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56章 燃我56
    雪簌簌地落了几日,直到三十一号那天才停下。

    整个初城都被皑皑白雪覆盖,大清早就有环卫工人在街边扫雪,早餐店门口都是蒸腾的热气,每个人都穿着羽绒服。

    盛青溪裹着羽绒服缩在围巾里看着林燃,林燃这一次穿了冬季校服,但外面仍旧什么都没穿。

    她还在喝牛奶,林燃伸手把盛青溪的一只手塞到自己的口袋里,她穿了这么多手摸起来还是没他的热。

    站牌边站着不少人,年纪大一点的都认识盛青溪和林燃。有些小年轻没怎么见过他们,好奇的视线就不住地往两人身上飘。

    林燃冷淡的眼神扫过他们后这些人才收回自己的视线不再多看。

    盛青溪早先还会挣扎,但这一冬天下来她累了,就随林燃去。

    林燃等盛青溪喝完了牛奶才不紧不慢地告诉她:“你盛妈妈和我说今晚没空管你,让你到我家吃饭,和我一起跨年。”

    闻言盛青溪懵了一下,盛兰没和她说过这件事。

    林燃见盛青溪眸中一片迷茫的样子忍不住想逗逗她,他淡下脸上的表情,语气微冷:“怎么,不想和我一起跨年?”

    盛青溪现在对付起林燃来已经得心应手,听林燃这么说她别开脸不去理他。

    林燃等了半天都没等到盛青溪的回答,等他弯腰凑近一看,这小姑娘绷起小脸来一副我不高兴的模样,显然是不想理他的意思。

    林燃沉思片刻,她现在变得越来越不好欺负了。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林燃怂巴巴地开始认错:“盛青溪,请你和我一起跨年。”

    盛青溪转头看他一眼,没说话。只偷偷伸出小拇指勾住他的指尖。

    两人放在林燃口袋里的手亲密地贴在一起,林燃感受到盛青溪的动作就知道这小姑娘答应他了。他哼笑一声,捏住她的脸轻扯两下:“坏丫头。”

    ...

    往年几乎所有节日何默和谢真都是和林燃一起过的,今天也不例外,一放学两个人就拎好包等着去林燃家里。今夜又是他们俩兄弟的上分之夜。

    何默和谢真两个人正齐刷刷地看着左边,两脸懵逼。

    林燃正在给盛青溪收拾东西。

    其实盛青溪完全是可以自己收拾的,但不知道林燃又发什么疯,就跟没见过小姑娘书包似的,把人赶到自己位置上坐着。

    说真的,林燃还真没见过小姑娘书包。

    林烟烟那个小丫头的书包向来不给他看一下,虽然他也没这个好奇心。

    林燃扒拉开盛青溪淡粉色的书包往里面看,里面有她随身带着的药片、盛兰给她准备的点心、几个样式不同的小发卡和皮筋、一包纸巾、一面小镜子、一本她常用的小本子,本子上夹着笔。

    这些都是林燃能看懂的。

    林燃拿起一个鹅蛋形状的黑乎乎的东西看了半晌:“这是什么?”

    盛青溪瞄一眼:“诗蔓给我买的护手霜。”

    林燃放下护手霜,又拿起一个圆圆的粉色小罐子:“这个呢?”

    盛青溪托着腮回答他:“润唇膏。”

    林燃刚想把润唇膏放回去,忽然想起前两回他亲盛青溪的时候,她唇间的味道似乎是草莓味的,和他吃的奶糖味差不了多少。

    林燃想了想,侧头看盛青溪:“以后换葡萄味儿的也行,我也爱吃葡萄。”

    盛青溪一开始没听明白林燃在说些什么,等反应过来后她不由红了脸,她凶巴巴地瞪一眼林燃:“你快点!烟烟还在等我们!”

    林燃哼笑:“生起气来还没2018那个小东西凶,那个小东西好歹知道亮亮自己的爪子。”

    盛青溪不理他了。

    林燃怕真把人逗生气,干脆认真开始收拾书包。他记得元旦作业是什么,可当他拿起盛青溪作业的时候才发现这小姑娘已经把元旦作业都写完了。

    每张试卷都填得满满的。

    林燃只好放回去去拿她的保温杯,放好保温杯后林燃又开始给盛青溪选胶带,她就喜欢捣鼓这些小玩意儿。

    林燃也看不明白,就随便挑了几个她常用的放包里,最后带上那本她专门用来贴胶带的本子。放完后林燃还欣赏了一下,觉得自己什么都没落下。

    “是不是都放好了?”

    林燃挑眉。

    盛青溪瞅他一眼,直接起身看向何默和谢真:“阿真,默子,我们走。”

    何默一乐:“好嘞。”

    谢真赶紧跟上:“你们等等我!”

    被遗忘在位置上的林燃:“......”

    他兄弟呢?

    他小溪流呢?

    世风日下!

    城南花园。

    林燃一打开门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他怔了一瞬才想起来陈阿姨知道元旦他们几个人会聚在一起,她会过来烧完饭后才离开。

    林燃回头看了一眼还毫无所觉的盛青溪,她正低着头和林烟烟说些什么。

    他当机立断,转身准确地扣住盛青溪的手将她拉离人群:“你们先进去,我带这丫头去买点东西,马上就回来。”

    盛青溪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林燃带走了。

    林烟烟一脸茫然,她仰头看向谢真:“阿真哥哥,我哥哥去干什么了?他们忘了什么东西吗?”

    谢真:“......”

    林燃又发什么疯!

