托因比大吼,拖拽着阿莱蒙向外狂奔。

    “不不不……”

    在阿莱蒙哀求中,他的视野陡然一阔。

    ——托因比导师,已经拖着他冲出了翻滚的浓烟范围。

    阿莱蒙下意识回头看去,就看到一具火人,冲出浓烟。

    他表情刚刚露出一丝喜色,待看清那人相貌,顿时凝固。

    ——是斯威特!

    恒燃之火已经燃烧至他的肩膀,但他却始终不敢壮士断腕。

    “阿莱蒙,走!这里不安全!”

    托因比扫了一眼学生,确定人数之后,拉了一把阿莱蒙,试图再撤离更远一点。

    【药老,药老,你能救潘妮对不对?求求你,救救她吧!】

    【代价呢?你愿意支付何等代价?】

    【随便什么,你要什么,统统都可以拿去!】

    阿莱蒙大喜,心中怒吼。

    【记住你的承诺!】

    心声落,阿莱蒙对身体的支配权,再次被剥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