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58章 燃我58
    主持人的声音清晰地从二楼传来。

    盛青溪跟在林燃身后往楼上走,她下意识地把自己藏在了林燃身后,毕竟谢真一家都在楼上。大过年的她往人家里跑还有些不好意思。

    楼梯间走廊灯亮起来的时候谢真他们倒是不怎么在意,因为林燃出去了还得回来,但是当两个脚步声响起的时候他们动作同步地朝楼梯口看去。

    林燃出去一趟还带了人回来?

    这大过年的上哪儿捡人去了。

    谢真和林烟烟对视一眼,他们在彼此眼中看懂了对方的猜测。

    大过年的林燃不会去盛开把盛青溪偷出来了吧?

    谢真一脸惊恐。

    林烟烟一脸懵逼。

    谢真父母则是磕着瓜子一脸吃瓜的表情,谢真的哥哥翘着二郎腿假装看着电视,但余光却不住地往楼梯口那边瞟。

    林燃刚踏上二楼就对上了齐刷刷的四双眼睛,还有一个人都快看成斜眼了。

    林燃面不改色地一把把身后躲着的盛青溪拎了出来,他们两个人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这小姑娘躲什么呢?

    盛青溪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林燃提溜出来了。

    她挨个乖乖打了招呼,期间林燃都没说话,只是准备和谢真哥哥打招呼的时候林燃忽然开口打断了她:“这个不用理,你就一个哥哥。”

    盛青溪:“......”

    她本来还能绷住,但听到林燃这句话她的脸不受控制地一点一点红了。

    盛青溪默默伸手拽住林燃的衣袖扯了扯示意他闭嘴。

    谢真父母听林燃这话顿时恍然大悟,忙招呼看戏的三个孩子认真看电视,然后笑眯眯地对盛青溪说:“小火的朋友不用见外,当自己家一样就行。”

    盛青溪小声道谢。

    林燃可没打算让这小姑娘和他们一起呆着。他好不容易把人骗来,都没来得及和她多说几句,怎么可能就这么把她放在这里。

    他懒懒地说了句:“我回来了。”

    说完就带着人上楼了,一点儿都不在意他们是怎么想的。

    吃瓜群众们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林燃的身影消失他们才恋恋不舍地收回视线。

    谢真爸爸戳戳他的胖儿子:“阿真,小火哪里骗来的小姑娘?怎么人闺女的模样就生的这么好看,你瞅瞅你自个儿,胖乎乎的样子,你以后能给我带个漂亮小姑娘回来吗?”

    谢真傲娇地抬起胖下巴反驳:“我怎么了?我那么可爱!那不是简简单单的事?”

    谢真妈妈翻了个白眼,她暗戳戳打听:“阿真,小火和那姑娘什么关系?小姑娘模样可真俊。”

    谢真想了想:“就是同学关系,人仙女才不喜欢林燃呢。燃哥脾气差又凶巴巴的,要不是我打不过他,我早就把他赶出去了。”

    谢真妈妈听了一个巴掌就拍到谢真胳膊上:“你这臭小子,瞎说什么呢!”

    林烟烟在一旁悄悄地点点头。

    她也觉得她哥哥脾气差性格也不好,不过那都是在别人面前,在盛姐姐面前虽然霸道了点,但还是像个人样的。

    今天又是林烟烟担心哥哥会被甩的一天。

    谢真父母教训完小儿子又把矛头对准了大儿子:“你看看人家小火,你都单身二十几年了,怎么就一点不着急!”

    谢真哥哥:“......”

    林烟烟睁着大眼睛吃着果冻一脸看热闹开心的样子。

    和楼下的热闹比起来,林燃的房间就很安静。

    盛青溪本来就是这么一个不爱说话的性子。林燃呢,碍于是在房间内这么一个敏.感的场合,他也不敢过于骚,万一骚出事就不好了。

    盛青溪一进林燃的房门就看到了他放在床头的小熊和小老虎。

    她眨了眨眼,偏头看向倚在门边盯着她看的林燃:“林燃,我的小熊。”

    林燃慢悠悠地把视线移到那个陈旧的小熊身上,挑眉道:“你的小熊?你要不要走过去闻闻那只熊身上都是谁的味道?”

