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65章 燃我65
    何默和谢真近来发现,自从盛青溪生日过后,林燃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细说呢又说不上来,总结下来就是林燃越来越明目张胆了。

    但林燃本来就是这个性格,两人琢磨了几天就把这个问题抛到了脑后。

    毕竟他们高考离他们只有一周了。

    这一天是5月31日。

    初城一中向来有高考前“放假”的惯例,所以他们这一周都在学校里复习。而明天到高考前时间则由他们自由选择,在家复习或者在学校复习。

    因为高考林烟烟她们已经提前放假了,所以何默和谢真都默认他们这一周都会回车行或者城南花园复习。车行来往的人多,有大概率他们会去城南花园。

    谢真趁着午休时间摸到林燃身边问了一嘴:“燃哥,我们这几天去哪儿?”

    林燃正侧着身子看他的小溪流写试卷,闻言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句:“去车行。明天我有事出去一趟,烟烟那个小丫头你看好她,她明天不许出门,下楼都不行。”

    谢真听得一懵:“啊?下楼也不行?”

    林燃懒洋洋地:“嗯。”

    谢真一头雾水地回了位置和何默小声叭叭:“默子,燃哥说去车行。这就算了,他还让我们明天看好烟烟,不许她出门也不许她下楼。”

    何默压低声音:“又来了。”

    谢真和何默齐齐叹了口气。

    另一边的林燃可不知道这两个人在想些什么,他伸手卷了盛青溪的黑发绕在指尖玩,目光一瞬不瞬地落在她的侧脸。

    自从那晚过后他连她的手都没拉到一次。

    这小姑娘第二天就不理他了,除了不和他说话以外什么都照旧。他哄了大概有一周才把人哄好,也不敢再碰她。

    想到明天,林燃轻咳一声:“盛青溪,明天要不要和我一起出门?”

    明天?

    盛青溪手里的动作一顿。明天是6月1日,上次她和林燃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他一晚上都没理她,这次居然主动提起。

    盛青溪偏头,林燃脸上的神情不像是开玩笑,一副你要是想去我就带你去的样子。

    她立马点头,生怕林燃后悔。

    林燃知道盛青溪在想些什么,哼笑着捏了捏她软乎乎的腮帮子,这个笨丫头。

    6月1日,儿童节当天。

    这一天盛青溪凌晨五点就起床了,也没敢和林燃说。起来她没心思跑步,去外面吃了个早饭就准备去车行找林燃。

    盛青溪到车行的时候不过六点,天才蒙蒙亮,车行的门关着。

    她轻轻地呵了一口气,走到路边的横椅上坐下。

    这段时间林燃似乎把这件事忘了,自那天以后他再也没有说起过这件事,直至昨天才主动提起,且态度和那时候截然不同。

    林燃他..做了什么吗?

    三楼。

    林燃洗完澡从浴室出来,腿微微弯曲就带上了门。

    他昨晚没怎么睡,纷乱的思绪缠了他一整夜。其实那一天的记忆他并不是完全都记得的,有许多细节都已模糊。

    例如上一世的这一天他为什么会回城南花园。

    这些细节他都记不清了,那天陈阿姨来过吗?在林燃的记忆中,那一天他没见到陈阿姨,所以陈阿姨极有可能是他出去之后来的。

    那一天他本该留在家里的,是林烟烟撒娇说想要儿童节礼物他才出去买了小熊。

    唯一的意外是那一天他不是从大门离开的,也没骑车出去。因为他准备出门的时候听到了从后院传来的猫叫,有小猫挂在了他家后院的藤蔓上。

    那只小猫正好挂在栏杆中间,林燃救了猫之后干脆从栏杆出去了。

    后续具体的细节他并不知道,也没问盛青溪。那天她哭得狠,他舍不得再问其他的,只希望她能早点从这件事里走出来。

    林燃烦躁地揉了揉还湿着的黑发,走到窗边随手扯开了窗帘。

    天光熹微。

    太阳才爬上来了那么一点儿。

    林燃刚想转身的时候忽然顿住,他的余光似乎瞟到了一个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的人,小小的一只,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椅子上。

