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刺青 > 第 21 章
    一个无限贴近的距离,一个若有似无的吻。

    嘴唇和嘴唇之间到底是碰到了还是没碰到,连两个当事人都不知道,而且也不那么重要。情绪到了,气氛到了,暧昧感达到极致了,这就足够了。萧刻撩完人就笑着扔了抱枕,扔了后整个包厢都炸了。

    萧刻和周罪被围在人堆儿里,嘲讽和起哄声此起彼伏。周罪从始至终没开过口,只是在有人把萧刻碰倒在沙发上的时候抬起胳膊虚虚拦了一下,一个不经意间护着的动作。

    这一晚过得很漫长,也很踏实。萧刻喝了不少酒,最后叫了代驾回去的。冲了个澡躺在床上萧刻闭着眼,这一晚过完是真的踏实了。

    周罪没给他回应,但是他没拒绝,他的眼神在某些时候是有情绪有温度的,他没能藏住。这就足够了,萧刻心里有数,这人他追得差不多了。

    萧老师打铁趁热,第二天一早就去了店里,他以为自己去得挺早了,但是他去的时候周罪和另外一个纹身师已经在工作了。

    “早上好萧哥。”小哥儿跟他打了声招呼,其实到现在萧刻其实都不知道这个小哥儿叫什么,在这儿他也就跟陆小北熟一些。萧刻抬了下手,“早上好啊。”

    萧刻说完抬头冲二楼也喊了声:“周老板早上好!”

    周罪还坐在栏杆那里,低头看他,也淡淡地笑了下:“好。”

    “我还没吃饭呢,你们吃没吃呢?”萧刻问。

    “吃过了。”周罪手上动作暂时停了一下,低头跟他说,“旁边有家早餐,你去吧。”

    萧刻没去,拎着他的纸袋上了二楼。周罪今天给人纹的是满腿,纹身的哥们儿上身穿着毛衣,下身只穿了条短裤,半条腿上盖了个毯子。

    “昨晚直接回家了,礼物还没给你,”萧刻把袋子放在小桌子上,跟周罪说,“放这儿了。”

    “嗯。”周罪看了眼,笑了下说,“谢了,萧老师。”

    “客气了。”萧刻笑了笑,坐在沙发椅上,找了个很惬意的姿势,他现在发现听着周罪纹身机的嗡嗡声都特别喜欢,听着心里很平静。

    萧刻点餐的时候问周罪:“小北上午来吗?”

    “来。”周罪一边勾线一边回答他,“他有客户。”

    于是萧刻额外又多点了些,陆小北来的时候正好跟外卖小哥儿遇上了,他直接给拎进来了。

    “谁啊一早上这么能吃,喂猪啊?”陆小北喊着问。

    萧刻人在二楼沙发上靠着,陆小北看不见,只能听见他说:“我,和你,俩猪。”

    “啊萧哥?”陆小北嘿嘿乐了两声,给袋子拎上来了,“正好我没吃呢,我起晚了。”

    俩人在沙发上围着茶几吃东西,周罪在那边嗡嗡地给别人纹身,陆小北瞄一眼萧刻,再看一眼周罪,感觉气氛还挺和谐。

    “我这个疤能遮住吧大哥?”纹身的哥们儿问周罪。

    周罪点头:“能。”

    “肯定看不出来哈?”他又问。

    “不趴你腿上瞅肯定看不出来,趴那儿也不一定能看出来。”陆小北边吃边插了句嘴。

    “那就行,我就是要遮这个疤。”这兄弟以一个非常妖娆的姿势躺在那儿,估计一直分着腿也挺累的,主动找人聊天分散注意力,“这疤可给我坏好多事儿了,这他妈到现在约炮我都不敢开灯!小妹儿一看我这腿都吓跑了。”

    “纹完更吓跑了,黑乎乎一条腿。”陆小北说。

    “那不一样,这不是艺术么?”哥们儿拍了拍自己的腿,“小时候我们家烧炉子,一个炭球子给我腿烧这样,就差那么一点儿,要再往上点就他妈烧着我鸡儿了!”

    这人说话挺逗的,跟陆小北你一句我一句聊得挺热闹,后来陆小北客户来了,这哥们儿为了能继续聊,还非让陆小北也在楼上大厅纹。陆小北客户是个老熟人,一个大学生。这仨人在一起聊得热火朝天,萧刻后来就搬了个椅子坐周罪旁边。

    昨晚俩人毕竟假装亲过了,今天再见面这关系怎么也要近一层,那种丝丝落落的暧昧感让他们就算不说话周遭空气也是热的。

    周罪说:“昨天睡得晚,你进去睡会儿。”

    萧刻想了想点头说:“行,真有点困。”

    周罪手指往后指了一下其中一个房间:“那是我屋,去吧。”

    萧刻笑了,站起来说:“我知道啊。”

    他在那屋抱过周罪,他当然知道哪个是周罪房间。周罪抬头看他一眼,萧刻正笑着看他,带着点打趣的意思。周罪摇了摇头也带了点笑意。

    陆小北耳朵里听见他俩的对话,一抬头正好看见这个对视一笑的奇妙瞬间,顿时挑了挑眉毛。

    一晚上没见这俩人看着不太对劲儿啊?

    从这天开始萧刻和周罪之间相处起来和之前的模式就不太一样了。

    周罪话不像以前那么少了,偶尔能主动开口跟萧刻说点什么,也不一口一个萧老师了。萧刻就更是了,这人都恨不得往周罪脑门上贴个签儿,说这人归他了。

    都没直说过什么,但是他们之间那种默契感总让人觉得这俩人关系不太一般。

    陆小北时不时会打听打听,他俩到底是怎么个意思,到哪个阶段了,不过也打听不出什么。萧刻自己是对现在俩人的状态很满意的,他其实私心里特别喜欢这种时间段,感情的事儿用不着急,顺其自然就可以。

    “花来了!”徐雯看见送花的车在门口停下来,朝里面喊,“谁接啊今天?”

    没人应声,送花的小哥儿已经拿着花开门进来了。今天是一捧冰山来客和绝代双骄的混搭款,名字很俗,花倒是挺好看的,浅浅的颜色看着很舒服。徐雯刚要签收,听见周罪从里面走了出来,“我签吧。”

    周罪签了自己名字,拿着花又回了大厅。萧刻正用陆小北电脑查点资料,见他回来了向后仰头说:“我看看今天的好不好看。”

    周罪把花放他旁边,自己在沙发上坐下,说:“挺好的。”

    “周老师,我送你这么多花了,”萧刻扯下来一片花瓣放手指间捏了捏,回头着看他,“你就是回礼也该回我点什么了吧?”

    周罪看向他:“嗯,你想要什么?”

    萧刻笑了笑,眨了下眼睛:“那就给我画束花吧,我也要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