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刺青 > 第 32 章
    奉雷一声“大哥过年好”周罪还没什么反应,陆小北先不干了,伸手做了个停的动作,站起来说:“这可不能瞎叫,这是我大哥,你叫不合适,你得叫周老师。”

    “别那么小心眼儿,”奉雷一笑,从怀里拿了个红包扔陆小北身上,看那厚度估计里边得有一整沓,“多大了你还护食。”

    陆小北红包到手就又扔回去了,说:“不要,咱俩平辈儿,你给不着我。”

    周罪指了指另一边的沙发,说:“坐。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刚回,我东西放下就先过来您这儿了。”奉雷过去坐在周罪旁边,靠在沙发上抹了把脸,长长舒了口气,“太累了,真是岁数大了,火车几个小时坐着都觉得累。”

    “别扯了,”陆小北“嗤”了声,“你一搞纹身的说你坐着累,敢情奉雷老师平时都蹲着干活儿?”

    “小北你歇会儿。”周罪给了他个眼神,让他消停会儿。

    萧刻看出来这人应该是个老熟人,估计有话说,他这么在这儿也不太合适。萧刻打算上楼去看看周罪的画,结果刚要走让周罪给叫住了:“萧老师。”

    “嗯?”萧刻回头看他,然后笑了笑,“你们聊。”

    周罪看着他,拍了拍旁边的沙发,说:“过来坐。”

    萧刻眨了下眼睛,之后笑了:“行。”

    他走过来坐下,周罪这边的胳膊就抬了起来,搭在他身后的椅背上,人也很放松地向后靠着。

    奉雷视线这才落在萧刻身上,问:“这位是?”

    陆小北在旁边看热闹,等着听周罪怎么答。萧刻刚想主动开口,周罪就侧过头看了萧刻一眼,然后眼里带了淡淡的笑意,说:“是我领导。”

    “哎那真是失敬了,”他伸手过来,笑着说:“以前没见过,我是奉雷。”

    萧刻跟他握了握手,说:“你好,萧刻。”

    陆小北在旁边“啧”了两声,瞟了萧刻两眼,用口型跟他重复着:领——导——

    萧刻没搭理他,笑了下。

    “我每次看见小北都觉得挺恍惚,”奉雷看着陆小北,摇了摇头说,“那时候他才多大啊,还没长胡子呢,不过这发型倒是一直没变。”

    奉雷像是单纯地就是过来看看,专门来叙旧的。他跟过周罪三年,以学徒的身份。那时候跟陆小北一样管周罪叫大哥,但那会儿陆小北还小,很护食,不让他叫。

    陆小北面无表情地说:“那时候你也小啊,再说你那会儿也不叫奉雷。”

    奉雷本命叫奉春阳,听着可没现在这么大气。当初他还跟着周罪的时候陆小北就看不上他,不过陆小北天天眼睛长在头顶上要不也看不上谁。那时候他最烦奉雷管周罪叫大哥,别人都叫老师,怎么就你那么能凑近乎。

    “不改名儿不行啊,”奉雷笑了声,“哥那名儿你又不是不知道,不够响亮。”

    陆小北撇了撇嘴说:“那怕什么的,你有图啊,你那图到哪儿都能叫得响。”

    周罪又看了他一眼,陆小北才闭了嘴。陆小北就是摆明面上挤兑他,心里这事儿一直都觉得很膈应。

    当年奉雷走的时候几乎把周罪的稿都带走了。

    每一个纹身师都有大量完整的手稿,不是只有纹在别人身上了的才叫作品,那些完整的手稿是每个纹身师的私藏。很多纹身室墙上挂了一堆图,等着高价让人领走。那是最强烈的灵感爆发时候做出的图,它有可能是一个纹身师心里最想表达的东西,自己最满意的东西,这些图不是放图集里等人挑的,是等着纹身师去挑人的,去挑气质,挑磁场。