    盛青溪不理林燃,继续参观林燃的房间。

    林燃的房间干净整洁,但和城南花园别墅里的房间比起来,这里林燃的个人生活痕迹更重。

    城南花园别墅里林燃的房间就像是一个展示柜,属于他人生的展示柜。有他慢慢成长过程的轨迹,却唯独缺少了现在的。

    盛青溪掠过书桌的时候眸光忽然顿住。

    书桌一角放着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林燃看起来只有五六岁大,他牵着林烟烟的小手,他们的母亲何晚秋蹲在这两个孩子身后抱着他们,脸上的笑容很温柔。

    这张照片上没有林佑诚。

    这张照片原本是放在城南花园别墅的。

    前世,林燃就是因为拿这张照片才没能逃出火海。

    原本林燃抱胸懒散地倚在门板上,此时见盛青溪定定站在书桌前不动了不由直起身子问了一句:“怎么了?看到什么了?”

    书桌上还放着他的寒假作业,一片空白的那种。

    林燃怕盛青溪看见了不高兴。

    林燃的房间里开了暖气,盛青溪进门就脱下了羽绒服。她就穿着一件白色的毛衣站在他的房间里,看起来纤弱又单薄。

    盛青溪看着照片上绷着小脸但目光里却带着欢欣的小男孩轻声道:“林燃,后天是你的生日。”

    盛青溪背对着他,林燃看不清她的表情。

    但她说话的语气让他感到不安。

    他迈步向她走去。

    林燃垂眸,指尖微动,抬起她的小脸瞧了一会儿。

    盛青溪抬眸看向林燃,触到少年黑漆漆的目光时她能感受到他蓬勃的生命力。

    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近,盛青溪一伸手就能抱住林燃。

    所以,她伸手了。

    上一世是林燃把她抱入怀里,这一世盛青溪见到林燃忍不住拥抱了他。

    她永远都愿意对林燃张开双手,她永远都愿意拥抱他。

    林燃抬手抚上靠在自己胸前的脑袋,安抚性地揉了两下才低声道:“不就一个生日,年年都过,没什么意思。”

    盛青溪闷声道:“林燃,那天我和你一起去,我等你出来。”

    林燃怔了一瞬,但只一瞬他就笑了:“年初二也跟着我瞎跑,不怕你盛妈妈生气?”

    盛青溪摇摇头。

    林燃叹气:“最近和小猫一样,怎么那么爱撒娇。带你上楼去看星星,让林烟烟那个小丫头上来陪你玩,我去给你煮面条吃。”

    盛青溪耳朵动了动,小声问:“煮面条?”

    林燃低笑:“不吃饱怎么守岁?”

    盛青溪收紧了揪着他衣服的手。

    ...

    顶楼花房。

    全透明的设计能清晰地看到无垠的夜幕和闪着光亮的星子,远处不断绽放的五彩斑斓的烟花像是夜空中盛开的花朵。

    林烟烟和盛青溪一起坐在秋千椅上仰头看着天。

    林燃不在,林烟烟趁着这个时候才敢轻声问盛青溪:“盛姐姐,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你对我哥哥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嗯?

    听到这话盛青溪眨了眨眼睛,她侧头:“烟烟,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她在心里偷偷想,还是宋行愚吗?

    林烟烟听了这话赶紧松开绳子对盛青溪比了一个噤声的姿势,她还慌乱地看了看阳台的入口,生怕林燃不知道什么时候蹿出来。

    林烟烟收回视线压低声音:“盛姐姐,千万别让我哥哥听见。”

    盛青溪见林烟烟这么害怕林燃的模样不由失笑:“不怕,我能听到他上楼的脚步声,不用担心。”

    即使盛青溪这样说林烟烟还是不放心。

    她苦恼地皱了皱眉:“我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有时候我觉得是喜欢,但有时候又觉得是崇拜。我分不太清这两种感觉。”

    盛青溪和林烟烟的感情经历其实差不了多少。

    但盛青溪遇见了林燃,她或许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但她知道喜欢林燃是什么感觉。

    “喜欢”和“喜欢林燃”。

    这两个词对盛青溪来说是完全不同的。

    盛青溪想了想,小声道:“想看他笑,想抱他,想和他说话。喜欢被他拥抱着的感觉,喜欢闻他身上的味道,喜欢他的亲吻。”

    林烟烟:“......”

