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55章 燃我55
    期中考试过后时间似乎被按了加速键,眨眼就到了十二月。

    这个时候校园里大部分人都已经穿上了冬季的校服,还有人恨不得在校服外又穿了一件羽绒,但有的人却还穿着秋季校服。

    比如,林燃。

    近几天气温每天都在跌破零度的边缘徘徊。

    一班同学看到林燃穿着单薄的秋季校服就觉得冷,冬天总是他们对林燃最佩服的时候,当大佬可真的不容易,这个天还要维持风度。

    盛青溪今天早上刚见到林燃的时候也吓了一跳,但林燃的掌心却始终是温热的。

    他真的不冷吗?

    以前她单位里好多年轻小伙子到了冬天也得裹成熊。

    盛青溪托着下巴看着林燃,慢慢看出了神。

    林燃一转头就见盛青溪呆呆地看着他,大眼睛水亮干净,眼神却没什么焦点,一看就知道是走神了。小脸上还被自己的手按出一道红印子。

    林燃伸手弹了一下她的脑门。

    小姑娘后知后觉地抬手捂住自己的额头,委屈巴巴地看她一眼。

    林燃低笑一声:“看着我想什么还能想出神?能过审吗?”

    盛青溪没听懂林燃在说什么,茫然和他对视半晌才问道:“林燃,你冬天一直都穿这么少,以前也是这样。一整天都不会冷吗?”

    林燃挑眉:“以前?”

    盛青溪小声道:“嗯。你救我的那一天,穿着很薄的风衣,黑色的。”

    林燃早已不记得自己那天穿了什么,甚至连盛青溪的模样和声音都模糊,他只记得自己救了个女孩然后带回家的事。但这一切对盛青溪来说是全然不同的。

    林燃揉揉她的脑袋:“不冷,你好好早读。”

    盛青溪把手往袖口里缩了缩,开始背英语单词。她的腿上还放着林燃给她准备的热水袋,上面还盖了个小毯子。

    她整个人都热乎乎的。

    盛青溪其实没有那么怕冷,她的体温就是感受起来偏低那么一点儿。

    这一年的十二月比初城往年的十二月都冷上一些,但冷空气并不能阻挡他们迎接平安夜和圣诞节的到来。平安夜前一周学校里的便利店就开始卖包装漂亮的苹果了,架子上放满了五彩缤纷的糖。

    老屈见这帮孩子们兴奋的样子干脆在平安夜前一晚趁着他们放学走了偷偷在教室里放了一颗圣诞树,上面挂满了亮闪闪的小袋子,拆开都是写小零嘴和糖果。

    平安夜当天一班同学们进教室的时候都疯了,个个都围着圣诞树嗷嗷叫。

    一时间都忘了自己是偷偷摸摸带的手机,赶紧拿手机出来和圣诞树合照。一班的动静不小,吸引了别班好多人过来凑热闹。

    林燃和盛青溪还在路上。

    昨天夜里下了点雨,地面上覆着一层薄薄的冰霜。林燃伸手牢牢地扶着盛青溪,跟着她小步小步地往前迈,她今天很高兴。

    林燃能感觉出来她似乎特别喜欢冬天,红帽子上的白色球球随着她的动作一晃一晃的,一晃眼就跟帽子上沾了雪一样。

    盛青溪今天穿得格外引人注目。

    因为她戴着红帽子,却围着一条绿色的围巾,看起来还怪热闹的。

    绿色的围巾是盛兰给她准备的,红帽子则是林燃一大早来的时候硬给她戴上的。盛青溪想拒绝却被林燃无情地镇压了。

    林燃见她踩冰踩得高兴不由多问了一句:“喜欢冬天?”

    帽子上的毛球球前后晃悠两下,是她点了点头。

    初城地处南方,很少下雪。偶尔下也只是一天就停了,但就是那么一天的雪儿能让人们兴奋好几天,巴不得把雪球捧回家供起来。

    想到这里,林燃像聊天似的无意间聊起盛青溪以前的事:“盛青溪,你以前是一直留在初城吗?大学呢,你是去哪儿上的?”

