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59章 燃我59
    冬日里的阳光微弱,即便屋内的窗帘遮得不那么严实,这点儿光亮不足以扰人清梦。盛青溪是被生物钟叫醒的。

    醒来的瞬间她的大脑有一瞬的空白。

    因为一睁眼,盛青溪就看到了躺在她身边的林燃。

    她立即瞪圆了眼睛。

    林燃闭着眼,长长的睫毛垂在眼睑上,高挺的鼻梁距离她咫尺之遥,温热的呼吸若有若无地扑洒在她的脸侧。差一点点,她就能亲到他。

    他们两个人正躺在同一张床上。

    林燃的床上。

    这个事实让盛青溪下意识忽略了林燃衣着整齐,哪里像是睡在这里一晚上的模样。耳边轰的一声响,像炸开了烟花。

    盛青溪僵着身体一动不动地看着林燃,好一会儿才从她和林燃躺在同一张床上的事实中缓过来。

    她一瞬不瞬地盯着林燃看了许久,想了想,吧唧一口亲在林燃嘴角。

    少年的唇边有着淡淡的薄荷味,唇有些凉。

    盛青溪有点儿不着边际的想,更多时候林燃的唇总是滚烫的,滚烫地压下来,让她无处可躲。他和他的名字很像。

    偷亲的盛青溪没发现林燃的睫毛颤了颤,她悄悄地拉开距离,转身掀开被子一角,就在盛青溪即将踩到地面的时候她的手腕猛然被一道力量禁锢住。

    温热的、修长的手指牢牢地抓着她,一用力,她就被扯了回去。

    ......

    盛青溪躺在柔软的枕头上,黑发散落,水亮的眸一瞬不瞬地看着她上方的人,细看眸中还有几分慌乱。她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脆弱的手腕被林燃掌控在手里,压制在枕侧。

    少年已渐渐宽阔的身躯完全将她笼罩在身下,这个时候他身上的少年气少了一些,多了一点儿成熟男人的味道。

    这样的林燃盛青溪是陌生的,她敏锐地察觉到他的眼神暗的吓人。

    林燃看着身/下的人,眼眸低暗。

    白皙的面容,精致的眉眼,澄澈的目光,柔软的唇角。

    她毫无反抗地躺在他面前,似乎予取予求。

    这一切都让林燃内心的躁动不断放大,与她手腕相触的那一小块肌肤似乎特别烫,连带着他浑身上下的血液都躁起来。

    林燃紧紧地盯着她看了好半晌才哑声道:“盛青溪,我有没有和你说过早上少来撩我,又偷偷亲我是不是?你是真不怕。”

    盛青溪:“......”

    为什么她每次偷亲都会被发现。

    她小小地挣扎了一下,细声细气地道歉:“林燃,我错了。”

    林燃气得牙痒痒。

    这小姑娘每次做完坏事就溜,溜不掉的时候道歉比谁都快。偏偏他还不能对她做什么。

    林燃微暗的眸光扫过她的唇角、漂亮小巧的下巴、纤长的脖颈,哑着嗓子一字一句道:“以后我都会讨回来。”

    不过早晚,他等着。

    说完林燃就放开了盛青溪。

    他下床几步走到衣柜,随便扯了件衣服头也不回地进了浴室。不一会儿,浴室内水声响起,门口的玻璃久久没有雾气。

    盛青溪躺在床上还有点懵。

    她想了想,以后还是不亲林燃了。每次亲他都会惹他生气。

    昨夜他们闹得晚,盛青溪下楼的时候已经九点了。

    二楼客厅还是昨夜乱糟糟的模样,看起来安静又热闹。除了她和林燃这车行里的人都没起床,她坐到沙发上乖乖等林燃下楼。

    昨晚盛青溪靠着林燃睡着了,现在打开手机她才看到宋诗蔓发来的信息。

    [诗蔓总是不开心:小溪!新年快乐!]