    林燃额角微跳,这小东西一天不训就要上房揭瓦。

    这个点正是上班族和学生刚起床的时候,路边许多店铺都没开门,街道空荡荡的,只有清洁工人从路的一头走到另一头。

    盛青溪托着腮半倚在横椅的靠背上发呆看着街道,双眸空落落的。

    正出神的盛青溪没听到后面的升降门缓缓往上升,里面的人打开锁开门径直向她走来,直到脚步声越来越近她才慢吞吞地往后方看一眼。

    她还没清林燃的脸,整个人忽然悬空,她被林燃抱了起来。

    盛青溪下意识地攀上林燃的肩,还有点没反应过来,说话时心里还有点虚,她小声问:“林燃,你怎么下来了?”

    林燃瞥她一眼,语气不轻不重:“再有下一次你看我亲不亲你。”

    盛青溪默默地闭上了嘴。

    两人上楼后林燃知道她吃过早餐了才缓下脸色,他去厨房热了杯牛奶出来,见盛青溪捧着杯子小口喝了才去厨房给自己煮了碗面。

    等吃完了饭林燃提起了有关于上一世徐宜蓉的事。

    说起徐宜蓉,盛青溪的神色有一瞬间的变化。

    她垂下眼,静了许久才说起上一世的事:“最开始徐宜蓉否认了,等把证据都摆上来她没了办法又向你父亲林佑诚求情。”

    “那年她的孩子没能留住。她那个年纪本就是高龄产妇,那时候林佑诚让她打掉那个孩子她受了刺激,她以为你..之后林佑诚会让她留下那个孩子。但是你去世后林佑诚就没回去家,他搬了出去,除了林烟烟谁也不知道他在哪儿,他没想管那个未出生的孩子。”

    “徐宜蓉做了亏心事,忧思过度,那个孩子没能保住。”

    “她认罪的时候说选这一天是因为正好你和林烟烟都回去了,之前她一直没能找到机会,你和烟烟不是在车行就是你们身边有别人。”

    ...

    前世6月1日晚上7点。

    陈阿姨拎着袋子和往常一样打开门。

    林烟烟正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嘴里叼了一根棒棒糖,见她来含糊着喊一句:“陈阿姨。”

    对上林烟烟清澈的双眼时陈阿姨的神色有一瞬间的不自然,她掩饰般地笑了一下:“烟烟,放学了。你哥哥呢,不在家?”

    说起林燃,林烟烟还有些不好意思。

    她这么大个人了,居然还缠着林燃要儿童节礼物,总觉得说出去太羞耻了。

    林烟烟抿抿唇,没说实话:“哥哥在楼上。”

    陈阿姨点点头,没多问,直接带着袋子进了厨房。

    这袋子里都是些新鲜的瓜果蔬菜,陈阿姨挨个拿出来填满了空了大半的冰箱。合上冰箱门,她的视线落在瘪了大半的袋子上。

    里面还有一个香薰蜡烛。

    是徐宜蓉给她的,说让她点上,他们闻久了就会睡着。到时候她开了火就可以离开了,后续的事情徐宜蓉会处理。

    陈阿姨盯着那蜡烛,眼底带着挣扎,但想到病房里奄奄一息的儿子她咬了咬牙。

    陈阿姨神色平静地切完水果放在茶几上,动作自然地在一旁放了香薰蜡烛点上。林烟烟没有特别注意到陈阿姨的这个小动作,平时她偶尔也会放些鲜花或者香薰蜡烛。

    放完蜡烛后陈阿姨就进了厨房照常给这两个孩子做菜。

    十分钟后。

    陈阿姨试探着回头看了一眼,沙发上的林烟烟已经睡着了。

    她看了一眼二楼,楼梯口空荡荡的。

    还是别去叫林燃了。

    陈阿姨按照徐宜蓉的吩咐做完了所有事情,关门离开时她看着沙发上睡着的林烟烟时心里仍有一丝犹豫,烟烟不会出什么事吧?

