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54章 燃我54
    林燃像是那种会因为在教室就不随心所欲的人吗?

    当然不像。

    盛青溪话音刚落下,林燃就侧身朝着何默道:“默子,摄像头。”

    何默:“......”

    这事他们没少干,何默拿了一件校服走到后门,又从后门绕到前门进来贴着黑板走到摄像头下,随手把校服往上一丢就把摄像头挡住了。

    林燃见摄像头被挡住就伸手把盛青溪抱到了自己的腿上坐着。

    盛青溪靠在林燃宽阔结实的胸前,不自觉地蹭了蹭。在林燃的怀抱是最能给予她安全感的地方,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

    林燃抬手挡住她的侧脸,低声问:“愿愿想要什么?”

    盛青溪没有说话,只是揪着他的衣袖闭上了眼睛。

    林燃把宽大的校服往上扯了扯,她本就瘦,现在坐在他怀里被校服一挡几乎看不到。远看只会以为林燃抱着一件校服。

    ...

    盛青溪醒来的时候还有点懵。

    因为她不在教室里也不在林燃的怀里,而是在一张单人床上。

    盛青溪坐起身快速扫了一圈周围,她是在一中的教师公寓里。这个房间的主人显然是一位女性,但她并不在这里长住,生活痕迹很少。

    教师公寓的隔音显然不是很好,门口隐隐有交谈声传来。

    盛青溪听到了林燃的声音,她又悄悄地躺了回去,打算等他们说完话再出去。

    不大不小的客厅里。

    林燃没个正行地躺在沙发上和何伊翎叨叨:“阿姨,你是不是没见过我的小溪流?你肯定不知道她有多好看。”

    何伊翎用一言难尽的表情看着林燃:“...六班的计算机课以前是我上的。”

    那女孩长得这么出挑,她是瞎了才会没看到。

    林燃挑眉:“她是不是最好看的?”

    何伊翎:“...是是是。对了我问你,徐宜蓉前段时间来在我,是不是你让她来的?我寻思着没人敢让她找我。”

    何伊翎这话不是没有由来的。

    何晚秋和何伊翎两姐妹性格天差地别,如果说何晚秋是静静盛开的幽兰,那何伊翎就是带刺的玫瑰。这两年当了老师倒是收敛了一些。

    何伊翎来当老师不为别的,就是放心不下林燃和林烟烟。但她也不想离这两个孩子太近免得给他们太多压力,于是就当了电脑老师。

    林燃懒懒地应:“嗯,我让她来找你的。她和你说程佳月的事没有?”

    何伊翎听林燃说起这个就来气,她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林佑诚这么恶心,平时看起来人模狗样的,其实又瞎又蠢。

    何伊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是不是就敢在徐宜蓉面前逞威风?那天我一个电话过去,他说话都不敢大声。前两天程佳月就被送回老家了。”

    林燃听到这里不由嗤笑了一声:“就这么点胆子?”

    何伊翎要是真闹起事来,估摸着得惊动林燃远在国外的外公外婆。林佑诚这人,谁也不怕,就怕他丈母娘。人到了这个年纪,面子还是得要。

    暗里归暗里,闹到明面儿上来就太难看了。

    何伊翎叹了口气:“他吧,也就以为这事谁也不知道。要是你去找他,他的动作肯定更快,就不说烟烟了。那个老东西就咬定你们不会告诉烟烟。”

    林燃扯了扯嘴角,没接话。

    林佑诚一边怕他们发现一边又控制不住自己,这不是有病是什么。

    何伊翎又说了一句就拿起桌上的钥匙准备走人,她朝林燃挥挥手:“小火,走的时候记得把门带上,我还有课。”

    林燃应了一声。

    何伊翎走后林燃看了眼时间,下午三点。

    他估摸着盛青溪也该醒了,就在他想开门进去看一眼的时候门从里面打开了。

    小姑娘毛茸茸的脑袋从门里小心翼翼地探出来,小脸睡得红扑扑的,细看侧脸上还压出了一道红红的印子。怪可爱的。

    林燃伸手捏了捏她的脸,微微俯身,目光和她对上,“还疼吗?”

    盛青溪摇头,她下意识地揪住林燃的衣摆:“林燃,我们回去上课。”

    临近期中考,林燃觉得盛青溪比他自己都紧张。他不由生出逗逗她的想法来,笑道:“盛青溪,你同时给我们仨补课,我要是考得没他们好,要去操场上跑步叫爸爸怎么办?”