    [诗蔓总是不开心:我被我爸抓到老家去过年了,过两天回来我带礼物来看你和小朋友们。给你看嘟嘟,这小家伙最近胖了不少。]

    [诗蔓总是不开心:图片图片图片]

    盛青溪点开图片。

    照片上的嘟嘟穿着毛茸茸的兔子大衣,正被宋诗蔓的母亲抱在怀里,这一大一小都笑得见牙不见眼。嘟嘟的腮帮子看起来肉乎乎的,是胖了不少。

    嘟嘟生活的很好,也很开心。

    她垂眸认真打字回复。

    [盛青溪:新年快乐,诗蔓。]

    虽然如今许多事和前世大不相同,但他们的轨迹却没有发生特别大的偏差。这一点让盛青溪觉得安心,这样才是最好的。

    盛青溪弯了弯唇。

    新的一年会越来越好的。

    林燃一下楼就看到盛青溪在笑,唇角柔软的弧度扬起,侧脸看起来安静又美好。只一眼就让他的心脏加速,理智全无。

    他低骂一声。

    洗什么澡,又白洗了。

    林燃压下心底不断往上蹿的火,走到盛青溪身边敲了敲她的脑袋:“一大早的不许笑,坐着别瞎跑,我去厨房。”

    盛青溪莫名其妙地和沉着脸的林燃对视一眼。

    林燃脸色不太好,眼神也凶巴巴的,可她明明老实坐在这里什么都没有做。

    盛青溪摸着脑门一脸无辜。

    她为什么不能笑了。

    吃完早饭后林燃就把盛青溪送回了盛开,他有心想和她多呆一会儿,给盛兰拜完年后留在盛开吃了午饭才准备离开。走的时候盛兰塞了个红包给林燃,塞完就把人撵了出去。

    林燃:“......”

    倒也不必这么防着他,他真的什么都没做。

    盛青溪躲在盛兰身后抿唇偷偷笑了一下,朝林燃挥挥手示意他路上注意安全。

    林燃走后盛青溪才扯着盛兰的袖子小声道:“盛妈妈,明天林燃过生日,晚上太晚我就不回来了,你别担心。”

    盛兰往前走的脚步一停,眼底带了丝微不可察的担忧。她拉着盛青溪回了房,关了房门才温声问道:“愿愿,妈妈以前教过你的生理知识你都记得吗?”

    盛青溪一愣。

    没想到盛兰会问她这个。

    她忽然就明白了林燃早上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盛青溪红着脸摇头:“盛妈妈,我和林燃什么都没做过。”

    盛兰知道这时候林燃肯定不会对盛青溪做什么,这大半年相处下来她知道林燃是个有责任心的好孩子,但是很快这两个孩子就要长大了,有些问题她必须要和盛青溪说清楚。

    盛青溪又不好意思和盛兰说这些她都懂,毕竟她不是十七岁的小女孩了,正常的生理知识她还是了解的。

    盛兰唠叨了半小时放过脸已通红的盛青溪,她点点这似在走神的小姑娘的额头,无奈道:“妈妈和你说的记住了没有?”

    盛青溪连忙点头:“记住了。”

    盛兰走时忍不住叹了口气。

    养这孩子这么大,她终是要放手的,她不能陪伴盛青溪一辈子。

    只盼着林燃和盛青溪能够平平安安地长大。

    年初二。

    林燃还睡着,凌晨那会儿何默和谢真非得给他准备什么生日惊喜,结果拿了个蛋糕糊了他一脸,几人打打闹闹到三点才睡下。

    林燃嫌叮叮咚咚的手机吵,干脆丢到了一边。

    他睡前手机才安静下来。

    九点半,手机铃声响起。

    林燃皱着眉睁眼扒拉过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写着三个大字:林佑诚。

    林燃下意识地就想按静音,但盛青溪说的话在这时候浮上了他的脑海,她说今天她会陪他一起回去。今天对她来说很重要。

    林燃皱着眉接起电话,语气很冷漠:“有事?”

