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刺青 > 第 33 章
    这句话的潜意思就是,我想更进一步了,但还是都听你的,你要还想接着暧昧的话我就继续陪你。

    啧。萧刻洗脸的时候一边搓泡沫一边忍住笑意,现在很会说嘛周老师,这小话递得让人挑不出毛病,简直完美。

    萧刻洗完脸给回了一条。总不能让小周一直忐忑着等回信儿啊是不是。

    ——领导跟你想法一致,你说巧不巧。

    周罪第二天没排图,但还是要去店里,有两个设计稿得跟客户敲定一下,她们有想修改的部分。萧刻没去太早,快中午了才去,打算如果周罪忙完了的话正好能一起吃饭。

    去之前他绕去花店拿了束花,一百朵大红色的玫瑰,没有一点配花。那么纯正的红色,它很像萧刻的情感,热烈纯粹,认定了就不会犹豫,不会掺杂一丁点其他的东西。

    这束花就有点太显眼了,萧刻其实下车之前是犹豫了的,拿下去还是先放车里。后来想想既然本来就是为了给小周个名分才弄的这出,就没什么好藏着的,必须让小周光明正大地收花。

    所以萧刻推门进来徐雯嘴巴都闭不上了,萧刻跟她打招呼的时候她努力压低了声音喊着:“萧哥你今天很酷哦!”

    萧刻跟她比了个“嘘”,小声问他:“周罪在呢吗?”

    徐雯用力点头:“在!”

    萧刻抱着花进了小厅的时候有个纹身师没忍住就“卧槽”了一声,萧刻虽然经常来,但是没像今天这么张扬过。萧刻没压着声音,跟他打了声招呼,然后对从纹身室出来的陆小北笑了下:“哈喽北哥。”

    陆小北直接就仰头喊了一嗓子:“大哥你家花神来了!”

    周罪的声音是从楼上传过来的,萧刻听见他说:“萧老师,楼上。”

    “哎,来了。”萧刻应了一声,抱着花向楼梯走过去。

    周罪正在楼上的沙发上跟两个姑娘定图,手里拿了支笔。他看到萧刻那瞬间是有些惊讶的,萧刻和他对上视线,冲他笑了笑,然后直接走过去把花放进周罪怀里。

    “我天,这什么情况!”对面坐的两个姑娘对视一眼,看看周罪看看萧刻,顿时兴奋了,眼睛都立刻亮了好几度。

    萧刻笑着跟她们俩说:“就单纯送个花,你们接着聊。”

    他说完直接坐在周罪旁边,周罪抱着花的样子看起来还有点茫然,不知道是该放下还是就这么抱着。周罪看着萧刻,眼里虽然带着明显笑意,但也看得出点无奈来:“萧老师,我一糙人,真不用送花给我。我都快能开花店了。”

    “真逗,糙人还不能收花是怎么了?”萧刻随手扯了片玫瑰花瓣放手里捏着玩儿,“再说谁说你糙了,我觉得挺细致的。你要不想要的话可以还我。”

    周罪摇头:“那不行。”

    对面俩姑娘兴奋了半天,周罪都把花放一边接着给她们画图了,她们也还是集中不了注意力。有个小姑娘没忍住问他们:“你们……是那种关系吗?”

    萧刻很坦然地点头:“你觉得是就是呗。”

    其实别说俩姑娘关注点总是跑偏,就是俩当事人也都是假装淡定。萧刻一本正经听周罪和她们改图,脸上不显,不过心里也激动,也很紧张。周罪面上波澜不惊,像是完全没受影响,但心里有没有点忐忑和惦记,这只有人自己心里知道。

    好不容易给两位姑娘送走,楼上只剩下周罪和萧刻两个人,空气突然就安静了。萧刻不能让气氛这么僵下来,于是赶紧笑着问:“喜不喜欢我的花?”

    周罪点头:“喜欢。”

    “喜欢啊?”萧刻又凑近了一些,看着周罪的眼睛,话音里都带着勾的直往人心里钻,“喜欢的话要不要做萧老师家属啊?”

    周罪几乎是立刻点了头,他心里的想法已经很直观地表达了,但却没有直接答应,说:“先聊聊吧,有些话要说。”

    萧刻挑起眉,想起之前说要聊但是被打断了,问:“得先聊,然后才能做我家属?”

    周罪对他点了点头。

    萧刻笑了,放松地在一边坐下:“那快聊吧周老师,赶紧的。我迫不及待想把你收了,你知道这口肉我惦记多久了么。”

    周罪嘴角扯出个很淡的笑意,在萧刻对面坐下了。

    有些事儿不聊透了,周罪就没法一口答应下来。不够坦诚的开端,那意味着感情里带着隐瞒和欺骗,那样不行。周罪也很想做萧老师家属,很久没尝过的心动滋味儿,萧刻让他很强烈地尝到了,也走了心,也很想确定关系。

    汤亚宁一直是周罪很不想提起的一个名字,甚至是抗拒。到了这不得不说的时候,反倒觉得没什么了,想要速战速决。

    他刚要开口,萧刻却向他比了个“嘘”。周罪用眼神询问他怎么了,萧刻指了指楼下。周罪往下面看了一眼,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

    萧刻也抚了抚额,心里长长一声叹息。萧爷急着收人吃肉呢,这什么小鬼儿都跑出来搅局。

    汤亚维来得很巧,这个时间过来也真的就是搅局的,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萧刻坐到了周罪这边,指了指对面他刚刚坐的位置,跟汤亚维说:“坐吧,帅哥。”

    这人也真的走过来坐下,视线始终盯在周罪身上。俩人之间那一束花烧红了他的眼睛,声音粗砺沙哑:“周罪,你真敢?”