    周罪以前做图很看眼缘,他自己喜欢的设计一定要真合得上来的人才给做。所以他有很多自己特别中意的稿,舍不得随便给谁做。

    那些奉雷都带走了。

    他走之前没打招呼,就打了个电话,说他爸病了。走的时候大概得拍了几百张图,不只是那些私藏,还有周罪平时随手画的稿,还有电脑里存的周罪做过的作品。

    奉雷的成名作,给北京一个电影大佬做的半身图,那就是周罪以前挺喜欢的一张。周罪和汤亚宁其实当初在纹身上很多看法是一致的,他们要做自己的东西。不是只能做欧美,做日系,做其他国家的东西。这俩人曾经花很长一段时间去琢磨,去融合和创新,要创造出区别于当代以模仿为主的纹身形式。

    奉雷带走的那些就是周罪琢磨出来的最精华的东西。

    那张图让奉雷在北京纹身圈儿立住了,甚至还说他“扛起了内地纹身的大旗,新时代纹身的领路者”。

    这事儿他们原本不知道,还是陆小北有一次在网上看见了才知道。当时陆小北还上高中呢,看着视频整个人都傻了,在网上搜“奉雷”,搜出来的那些图让陆小北把键盘鼠标什么的都摔了,狠狠骂了声:“领你妈了个B!”

    陆小北当时都气哭了,就没那么生气过。

    这么多年过去其实什么都淡了,但是陆小北还是忍不住要嘲讽他。周罪这人一生都不在意名利这些,要不也不会始终不和外界交流,不去那些纹身大赛。但那不代表他的东西就该被人拿走,不管它是不是能带来名气。因为那东西就是周罪的,只能是他的。

    从那之后周罪的图陆小北都会收起来,外人一张都看不着。

    奉雷让陆小北呛了一声也不生气,脸上还是挂着之前的笑,跟周罪说:“小北这是还生我气呢。”

    周罪淡淡笑着,很不在意地说了句:“小孩儿脾气。”

    奉雷叹了口气,脸上很真诚,搓着手背说:“大哥,我之前就跟你说过,这些年我心里一直过不去。我知道你其实不在乎那些图,我拍照的时候就想着吧,以后我不在你身边儿了,别忘了你教我的那些,我就拍起来带着。后来北京那地方活着太难了,我为了留下来必须得拿出本事,我就给用了。”

    周罪还是那副不在意的样子,搭在萧刻椅背的那只手甚至还碰了碰萧刻的耳朵:“靠图靠不了一辈子,你能在北京留下来还是有真本事。不说那些了。”

    萧刻听到这儿算是才听明白,敢情这是个白眼狼的故事。看穿着白眼狼现在混得不错,身上已经起范儿了,有那种圈里大佬的气场。

    “我哪有什么真本事。”奉雷自嘲一笑,“什么东西做精了都是靠天赋的,我压根儿没天赋,糊弄糊弄圈外人的事儿。”

    他这就把自己摆得很低了,这都踩进土里了。以奉雷老师在北京纹身界现在的地位可真说不出这话了,这么说就还是有后话。

    果然,后面奉雷就说了这趟来的意思。

    他想做公司,做品牌连锁,做大。他想让周罪跟他一起做,周罪什么都不用出,投资,运营,这些都用不着他,他需要做的事儿只有一个,就是创意输出。倒是一点儿不抠,开口就是三成股份。

    他说的时候周罪没打断他,听完了。

    “大哥你好好考虑一下,别急着拒绝我。”奉雷喝了口徐雯送过来的茶,跟周罪说,“现在市场难做,我知道你不看重这些。但是钱不烧手,你说是不是。大鱼吃小鱼,咱们要是不争就早晚有人得把咱们吞了。”

    他都说完了周罪才笑了笑,摇了摇头说:“当不起,你太看得起我了。”

    “你要是当不起就没人当得起了,其实我合作人有不少,但我心里真的没底。”奉雷说,“我说句实话吧大哥,我到现在都经常从你这儿找灵感,去扒你的图。国内纹身师我只认你,其他的我真信不着。”

