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刺青 > 第 14 章
    萧刻以前觉得自己酒量还行,现在跟周罪一比,简直被秒成渣了。后面他的酒都是周罪替他喝的,萧刻闲下来又吃了点东西,听他们说些没用的话。是真的放松,这种放松他以前没体验过,以前他不替别人挡酒就不错了。

    回房睡觉的时候都后半夜了。他和周罪一起上的楼,周罪在他身后问了句:“没事儿?”

    萧刻回头看看他,说:“没事儿。”

    周罪点点头,“嗯”了声。萧刻进门之前跟他说:“周老师晚安。”

    周罪被这个称呼给叫得笑了下,笑很浅,也就嘴边能看出来点笑的样子,说:“晚安,早点休息。”

    山上用水还是不那么方便,水龙头的水洗漱没问题,但是要洗澡就太奢侈了。萧刻只能收拾收拾躺下了,以为自己会很快睡着,但是竟然好一会儿了都没能睡着。这一晚听他们聊了很多,脑子里乱七八糟也充斥着很多内容。有很久以前的路人甲,有林安,有周罪。

    睡觉之前最后闪过的内容是等他回去了得告诉花店继续送花,周罪剪断丝带抓着一把花扔在水桶里的样子他很喜欢看。

    这一觉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下午,萧刻一睁眼很有种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意思。环境太陌生了,入眼的一切都不熟悉。缓了好半天萧刻才回过神来,想起了他这会儿是在山上,在周罪隔壁的房间。

    萧刻起来收拾完换了身衣服,出去看了一圈,没看见人。厨房里蒋涛的妈妈听见他出来,跟他打招呼:“起来了啊?饭早好了,你们都没起。”

    “阿姨早上好。”萧刻打了个招呼。

    “哎,好好。”阿姨笑起来很亲切,和蒋涛有五分像,口音要重很多,“你们昨晚闹得太晚了,这都起不来了,就出去了一个,剩下的都没起呢。”

    萧刻笑着点头:“嗯,昨晚喝多了。我们太吵了吧,是不是影响你们休息了?”

    “没有的事,”阿姨连连摆手,“我们睡觉都睡得死,听不着。”

    萧刻去厨房喝了碗粥,他吃东西的时候一直在跟蒋涛妈妈聊天,萧刻的模样长得好,看起来也不像方禧他们那么不着调,阿姨很喜欢他。问他做什么工作的,萧刻一说是老师,阿姨对他的喜欢立刻又上升了好几度,基本可以说是肃然起敬了。

    搞得萧刻一碗粥吃得不上不下的,不习惯被人盯着看的他都快不知道怎么咽东西了。

    好不容易吃完东西,正准备随便出去转转,刚要出门就看见从外面回来的周罪。萧刻有点惊讶,打了招呼:“早上……下午好吧。”

    “起了?”周罪手上拿了个卷成卷的本子,和一只铅笔。

    萧刻点头:“嗯,刚吃了点东西。”

    他从房间出来的时候没准备出去所以没穿周罪昨天那件羽绒服,周罪看了眼他的衣服,说:“没事儿就别出去了,外面挺冷。”

    萧刻想了下笑着说:“没事儿,你衣服挺暖的。”

    周罪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萧刻问:“你是出去画画了吗?”

    “没,就是出去走走。”周罪眼角有淡淡的笑意,说,“本来想画,但是没能画成,冻手。”

    萧刻也笑了,说:“昨天我跟曹哥上来那会儿他手都冒白气儿了,这还怎么画画。”

    “大早上的画什么啊?”有人打着哈欠从楼上下来,萧刻抬头看了眼,是林轩,“这么有情调。”

    萧刻笑了笑:“早上吗?”

    林轩也笑了,甩了甩胳膊:“下午了吧。昨晚喝太多了,睡得这个累。方禧这老狗睡觉还他妈往我身上蹭,俩钢铁直男能蹭出个毛,挤得我做一宿梦。”

    他走到周罪旁边撞了他肩膀一下,问:“对了老周,上回我说要纹身那人你给插个队吧,整天磨叽烦疯我了。”

    周罪问他:“哪个?”

    林轩皱着眉说:“就我那客户,甲方一跑腿的小年轻。你那儿要是方便就时间给他往前挪挪,钱不用少收,丫吃了我多少回扣,手太黑。”

    周罪说:“行。我回去找天时间给他做了。”

    “谢了兄弟。”林轩冲他一眨眼,“做了他。”

    这个“做了”说得太歧义了,萧刻一笑,挑眉:“怎么做?”

