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人在神国,刚成人间收容物 > 第二十八章 失控
    渡鸦,死了?

    宁修远豁然睁开眼睛,漆黑瞳仁中尽是难以置信!

    渡鸦第一感官,好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

    但他通过灵性强化的麻雀之眸,分明看到渡鸦在飞抵别墅一米之距时,突然炸为一团血雾,疑似遭到神秘攻击。

    枪械?

    然而他根本没有听到任何枪声。

    哪怕是消音手枪,也是有声音的,尤其是距离那么近的情况下,他操控的飞鸟不可能听不到。

    还是说,此地涉及神秘力量?

    宁修远心中一动,再次派遣一只麻雀,飞了过去。

    “砰!”

    又是一团血雾,在窗口一米处爆开。

    宁修远脸色骤然难看起来。

    一群疑似邪教集会;

    一栋被神秘力量保护的别墅。

    关键是,他们还派人盯上了他?

    怎么办?

    走?

    不!

    他们盯了他一天,没动手,说明还在顾忌着什么,真离开了旅店,反而置身于危险之地。

    最重要的是,他的瘟疫已经在小镇传播开,现在走,万一失控了怎么办?

    “要是能操控人,尤其是那些邪教徒,钻进去看看就好了!”

    “鸟嘴怪人究竟是怎么操控尸体的?”

    宁修远陷入了沉思,思绪流转间,他突然灵光乍现。

    “等等,瘟疫门徒不能操控尸体,那野兽之心为什么不能操控人?”

    “人也是动物啊?”

    “如果不是,那人和野兽的区别是什么?”

    “智慧?”

    “如果我抹掉一个人的智慧,是不是就能将其变成野兽,利用野兽之心,变相进行操控?”

    思绪至此,宁修远眼睛骤然亮了起来。

    瘟疫门徒似乎感知到主人残酷想法,越发活跃起来,甚至主动开始融入宁修远的身体。

    “那挑选谁呢?”

    一只倒挂在路灯上的蝙蝠吱吱叫了一声,路灯下的老爷车,在蝙蝠思维世界中勾勒而出。

    “不,都教精神烙印限制了我的主动传播能力,想要扩散瘟疫,必须间接借助动物之手!因此用动物感染他,恐怕不太容易,更容易打草惊蛇。”

    宁修远摇了摇头,否定了感染楼下监视者的想法。

    “有了!”

    想到监视者,宁修远目光骤然一凝,有了人选。

    ……

    ……

    夜色渐深,灯芒恍惚。

    老爷车内的中年人,依旧炯炯有神的盯着旅店门口。

    他耐性很好,或者说,大多数老年人的耐性都很好,因为手脚不便,逼得他们不得不具有耐心。

    “汪!汪!汪!”

    一阵激烈撕咬的犬吠声,突然由远及近传了过来。

    中年人本不在意,不想后座车门突然被哐当撞了一声,他下意识回头看去,什么都没看到。

    却听到两只野狗越发激烈的撕咬声,在后座车边回荡着。

    “法克!”

    中年人低骂一句,扭头继续监视起旅店门前。

    他不知道,就在他一转头的功夫里,他监视目标,已经消失不见。

    “嗡嗡嗡——”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喂?”

    “不要再盯着那个黄皮恶魔了。神,已经降下神罚,惩罚这座渎神小镇之民,快来医院,我们已经有了充足祭品。”

    “真的?”中年人目光骤然绽放出炽热光彩。

    “神说,对待兄弟姐妹要真诚。”

    “好好好,我这就去!”

    中年人苍老的心脏顿时砰砰直跳起来,他兴奋的扭动车钥匙,打响汽车。

    如同他心脏一般衰老的老式涡轮机,发出不堪重负的轰鸣声,驮着笨重躯壳,向着医院,疾驰而去。

    ……

    ……

    “哒哒哒!”

    一袭劲黑卫衣,背着双肩包,戴着护目镜,蒙着口罩的宁修远,脚步极快的贴着月之阴影,穿梭在黑暗之中。

    随着瘟疫通过自来水在小镇之中蔓延,瘟疫门徒好像一块陈年老冰糖,逐渐融化,融入他这具身体之中,也散发出令人痴迷的甘甜。

    野兽之心、疾病欺诈者、瘟疫掌控……等一系列力量都在随之增强。

    这种感觉,简直令人陶醉,更令人气力倍增!

    在风驰电掣中,宁修远来到小镇边缘,轻轻推开一栋民宅。

    民宅内一片漆黑,只有两三盏夜光灯,散发着幽幽光明,照亮民宅角落里无数双亮晶晶的小眼睛。

    宁修远踩着吱呀作响的木质台阶,上了二楼。

    推开卧室房门,扑面而来的乃是一股令人作呕的浓郁“老人味”,腐败,恶臭,不洁。

    戴着口罩的宁修远,面无表情的走了进去。

    凌乱房间内,一名老人躺在软榻上,全身痉挛的抽搐着,额头渗出密密麻麻的冷汗。

    他不是别人,正是接替皮卡老人,监视宁修远一下午的老者。

    此时,他已然身中烈疾,命不久矣。

    疾病之源,正是一只趁他熟睡之时,爬上他面孔撒尿的老鼠。

    宁修远沉默的看着,眼神闪烁踟躇,好一会儿,他才伸出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老人。

    刹那间,老人犹如离岸之鱼,猛然张开嘴巴狠狠吸了一口气,厚重眼袋堆叠,露出浑浊双眸。

    宁修远看到了自己!

    通过人眼。

    成功了!

    宁修远头皮却倏然一麻。

    这究竟是野兽之心,还是禽兽之心?

    “扑通!扑通!扑通!”

    一间腐败卧室,两颗肮脏心脏,发出整齐律动,奏响野兽赞歌!

    “我很抱歉,但这也是你咎由自取。”

    宁修远略一沉默,开口道歉,声音怪诞却娴熟,不是母语,不是神言,赫然正是本地语言罗曼语。

    ——野兽之心,天生具有同野**流之能力!

    软榻上老者,沉默不言。

    ——宁修远还没变态到自问自答,以满足内心的一丝惭愧。

    ‘疾病欺诈……’

    宁修远吐了一口气,伸出手,再次触碰……傀儡。

    不想,老人头发骤然变黑;好似橘皮老脸也突兀紧致起来;干瘪枯槁的肌肤,更是充满了血气,恢复了弹性。

    老人竟然在弹指间变成了四十岁壮年男子!

    宁修远骇然瞪大眼睛。

    他只是想让傀儡体能尽可能恢复到巅峰状态,方便驱使。

    但他没想到,效果竟然如此出类拔萃!

    是他疾病欺诈者力量变强了?

    不!

    是瘟疫门徒再度和他发生融合,融合程度赫然已经达到五分之一。

    正是这份融合度,正向刺激他的疾病欺诈者力量也随之壮大,已然可以欺诈——衰老!

    问题是,瘟疫门徒怎么突然就融合了五分之一?

    宁修远意识到了什么,脸上血色尽失。

    在体内,瘟疫门徒正在欢呼雀跃着,因为这座小镇,不停有人因为瘟疫而死去。

    失控了。

    瘟疫失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