    结合上一次盛青溪和他说的话,林燃觉得她大学有大概率就是在宁城大学读的。

    前面的那颗毛球球又左右晃了晃,她摇摇头说不是。

    盛青溪玩了一会儿才应道:“我是在禾城读的大学。”

    林燃一怔。

    禾城?

    禾城最出名的大学是人民公安大学,这显然不会是盛青溪的选择。而其他学校更是和盛青溪的成绩相去甚远,难道她高考发挥失常了?

    林燃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毕竟就在高考前他死在了大火里,按照这小姑娘的倔劲真有可能考差了。

    林燃刚想说些什么却倏地想到在了宋诗蔓她们家的船上,盛青溪朝他攻击的姿势和路子。他那时候以为她是和邻里学的用来防身,城西那片区有不少退休的警务人员居住。

    可是如果不是呢?

    也有可能是那一晚..那一晚给她的心理阴影太深刻了。

    林燃垂眸,喉结滚了滚。

    他收紧了扶着盛青溪的手,哑声问:“盛青溪,你现在还怕吗?”

    盛青溪回头看向林燃,他正低眸看着她,眸间情绪浓烈。

    她踮脚捏了捏他的耳垂,凑到他耳边轻声道:“林燃,我不怕。那一晚在巷子里从你进来的那一瞬间我就不害怕了。”

    盛青溪浅浅地笑了一下,继续道:“你是我的英雄。”

    林燃顾不上还在学校里,一伸手就把这个穿得厚厚的小企鹅摁进了自己的怀里。下巴抵在她的额前,呼吸微重。

    林燃哑着嗓子,像承诺似的一字一句道:“以后我保护你。”

    他想永远做她的英雄。

    盛青溪和林燃回教室后也看到了那一棵圣诞树,他没来及说话就见盛青溪哒哒地就跑过去了,她弯腰盯着上面的袋子看了很久。

    盛青溪甚至能闻到糖果香甜的气息。

    林燃和盛青溪都不是有节日概念的人,但平安夜这个日子对他们来说很特殊。

    他们都知道一中所有学校会在下午前宣布走读生可以提前放学,因为晚上可能会下大雪,为了学生们的安全让他们提早回家。

    所以那一晚,盛青溪会去买糖。

    对盛青溪来说那一晚所有的记忆都模糊了,她只记得林燃的怀抱的力道和温度。

    盛青溪转头扫了一眼教室,好些人桌上都放了苹果。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林燃走过来拎着她回了座位,然后一句话没说就出去了。等林燃再回来的时候他手里拎了两袋糖。

    林燃把糖往盛青溪桌前一放,跟哄小孩儿似的:“不馋别人的,哥哥给你买糖吃。”

    盛青溪眨巴眨巴眼,伸手把糖揣进了自己的怀里。等她剥了一颗含进嘴巴里,才想起自己什么都没给林燃准备。

    她抬眸看向正看着她笑的林燃,含糊着道:“林燃,你想要什么礼物?”

    林燃现在一听“礼物”这两个字就头皮发麻。

    认识到现在,盛青溪送了他三件礼物。

    第一件是拳套,是用来哄他的,那天他跟幼稚鬼似的问她喜欢他还是喜欢宋诗蔓。

    第二件是那只小老虎毛绒玩具,他亲眼看她抓了五十一次才把那个娃娃抓上来,然后这个娃娃出现在了他的摩托车上。

    第三件是那个限量款头盔,昂贵的、前世他就收到过的头盔。

    想到这里林燃不由轻笑了一声。

    或许他就这么一步一步逐步沦陷的。她太知道他的命门在哪里了,每一步都把他的心堵得死死的,让他无处可躲。

    这次林燃说什么都不能让这个小姑娘自己想给他送什么,再这么下去他连命都得交代给她。

    林燃伸手,朝盛青溪摊开掌心:“手给我。”

    盛青溪乖乖地伸出手,掌心朝上递到林燃面前。

    林燃随便在桌上找了一支笔,他握住盛青溪温热白皙的手,一笔一画地在上面写:小溪流,林燃的平安夜礼物。

    笔尖在掌心游离,有那么点儿痒。

    盛青溪抿着唇看林燃写下字,正当她想问林燃这时什么意思的时候面前的少年忽然丢了笔,俯下身在她的掌心重重亲了一口。

    亲完他还不过瘾,伸手就捏上盛青溪的脸:“我的小苹果,红的。”

    盛青溪:“......”