    “这得问老周。”林轩咳了声,暧昧地冲周罪笑笑,“全看用什么工具了。”

    周罪看他一眼,淡淡道:“别骚。”

    林轩继续开玩笑:“哎说实话那男的长得真还成,岁数也不大。我们老周这魅力值做了他跟玩儿似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周罪没出声,萧刻倒是一挑眉:“那不成啊,这儿还一活人呢。”

    林轩大声笑着,问他:“你俩现在不还一人一屋吗?”

    萧刻知道他故意说着玩儿的,很配合:“一人一屋那是我们矜持,人前总得给人留点正经人的印象。”

    “哎妈,睡醒就这么劲爆吗?”方禧也从楼上下来了,刚好听见萧刻这句。

    “老周一性冷淡还有不正经的时候吗?”方禧嗤嗤笑着,看了眼周罪,“我还真挺想看看老周不正经时候什么样儿。”

    这伙人在周罪面前常年拿性冷淡说事儿,周罪压根儿不搭理他们,在椅子上默默抽烟。萧刻就不行了,他怎么能允许别人说他爱豆。萧刻抬头跟方禧说:“那得是真爱能看着了,你想看啊?”

    “那我不看,”方禧笑得挺贱,这话是萧刻提起来的,方禧尺度就更大了,他扔给萧刻一个暧昧的眼神,“我有幸跟你真爱洗过澡,正经时候也挺可观的,不正经时候估计不是不是人了,你能受了就行了,我就不看了。”

    萧刻还没说话,周罪在后面清了清嗓,给方禧一个眼神,皱了下眉。

    方禧于是摇头笑着没再继续说。再说下去怕萧老师接不住了,而且人真爱也不让说了啊。方禧觉得这俩人是真有戏了,挺好。

    萧刻倒是真没想到方禧一下子能说到这来,这话他不是接不住,是没敢接。再往下说怕周罪不舒服了,毕竟他们俩现在其实什么关系都没有,连点暧昧都算不上。

    所以萧刻才没吭声,找了把椅子反着跨坐下了,胳膊搭在椅背上。他是怕周罪觉得被冒犯了才没接话,但这在别人看来就是萧刻让人说得难为情了,让方禧给噎住了。周罪一根烟抽完了,站起来往楼上走。

    走到萧刻旁边的时候顺手抓了把他头发,按着晃了一把。

    很顺手的一个动作,像是觉得萧刻不好意思了,有点安慰他的意思。这个动作完全是超出萧刻意料的,没想到。所以他半天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周罪已经上楼了。

    萧刻心里顿时有种说不上来的滋味儿。没想到他都三十了还能被人摸脑袋,更主要的是让人摸了脑袋心里还觉得特美。

    果然恋爱让人年轻。

    一个周末的时间其实很短,吃几顿饭喝两顿酒基本也就没了。两天多相处下来萧刻跟大家都熟了,都加了微信,还约好了下次一起出来的时候去哪儿。这几天虽然萧刻总共也没和周罪说上几句话,但两人之间的关系怎么说也会比没来之前要近很多。

    毕竟人群里的暧昧才是最暧昧的。

    一伙人跟蒋涛母亲道了别,还拿了点山上的蘑菇和药材。方禧临走之前往椅子下面塞了个信封,里面装了两万块钱。结果还没等走多远就让人撵上来了,是蒋涛的表弟,也不知道信封是谁留的,只能把信封往蒋涛怀里一揣就又跑回去了。

    蒋涛眉毛挑得高高的,喊着问:“什么年代了还弄这出,谁啊,速速出来领死。”

    林轩笑着说:“别管谁的了,一点心意。”

    蒋涛摇头:“别闹了兄弟,打我脸呢?”

    方禧笑得贱兮兮,举起手:“我,是在下。”

    “速死吧。”蒋涛把信封往他身上一砸,“上个山还背着也不嫌沉了。”

    方禧走过去说:“拿着吧涛子,我们这么多人上来一趟空着手不是那么回事儿,实在是没法往上背东西,不然你当我还给钱呢?几年没来山上看大姨了,一点心意别推。”

    这事儿他们磨叽了一路,到了停车场还在说,也没说出个结果来。

    回去路上还是萧刻和周罪一辆车,下山的时候周罪开着,萧刻坐在副驾。他问周罪:“咱们用表示一下吗?”