    周罪换了个姿势,坐直了说:“不考虑了,心意领了。年纪大了,只想按自己最舒服的方式活着。至于大鱼吃小鱼……谁想吞我谁就来。没什么本事,但是谁要是能靠纹身把我吞了……那也是好事儿了,说明纹身圈儿是真的发展了,是吧。”

    他说完这两句还侧头看了看萧刻,对他笑了下,然后慢慢说:“何况我领导本地人,我去不了北京,哪儿都不去了,我就在这扎根儿。”

    好好说着话突然搞这么一出,把陆小北雷得当场站了起来。连萧刻都没忍住笑,低着头乐了半天。

    老男人要是想发浪谁也拦不住,最近这老东西也是很可爱了。萧刻心里想。

    那天奉雷还是让周罪再考虑考虑,说就算他不去北京也不是不行。周罪口头答应了他会考虑,但也就只是口头答应了。

    奉雷临走之前陆小北在门口问他:“你知道当年我为什么不让你叫大哥吗?”

    “怎么说?”奉雷挑眉笑着看他。

    陆小北说:“你们都只能叫老师,学完滚蛋了,滚的时候还得带走点他东西。只有我能叫大哥,叫一声哥一辈子都是哥,我永远不会走。当年我小,知道你偷他东西冠自己名儿我只能哭,骂你两句拉倒了。”

    他蹭了蹭鼻尖,看了眼奉雷接着说:“放现在你再试试。有人说我是他养的狗,没毛病,谁要再敢惦记我们家东西,就等着我咬你,咱们不死不休。”

    奉雷走了之后陆小北半天都没再进来,就在门口蹲着抽烟。他刚才说的那些话周罪没听见,但是萧刻听见了。他出来陪陆小北蹲了会儿,说:“北哥霸气。”

    陆小北一边抽烟一边斜眼看他:“以后北哥也罩你。”

    “谢北哥。”萧刻笑着摸了把他光秃秃的脑壳,说了句。

    这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人没影响周罪,这人后半天还是照常给人纹身,萧刻坐在他旁边,偶尔跟他说几句话。倒是让陆小北一整天都很丧,给人纹身的时候也戴着口罩一句话都不说。

    萧刻小声跟周罪说:“可把我北爷气坏了。”

    “没事儿,”周罪也小声回他,“这些年只要听见跟奉雷有关的事儿他就炸,亲眼见着就更生气了,明天就好了。”

    萧刻问他:“那你生气吗?”

    周罪想都没想就摇了头:“不生气,当初知道的时候也只是觉得很可惜,可惜了我的那些图,但是没觉得生气。”

    他说的这话其实萧刻是信的。接触到现在了,周罪这人他也挺了解了,其实这人看起来不跟人沟通,很冷漠。但其实他根本就没脾气,压根儿不会生气。可能就是对什么都没在意过,所以也够不上让他生气的标准。

    这性格萧刻还是很满意的,大气,沉稳。

    那晚萧刻回去之后想了想今天听到的那些,憋屈是挺憋屈的,但是萧刻其实也没怎么当回事儿,他能理解周罪是哪种心情。

    无非就是些图,再画就完了。别人是用这图赚着名利了,但也没真的影响着周罪什么。周罪那种豁达的心态让萧刻很喜欢。

    暧昧也暧昧了挺久,今天周罪那两声“领导”确实是戳着萧刻心了。而且当时他要上楼的时候周罪没让,让他坐到了旁边,那是周罪的改变,他拿出来的诚意。

    这块蛋糕萧刻攒挺久了,有点忍不住了。

    所以他洗完澡坐在床上,给周罪发了条消息:周老师,我记得你明天没排客户是吗?

    周罪回复他:是。

    萧刻说:那周老师对咱们俩现在的这个关系有什么想法吗?

    萧刻放下手机,决定给自己抹个面膜。一把年纪了还是得注意一下自己的皮肤,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要跟人亲密接触了,提前做个准备。

    等他弄完之后看手机,上面是周罪很实诚的几句话,萧刻看完直接就笑出了声。

    ——有。

    ——想确定一下关系,想过个明路了。

    ——但是都听你的,领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