    她瞬间就红了脸。

    这会儿老屈恰好走到教室门口想看看这帮孩子喜不喜欢这个圣诞树,哪知道一进门就看见林燃握着人小姑娘手,他对面的小姑娘脸红了个透。

    就跟着平安夜的苹果似的。

    老屈知道这两个孩子互相喜欢是一回事,但在教室这样又是一回事,这摄像头还开着呢。他登时沉下脸,吼道:“林燃!你这个臭小子干什么呢!赶紧给我放开!”

    林燃只好不情不愿地放开盛青溪。

    本来老屈是没打算多管这两个孩子的事,但他都看到了还是想和林燃说几句话。他朝林燃招手,正经道:“林燃,你出来一下。”

    林燃揉揉盛青溪的脑袋示意她别多想就跟老屈出去了。

    老屈本来是想在走廊里和林燃说两句,但风一吹就冻得他一哆嗦。于是他缩着肩膀就往办公室走,林燃跟在身后。

    一大早的办公室还没什么人,仅有的几个老师都溜达到班级里去看着那群崽子了。

    老屈让林燃自己坐,他慢慢悠悠地喝了口热茶才道:“林燃,不是我说你。你想想自己,再想想人小姑娘,要是以后你说是吧。不是老师不希望你们好,而是现实有时候就是这样的。我希望你平时注意着点,学校里毕竟还是公共场合,对人小姑娘影响不好。”

    林燃听到头几句话就不高兴了,起身把椅子往里一推,懒懒道:“老屈,是我的就是我的。以后请你喝喜酒,走了。”

    老屈喝茶的动作一顿。

    喝喜酒?这臭小子都想到喝喜酒了?

    等老屈回过神来林燃早就走了,他沉默半晌忽然笑了,这坏小子。

    这一天到了中午天陡然暗了下来,窗外开始飘雪。起初只是细小的雪花,到后来雪渐渐大了,像是有千万根羽毛往下飘。

    盛青溪趴在窗边才看了一会儿就被林燃拎回去了,他不仅把她拎回去还顺带着关上了窗户。

    盛青溪立即回头睁着大眼睛定定地看着他瞧,一双水眸里明晃晃地写着四个大字:我要看雪。

    这小姑娘看起来是在瞪他,林燃却觉得她像是在和自己撒娇。

    林燃伸手挠挠她的下巴,就跟哄2018似的哄:“外面冷。这两天不能玩雪,等你生理期过去了再带你出去玩。现在你乖一点。”

    盛青溪不想林燃还记着这件事,她默默收回了自己凶巴巴的眼神。

    他们都知道这一年初城的雪下了好几日。

    下午三点,老屈来教室里宣布学校里新下的通知,因为下大雪的原因学校决定让走读生先放学回家,需要家长来接的可以去办公室打电话。

    雪天林燃不敢骑车带盛青溪,这两天都是他陪她一起坐公车。

    何默和谢真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一合计就商量着要去吃火锅吃烧烤,天气寒冷的时候在家里生着暖气吃着火锅,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吗。

    由于上一回宋行愚请他们在外面吃饭,这一次谢真也喊上了宋行愚。宋行愚一听就提议在车行吃火锅,就他们几个,可以自在些。

    这会儿估计宋行愚已经去准备食材了。

    谢真美滋滋地收起手机,邀请道:“仙女,晚上和我们一起去吃火锅吗?车行也布置了圣诞树,可漂亮了。吃完让燃哥送你回去。”

    林燃也看向盛青溪。

    盛青溪摇摇头,小声拒绝了:“今天盛开有活动,我回去帮忙。”

    上一世盛青溪就是在今天出事的,林燃说什么都不可能让她一个人。起码在睡前,她得一直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

    林燃还没说话就听谢真道:“没事儿,那我们直接去车行拿了工具一起去盛开。正好带点礼物和糖去看看小朋友们。”

    何默摸了摸脑门,谢真这小子最近怎么这么上道?

