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刺青 > 第 18 章
    那人说他找周罪,陆小北当时就冷笑了一声,说:“周罪你想找就找?没有预约你找不着周罪,来我给你排排档期。”

    那人的嗓音听起来实在是让人不舒服,萧刻皱了下眉,听见他说:“我倒是不想找他,但是有人给我托梦了,让我找他说几句话。让开吧弟弟,还是你觉得你能拦住我?”

    “你还是滚吧。”陆小北说,“谁让你传话你让他直接来。他不能托梦吗?托呗,直接给我大哥托。”

    那人笑得很夸张,快笑断气了似的。笑完了边咳嗽边说:“你以为他没有呢?你当你那可怜见儿的大哥真梦不着他?”

    萧刻下意识看向周罪,周罪依然在低头上色,手很稳,动作没有一丝异样。还跟前面的人说:“挺住别动,线细怕抖。”

    前面壮汉倒是挺配合,趴那儿不动了,就是一直在“嘶嘶”地吸气,问:“还得多长时间?”

    周罪说:“三个多小时吧。”

    “那歇会儿。”壮汉脑门上一层汗,抽了张纸慢慢抬着胳膊擦额头,“我屁股快坐平了。”

    “嗯,等我弄完这儿。”周罪答了声。

    外面陆小北还在撵那人走,周罪就跟听不见似的,脸上表情没变过。

    ——“好久不见啊,周罪。”声音在楼下客厅响起来,周罪依然没转头去看。萧刻倒是看了过去,然后非常惊讶,因为听着那个声音他以为这人的长相估计会很丑。然而并没有,那是一张非常过得去的脸。

    这么冷眼看过去还挺帅的,年龄估计得三十大多了。

    “我就喜欢看你纹身。”这人笑着说,找了个椅子搬过来坐下了,仰着头往上看,“特别好看。”

    回应他的只有纹身机的嗡嗡声。

    他这两句话说得萧刻挺有危机感,普通关系不应该这么说话啊。他又仔细看了看,那人视线一直停在周罪身上,眼睛都不转的。他的眼神让萧刻不自觉就想皱眉,不知道怎么形容,总之看着很难受,不舒服。

    整个空间里都没人再说话了,楼下另外一个纹身师送走客户之后也走了,走前连招呼都没打,实在是这会儿的气氛太压抑,感觉说什么都很突兀。

    周罪一直弄完了半边翅膀才停了手,摘了手套拍了拍前边人的胳膊:“歇会儿吧。”

    “嗯,我歇歇。你也赶紧处理一下你的事儿吧周哥,这还挺热闹。”这人立刻站了起来,一个姿势时间长了腰有点受不了,一只胳膊扶着腰去了厕所。都憋了好一会儿了,再不歇他也真受不了了。

    周罪也站了起来,他倒是没扶腰,但是抬手捏了捏脖子,微微仰了仰头。

    萧刻光看着他纹都觉得累,更别提周罪保持一个姿势好多个小时。萧刻说:“我给你捏捏?”

    “不用,没事儿。”周罪甩了甩胳膊,平静地说,“习惯了。”

    “这人谁啊?”楼下的人沉着一张脸,死死盯着萧刻。一双桃花眼本来应该很勾人的,结果因为他的眼神太阴沉了,倒显得有些凶。

    萧刻看了他一眼,抬了下手:“哈喽,萧刻。您贵姓?”

    “你谁?”这人不回答他的问题,眼神落在身上萧刻感觉都快把他烧俩窟窿了。

    萧刻勾了勾嘴角:“我不说了么?萧刻。”

    “你跟周罪什么关系?”这人眼睛在萧刻和周罪脸上转,最后定在周罪脸上,用他粗哑的声音逼问,“他是什么人?”

    萧刻刚要再说话,周罪在后面碰了下他的胳膊。萧刻一顿,周罪出了声,没说别的,只是低低地叫了声:“萧老师。”

    萧刻于是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楼下那个已经顺着水泥楼梯上来了,直奔他们这边,马上要挨上的时候周罪踢了下凳子,磕在了他腿上,这人才站住了。

    “站那儿吧。”周罪淡淡地说。

    “你处朋友了?”他的眼睛里有血丝,离近了看更吓人。

    陆小北从前厅拿了外卖进来,萧刻点的餐送到了,满满一大箱子。陆小北在底下喊:“你传话还没传完?传完就赶紧滚,我们要吃饭了。”

    他说完了冲萧刻招了招手:“萧哥,吃饭!”

