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刺青 > 第 35 章
    当初有多腻歪人,现在就多打脸。虽然腻味的时候多数都是萧刻主动的,但是周罪配合得也很好,萧刻什么时候秀一把恩爱他都默不吭声地支持,陆小北当初让这俩人酸得不行,现在都还想让人家酸一把,可惜没人了。

    其实萧刻之前来得也不勤,就周末有空,工作日他都不来。但是自从他不来了之后每天都觉得店里有点压抑,冷冷清清的。

    萧刻送花那天徐雯是在的,只不过后来有事儿就先走了,所以当天发生的事儿她都不知道,还是第二天陆小北跟她说的。这俩小的每天凑一起研究这事儿,陆小北是边琢磨边骂,徐雯是边说边愁。

    他们是真的都很喜欢萧刻,萧哥情商那么高人那么好,可惜了。

    萧刻在某天晚上发了条朋友圈,他的状态都好久没更新了,那天好不容易有个动态,陆小北赶紧给点了个赞。点完赞发现不对劲,又悄悄给取消了。

    ——三十年没怂过,这次真怂了。认了。

    陆小北想要评论,手机上来来回回敲了好几次“萧哥你别认”,后来都删了,没真的发出去。不是当事人谁也没资格劝,站着说话不腰疼,事儿没摊到自己头上就别瞎劝。

    那条状态所有人都看得见,陆小北能看见,周罪也能看见。

    周罪最近经常去看萧刻的朋友圈,去翻翻他的相册,为数不多的几张照片周罪都默默存在了手机里。最新状态变成这条的时候周罪看了很久,他给萧刻的备注还是“萧老师”,两人最后的聊天记录就是那一晚萧刻说的“领导跟你想法一致,你说巧不巧”。

    周罪关了屏幕,把手机放在一边,按下了给萧刻打个电话的念头。眼睛看久了手机,很干涩难受,周罪皱着眉站了起来,去洗手间洗了把脸。

    第二天周罪很早去了店里,整条街的店都还没开,周罪自己开了门进去。

    陆小北来的时候周罪在拆纹身机,清理台面。陆小北挑眉问他:“你早上干活儿了?”

    周罪没说话,淡淡地“嗯”了声。

    “这么早?”陆小北还是挺疑惑,“你客户不下午来吗?”

    周罪没再搭理他,收完东西放回去,接着去画室画画了。陆小北撇了撇嘴,一早上气压这么低,失恋的人果然很冷漠。显然这是让萧刻昨晚的状态很刺激了,那么句话放出来,就是委婉地把这段关系做了终结。

    我不玩了,我撤了。

    陆小北叹了口气,没什么说的,就……祝你们都好吧。

    方奇妙也看见了那条状态,第二天一个电话打过来问萧刻:“怎么个情况萧爷?”

    萧刻当时正准备去上课,从他们院去教学楼得走一段桥,萧刻在桥上边走边说:“你什么时候能不在我身上八卦。”

    “我这是关心,合理关心,”方奇妙跟他强调,“你当我谁的八卦都想听呢?方少爷也很忙的行吗?”

    “行,”萧刻笑了声,“但我不想说。”

    萧刻又重复了一次:“这回真不想说,别问。”

    “……行吧,”他都这么说了方奇妙肯定不会再问,顿了顿说,“改天出来喝两杯吧,太久不聚我看你跟我要生分。”

    “没有,真不是那回事儿。”萧刻叹了口气说,“说的什么屁话,我跟你生分个鬼。”

    “那等你想说时候再说吧,”方奇妙也笑了声,“这周约一趟?”

    萧刻已经走到了教学楼下,跟他说:“约。”

    有过来上课的学生认出他,主动跟他打招呼。萧刻笑着回她们,手机静音揣进兜里。他的确是该出去喝个酒了,最近一直就学校和家两点一线,多余的活动一概没有,感觉再不出去透透气就要烂了。

    他和方奇妙约的周五晚上,萧刻下班的时候方奇妙的车已经在门口等了。

    萧刻上车先无奈地说:“下回能不能不在大门口等我?我一老师,上你这豪车有压力,我们校领导看见该觉得我招摇了。”

    “屁,”方奇妙起火开出去,“你那周老师车也挺招摇,你又不怕人看见了?”

    萧刻扯出个很浅的笑,说:“周老师没来过学校等我。”

    “也是,都你去找人家。”方奇妙挤兑萧刻,瞟了他一眼笑着说,“我们萧爷上赶着追人家,是不是还享受不着让人来学校接你的待遇。”

    这嘴是真欠,萧刻笑着骂了他一句。

    的确还没享受过,没等享受呢就搞了那么一出。萧刻笑着摇了摇头,造化弄人呗。

    他们喝酒还是去老地方,苏池的伙计看见方奇妙叫得贼亲,一声“哥”喊得特别响亮。萧刻问他:“你这是没轻来啊。”

    “啊,我单身适龄男青年,我还不抓紧最后这段黄金时间放纵自己,你以为我跟你似的脑子缺根弦儿才想告别单身。”

    萧刻懒得跟他多说,看见老苏过去打了声招呼。

    其实就算喝酒萧刻也不会跟方奇妙说什么,这事儿他谁也不会说。周罪是用那么坦诚认真的态度讲那些暗黑系的过去,他那么不想提,也不愿意讲,不然不会拖到最后一刻才开口。所以那些过往会永久地烂在萧刻肚子里,不会从他嘴里说出去一句。