    林燃勾勾唇,笑道:“带上林烟烟那小丫头一起,她不是喜欢那些孩子吗?我们在别的地方吃,不打扰他们,吃完了也能帮个忙。”

    盛青溪见他们都这样说只好答应了。

    下午放学铃声一响,一群人就浩浩荡荡地出发了。宋行愚听说要去盛开也买了不少礼物,车上几乎要被礼物和食材塞满。

    谢真和何默要回趟车行,宋行愚开车带着林燃他们先去盛开。

    林燃坐在副驾驶,两个女孩坐在后座。

    林燃微微侧头瞥了一眼,这两个丫头一上车就又凑到一起嘀嘀咕咕,和上回吃饭的时候一模一样,且说话还怪小声的,他一句话都听不清。

    他看了一会儿就不看了,自顾自地和宋行愚聊起天来。

    后座。

    盛青溪低声问林烟烟:“最近那个男生还有没有来找你?”

    林烟烟连忙摇头,小声应道:“上次宋哥哥去找过他之后他就再也没来找过我了,就是有点怪,这个人在路上看到我就跑。”

    盛青溪轻咳一声:“要是再来找你就和姐姐说。”

    盛青溪几乎能猜到宋行愚是怎么“欺负”人小男孩的。这点年纪的男孩儿宋行愚肯定不会动手,他只会笑着邀请人要不要坐坐他的车。

    这里的车当然指的是机车。

    宋行愚这人开起机车来就跟赛场上的林燃似的,疯子一个。

    前世宋行愚和林烟烟结婚后才开始慢慢改掉这个习惯。

    盛青溪不知道今生他们是否还有缘分。

    林烟烟抿唇笑了一下,悄悄道:“姐姐,宋哥哥很厉害,和哥哥一样厉害。”

    盛青溪摸摸林烟烟的小脑袋。

    ...

    晚上六点,盛开。

    色彩缤纷的圣诞树放在住宿楼的院子里,树上缠绕着五彩斑斓的灯线,金灿灿的球挂在树梢,顶上是一枚闪亮的星星。

    好些小家伙都裹得厚厚的在院子里玩,何默四人正在挨个分糖和礼物,他们每个人都收获几十声甜甜的谢谢哥哥姐姐。

    小胖子觉得自己简直被治愈了,他能理解宋诗蔓那个时候为什么天天往盛开跑了。

    在高三压力这么大的时候,这些可爱的小家伙们简直是治愈天使。

    谢真以憨厚可掬的象形获得了所有小朋友的喜爱,他敞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让这些小家伙们摸,一时间院子里都是笑声。

    盛开难得这样热闹。

    盛青溪和林燃在客厅里收拾了一张小矮桌出来,等他们准备好开始煮火锅已经是半小时后了,期间盛兰拿来不少零食和饮料。

    林燃准备往下放食材的时候就赶着盛青溪出去把他们就叫回来,他絮絮叨叨地叮嘱她:“穿上外套,围巾也戴上。”

    盛青溪点点头,戴上围巾就跑出去喊人了。

    ...

    不大不小的客厅里飘散着火锅的香味,玻璃上氤氲着雾气。

    温暖的室内他们脱下了外套,围着热腾腾的火锅聊天喝酒。谢真他们带了点果酒,除了林烟烟外,每个人杯子里都倒了一点。

    盛青溪杯子里的酒比其他人的都少,这是在林燃的严格把控下倒的。

    吃饭过程中盛青溪的筷子就没能来得及往锅里夹一下,她还没伸手林燃夹的菜就过来了,她的碗慢慢变成了小山丘。

    盛青溪只好埋头吭哧吭哧地吃东西,连那一点点果酒都没来得及喝。

    林燃给盛青溪夹完菜又去管林烟烟那个小丫头,宋行愚和谢真两人聊车和车队聊得火热,他在这里伺候这两个祖宗。

    等到九点的时候林燃才闲下来自己吃东西,此时客厅内只剩下盛青溪陪着他,其他人都和那些小家伙们玩游戏去了。

    盛青溪捂着自己的小肚子半躺在软沙发上,她刚刚趁着林燃不注意,偷偷把那小半杯果酒喝了。

    许是因为偷喝,她这会儿心里还挺高兴的。

    林燃刚夹了一颗牛丸想喂盛青溪就见她脸红红的靠在沙发上。

    他动作一顿,想说的话都咽了回去,随即起身靠近沙发俯身看向盛青溪,小醉猫一喝酒就上头,脸颊已经红透了,偏偏一双眸子还是水亮的。

    见他看来,她便仰着小脸努力睁着眼睛和他对视。

    林燃叹了口气,指尖在她的额间点了点,低声道:“真拿你没办法。”