    电话那头林佑诚的声音带着些许小心和试探:“小火,前几天烟烟和我说你会回家来过生日,你什么时间过来?爸爸给你准备了生日礼物。”

    林燃压着脾气应他:“晚上过来吃晚饭。”

    林佑诚笑了一下:“好,爸爸等你和烟烟一起过来。”

    林燃挂了电话之后睡意都散了。

    他怔怔地看着天花板,脑袋一片空白。

    盛青溪曾说等他生日过后会把一切都告诉他,他曾以为她要告诉他的是关于她的那十年,可前几天他才明白她要告诉他的是关于那场大火的真相。

    从一开始她来到他的身边,到后来低声告诉他别怕。

    还有那漫长的十年。

    横跨了前世和今生,她一直都守护着他。

    胸腔内的跳动声一声接着一声,林燃喘了口气,猛地从床上起来。他现在就想见到盛青溪,掀开被子,不过十分钟就洗漱完穿好衣服准备下楼。

    门一开林燃就顿住了。

    从二楼传来的声音他不能再熟悉了,可他此时不是在梦里。

    盛青溪怎么会过来?

    二楼客厅。

    林烟烟裹得像一只小熊在盛青溪耳边叽叽喳喳:“盛姐姐,昨天哥哥玩到凌晨才睡觉。我看到好多人给他发短信,还有人跑到车行里给他送礼物,我看到好几个女孩子!”

    林燃刚下楼就听到了林烟烟小嘴叭叭地一顿告状。

    林燃额角微跳,黑着脸看着那个告状告得开心的小丫头。他倒想看看这小丫头还能说些什么出来,于是林燃默默地往回走了两步,把自己藏在楼梯间。

    林烟烟继续叭叭:“盛姐姐,有个女孩昨天和哥哥表白了。就在车行门口超级大声地喊哥哥的名字,还说愿意等他和你分手,不会放弃的!”

    “我昨天本来想偷偷录视频给你看的,但是手机被哥哥抢走了。”

    盛青溪迟疑着应道:“可是我没和林燃在一起。”

    林烟烟:“......”

    嗯?这是重点吗?盛姐姐看起来一点儿都不生气?

    林燃:?

    这小姑娘对他又亲又抱又撒娇,现在想翻脸不认人?

    林烟烟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这不是重点盛姐姐,重点是你有很多情敌!万一我哥哥不争气没和你考上一个大学,大学里肯定很多人追着他跑!”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会有很多追着你跑。然后我哥哥醋坛子肯定会打翻,他一不高兴就发脾气,说不好你们就会吵架!后果很严重!”

    林燃:?

    这真的是他亲妹妹吗?他完全有理由怀疑林烟烟是外面捡来的。

    盛青溪摇摇头,认真道:“不会的,我和他上一个大学。他填什么学校我就填什么学校。”

    闻言林烟烟犹豫了许久才轻声问:“盛姐姐,我希望你和我哥哥一直都这么好。可是万一...万一以后他喜欢上别人怎么办?”

    这说的是人话吗?

    林燃轻啧一声,听到这里他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就在他想走出去教训林烟烟那个小丫头胡说八道的时候盛青溪轻软的声音适时响起:“他不会喜欢别人,他只喜欢我。”

    林燃瞬间就像一只被顺了毛的狗狗。

    一下子就平静下来,甚至嘴角疯狂上扬。

    哼。

    还算这小姑娘有点良心。

    林燃不打算再偷听,免得林烟烟这小丫头又说出什么让他生气的话来。

    长腿一迈,林燃不紧不慢地走到林烟烟坐着的沙发后停下,他已经看到这小丫头身体僵住,想回头又不敢回头的样子。

    林燃懒散道:“林烟烟,把你刚才和你盛姐姐说的话再和我说一遍。”

    林烟烟咽了咽口水:“......”

    “啊啊啊——哥哥对不起!!!”

    林烟烟尖叫一声,立马溜上楼躲起来了。

    盛青溪好奇地探出头看着林烟烟跑远,她近来变得活泼许多。这样的林烟烟在上一世很少看到,直到结婚后林烟烟才逐渐好起来。

    林燃伸手掰过盛青溪的脑袋,弯腰下和她对视:“怎么一早就过来了?”