    周罪说:“不用,不算什么事儿,太计较了生分。”

    萧刻其实也这么觉得,虽然他跟这些人以前不认识,但是按这两天对蒋涛的印象,那钱估计他不可能要。

    山上山下有专门运东西跑腿的,身体不好的想上山也有人抬。下山之后萧刻找了个运东西的留了个联系方式,萧刻一说蒋家,那人还挺熟的,像是经常往他们家送东西。萧刻说过几天麻烦他往山上送个东西,费用转账结,那人说没问题。

    回去的路上萧刻就订了个按摩椅,那个头估计得俩人抬着上去。萧刻跟那人联系了,那人说没事儿,再找个人一起就抬上去了。

    萧刻挂了电话之后周罪看了看他,萧刻问:“怎么了?”

    周罪摇头,没说什么。

    萧老师长得年轻显小,但毕竟三十的人了,处事方面成熟脑,很妥帖。跟他相处让人觉得舒服,不会累。

    萧刻这会儿才觉得有点热,周罪的羽绒服他还没脱。萧刻赶紧脱了,回身放在后座上,跟周罪说:“衣服我送去洗一下再给你吧,谢谢周老师的衣服,绝对感受到温暖了。”

    周罪说:“留着穿吧。”

    萧刻眨了眨眼,挑眉:“我穿过你不想要了啊?”

    “什么话,”周罪失笑,“说哪去了。”

    萧刻也笑了下:“我说么,我这白白净净的小帅哥也不至于让人嫌弃呢。”

    “嗯,”周罪竟然很配合地点了点头,慢慢说,“你穿很好看。”

    “真的啊?”萧刻看起来挺开心,眼睛笑起来向下弯,“夸我了?”

    周罪表情很轻松,也笑了笑:“是。”

    “知道我好看就行了,”萧刻把座椅往后调了调,靠在椅背上闭眼说,“萧老师一表人才,贼抢手。周大侠你要好好考虑,过村没店了。”

    这句话周罪没接,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意。萧刻也不再说,点一句撩一把就得了,适可而止。

    他们昨晚睡得都挺晚,今天起得也早。一路上萧刻睡前半段,周罪睡后半段,也没怎么聊就到地方了。

    下了高速口到了他们生活的城市,看着渐渐熟悉的街景,萧刻突然有点舍不得开到头。他看了周罪一眼,周罪睡着还没醒,衣服盖到鼻子,只露了半张脸。

    萧刻把车径直开到他自己家,都挺累的,就不吃饭了,各回各家点外卖吧。车开进市区萧刻才叫醒周罪:“周老师,醒醒了。”

    周罪慢慢转醒,往外看了一眼,有点惊讶他竟然睡了这么久,还睡得这么沉。

    他调整座椅坐了起来,清了清嗓子,皱着眉说:“睡太沉了。”

    “睡呗,”萧刻笑着说,“说明我开的稳。”

    周罪拿起水喝了两口,刚睡醒看起来不太想说话。不知道为什么萧刻觉得周罪的心情没有之前好了,眉眼间都很低沉。不知道是不是做了让人不开心的梦。

    萧刻是按照去他家的路线开的,周罪开口问:“不吃饭吗?”

    “不了吧,”萧刻说,“看你挺累了,回去洗个澡早点休息。”

    “嗯。”周罪应了一声,还是没多说。

    车开到萧刻家楼下,萧刻摘了安全带,倒是没急着下车。两人都没出声,就安安静静坐着,互相听着对方呼吸,气氛静谧而柔软。

    但到底不能一直这么坐下去,萧刻看了周罪一眼,笑了声:“我走了啊,谢谢周老板带我出门散心。”

    周罪摇了摇头,萧刻开门准备下车。周罪却叫住了他:“萧老师。”

    萧刻回头,手还放在把手上:“嗯?”

    周罪看了看他,萧刻的眼神一如既往的直接而单纯。周罪开了口,声音低低沉沉:“我真的不是好人。”

    萧刻眨了下眼睛,半晌嘴角一扯,扯出个笑来:“所以?”

    周罪看着他,他眼神漆黑,深不见底。

    萧刻问得很直接:“是在拒绝我吗?”

    周罪皱了皱眉,像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萧刻手从把手上拿了下来,认真看着周罪,说:“周老板,没跟你闹,也不开玩笑。我想追你,我对你有意思,这不是挂嘴上说的。三十来岁喜不喜欢动不动心的随随便便说不出口了,但我是走心的,你知道这个就行。”

    “我知道。”周罪点了点头,看向他,“但是我真当不起。”

    萧刻的心渐渐沉了下来,他知道周罪还有话要说。

    他没催,安静坐着等。周罪低着头,萧刻看着他的侧脸,坐了很久。后来周罪还是开了口,等了这么久萧刻最终只等来了两句话——

    “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过的也不是一种生活。”

    “萧老师,你在人间,我在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