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人在神国,刚成人间收容物 > 第九十四章 一举一动皆有深意
    “天啊,公主这是……怎么了?”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

    “公主晕倒啦,不会是……死了吧?”

    “公主死啦!”

    追随公主撵架周围的民众,忽然惊恐发现,微笑摆手美丽公主殿下,彷如被抽走灵魂一般,突然瘫软依靠在马车软座上!

    这个发现,令人群一片哗然,宛如石掷静湖,掀起一波波潋滟涟漪。

    伴随着惊呼声的,还有难以置信的哭泣声。

    “不要挤!”

    “退回去,退回去!”

    公主疑似昏厥或死亡的消息,令观礼人群躁动起来,不知多少人向前拥挤,试图看向现场。

    昨晚才得到通知的弗朗西斯官方人员,本就准备不足,此时看到沸腾人群,一个个竭力维持。

    “啊——”

    一名女子突然被人群踩住裙摆,一个踉跄,再也维持不住身影,跌倒在地。

    尖叫声,随之划破长街,亦划开划开踩踏序幕。

    “不要挤!”

    “疼!你们踩到我了。”

    “妈妈——”

    尖叫声,痛呼声,惊恐声,令人群彻底陷入了暴乱,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突如其来的恐慌,却迅速蔓延人心。

    鲜血随着拥挤人群,随之绽放。

    奈德哈半神,呆住了。

    ——占卜结果出现了,但他却感觉不到任何超凡力量。

    ……

    ……

    一阵天旋地转中,熟悉的黑暗,再次呈现在范伦汀娜的视野之中。

    她愕然睁大眼睛,看着一片漆黑的世界,懵了。

    祂这时候复活她,她的副体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陷入假死,这岂不是增加暴露风险?

    “请问……我该如何称呼祢?”

    困惑在范伦汀娜心中滋生,但她却抓住机会,扬声喊道。

    伸手不见的五指的黑暗中,平静如渊,无人回应。

    范伦汀娜思绪急转,张了张口,就要再次开口,不想那头晕目眩的感觉,再次出现。

    当她睁开眼睛时,耳旁不再是欢呼声,而是惊恐之极的惨叫痛呼!

    她茫然环顾四周,却发现欢呼于她到来的子民,好似陷入恶毒诅咒之中,再也不见欢呼之色,一个个疯狂拥挤着,踩踏着,哭泣着。

    这一幕,令范伦汀娜茫然,如坠深渊!

    从欢呼到惨叫,从天堂到地狱,不过眼睛一睁一闭之间,这是何等的残酷?

    祂在戏弄于她吗?

    “安静!!!”

    一声惊雷,在人群中炸响,那是神言。

    被恐惧驱使的人群,骤然安静了下来,大家茫然的看着四周,精神一震恍惚,似乎不太明白自己刚刚在惊恐着什么?

    下一刻,无数神甫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安抚民众,分散人流,救治伤员。

    “公主殿下,你、你醒了?太好了,你、你没事吧?”

    侍女发现范伦汀娜醒来,挂满眼泪面庞破涕为笑。

    范伦汀娜脸色煞白的沉默不言,任由一群王室骑士涌来,将她单独护送离开。

    这场风光无限的公主巡视,就这般草草结束。

    失去王室车队,拥挤大街,也逐渐恢复平静,只有满地狼藉,证明着这一切发生过。

    ……

    ……

    “两具身体,一份灵魂,原来她一直没死,难怪灵魂保存得如此完整!”

    看着永固空间中复活而又死亡的范伦汀娜,再看着鎏金四轮马车上陷入假死的公主,宁修远虽然不知道范伦汀娜是如何做到,但他也终于解开心中迷惑。

    “还好我行事素来谨慎,复活范伦汀娜之后,依旧以猪鼻面具示人,否则我的身份恐怕已经暴露。”

    一丝后怕从宁修远心中生出。

    这让他愈发意识到,这个世界的危险。

    不,岂止是危险?

    甚至充满了诡异!

    “人群在欢呼,人群在哭泣,人群在流血。”

    透过无数野兽目光的宁修远,看着发生踩踏事故的巡视现场,蓦然想起昨晚占卜箴言,一时心神激荡。

    他没想到,他的占卜结果,竟然会以这种方式呈现。

    他竟然就是引发这场占卜结果的导火索。

    “呼……”

    宁修远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突然想到纪紫君在时光列车上的求助,如果不是纪紫君的求助,他是不会在水库中投放超级流感,也许就不会引发末日危机。

    然而正是纪紫君的求助,最终引发一系列无法挽回的末日之殇!

    “预言,真的是预言吗?”

    宁修远眯起眼睛,联想到占卜大师的力量,乃是利用鲜为人知的神秘学知识为桥梁,借用无数强大存在之力量,窥探未来。

    这让宁修远恍惚中有种“预言即为诅咒”之感。

    “哐当!”

    诊室房门打开,安吉拉一脸焦急喊道。

    “阿瑟斯,街上发生踩踏事故,无数人因此受伤,正在向教会医院转治,外科那边让我们过去帮忙。”

    “什么?”

    宁修远佯装惊讶,连忙起身跟去,这种群体事件可不是抱守“限救规矩”之时。

    ……

    ……

    “奈德哈,按照约定,这件事已经结束,有事再联系!”

    一阵脚步声在奈德哈半神身后响起,这是一名相貌颇为甜美的貌美女子,她表情轻松,心情很好。

    看了一场荒谬戏剧,便拿了一笔不菲酬金,虽然仅仅是预付款,但依旧令她十分满意。

    “等等!范伦汀娜究竟是什么情况?”奈德哈转过身来,面色阴鸷。

    “你看不出来吗?她的灵魂被抽走了,又还了回来,如果我没猜错,猪鼻面具人已经看破了你的伎俩,这既是示威,也是示好。”

    女子对于奈德哈的臭脸,无动于衷,反正损失的又不是她?

    “示好?”

    奈德哈鼻中发出一声冷哼,阴鸷脸色稍缓。

    “他的目标应该是阿德莱德,范伦汀娜只是倒霉受到牵连,当然,也有可能是他们身上的东西,亦或者在执行某个超凡仪式。”

    女子眸光闪烁,继续分析:

    “别忘了,刺杀范伦汀娜之时,最先出手的并不是猪鼻面具人,而是一名女子。”

    “所以这极有可能是猪鼻面具人在帮助他的子女、族人。”

    “哎呀,如此说来,猪鼻面具人很会挑人嘛,一个王室流放弃子,杀了便杀了,想来教会也不会因此大动干戈。”

    “不曾想,范伦汀娜没死,你又盯上了他的高位特性,那么他示威又示好之举,也就能理解了。”

    女子的话,令奈德哈稍缓脸色彻底难看起来。

    他听懂了。

    按照她的分析,猪鼻面具人的意思分明在说……我不会杀范伦汀娜,你们也不用试探乃至布置诱饵。

    “这一切,或许是他的麻痹之策,故意借此让我们放松警惕,最终伺机强杀范伦汀娜。”

    奈德哈沉声道,眸含不甘之色。

    女子认真看了一眼奈德哈,道:“不要在追求力量中迷失自我。”

    奈德哈勃然大怒:“我用不着你来说教!”

    女子深深看了一眼奈德哈,退后一步,身影随即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