    盛青溪眨眨眼:“陪你过生日。”

    盛青溪伸手戳了戳林燃冒着细细的胡渣的下巴:“林燃,你早上起床没刮胡子。”

    林燃皮肤白,青色的胡渣虽然只有短短的一截也很显眼。

    林燃一把把她的手攥进掌心,皱着眉训人:“又一大早对我动手动脚。”

    盛青溪一顿,小臂用力往回一缩就从林燃的掌心内挣扎了出来。

    她一脸纯净乖巧地看着林燃:“林燃,盛妈妈昨天和我说,喜欢一个人就要大胆地表示出来。所以我想亲你的时候就要亲你。”

    林燃:“......”

    这话说来糊弄鬼呢,他可不相信盛兰会对盛青溪说这种话,昨天他还被盛兰赶了出来,毕竟大年三十他把人宝贝骗走了。

    林燃轻哼一声:“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坏丫头。”

    盛青溪就是故意的。

    谁让早上林燃凶巴巴地威胁她。

    两个人闹了一会儿盛青溪才把准备好的礼物从兜兜里掏出来,她把小盒子往林燃面前一递:“林燃,祝你生日快乐。”

    林燃的视线落在她亮晶晶的双眼上,轻挑了挑眉:“就这么高兴?”

    盛青溪眉眼弯弯地看着他。

    林燃捏了捏她的脸,低声道:“傻。”

    她手里的小盒子看起来就那么一丁点儿大,林燃看了半天都不知道里面装了个什么。等他把盒子拆开看到了礼物也没想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小巧的盒子里躺着一把钥匙。

    林燃抬眸,晃了晃手里的钥匙:“这是什么?”

    盛青溪笑眯眯道:“我房间的钥匙,送给你当生日礼物。”

    什么?

    林燃的眸光顿住。他刚刚听到了什么?

    林燃一时摸不准盛青溪的意图,送他房门钥匙是什么意思,是他想的那个意思还是他想的那个意思?

    林燃咬牙,拉下脸:“盛青溪。”

    盛青溪托腮靠在沙发上看他:“我在呀。”

    林燃憋了一肚子话想教训她,看到她漂亮的眼睛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他皱起眉:“盛青溪,房门钥匙都随便当礼物送给别人?”

    盛青溪眼睫轻动,小声嘀咕:“你又不是别人,而且你没有钥匙不也自己打碎玻璃进来。现在给你钥匙还不高兴了,真难哄。”

    林燃:“......”

    操。

    不就是想要他命吗?

    给就是了。

    中午林燃没留在车行吃饭,而是带着盛青溪出去了。

    年初二车行里估计会来不少人拜年,林燃怕盛青溪不自在,干脆带着她出去吃。这次林燃没问盛青溪想吃什么,以免翻车。吃完饭后林燃本来想带盛青溪去电影院看电影,但想到商场内人山人海的模样他就放弃了这个想法,这小姑娘不喜欢去人多的地方。

    林燃侧头问盛青溪:“你以前不工作的时候喜欢做什么?”

    盛青溪歪着脑袋想了想:“有时候会和同事去聚会,小长假就回盛开帮盛妈妈的忙或者忙别的,大多数时间都很忙。”

    每次说起工作上的事,她的神情都很平静。

    偶尔他会从她眼里找到一些情绪,但这样的情况少之又少。

    林燃很难想象她这样一个性格怎么在队里和别人相处,也难想象这个傻姑娘当时是抱着怎样的信念义无反顾地报考警校。

    他不敢深想。

    最后林燃带着盛青溪回了城南花园别墅,没有人群,没有喧嚣,就他们两个人安静地呆在一起,这样很好。

    不过回来没多久林燃就拎着盛青溪去睡午觉了,他看着人往被子里躺好了也不走,就坐在床边的沙发上盯着她瞧。

    盛青溪躺在床上还在挣扎,扯着林燃的袖子小声道:“林燃,我不想睡午觉。”

    林燃轻挑眉:“今天早上起来是不是又去跑步了?”