    盛青溪企图想象一下那个画面,然后她发现她想不出来。

    她自觉地牵住林燃的手,小声道:“我陪你。”

    林燃一怔。

    他发现盛青溪总是有无数种方法让他的底线不断往下跌。

    哪怕她一句话都不说,他都想给她全世界。

    ...

    一周后,在紧张的氛围中他们终于迎来了期中考试。

    在看到考场安排的时候林燃就觉得自己已经在起跑线上赢过了何默和谢真,因为他在第四考试,何默和谢真依旧在第十考场。

    林燃把盛青溪送到第一考场,见她乖乖在第一排第一桌坐下才敲敲她的脑门准备离开:“考完了不许瞎跑,我过来找你。”

    盛青溪点头。

    林燃没多留,这第一考试都是好学生和书呆子,他们见到他大气都不敢出。他完全有理由怀疑他要是多呆一会儿他们就要窒息了。

    这次期中考其他课程难度都适中,唯有最后一场数学考试保持了一中一贯的风格,让人抓狂。

    铃声打响考试结束后盛青溪就坐在位置上等着林燃来接她,但她先等来不是林燃,而是一群要和她对答案的人。

    盛青溪对此已经很熟练了,她默默地把自己的试卷递了出去。

    她以前没有在试卷上写解题过程和答案的习惯,但一中的同学和二中不太一样,他们热情又自来熟,总是有很多人来问她。

    久而久之,她就养成了这个习惯。

    并且她也知道,再看到自己的试卷肯定是下周了。

    林燃走到门口就看见乌泱泱的一群人围着他的小溪流,但他们又不敢太靠近,似乎是害怕吓到她。等他的小溪流把试卷交出去之后人群换了一个地方围成一团,小姑娘悄悄地松了口气,还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

    林燃站在窗边看了好一会儿才进去。

    她本质上其实就是个小女孩,前世也不知道是什么逼着她长大。

    盛青溪见林燃进门便立即拎起书包向他走去,她非常自觉地把书包递了过去。林燃接过她的书包带着她往外走,边走边道:“晚上和我出去吃饭还是在教室里?”

    盛青溪眨眨眼:“和谁吃饭?”

    林燃揽过盛青溪让她走到靠近栏杆的一侧才继续道:“和宋行愚,烟烟和阿真他们也去。你要是想在教室里,我先陪你去食堂吃饭。”

    盛青溪想到宋行愚和林烟烟上一世的关系,犹豫了一下才应道:“和你一起去。”

    林燃似笑非笑地看了盛青溪一眼:“你上次偷看别人是什么结果记得吗,这回再让我看到你偷看他,我就把200=18的毛全给剃了。”

    盛青溪:“......”

    2018好无辜。

    偶尔路过林燃和盛青溪的学生:“......”

    他刚刚都听到了些什么,转学生和燃哥在一起每天居然是这个待遇,这也太惨了。

    连看别人一眼都不行,燃哥是霸王龙吗?

    晚饭约在日料店。

    因着天冷他们都没骑车,他们不怕冷但怕两个女孩受不住。等林燃他们打车到日料店的时候宋行愚已经到了,他站在包厢门口朝他们招了招手。

    盛青溪想了想,自然地往林燃身后一躲,不去看人家。

    这对2018来说完全是无妄之灾。

    宋行愚自然注意到了盛青溪的小动作,他挑眉和林燃对视一眼,而后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算是发现了,林燃这小子和盛青溪闹别扭那会儿死气沉沉的,现下好好的看起来才有个人样儿,鲜活的人样儿。

    宋行愚笑了笑,带着这帮孩子进了包厢。

    他知道他们今天考完试才特地挑了这个时间好让他们轻松一下。

    坐下后谢真手快地拿起了菜单,小胖子别的不行,对吃的最在行。他们出去通常是由谢真出去点菜的,他对此不能更熟练了。

    林燃通常是不干涉谢真点菜的,只这一次他伸手敲了敲谢真身前的桌面,低声道:“阿真,别点酒。”

    谢真一愣:“这点度数没事吧?”