    萧刻尊重每一份诚恳,也尊重所有秘密。

    周罪说的那些话过后萧刻自己消化了好几天,他得把心情完全恢复到平静状态才能考虑这件事儿。他特别喜欢周罪,这无可否认。所以周罪的过去就像一把刀插在了萧刻的神经上,让他麻痹,也无法思考。

    萧刻很久没放纵自己这样喝酒了,他很想要酒精灌满大脑的麻木感。其实该想的都想得差不多了,很不痛快,堵得慌。一杯杯酒灌进去,熟悉的场景,熟悉的难听音乐。上次这么放肆地喝酒还是他生日那天,也是那天他一眼看上了周罪。

    周罪一脸冷漠地跟他强调,“我只喝酒,其他的不约。”

    方奇妙也不拦他,跟他说:“放心喝吧,等会儿我能把咱俩收拾回家,丢不了。”

    萧刻又一杯酒进去,皱了皱眉,说了句:“信你不如信命运。”

    方奇妙笑着骂一句,然后说:“但是你不信命运。”

    “对,”萧刻点头,“所以更不信你,我宁愿信自己。”

    “操。”方奇妙冲他竖了个中指就不再管他了,这人喝多了也不忘了踩他两脚。方奇妙其实不太敢多问,但也很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儿,之前还发朋友圈秀呢,怎么没多长时间就这么副再度失恋的怂样。

    那晚回去之前萧刻终于算是松了口,坐在车后座闭着眼哼了一句:“生活太他妈操蛋了。”

    萧刻平时其实是个很有涵养的人,对得起他的职业,只有真的烦躁了才会带着脏字地骂人。方奇妙问他:“失恋啊?”

    萧刻没睁眼,过了好一会儿才低声说:“还没有。”

    “没有你这么个要死的样儿是搞什么。”方奇妙瞪了他一眼,“我他妈白操心。”

    萧刻后来就没再说了,一直到家都闭着嘴,眼也一直闭着,跟睡着了似的。

    喝酒的确是一个释放的好方式,酒精让人沉沦也让人难受,宿醉的痛苦能把心里一切烦闷都带走。萧刻第二天上午起来之后头疼得要炸了,不过洗漱之后突然就觉得神清气爽。

    镜子里的萧刻其实是很狼狈的,虽然洗漱过了但看着还是不精神,宿醉过后带着一副很萎靡的样子。

    方奇妙问他:“你今天什么安排?”

    萧刻想了想说:“回我爸妈那儿一趟,你走你的吧。”

    方奇妙笑了:“用完就扔,渣男无疑了。”

    萧刻也笑了,对着镜子抓了抓头发。虽然看着不太精神,但萧老师还是很帅的,颜值还在。

    萧老师颜值当然一直在线的,曹圆一听说周罪和萧刻出情况了,赶紧过来凑了个热闹。他一去店里就直接问周罪:“听说你跟萧刻散戏了啊?”

    周罪看他一眼,一声不吭转开视线,心里烦得很。

    “他现在可是很暴躁的,”陆小北友情提示了一句,“你上来就这么一句有点太狠了。”

    “哟真的啊?”曹圆瞪着眼,“真散了?”

    空气里只有纹身师工作的声音,没人回答他。

    “你赶紧给我句准话,散了没呢,散了我就出手了。”曹圆坐在沙发扶手上,从茶几上拿了块糖撕开塞进嘴里含着,接着说,“说真的萧刻那类型真是我最喜欢的,我没跟你开玩笑,你俩要不成了我可真伸手了啊?”

    周罪没看他,只说了句:“别他妈做梦。”

    “操。”曹圆骂了句,“自己都吃不着了还不让别人吃。”

    周罪刚开始没出声,曹圆又在他身后说了几句,周罪突然回过头,很不耐烦地从茶几上拿起手机在群里说了句话:谁有时间把曹圆从我这拖走,赏金一万。

    群里当时人都冒了出来,都出来看热闹。

    周罪又打了一句发了出去:十分钟之内,加一万。

    程宁说:八分钟之内我必到。

    林轩在底下跟:我六分钟。

    林轩说完还艾特了一下全体成员,尤其艾特了三遍方禧,叫大家一起去周罪那儿看热闹。因为周罪这人一百年不在群里说句话,主动说这么两句估计是老曹这贱精又去刺激他了,把周罪都悬赏两万要撵他。

    这事儿估计他们群能笑话一年,这热闹谁不看谁傻逼。

    “你有病,”老曹拿了本书在周罪身上砸了下,“那你直接给我两万我自己走得了呗?真他妈财大气粗,两万够我做多少个手工了,操的。”

    周罪不搭理他,屏蔽了他。

    “我才说哪么两句你就炸,”曹圆也难得看周罪有这么大反应,更不可能就这么拉倒,接着说,“总共我也没提几句萧刻你看你炸什么炸。我发现短短几个月不见你性冷淡治好了啊?看来萧刻作用挺大啊?”

    陆小北默默回头看了看他们俩,他总感觉他大哥烦躁值要到顶了。这几天陆小北话都少了,不敢惹。

    “我没跟你开玩笑,老周。”老曹又拿书拍了拍周罪,“反正你们都没戏了,萧刻我……”

    他话还没说完,周罪突然回了头,老曹于是把话咽了下去。

    周罪皱眉盯着他,说:“闭嘴,闭上。你能不能不惦记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