    盛青溪抿唇,随后点点头。

    林燃知道她的生活习惯,她今天肯定是一早就起来了,这些天她心里一直装着事。离他的生日越近她就越粘人,像棉花糖。

    林燃用不容反驳的语气重复了一遍:“闭上眼睛,睡觉。”

    盛青溪揪着被角巴巴地看了他一会儿,眼见没有商量的余地她气闷地掀起被子往自己脑袋上一罩就不理他了。林燃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

    半小时后,床上传来了平缓均匀的呼吸声。

    林燃起身放轻脚步走到床边,弯腰将她盖在脑袋上的被子拉了下来。

    小姑娘巴掌大的小脸缩在柔软的被子里,纤长的睫毛可怜巴巴地垂着,眉心浅浅地蹙着,即便睡着了她还在担心他。

    林燃凝视她许久,俯身凑近在她额间落下一个轻吻。

    他本就没打算带着盛青溪一起回半山别墅,那个地方他一步都不想踏进去,更何况是让她看见那样不堪荒唐的场面。

    林燃走出别墅后打了个电话。

    五分钟后,黑色的摩托车如风一般往前而去。

    ...

    半山别墅。

    林佑诚坐在沙发上紧张地看着对面的林燃,林燃在看他递过去的那一份文件,已经看了有一会儿了,但半天都没什么反应。

    书房内沉寂的气氛逐渐蔓延。

    林燃逐字逐句地看完了林佑诚给他的文件,这就是林佑诚给他的生日礼物。

    只要他签字,他就是林氏唯一的继承人。

    除了林氏外,大半的财产林佑诚都留给了林烟烟,余下的一小部分是林佑诚留下来养老用的。

    林佑诚和徐宜蓉婚前做了财产公证,徐宜蓉什么都得不到。

    前世他没来见林佑诚,所以没能看到这份文件。

    这时候林燃忽然明白了这一切开始的起点,起点不是这份文件,也不是林佑诚对待家庭的态度,这一切的起点只是十年前他的家庭破碎。

    从何晚秋去世那一天,他的家就支离破碎了。

    林佑诚并不是一个好父亲,也不是一个好丈夫。

    而这份文件只是导火线而已。

    他想起盛青溪见到陈阿姨时的反应,听他说带她去见徐宜蓉时的拒绝,以及她说今天一定要回半山别墅。

    这些碎片逐渐拼凑在一起,林燃不难想象到前世的那一场大火是怎样发生的。她一直小心翼翼、一步一步地确认着前世发生过的事是否会发生,尽量不伤害到无辜的人。

    林燃嘲讽似的笑了一下。

    林燃在林佑诚面前这份文件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反应。他合上文件,起身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走了,不吃饭了。”

    林佑诚一怔,急急地说:“小火,你不愿意留在这里吃饭爸爸不勉强你。但能不能让烟烟和爸爸一起吃个饭?”

    “咔嚓”一声响,书房门打开。

    林燃头也不回地应:“晚点她会过来。”

    林烟烟并不知道林佑诚做的事,他有心瞒着她。当初发生的事那个心软的小丫头早也不在意了,前些天还念叨着想来看爸爸。

    林燃走后,宽敞又空旷的书房里又只剩下他一个人。

    林佑诚似卸下全身的力气一般,颓然地靠在了沙发上。这份文件并不是他用来弥补林燃的,是他很久之前就准备好的,毕竟不管发生什么事林燃都是他和晚秋的孩子。

    楼下客厅。

    徐宜蓉正在厨房里忙活,晚上林燃和林烟烟要来林佑诚很高兴,一大早就拉着她亲自去市场里准备晚上需要用到的食材。

    听到楼梯口的动静徐宜蓉下意识地回头扬起笑。

    过了几秒,她脸上的笑容就顿住了。因为林燃没有停留的意思,直接离开了别墅,他的手里似乎还拿着一份文件。

    徐宜蓉有心去问问怎么了,才追到门口林燃的车就开走了。

    担忧地看着林燃远去的方向,又偏头看了一眼二楼楼梯的方向。

    这父子两人这是又吵架了?

    盛青溪醒来的时候室内一片昏暗,在床上懵了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她下意识地想,几点了?林燃呢?

    被子摩擦的声音响起。

    盛青溪刚起身就看到床脚处有一道模糊的身影。

    他的身影隐在暗色里。

    深沉,又寂寥。

    盛青溪小声喊:“林燃?”

    那道身形动了动,喑哑的声音响起:“愿愿,过来我抱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