    林燃瞥了一眼毫无所觉正在和林烟烟小声说话的盛青溪,喝了这丫头又不知道会抱着他撒什么娇,再是又亲又抱的他可受不了。

    林燃哼笑一声:“这里有醉猫。”

    谢真挠头想了想,也是,林烟烟才丁点大,影响不好。

    他们六个人分别坐在桌子的两侧,林燃和谢真坐在最外边,盛青溪和何默坐在中间,林烟烟和宋行愚坐在最里面。

    宋行愚一抬头就能看见对面的小女孩。

    这小女孩这次见他乖巧地喊了宋哥哥,似乎没有之前那么怕他了。

    几个男生的话题这俩女孩几乎不掺和,两个人一进包厢就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直到上了菜还在聊。林燃看不下去了才勒令两人好好吃饭。

    盛青溪直到拿起筷子还惦记着林烟烟刚刚和她说的话。

    这话不止盛青溪听到了,宋行愚也听到了。当然他不是故意偷听的,他离林烟烟很近,这女孩说话的时候也没想着对面还有个人坐着。

    他抬眸看了一眼这个苦恼的小女孩。

    其实她和盛青溪没说别的,只是说了学校里有人追求她,她拒绝了几次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事林烟烟也不敢和林燃说,毕竟林燃这脾气,说了她怕闹出什么事儿来。虽然林燃这大半年安分许多,但也只是盛青溪压着,他骨子里的东西到底不会变。

    饭后宋行愚去付钱,林燃他们几人慢悠悠地往门口走去。

    盛青溪和林烟烟走在最后面,这两个女孩还在小声商量关于那个男孩子的事情。

    宋行愚默不作声地走在后面听了一会儿忽然低声道:“如果你们不方便把这件事告诉林燃,我可以帮你们解决。”

    顿了一下,宋行愚补充道:“不打架惹事,不威胁恐吓。”

    林烟烟没想这事被宋行愚听到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脸,往盛青溪身侧躲了躲。

    宋行愚本来是不该管这事的,他的身份不合适。但这事就让两个小女孩自己去解决,他也觉得不适合,万一出了什么事就不好了。

    他知道这兄妹俩和家里关系不好,显然林烟烟没打算把这件事告诉他们的父亲。

    盛青溪倒是认真思考了一下这件事的可行性。

    她去解决这件事和宋行愚去解决这件事在震慑力上就有差别,毕竟她也不好动手,年纪也不大,人男孩可能不会放在心上,宋行愚去就不一样了,而且比起林燃来他稍微理智一些。

    没错,盛青溪知道宋行愚不像表面上看起来这样。

    他这人和林燃比起来半斤八两,但他现在和林烟烟的关系不足以让他失去理智。

    盛青溪想了想,还是打算问问林烟烟的想法。

    她侧头问道:“烟烟,你觉得呢?要是觉得不方便就交给我。”

    林烟烟犹豫了一下,小声应道:“好。”

    宋行愚见小女孩答应了不由弯了弯唇,低声道:“我晚点联系你,现在先和哥哥回去。”

    林烟烟乖巧地点点头。

    门口的林燃见盛青溪她们还没跟上来不由回头看了一眼,结果他一回头就见盛青溪正仰着头和宋行愚说着话,说着说着宋行愚还笑了一下。

    林燃:?

    林燃知道自己小心眼,他对此非常坦然。

    等盛青溪她们跟上来后他就毫不遮掩地当着众人的面把她的手攥进掌心。

    盛青溪:“......”

    她小小地挣扎了一下,但林燃用的力道比往常都大一些,但不至于弄疼她。

    宋行愚是开车过来的,他负责把林烟烟三人送回车行。把盛青溪送回盛开这件事他肯定不会去掺和,这个人显然已经吃醋了。

    宋行愚无奈地摇摇头,先开车离开了。

    他们走后路边就只剩下林燃和盛青溪。夜风很大,林燃咬住领口单手扯下拉链,一把把盛青溪塞进了他的校服里。

    视线骤然变暗,林燃的味道兜头而下。

    盛青溪轻轻地戳了他一下,提醒道:“林燃,还在外面。”

    林燃轻佻地笑:“在外面怎么了?回家就能抱?”

    盛青溪:“...我们还穿着校服。”

    林燃挑眉:“你想脱了?”

    盛青溪:“......”

    算了,她就不应该开口说话。

    周一,天蒙蒙亮。

    敏学楼宣告栏前。

    何默和谢真从来没有起得那么早过,这是他们头一回这么早来学校。来的太早以至于老师还没来得及往上贴成绩,两兄弟只好叼着包子蹲在宣告栏前等。

    拿着成绩单下楼的老师见到宣告栏前蹲着两个人还吓了一跳。

    这俩孩子干啥呢?

