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人在神国,刚成人间收容物 > 第六十章 试探和杀机
    将安吉拉、伊芙两人送回修女院,宁修远照例去了一趟教堂。

    一番添油点灯,完成守灯人工作之后,这才返回住所。

    离开时太急,房门并未上锁。

    宁修远却不慌不忙。

    他回屋第一件事便睁开横纹羊瞳,仔细将住所检查一遍,最终并没有发现闯入痕迹。

    包括他故意放在关键位置的毛发,抽屉缝隙……等等,都没有发生位移。

    “呼……这也只能证明没有活物踏入。”

    宁修远吐了口气,横纹羊瞳重新化为黑色圆瞳。

    他关上房门,坐在书桌前,心随意动间,唤出一套超凡材料。

    要问他把这些要命东西藏哪了?

    很简单!

    ——地下。

    目前他错位时空能力,仅能影响自身及周围一尺之物。

    不过,范围虽小,却十分实用。

    在错位时空里,他可以无视一切力量干扰,向上向下,乃至四周,随意移动。

    这也是他在黑市中,遭到袭击,被拖入幻梦境时,依旧可以重返黑市,甚至猎杀袭击者的根本原因。

    同样,利用这个能力,将敏感物资深藏地下,自然也是易如反掌。

    宁修远甚至利用思维盲区,将东西藏在马夫房旁边地下。

    如果真有人,跑他房间里来搜查,那绝对是掘地三尺,也别想找到!

    不过,存放在地下,还是有些不保险。

    毕竟这个世界,可是有幽灵的。

    这也是宁修远执着制作永固空间的根本动力。

    时光如水,潺潺而逝。

    在练习制作永固空间基底中,宁修远技巧不断娴熟起来。

    他有种预感,今晚,或许他就能将永固空间制作出来。

    不,也许现在就能制作出来。

    宁修远忽然福如心至,各种超凡材料在他手中变幻不定,灵性之手在灵性材料中穿梭,重新塑造着材料特性。

    最终,本来计划还要几天时间才能制作而出的“永固空间基底”,跃然出现在手中。

    这是一颗镂空球状超凡物品,花生仁大小。

    其内错位扩张出一个半径两米左右的圆形空间。

    借助材料本身特性影响,它可以将这个错位空间固定在锚点上。

    这个锚点,正是这个镂空球。

    捏着这个镂空球,宁修远大喜过望。

    在检查一番,确定没有问题之后,他随即将藏在地下的敏感物资,转移进来。

    然后将镂空球扔进嘴里,吞入腹中。

    体内自有克隆病毒,将其包裹,隐藏在血肉角落。

    “有了这永固空间,一些敏感东西终于不用提心吊胆的往哪藏了。”

    “以后也能大胆去黑市淘些材料,尝试制作一些超凡物品。不过,资金问题怎么解决?”

    “对了,我可以制作永固空间贩卖啊?这玩意这么高级,绝对不愁销路!”

    “嗞——这样一来,我更容易被人盯上啊?要不,下一份超凡特性选择入梦者?这样通过梦境穿梭的话,一夜之间,可以往来多个城市,再想盯我,可就不容易了。”

    宁修远正忖度着,忽然抬起面孔,目光好像穿透无数墙壁,落在某栋别墅之中,满脸惊愕之色。

    ——妮可拉波斯猫看到的画面,令他心生骇然!

    是他?

    罗兹神甫怎么和妮可拉扯在了一起?

    不对!

    从黑市交易而来的《以诺魔法·神道书》拓本,蓦然出现在桌面上。

    看着这本魔法书,一道灵光穿过宁修远的脑海,令他脸色骤然难看起来。

    他明白了!

    ——荆棘玫瑰根本就是一场试探!

    原来,在加入荆棘玫瑰选择主修魔法时,突然察觉到被一副油画窥视的宁修远,不动声色中,控制了妮可拉的波斯猫。

    他不清楚这幅油画,究竟是教会留下,暗中监视这个所谓的魔法协会?

    还是另有什么阴谋诡计?

    但留下眼线盯梢,无疑是避免不必要麻烦的正确做法。

    事实证明,他做对了。

    “好精湛的演技,竟然一点端倪都没察觉出来。不,或许妮可拉什么都不知道,不然岂能表现得如此自然?”

    “这恐怕也是罗兹布置那副油画的根本原因!”

    宁修远一脸阴沉。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今天下午发生的一切,极有可能是罗兹神甫利用荆棘玫瑰的入会仪式,精心设计而出的一场试探。

    难怪他在选择代表以诺魔法的银质卡牌时,背后那张油画会荡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灵性。

    那一丝灵性十分微弱,哪怕放大十倍,以宁修远的灵性也察觉不到。

    但横纹羊瞳能察觉到。

    想来在那一刻,罗兹神甫已经激动得难以自持了吧?

    想到这,宁修远靠在椅子上,闭眼假寐起来,事实上,他正在共享波斯猫的视野,试图窃听更多信息。

    一场直播运动不可避免的向他实时展示而出。

    历经松岛枫叶洗练的宁修远,对这种水平直播毫无所动,甚至不屑一顾。

    现在,他只想从罗兹口中,印证他的猜测。

    然而他很快失望了。

    直到两人相拥而眠,他们都没提起他宁修远入会荆棘玫瑰的事情。

    ‘难不成这一切只是一场巧合?是我太敏感,想多了?’

    但宁修远又不敢将希望寄托于巧合之上。

    他在黑市可是杀了一名超凡者,鬼知道,那人是不是教会之人?

    哪怕那人是个异端,又能如何?

    他怎么解释陷梦湖水?怎么解释他这一身诡异能力?怎么解释左眼球?

    即便解释了又如何?

    人家信吗?

    相信了,会放任横纹羊瞳这个“衰弱支配者”存在吗?

    他们会不会为了获取这个“衰弱支配者”,强行给他做眼球摘除手术?

    教会能保证他在手术中活下来吗?

    宁修远蹙起眉头。

    一连串反问,令他意识到,一旦暴露,风险极大。

    “按道理来说,罗兹神甫没道理怀疑我啊?如果真的怀疑是我,为何还去医院询问于我,他就不怕打草惊蛇?”

    宁修远思绪绕了回来,带着一丝侥幸心理。

    站在第三者角度,无论怎么看,“黑市猪鼻面具人”都应该和他宁修远无关才对。

    毕竟他成为超凡者也就是近一个月的事情。

    这在弗朗西斯教会,乃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猪鼻面具人呢?

    暴露出来的力量,跟他没有任何关系,甚至在他之上。

    因此无论怎么看,罗兹都不应该将怀疑目光看向他。

    等等!

    宁修远豁然瞪大眼睛——奥兰多失控事件,无法公布的超凡能力或物品!

    是了,奥兰多失控事件,因为疾病欺诈者特殊特性,造成拜伦主教根本无法向教会神职人员详细解释。

    只是模棱两可的告诉大家,宁修远当时具有杀死失控体的能力或超凡物品。

    “可是如果是因为这一点,罗兹神甫为何不找拜伦主教求证?”

    “还是说,他已经不信任拜伦主教?”

    “亦或者,他想拿到充足证据之后,直接判我死刑?”

    “妈的!”

    宁修远豁然站了起来。

    想个基霸,瞻前顾后,优柔寡断,心存侥幸……这简直就是在让自己的心神陷入内耗。

    管这是不是阴谋?

    杀了罗兹,一切自迎刃而解!

    看着酣然入睡的罗兹,宁修远眼中蓦然闪过一丝乖戾,现在就是杀他的最好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