    说完林燃转身在她身前蹲下,“盛青溪,自己趴到我背上来,我背你回房间。看准了,我就在你面前。”

    盛青溪坐在沙发上思考了一下林燃说的话,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地起来磨磨蹭蹭地往他背上趴去,手臂自觉地缠上他的脖子,脸往他肩头一靠就不动了。

    林燃背着她稳稳地朝着楼下走去。

    楼道里的路灯不是很亮,扶手和楼梯是旧式的模样。

    颈间的呼吸微热,她像只小猫一样蹭了蹭他的肩。

    这一路盛青溪都很安静,就在林燃以为她要睡着的时候背上的小醉猫忽然说话了,带着一点点鼻音,嗓子像是被棉花糖堵住:“林燃,这一天我遇见你了。”

    林燃低声应她:“我知道。”

    小醉猫收紧了搂着他的手,脑袋往前蹭了一点儿,直到蹭到他的脸颊才停下。她含糊着说了些什么,蹭完了才又静下来小声道:“我遇见你了。”

    林燃垂眸,喉结微微滚动:“嗯。”

    小醉猫傻笑一声,不说话了,彻底安静下来。

    林燃背着她走回了房间,背上的人乖乖地搂着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进房后林燃没开灯,径直朝着她的床边走去。他来过这里许多次,对房间很熟悉。

    走廊黯淡的光斜斜地照进昏暗的室内,将床头一隅照得微亮。

    林燃俯身小心翼翼地把人抱下来放在床上,一抬眸就对上了小醉猫水亮的眼睛,她正一瞬不瞬地看着他,似乎是怕他不见了。

    她的小半张脸都隐在暗色里,安静的室内唯有她均匀轻缓的呼吸声被他感知。

    林燃看了一会儿就收回视线继续着手里的动作,他弯下腰脱下她的鞋把她塞进被子里,转身开了空调才在她床边坐下。

    盛青溪的视线仍旧黏在他的脸上。

    林燃无声地笑了一下:“看我呢,好看吗?”

    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被子里伸出一只小手准确地握住了林燃垂在床沿的手,握着人家的手也不说话,就只是这么看着他。

    林燃和她对视半晌,将她的手攥进掌心,无奈道:“愿愿想不想睡觉?”

    裹在被子里的小醉猫点点头又摇摇头。

    林燃只好凑近她,光影像透明的笔刷将她纤长的睫毛染上淡淡的光泽,每一根睫毛都清晰可见。他的气息若有若无地扑洒在她的额间。

    林燃低声问:“愿愿想说什么?”

    底下的小醉猫好一会儿才轻声道:“林燃,你亲我一下。”

    林燃下意识咬紧了牙关,攥着她的手微微收紧,再开口时嗓音里已带了一丝哑意:“这不太好,现在不适合。”

    他在这张床上亲过她的。

    只是那个时候她没醒,且情况与现在完全不同。

    小醉猫又说:“我知道你想的。”

    林燃:“......”

    操。

    林燃忍着没去亲她,他教训小猫似的点点她的额头,拧着眉训她:“盛青溪,大晚上的你满脑子都在想什么?”

    小醉猫抿唇对他笑了一下。

    软软的、甜的要命。

    林燃忍得颈间的青筋都暴起,就他几乎要失控的时候,像棉花糖似的声音又响起来了:“林燃,平安夜快乐。”

    这句话说完没多久她就睡着了,全然不管听的人内心掀起怎样的风暴。

    安静了良久良久之后,少年低哑的声音响起:“平安夜快乐。”

    平安夜快乐,我的小溪流。

    希望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