    何默和谢真一见老师来,吃饭都顾不上,也不让老师贴,拿过成绩单就开始找自己的排名。谢真的小眼睛从来没有那么灵活过,他几乎一目十行地往下扫。

    两分钟后。

    何默和谢真抱头痛哭。

    他们太惨了。

    贴成绩单的老师这样的学生见过了,他叹口气安慰道:“学习这件事呢,有压力和紧迫感和好事,但过度就成了一件坏事。所以这个度你们自己要把握好。”

    何默和谢真充耳不闻。

    他们一点儿都不在意学习,他们两个人的脸马上就要丢尽了。

    ...

    七点半,林燃和盛青溪进教室的时候都注意了与平常不同的地方。

    大清早的,一班格外热闹。

    何默和谢真的位置边围满了人,男生女生都有,且爆笑声不断。还有人坐在位置上笑出了眼泪,场面看起来滑稽又错乱。

    盛青溪好奇地往那边看了一眼。

    林燃见她感兴趣的样子便走到何默的桌子边轻扣了扣桌子,围观的人纷纷回头看来,在看见林燃的一瞬笑意就在脸上凝固了。

    不过三秒,人群散开。

    盛青溪眨了眨眼,他们似乎都很怕林燃。

    人群散开后,盛青溪和林燃都看到了何默和谢真此时此刻的模样。他们一人脑袋上绑着一根白布条,上面用马克笔写着字。

    谢真脑袋上写的是:燃哥是我们的好父亲!

    何默脑袋上写的是:父亲我们不想去操场!

    盛青溪抿唇偷偷笑了一下。

    林燃盯着他们的脑门饶有兴味地看一会儿,轻挑眉:“你们打算绑多久?”

    何默一脸严肃:“爸爸您说了算!”

    谢真正襟危坐:“没错,爸爸您开心就好!”

    林燃嗤笑一声:“行了,大家也都围观过了,别影响老师上课。”

    何默深受感动,还假惺惺地抹了一把眼泪:“燃哥!不枉我叫了你那么多年哥!”

    小胖子直接抱住林燃的胳膊蹭了蹭:“燃哥,就冲你这句话我明年非得给你整一辆比你现在的宝贝还牛的重机。”

    林燃倒是不在意他们说了什么,而是伸手捏了捏盛青溪的腮帮子:“好几天没见你笑了,这么一会儿这么开心?”

    盛青溪摇摇头。

    她只是生理期过去了而已。

    早读课热闹的气氛没能延续到上课,铃声一响老屈就拿着试卷和成绩单进来了。

    祖国的小花朵儿们都蔫巴巴地垂下了脑袋,人生太难了。

    老屈没像蒋铭远那样儿每人都发一张成绩排名,也没挨个报名次,只是大概地说了一下一班在全年级段的成绩分布以及平均分等等。

    当然了,老屈必须得着重表扬一下盛青溪。因为他已经两年没摸着年级第一这四个字了。

    老屈笑眯眯地看向林燃的方向,他感叹道:“林燃呐,老师以前以为你只会给老师惹祸招事,没想到还能看到你做好事的一天。”

    林燃:“......”

    一班的同学们没忍住哄堂大笑。

    盛青溪默默地低下了头。

    虽说她转班的原因大家都清楚,但被老师这么说出来她还是很不好意思。

    林燃知道盛青溪面子薄,他好笑地看了一眼这小姑娘,耳根都红透了。

    林燃和老屈对视一眼,懒懒道:“您还是快点说完给我们分析分析这数学试卷,我到现在还惦记着最后一道选择题呢。”

    “哟嚯,看看看看,这林燃还有学习的一天。我建议大家都和林燃学学,当然了,考试随心所欲这事可学不得。”老屈也没继续嘴贫,毕竟还是上课重要。

    下课后盛青溪跑去讲台桌边问老屈要了成绩单看,老屈一看就知道这小姑娘不是为了看自己的成绩,毕竟回回能考年纪第一的人对自己的成绩是有一定预测的。

    老屈压低了声音凑到盛青溪边上问:“盛青溪,你老实和老师说,你说林燃这么下去能考上什么大学?”

    盛青溪一看就看到了林燃的成绩。

    林燃这一次考进了班级前十,正好是第十名,在年级段排名第五十三名。按照这个分数林燃本科线是肯定能达到的。

    因为林燃的进步非常大,他的进步速度到了一种令人讶异的程度,所以办公室的老师们都期盼着林燃能有更好的成绩和未来。

    老屈知道林燃的功课都是由盛青溪辅导的,没人比盛青溪更清楚林燃的进步空间了。

    盛青溪想了想,认真道:“老师,我觉得林燃能考上所有他想考上的大学。”

    老屈一瞪眼,确认似地问:“真的?”