    有林燃在,应该出不了什么大事。

    这么想着,陈阿姨关上了门。

    徐宜蓉找的人一直在等,他们不敢在这个时候接近别墅,毕竟拿了钱也得要有命享。他们在等火势大起来,场面变得骚动,那时候他们再出去就不会有那么显眼了。

    当火势逐渐变大,他们正准备行动的时候却被一条意外的消息打断了。

    在门口看着的人说,那个男孩从门口进来,他根本不在别墅里!

    他们不敢在行动,只好打了电话问徐宜蓉。徐宜蓉惊怒于陈阿姨没认真确认人在不在,但一时半会儿也没办法继续了,她只好吩咐他们离开。

    徐宜蓉本来以为这个计划失败了。

    但是没有。林燃为了拿照片又返回了别墅,最后死在了大火里。

    对盛青溪来说,回忆这些细节是特别难的事,但偏偏这些细节她记得清清楚楚,一点儿都不敢忘。这些话都是徐宜蓉跪在林燃的墓前说的。

    后来盛青溪才知道那一天林燃是从后院翻出去的,他救了那只被缠住的小猫。

    城南花园里布满了监控,徐宜蓉找的人都不敢靠得太近,没人看见林燃出去了。他们只看见林燃从正门回来,怀里抱着那只小熊。

    那段监控视频,盛青溪复制回去看了许多遍。

    林燃的每一个动作她都记得,那天他穿的衣服、裤子还有鞋子。以及他弯腰放开小猫的时候还摸了摸它的耳朵。

    她的林燃,从来都是这样好。

    盛青溪刚说完就被林燃拥入了怀里。

    这是林燃第一次知道这件事发生的经过,他觉得可笑也觉得荒唐。

    但他不想让盛青溪一直陷在那一天。

    林燃轻拍了拍盛青溪的背,低声哄道:“你知道今天我会没事的,那些事不会再发生了。这些你都知道的,对吗?”

    盛青溪闷闷地应了一声。

    闻言林燃奖励般地亲了亲她的黑发,“我带你上去再睡一会儿。”

    林燃知道盛青溪这么时间过来肯定是很早就起来或者干脆就没睡,他和林煌安排的计划晚上才会开始,干脆抱着人上去睡觉。

    盛青溪被林燃塞进被子里后一点儿睡意都没有,一双水眸睁着大大的,一瞬不瞬地看着床边的人。

    林燃没往床上坐,免得坐出什么意外来。

    他随手拿了条椅子往床边一放,也不看盛青溪,就自顾自地拿起手机玩。即便他垂着头也能感受到床上人的视线。

    这个地点以及时间,对林燃来说有点敏/感。

    他并不想和盛青溪在他的房间、他的床上进行互动。

    尤其是他单方面确认和她的关系之后。

    盛青溪静静地盯着林燃看了一会儿,忽然道:“林燃,你头发还湿着。”

    林燃懒洋洋地应:“嗯,一会儿就干。”

    盛青溪见他没有和她说话的想法不由鼓了鼓腮帮子,她也不知道这样看了林燃多久,直到困意袭来,她疲倦地眨了眨眼睛。

    眼前的画面逐渐变得模糊,林燃的身影未动。

    她缓慢地闭上了双眼。

    林燃听到盛青溪呼吸变得很轻才抬头看她,她缩在被子里,雪白的小脸只露出半截,浓密的睫毛如她一般乖巧地垂着。

    这样看盛青溪,她就是个脆弱而精致的瓷娃娃。

    林燃知道,这些都只是表面。

    他的女孩拥有着旁人无法企及的坚韧与勇敢。

    ...

    十点。

    楼道里发出些许声响,何默和谢真起床了,两个人从一大清早就开始吵架。

    林燃在隔音不错的房间内都能听到从外面传来的沉闷又嘈杂的声响,他黑着脸起身往外走去,轻声关上门后就抱胸等在门前。

    何默和谢真两人从另一侧走廊过来的时候没注意站在走廊的林燃。

    “你昨天是不是又登我号了?”