    何默摸摸林烟烟的小脑瓜:“你哥哥这人,想一出是一出,别理他。我们先进去。”

    林烟烟点点头。

    何默和谢真每人怀里都抱着一大袋零食和食材,他们准备在林燃家的后花园里烧烤来着。后花园有个暖房,本来是用来栽花草的,但林燃和林烟烟对这些都没兴趣,就空置了。

    何默进门就注意到陈阿姨在厨房了,他放下东西嘀咕了一句:“这么多会不会吃不完?我和陈阿姨说一声,让她做完这个菜就够了。”

    谢真一把扯住何默,小胖子气得肉一抖一抖的:“怎么可能吃不完?你在小看我胖达吗?”

    何默:“......”

    林烟烟放下书包后就钻进厨房里给陈阿姨帮忙去了,陈阿姨见到林烟烟勉强笑了笑:“烟烟,放学回来了?小火呢?”

    林烟烟虽然年纪小,但她这并不妨碍她看出陈阿姨的情绪不好,而且陈阿姨看起来比前段时间憔悴了一些。

    林烟烟想了想,小声问:“阿姨,你怎么了?”

    陈阿姨本来今天过来也只是不想饿着这几个孩子,她这段时间的情绪一直绷着,此时听林烟烟这样乖巧又担心地问,她的情绪一下子就绷不住了。

    陈阿姨关上火,抬手捂住了眼睛。

    压抑沉闷的哭泣声传来。

    林烟烟瞬间就慌了神,她赶紧抽了纸巾递给陈阿姨,磕磕巴巴道:“阿姨,你..别哭。我...我去找哥哥,你等等我。”

    陈阿姨一听林烟烟要去找林燃,一时也顾不上擦眼泪,忙拉住林烟烟道:“阿姨没事,只是最近有些烦心事。”

    陈阿姨知道林燃和家里关系不好,她不想让这孩子因为她的事再和家里吵架。

    林烟烟小声安慰了陈阿姨几句,陈阿姨做好饭菜后就准备离开了,家里还有一大堆事等着她,“烟烟,阿姨先会去了,别忘了蒸着的螃蟹。”

    林烟烟点点头,她送陈阿姨到别墅门口才回去。

    城南花园附近综合超市。

    盛青溪正在挑水果,林燃趁着这会儿时间给何默他们发了信息。

    有福同享有难退群(3)

    [Firegun:陈阿姨走了没有?]

    [胖达达达:刚走,燃哥快回来帮忙!]

    [Firegun:马上。]

    林燃见陈阿姨走了才松了口气,他可不想在这个日子惹盛青溪不开心。这小姑娘放学那会儿还生他气了,他好不容易把人哄好。

    两个人买完水果后一起往城南花园走去,路上的雪已经被清扫干净,只小公园里还覆盖着厚厚的雪。远处还有一个小小的雪人,戴着围巾帽子。

    胖乎乎的一个,还怪可爱的。

    盛青溪多看了一眼。

    别墅的大门开着。

    林燃好些天没骑他的宝贝车了,进门后他拐去车库看了一眼,盛青溪跟在他后头小心地打量了一圈车库的模样,车库墙边有一个巨大的玻璃展柜,里面放满了头盔。

    每一个都很漂亮。

    盛青溪没看到她买的那个。

    林燃注意到盛青溪的眼神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他牵起她的手往外走,懒散道:“我的宝贝肯定得和我住,它天天和我住一屋。”

    盛青溪听了这话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不过她没时间多想,因为他们一进客厅就被拉到暖房去帮忙了。

    何默和谢真正在搭烧烤架,林烟烟将陈阿姨做好的菜都端了上来。

    盛青溪拿着水果去切了个果盘,顺便做了一个水果蔬菜沙拉,一群人都在忙活着手边的事,准备迎接新的一年到来。

    ...

    和城南花园的热闹比起来,半山别墅就显得冷清一些。

    因为林佑诚今天回来吃饭,徐宜蓉从中午过来就开始忙了。将近十年的相处,徐宜蓉了解林佑诚的口味,她提前准备了好酒,备好了盛宴,就等林佑诚回来。

    晚上七点,林佑诚的车在门口停下。

    徐宜蓉忙脱了外套到门口等他。

    林佑诚进门刚想说些什么,在抬头看到徐宜蓉的一瞬就怔住了。

    今天徐宜蓉和往常不同,她穿了盛装画了精致的妆容,但这些都不足以让林佑诚侧目。让林佑诚怔住的原因是徐宜蓉的耳坠。

    她戴了一副青瓷色的耳坠。

    这是他们刚结婚那一年林佑诚送她的周年礼物。

    徐宜蓉知道这是何晚秋喜欢的颜色,心存芥蒂从来都没带过,这是头一回。

    徐宜蓉温柔地笑了一下:“佑诚,快进来吃饭。”

    林佑诚回过神来,点点头:“好,吃饭。”

    餐桌上放满了诱人可口的菜肴。

    徐宜蓉拉开椅子让林佑诚先坐下,她笑着给他倒了酒。明亮的灯光下,酒杯里的酒闪耀着如宝石般漂亮的光泽。

    晚上十点,城南别墅。

    盛青溪和林烟烟坐在沙发前的小毯子上看跨年演唱会,这两人手里还拿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应援棒,高举着手叫得正欢。

    何默和谢真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凑在一起打游戏,时不时吵几句。

    林燃黑着脸看着不远处电视屏幕上那个又唱又跳的男人,看了没一会儿他又转过头去看盛青溪,这没心没肺的小姑娘正和林烟烟那小丫头就和疯丫头似的,冲着屏幕瞎叫唤。

    什么哥哥不哥哥的,哥哥不就在她们面前坐着?

    林燃怀里的2018大着胆子伸出自己的小爪子对着林燃的肚子来了一下,然后抬起小下巴示意林燃给他撸毛,哪还有初见乖巧胆小的模样。

    林燃:“......”

    这一年的最后一天林燃生了一肚子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