    周罪也不看他,只是跟萧刻说:“走吧,回去说。”

    萧刻也想走,今天还真不想让别人给搅和了。但是对面这人存在感太强了,他瞪着周罪的那双眼睛好像都快自燃了,估计走也走不消停。萧刻摇了摇头,问对面的汤亚维:“来吧,你有什么事儿你就说,我听听,要不你总过来我看着也别扭。”

    汤亚维看他一眼,冷笑一声:“我跟你说不着。”

    “能说着。”萧刻也对他一笑,“太能了,但凡跟周老师有关的事儿都可以跟我说。”

    这人瞪着他,过会儿问:“你知道我是谁?”

    萧刻很诚实地摇头:“不知道,这不等你说呢么。”

    “你连我都不知道,也敢说跟周罪有关系?”汤亚维依然冷笑着。

    周罪站了起来,还拉了下萧刻胳膊,看着他叫了声:“萧老师。”

    他的声音是很认真的,甚至听起来有那么点严肃,萧刻跟着站了起来,对他笑了下:“在呢,怎么了宝贝儿。”

    这一声“宝贝儿”很张扬了,就故意在汤亚维面前立个形象。不管你是谁吧,不管你目的是什么,但周罪这人我已经收了,甭惦记。

    周罪低声对他说了句:“有些话我想自己说。”

    他说得太认真了,萧刻想都没想就点了头:“好。”

    其实原本萧刻是想先解决了对面这人,但周罪既然不想让他们过多交流,那就先不解决了也无所谓。

    周罪拉着萧刻要走,汤亚维站了起来,周罪朝楼下喊了声:“谁在楼下呢?”

    一个纹身师应了声:“我在,怎么了周老师?”

    周罪说:“让小北上楼。”

    “哎,好的。”

    对面汤亚维笑了声,问周罪:“你害怕啊?害怕我?”

    周罪连看他一眼都不,也根本不跟他说话,一只手一直抓着萧刻的胳膊没放开。萧刻轻轻晃了晃胳膊,是在安抚周罪。别紧张,你想说什么等会儿我都听,无非就是关于过去,萧老师其实不是很care,萧老师很洒脱的。

    萧刻对他笑了笑,他的笑一直很能平复人的心情。

    “你就是害怕了。”汤亚维手掐了掐嗓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萧刻总觉得掐完声音更难听了,“你自己怕,你怕别人不能接受你,你怕所有人都要离开,你怕你会孤独终老。”

    他说完自己就笑了起来,很狰狞的笑声:“怕也没用,那就是你的命。你必须得孤独一辈子,这个诅咒已经浸到你血里了!”

    这人的表情和语气都太偏执了,萧刻觉得他或许精神上不是那么正常。楼上的空气是凝滞的状态,谁也不说话。过会儿听见楼下陆小北从一间纹身室里跑出来,跑上了楼。

    他一上来看见这架势就蒙了,喊了一嗓子:“我操ni妈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周罪指了指汤亚维,跟陆小北说:“拦着他别跟着我。”

    “行,你走吧大哥。”陆小北看了看周罪,又看看萧刻。萧刻脸上表情是很自然的,看起来没有生气。陆小北心里舒了口气,他怕死了这疯子说什么胡话。

    周罪拉着萧刻要走,萧刻临走前看着汤亚维可怖的脸色,嘴角轻轻扯起来,对他说:“你说周罪的命就是孤独终老。先不说你这话跟屁一样,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我也得跟你说一句,我这人从来不信命。不管是人还是命,我想要就要,我想改就改。只要我想,逆天改命也没什么怕的,我非要试试。”

    陆小北吹了声响亮的口哨,对萧刻竖了竖拇指。

    萧刻动了动胳膊,让周罪松了手,然后紧接着牵了他的手。

    这样的话没有人会不动容,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有人不喜欢他,萧刻的魅力体现在他人格的方方面面。周罪又指了指汤亚维,然后牵着萧刻的手走了。他的手心甚至是带着汗的,紧紧攥着萧刻的手,很喜欢,很珍惜。

    陆小北挡在汤亚维身前不让他跟,小声说了句:“你该放下就放下吧,你疯了别人还他妈得活呢,不是所有人都要跟你一起发疯。我真是他妈服了……”

    汤亚维跟被雷劈了一样僵在原地,直勾勾地看着周罪离开的方向。

    直到那两人下了楼,汤亚维突然趴在栏杆上喊了一句:“你不知道我是谁,那你知不知道我弟弟死在了周罪床上?”

    萧刻的脚步几乎是瞬间就停了。

    陆小北骂了一声,一脚踹上了汤亚维的背,扯着他的头发往后掰,想让他闭嘴。

    萧刻抬起头看了过来。

    汤亚维目的达成,被陆小北扯着却也还是笑了,手抬起来指着周罪:“他用我弟弟全身的血泡了个澡……这个还OK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