    “没睡醒就回去睡,说点人能听懂的话。”

    “何默我告诉你!等我考完我要好好教教你什么是高手。”

    “白痴。”

    这两个人的吵架内容听得林燃额角直跳。

    都快高考了还在这吵游戏的事,心里一点数都没有。

    林燃冷漠地出声打断他们:“吵完了?”

    何默和谢真皆是一顿,两人立刻地看向立在门前阴沉沉的林燃,随即齐齐地往后退了一步。

    因为林燃看起来一副要揍人的样子。

    谢真咽了咽口水,试探着问道:“燃哥,怎、怎么了?”

    林燃扫了两人一眼,微微侧头往门后指了指:“盛青溪在里面睡着,你们两个人安静一点。下楼后看着林烟烟那个丫头。”

    何默:?

    什么东西?

    谢真一脸惊恐。

    他确定昨天盛青溪没跟着他们回来。

    林燃一看这两人的表情就知道他们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他不耐烦地解释了一句:“一大早过来的,没睡好让她睡会儿。”

    林燃不满地想,等毕业之后他就不用解释那么多了。

    烦人。

    谢真和何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两个人乖觉地闭上嘴下楼了。

    他们下楼的时候林烟烟正坐在小桌子前吃蛋糕,见他们起床便指了指厨房道:“阿真哥哥,哥哥给你们留了面条和饺子。”

    谢真推推何默:“默子,你去厨房。”

    何默黑人问号脸:“你怎么不去?”

    谢真小声嘀咕:“我和烟烟说不能出去的事,要不你去说?”

    何默马上变脸:“马上去厨房,水果都给你切好拿出来。”

    谢真昂起肉乎乎的下巴哼了一声,转而跑到林烟烟的桌子边一座。坐下后谢真默默地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语言才小心翼翼地喊:“烟烟。”

    林烟烟侧头瞅他:“嗯?”

    谢真轻咳一声,似是有些不好意思:“你今天有事要出门吗?”

    林烟烟摇摇头。

    闻言谢真心里一喜,既然不出门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他试探着说:“烟烟,今天我们在车行玩怎么样,哥哥找人陪你玩剧本杀。”

    林烟烟看着谢真乖巧地眨了眨眼睛:“不行哦阿真哥哥,哥哥说今天让我盯着你和默哥哥在车行复习。还说不许你们两个人下楼,也不许你们两个玩游戏。”

    谢真:?

    谢真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又被林燃摆了一道,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情吗?

    何默端着早餐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郁闷的小胖子。

    他推推谢真:“说完了?”

    谢真恨恨道:“燃哥说我和你不能下楼一步,不能玩游戏并且让烟烟监督我们复习。你说说,燃哥这是人吗?”

    何默沉默片刻:“的确是燃哥的风格。”

    两个人幽幽地叹了口气。

    林烟烟一脸无辜。

    ...

    三楼,林燃房间。

    接近十二点的时候盛青溪还缩在被子呼呼睡着,小脸红扑扑的,看起来睡得很香。几个小时她连姿势都没换一下。

    林燃无奈地坐在床边看着她。

    这小姑娘也不知道昨天到底睡了没有,天还没亮就跑过来了。

    虽说前世盛青溪度过了他不曾参与的那十年,但林燃总觉得她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她纯净的心从不曾因旁的事改变。

    林燃从来都没有见过像她这样的女孩。

    从来都没有。

    他也从不曾想象过他以后会喜欢上什么模样的人。直到她出现在他面前,他便再也不需要幻想,她筑就了他的幻想。

    “嗡——”

    林燃的手机微微震动。

    他打开手机扫了一眼,是何默他们在群里催他下楼吃饭。

    林燃刚想回复你们先吃就听到床上传来了一些悉悉索索的动静,丢下手机往床上看去,是床上睡着的小猪醒了。

    她正睁着朦胧的双眼找他,视线对上他的时候就软软了喊了一声:“林燃。”

    林燃被她喊得心跳停拍。

    他与她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顿了片刻后林燃认输般地朝床边走去。

    他微微俯身,摸了摸盛青溪柔软的发,低声道:“我在这里。”

    盛青溪伸手,白玉般的手臂就横在他眼前,漂亮的眸看着他,像小猫撒娇似的:“想要抱。”

    林燃:“......”