    她觉得她受到了伤害。

    林烟烟敢打赌,她哥哥上辈子一定做了不少好事。不然怎么可能遇到人美心善又眼瞎的盛姐姐呢,盛姐姐看她哥哥一定加了一万层滤镜。

    这完全不具有参考性。

    林烟烟在心里叹了口气。

    盛姐姐本来看起来挺聪明的,但遇上她哥哥就变傻了。

    两人的话题没能继续多久林燃就回来了,端上来两碗热腾腾的海鲜面。他自己不打算吃,楼下就剩了没多少面。

    花房里放着一张欧式的小圆桌,两个女孩吃面条的时候林燃开了一扇天窗通风。今天晚上风小,开着窗不会太冷。盛青溪捧着大碗吃了一半就吃不下了,抬眼偷偷瞄了一眼林烟烟,这小丫头正埋头吭哧吭哧努力地吃面,想来是晚饭吃的不多。

    盛青溪拿筷子的动作一停林燃就注意到了。

    他知道她胃口小吃不了多少但还是希望她多吃一点,本以为这小姑娘会直接和他说吃不下了,没想到她还去偷偷看林烟烟。

    林燃忍着笑没说话,他倒想看看盛青溪能憋到什么时候。

    盛青溪看着碗里的大半碗面,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是林燃特地跑下去给她们煮的,她想了想决定把面吃完,不行一会儿下去溜两圈。

    盛青溪手里的筷子一动,还没往碗里戳就被林燃的话打断了。

    “长官,我还饿着。能不能分我一半?”

    林燃慵懒的嗓音里带着些许调笑的意味。

    盛青溪犹豫地看了一眼自己的碗,小声道:“我吃过的。”

    林燃挑眉:“就你吃过的才好吃。”

    盛青溪:“......”

    对面的林烟烟发出一阵惊天动地地咳嗽声,她甚至不想在这里多呆一秒。原本她以为盛青溪给她的伤害已经够大了,没想到骚还是她哥哥最骚。

    林烟烟喝了口水缓过来之后端着自己的面就往外溜:“哥哥,盛姐姐,我吃完下楼了!”

    林烟烟溜走后花房内就剩下林燃和盛青溪。

    一时间林燃也没了顾忌,长臂一展,端过盛青溪的碗又抢过她手里的筷子几口就把剩下的面吃完了,这对他来说只能说是半碗面汤。

    盛青溪一句话还卡在嗓子眼里,林燃就把面吃完了。

    吃完他也不说话就盯着她看,眼神看起来很怪异,不知道他又在想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盛青溪轻咳一声,轻轻地喊他名字:“林燃。”

    林燃回过神来,黑眸落在她脸上,叹气:“以后真不知道该怎么养你。2018那个小东西吃饭可比你乖,长得也比你快。”

    此时在盛青溪的角度看林燃。

    他的身后就是漂亮的星夜,淡淡的云层似有似无。而他眸中的光亮却比这星夜更璀璨,他望着她,认真地想着以后。

    如今的林燃和她年初见到的林燃已全然不同。

    盛青溪忽然很想哭。

    她的少年该就是这个模样,恣意妄为又充满希望,而不是只能数着那个冷冰冰的数字等死。去年他颓废无生气的模样她不想再看到了。

    盛青溪伸手,澄澈的水眸巴巴地看着林燃,软着嗓子对他撒娇:“林燃,你抱抱我。”

    林燃:“......”

    他还是躲不过。

    ...

    温暖的花房里纷繁的鲜花绽放,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香气。

    与刚才的明亮相比,此时室内变得昏暗了一些,只门口亮了一盏小小的灯。

    花枝缠绕的秋千上坐着一个人,他正低头看着怀里的女孩。

    林燃抱着盛青溪坐在秋千上后就听这小姑娘自己嘀嘀咕咕了好一会儿。她也不是想说给他听,只是单纯的想说,所以并不需要他的回应。

    盛青溪伸手抓着林燃胸前的衣服。

    上一世也是同样的怀抱,他一直都没有变过。她不由小幅度地蹭了蹭林燃的下巴,小声道:“林燃,以后能一直和你在一起吗?”

    她抿抿唇,又补充道:“我想和你一起过年,每一年。”

    林燃微微垂首,贴着她耳侧低声应道:“好,每一年。”

    盛青溪抿成笑了一下,缩在他怀里不动了。

    不过半小时盛青溪就靠着林燃睡着了。

    林燃垂眸凝视她许久许久,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安静地看着她。

    此时已是凌晨,钟声渐歇,盛大的烟火已慢慢凋零。

    新的一年到来了。

    可对林燃来说他的新生早已开始。

    不是他重生的那一天,而是遇见盛青溪的那一刻。

    与她相遇的瞬间,就是他的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