    “哎,来了。”萧刻应了声,绕过椅子要往楼下走。他没打算掺和周罪和这人的事儿,他现在还没身份跟着掺和,也没立场参与。

    “……我说他怎么给我托梦呢。”这人眼里血丝很多,说完一把抓住了走过他身边的萧刻。萧刻没想到他能突然伸手,让他抓住了小臂。他抓着萧刻胳膊的手很用力,抠得萧刻有点疼。

    周罪立刻说:“松开。”

    “你心里不虚么周罪?”这人斜眼看过去,盯着周罪的眼睛,“你敢交朋友?你心够大的,你也想交朋友?你有那命么?”

    “放你妈的狗屁!”陆小北在底下骂着,“虚个狗JB,别他妈在这儿乱咬了,有话就赶紧他妈说,说完滚!”

    周罪之前一直挺淡定的,这会儿也沉了脸。他用力踢了下凳子,狠狠撞在这人膝盖上,挺响的一声,听着就挺疼。周罪声音很冷:“让你松手。”

    这人还没动,周罪把椅子踢开了走过来要抓那人的胳膊。萧刻没让他碰着,说了声“没事儿”之后迅速一扬胳膊反手捏住那人肩膀,那人一吃痛就松了手。萧刻揉了揉胳膊,说:“劲儿不小。”

    萧刻冲周罪笑了下,然后直接下了楼找陆小北吃饭去了。他没兴趣再多听,说实话跟周罪相关的事儿他都很想知道,但不屑以这种方式,以一个乱入的旁观者的身份接收这些。他想知道得是周罪给他讲,不然也不稀罕打探他的过去。

    吃饭的时候萧刻一句都没问,虽然问了陆小北也没打算说,但是萧刻一点不问这也让陆小北有点摸不着头脑。萧刻吃完饭就走了,走的时候没打招呼,因为抬头没在楼上看见周罪。

    虽然今天这事儿跟他没什么关系,但是不影响心情是不可能的。那个声音难听长相OK的帅哥不知道跟周罪是怎么个关系,他说的几句话信息量都挺大的,萧刻一时间还屡不清。反正也没细想,没有意义,他想得再多不一定是对的。

    那晚睡前很难得地收到了周罪的消息。萧刻点开看,周罪发了条:萧老师,今天抱歉。

    萧刻很快回复他:怎么啊就抱歉了,没什么事儿啊。

    周罪显示正在输入了半天,萧刻一直在等,最后只有短短一句话:早点休息。

    萧刻抿着唇看着屏幕,后来给回了个“晚安”的表情包。

    这事儿好像没什么影响,萧刻也不算放在心上,但到底还是影响了萧刻追人的进程。萧刻后面两周都没去过店里,花还是照送,就是人没去过了。

    “完球了,”陆小北一边画图给自己填充待选图库,一边说,“好不容易来个好人,这又给折腾退了。”

    徐雯在一边看他画图,偷偷看了眼给别人做纹身的周罪,没敢接话。

    “那傻逼跟个神经病偏执狂似的,眼珠子一瞪通红的,啥好人不得让他膈应走。”陆小北想起这事儿就堵得慌,“丧门星似的。”

    周罪永远那一副冷淡的样子,就像听不见他嘟囔一样。

    “你那迷弟这几天联系你了吗?”陆小北看着周罪问。

    周罪还是没抬头没出声,但是他好像轻轻摇了下头。

    徐雯瞪大了眼睛跟陆小北对视一眼,她张了张嘴,对周罪的回应表示惊讶。陆小北更上火了,皱着眉又说了次:“这是真完球了,弄这么个老光棍砸手里没人接了。”

    纹身的客户“噗嗤”一声就笑了,是个挺开朗的姑娘,笑着说:“别闹了好么,抢破头也抢不着啊,真没人接我接了啊?”

    陆小北说:“稀罕你就拿去吧。”

    姑娘抬头看看周罪,说:“大叔考虑萝莉吗?”

    周罪一点表情都没给,摇了摇头,只给了句:“胳膊别动。”

    “你看,没戏。”姑娘笑嘻嘻地说,“估计我性别不行,不挣扎了。”

    陆小北很快画完三个小图,拿过去给周罪看,周罪扫了几眼说:“一般,太套路了。别沉在个人风格里,个人风格这东西就是个套子。”

    “嗯,我等会儿再改改。”陆小北在这方面从来不顶嘴,很虚心。他跟周罪太多年了,身上本事都是周罪教的。周罪只有这么一个徒弟,年头多了相处起来没点师徒的样子。

    陆小北还惦记着萧刻一直不来了的事儿,想了想还是拿出手机给发了条消息:萧哥,你再不来我大哥让人收了啊。到时候你别说北北没提前告诉你不够意思。

    陆小北等了半天没等到回音,心都凉了:“完犊子了。”

    周罪抬眼看他,陆小北说:“没回消息。”

    周罪看起来心里没波没澜的,又低着头去勾线了。陆小北心说老周你就装,方禧他们说你性冷淡都活该,说得好,说得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