    操,又来了。

    林燃暗着眸看了她一会儿,喉结滚了滚,终是把心底滋长的念头都压下。

    林燃没敢直接抱她,而是在床边坐下隔着被子把她抱进怀里,“做噩梦了?”

    怀里的人摇摇头,侧脸贴在他的胸口也不动。她安静了一会儿忽然道:“林燃,你的心跳好快。床上很热吗?”

    林燃咬牙:“...不热。”

    还好盛青溪问完这个问题后就没再作乱。

    林燃等冲动平息下来才摸摸她的脑袋问:“下去吃饭吗?阿真他们在等我们。”

    盛青溪点点头。

    两人下楼的时候谢真刚好拎着手里的奶茶上楼。他们中饭吃的还是外卖,虽然他们隔壁俱乐部有食堂和餐厅,但谢真他们早吃腻了。

    他们几个人在车行不是点外卖就是林燃下厨。

    今天吃饭的几个人里除了林燃就没人会做饭了。

    盛青溪吃了一点就放下筷子不吃了,捧着谢真买的奶茶小口喝着。

    边上的林燃瞥了她一眼,这不听话的小东西又不好好吃饭,平时在学校里还吃小半碗饭,今天干脆连米饭都没盛。

    林燃抬手在她桌前轻扣:“吃两口饭再喝。”

    盛青溪摇摇头,凑到他身边小声道:“林燃,我紧张的时候不能吃太多东西。”

    林燃挑眉:“紧张什么?”

    盛青溪瞪着他不说话。

    林燃没了办法只好侧头在她耳边说了句话。

    盛青溪迟疑了一瞬才问:“真的?”

    林燃勾勾唇:“当然是真的。”

    盛青溪听林燃这么说便放下奶茶给自己盛了半碗饭开始认真吃饭,林燃把筷子往碟子边一搭,开始给盛青溪剥虾。

    谢真几人瞅着也不敢说话。

    吃完午饭在客厅玩了一会儿之后谢真他们就被林烟烟赶去复习了,林烟烟端着本课外书坐在两个人对面,把林燃的话奉行到底。

    林燃带着盛青溪出门了。

    林燃知道车行附近蹲着徐宜蓉的人,他没骑车,神色自然地带着盛青溪出门去。

    下午四点。

    林燃独自一人回了车行。

    两个小时后,林燃带着林烟烟从车行出来。林烟烟戴好头盔后自己乖乖爬上了后座,林燃跨上后给自己戴上头盔,红色的机车如疾风一般掠过街道。

    不一会儿,停在车行对面街道的黑色轿车缓缓跟了上去。

    这个点正是下班的点,车流拥挤,街道拥堵。

    机车轻松地在车流之间穿行,徐宜蓉人好几次都险些跟丢。好在城南花园门口一早就有人守着,一看到那辆红色的机车就打电话通知了徐宜蓉。

    晚上七点,陈阿姨拎着袋子刷卡进了城南花园。

    陈阿姨刚刷完卡,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

    她匆忙把卡塞回包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林燃的电话。

    “小火?我这就到门口了。”

    陈阿姨边往里走边接起电话。

    电话那头的林燃语气懒散,与往常没什么区别:“陈阿姨,烟烟在房里睡觉,你做完饭不用喊她,让那个小丫头多睡一会儿。”

    陈阿姨连忙应了一声:“行,那我做完饭热着。”

    ...

    城南花园别墅对面街道。

    林燃神色淡淡地挂了电话,目送着陈阿姨走进了别墅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