    盛青溪点头:“真的。”

    林燃眼瞅着盛青溪上讲台后和老屈嘀嘀咕咕了好一会儿才回来,老屈说话的时候朝着他们这个方向,他一眼就从老屈的嘴型上看出他们在谈论他。

    盛青溪坐在靠窗的位置,所以她进去必须得经过林燃的位置。

    林燃见盛青溪快走到位置边赶紧把椅子往后挪了一下,不让她进去。

    盛青溪抬眸看他一眼,似在问他怎么了。

    林燃朝着老屈的方向抬了抬下巴,侧身微眯看着盛青溪:“坦白从宽。”

    盛青溪抿抿唇,悄声道:“林燃,屈老师问我你想考什么大学。我说你想考宁城大学,因为你热爱祖国,想考去首都很久了。”

    林燃:“......”

    他什么时候说过?

    林燃沉默片刻,忽然问道:“你想去宁城大学?”

    盛青溪见他一脸严肃认真的模样不由弯了弯唇,她弯腰凑近他,小小声:“我想去有你的大学,去哪里都可以。”

    面前少女弯着唇,黑眸里带着零星的笑意。

    说出的话语却让林燃哑口无言,她的情感比大火还要炽烈,席卷过他的心脏,让他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开始沸腾。

    林燃咬牙,如果不是在教室他肯定得把人摁在桌上亲。

    他僵着身体让开位置,也不说话就这么绷着不说话。

    盛青溪在经过林燃位置的时候悄悄地点了点林燃的耳垂。

    耳朵红了。

    真可爱。

    ...

    林燃以为这一天就这么结束了。

    凌晨两点。

    他的手机忽然开始疯狂震动。

    林燃蹙着眉从被子里伸手拿过手机看了一眼,一直在震动的是群聊,且他们的目的就是把他吵醒而已。

    有福同享有难退群(3)

    未读消息99+

    [无人之海:你说燃哥醒没有?要是没醒我俩这大半夜的整啥呢都。]

    [胖达达达:醒没醒先不说,你就坐在我边上非要发微信?]

    [无人之海:我大喘气的,说话累得慌。]

    [胖达达达:我们俩不是纯属自虐吗?燃哥都说差不多行了。]

    [无人之海:兄弟嘛,说话不算话算什么兄弟。]

    [胖达达达:我再发一遍。]

    [胖达达达:视频视频视频]

    林燃滑动屏幕将这几条信息都看了才点开视频。

    画面一片漆黑,仔细看才能看到暗色里有两个人影,镜头微微晃动。

    夹杂在风声中的声音是何默和谢真的吼声,细听还有拍摄人的憋笑声。

    “林燃!”

    “爸爸!”

    “燃哥!”

    “父亲!”

    林燃这大半夜一下子就被逗清醒了,他没想到这两个傻子还真的去操场了。要面子又想要信守承诺,就只能挑着大半夜去。

    林燃的回应也非常简单粗暴,直接发了一个金额20000的红包。

    然后保存视频。

    [Firegun:回去睡觉。]

    一中的操场上一片漆黑。

    何默和谢真坐在冷风中疯狂点红包,他们倒是不冷,因为他们跑了好几圈热得慌,边上是他们从车行叫来拍视频的小助手,现在还在那儿乐呵呢。

    谢真咧嘴笑:“燃哥居然没骂人!”

    何默一拍他脑门:“真没出息,爸爸都喊了!”

    谢真扯着何默起身,小胖子还挺高兴:“没事儿,愿赌服输。走了,回去睡觉,明天还得做练习呢,我看仙女今天一晚上都在给我们看试卷。”

    何默搭上谢真的肩:“行,回去。”

    车行的小助手试探着问道:“哥,这视频我能保存吗?”

    何默和谢真异口同声地回答他:“做梦!”

    你在想屁吃!

    原本对他们来说考试过后出成绩那天是最无聊的,因为他们不在乎成绩,班级里面的气氛他们也感受不到。但这一次却不一样了。

    原本平淡的日子变得热闹起来。

    他们对明天甚至有了期待。

    林燃半倚在床上将这个视频看了许多遍。

    他不知道前世这两个傻小子在他死后过得怎么样,在十八岁那个节点他和他们的人生背道而驰,他们各自前行,唯有他一直留在了那一年。

    良久之后林燃放下手机躺会床上。

    他怔怔地看着黑暗。

    这一世一定会不一样的,是吧?

    林燃想要未来。

    有盛青溪和家人朋友的未来。

    他想要从来没有幻想过的未来。